落霞小说网

中部 咒语 第11节

刘慈欣2015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关灯 直达底部

“很好,”一位年轻军官也对她回应着微笑,“应该是这样的。”

在他们离去时,那个东方姑娘回身加了一句:“博士,真的很好,谢谢您。”

从这一时刻起,至少在这四个年轻人的心中,未来是确定的。

从这天开始,获取信念的太空军成员不断到来,开始多是一个人前来,后来则成群结队。开始来人都穿便服,后来则大都身着军装。如果一次同来的为五人以上,监督组便要召开一个审查会议,以确定其中无人被胁迫。

一个星期后,已经有超过一百名的太空军成员接受了思想钢印给予的胜利信念,他们的军衔最低为列兵,最高为大校。后者是各国太空军允许使用思想钢印的最高军衔。

这天深夜,在月光下的信念碑前,希恩斯对山杉惠子说:“亲爱的,我们该走了。”

“去未来吗?”

“是的,从事思维研究,我们做得并不比其他科学家好,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历史的车轮已经被我们推动,我们到未来去等着历史吧。”

“走多远呢?”

“很远,惠子,很远。我们将前往三体探测器抵达太阳系的那个年代。”

“这之前,我们先回京都那个小院住一阵吧,这个时代毕竟是要永远过去了。”

“当然,亲爱的,我也想念那里。”

※※※

半年后,即将进入冬眠的山杉惠子沉浸在越来越深的寒冷中,和十多年前罗辑掉入冰湖那一刻一样,严寒冻结和滤去了她意识中的纷繁和嘈杂,把她集中思考的那条线索在冷寂的黑暗中凸现出来,以前模糊不清的思绪突然异常清晰起来,像严冬冷冽的天空。

山杉惠子想呼叫停止冬眠进程,但已经晚了,超低温已经渗入了她的肌体,她失去了发声的能力。

操作人员和医生看到,这个即将进入冬眠的女人的眼睛突然睁开了条缝,透出的眼神充满了惊惧和绝望,如果不是因为严寒冻僵了眼皮,她的双眼一定会睁圆的。但他们都认为这是冬眠过程中正常的神经反射,以前在少数冬眠者身上也出现过,所在没有在意。

※※※

联合国行星防御理事会面壁计划听证会讨论恒星型氢弹的试验问题。

随着巨型计算机技术的突破,过去十年在理论上已经完善的核爆炸恒星模型得以在计算机上实现,超大当量的恒星型氢弹随即开始制造。预计首颗氢弹的爆炸当量为3.5亿吨TNT,是人类以往所制造的最大氢弹的十七倍。这样的超级核弹是不可能在大气层中进行试验的,地下试验则需挖掘超深井,如果在以往深度的试验井中引爆,地层将被掀起。而在超深井中进行这样的爆炸,其强大的震波将波及全球,可能对广大范围的地质结构产生不可预料的影响,进而诱发包括地震海啸在内的地质灾害。所以恒星型氢弹的试验只能在太空中进行,但在高轨道试验也不可能,氢弹产生的电磁脉冲在这样的距离上会对地球通讯和电力系统产生巨大影响,最理想的试验位置是在月球背面,但雷迪亚兹另有选择。

“我决定在水星进行试验。”雷迪亚兹说。

这个提议令与会代表们很吃惊,纷纷质问这个计划的意义。

“按照面壁计划基本原则,我不需要解释。”雷迪亚兹冷冷地回答,“试验应该是地下式的,要在水星上挖掘超深井。”

俄罗斯代表说:“在水星表面试验也许可以考虑,但地下试验投资太大了,在那里挖超深井,费用可能是在地球上进行同样工程的上百倍,况且也没有意义,在水星不用考虑核爆炸对环境的影响。”

“水星表面试验也不可能!”美国代表说,“迄今为止,雷迪亚兹是对资源消耗最大的一位面壁者,现在是制止他的时候了!”这话引起了英、法、德代表的附和。

雷迪亚兹笑笑说:“即使我消耗的资源同罗辑博士一样少,你们也热衷于否决我的计划。”他转向轮值主席,“我请主席先生和各位代表们注意,在所有面壁者提出的战略计划中,我的计划与主流防御体系是最贴近最融洽的,完全可以看做主流防御的一部分,资源的消耗从其绝对数量看是很大,但有相当部分与主流防御是重叠的,所以……”

英国代表打断雷迪亚兹的发言:“你还是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在水星上进行地下核试验吧,除了变着法子花钱外,我们找不到别的解释。”

“主席先生,各位代表,”雷迪亚兹冷静地反击道,“你们应该看到,到目前为止,行星防御理事会已经失去了对面壁者起码的尊重,也失去了对面壁原则的尊重,如果我们的所有计划细节都要做出解释,那面壁计划意义何在?”他用灼人的目光挨个逼视各大国代表,令他们都把眼睛转向别处。

雷迪亚兹接着说:“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对刚才的问题做出解释:在水星进行超深地下核试验的目的,是想在行星的地下炸出一个大洞窟,作为日后的水星基地,对这样一个工程来说,这显然是一个最节省的方案。”

雷迪亚兹的话引起了一片窃窃私语,有代表问:“面壁者雷迪亚兹,你的意思是要把水星作为恒星型氢弹的发射基地?”

雷迪亚兹胸有成竹地说:“是的,目前主流防御的战略理论认为,防御体系的重点应该放在地球外侧行星上,而对内侧行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认为它们不具备防御意义,我所规划的水星基地,正是对主流防御的薄弱环节的补充。”

“他怕见太阳,却要跑到距太阳最近的行星上去,这不是很奇怪吗?”美国代表说,引起了一些笑声,接着受到了主席的警告。

“没什么,主席先生,对这种不尊重我已经习惯了,在成为面壁者之前就习惯了。”雷迪亚兹摆摆手说,“但各位应该尊重如下事实:在外侧行星甚至地球均已陷落后,水星基地将是人类最后的堡垒,它背靠太阳,处于其辐射的掩护之中,将成为最坚固的阵地。”

“面壁者雷迪亚兹,如此说来,你的计划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人类已经大势已去之际的最后抵抗?这和你的性格倒是很吻合。”法国代表说。

“先生们,不能不考虑最后的抵抗。”雷迪亚兹庄重地说。

“很好,面壁者雷迪亚兹,”主席说,“下面,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在整体部署方案中,总共需要多少颗恒星型氢弹?”

“越多越好,要尽地球的生产能力来制造,具体数量要看未来氢弹能达到多大当量,按现在的标准来看,在第一批部署计划中,至少需要一百万颗。”

雷迪亚兹的话引起了哄堂大笑。

“看来,面壁者雷迪亚兹不仅要制造出小太阳,还要创造一个银河系!”美国代表高声说,然后探身向雷迪亚兹,“你是不是真的认为,海洋中的氕氘氚都是为你准备的,由于你对核弹的变态情感,地球就要变成一个氢弹生产车间?”

此时会场中只有雷迪亚兹一个人仍一脸严肃,他静静地等待着自己引起的喧闹平息下来,一字一顿地说:“这是人类的终极战争,所要求的这个数目并不多,不过我预料到了今天的结果,但我会努力的,我要多造核弹,能多造一颗就多造一颗,告诉你们,我会不断努力的。”

※※※

水星世界只能看到两种色彩:黑色和金色,黑色是行星的大地,在烈日近距离的照射中,低反射率的大地仍然是深黑一片;金色是太阳,在这个世界太阳占据了天空相当大的一部分,在广阔的日轮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火海中的浪涌,看到黑子像乌云般飘过,在日轮边缘,也可以看到绚丽的日珥曼妙的舞姿。

就在这块悬浮于太阳火海之上的坚硬大石块上,人类又种下一颗小太阳。

随着太空电梯的建成,人类开始了对太阳系行星的大规模探索。载人飞船相继登陆火星和木星的卫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因为人们知道,这些探险的目的与以前相比既现实又明确,只是为了建立太阳系防御基地,就这个目的而言,这些以化学动力火箭和飞船为主的航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开端。初期的探索主要集中在地球外侧行星上,但随着太空战略研究的深入,对内侧行星战略价值的忽略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于是对金星和水星的探索有所加强,这也是雷迪亚兹的水星恒星型氢弹试验计划在行星防御理事会被勉强通过的原因。

在水星地层中开挖试验深井是人类在太阳系其他行星上进行的第一个大型工程。由于施工只能在水星长达八十八天的夜间进行,所以工期长达三个地球年,但最后只掘进到预定深度的三分之一,再往下,出现了一种金属与岩石混合的异常坚硬的地层,继续掘进不仅进度缓慢,且耗资巨大,最后决定结束工程。如果在现有深度进行试验,地层肯定要被核爆炸掀开,形成一个大坑,这实际上是一次打了折扣的地面试验,而由于地层的干扰。对试验效果的观测比纯粹的地面试验困难许多。但雷迪亚兹想到,这个坑如果加上顶盖。也能作为基地,就仍坚持在现有深度进行地下试验。

试验是在黎明时进行的,水星的日出过程长达十多小时,这时天边刚出现了微微的亮色。

起爆倒计时数到零后,有一圈圈环形的波纹以爆心投影点为圆心向外扩散,一时间水星的大地似乎变得像绸缎般柔软,紧接着,爆心处出现了一座缓缓隆起的山峰,像一个苏醒的巨人的脊背。当峰顶升至三千米左右时,整座山峰爆发开来,亿万吨的泥土和岩石飞向空中,水星的大地上长出了一束冲天的怒发!随着地层被掀起,地下核火球的光芒暴露出来,照在空中飞散的岩土上,在水星漆黑的天空中形成了壮丽的焰火。火球持续了近五分钟才熄灭,这期间,岩块纷纷在核光芒的照耀中落下。

在核爆结束十多个小时后,观测者们发现水星出现了一圈星环,这是因为有相当部分的岩石在剧烈的爆炸中达到了水星的第一宇宙速度,成为了这颗行星的无数大小不一的卫星,并在轨道上散开来,使水星成为了第一个有环的类地行星。

星环很细,在强烈的阳光中闪耀,像是对这颗行星的一个圈注。

还有一部分岩石达到了水星的第二宇宙速度,完全脱离水星,成为太阳的卫星,在水星的太阳轨道上形成了一条极其稀疏的小行星带。

※※※

雷迪亚兹是在自己居住的地下室中看到水星核试验实况转播的。其实并不是实况,画面到达地球约有七分钟的时差。当水星上的核爆炸刚结束,岩石雨还在火球熄灭后的黑暗中降落时,雷迪亚兹就收到了行星防御理事会轮值主席的电话,说恒星型氢弹的巨大威力给主流防御的领导者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各常任理事国都要求尽快召开下一次面壁计划听证会,讨论恒星型氢弹的制造和部署问题。主席说,雷迪亚兹要求的氢弹数目是根本不可能的,但各大国确实对这种武器产生了兴趣。

雷迪亚兹住在地下室中并不是出于安全考虑,而是由于恐日症,这远离日照的幽闭环境让他感到舒适一些。

水星试验结束十多个小时后,当雷迪亚兹看到电视屏幕上闪烁的水星新环时,送话器中传来了门岗的声音,说他预约的心理医生来了。

“我从没叫过什么心理医生,让他走开!”雷迪亚兹感到很恼怒,像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别这样,雷迪亚兹先生。”另一个更沉稳声音响了起来,显然是来访者,“我能让您见到太阳。”

“滚!”雷迪亚兹大叫道,旋即又改变了主意,“不,把这个白痴扣押起来,查查他从哪儿来。”

“……因为我知道您的病因。”那个声音从容地继续说,“雷迪亚兹先生,请相信我,这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人知道。”

这话令雷迪亚兹顿时警觉起来,他立刻说:“让他进来。”然后,他用失神的目光对着天花板凝视了几秒钟,缓缓站起身,从零乱的沙发上拿起领带,马上又扔下了,走到镜子前整理自己的衣领,又用手把乱发梳理了一下,像是要迎接什么庄重的事。

他知道,这确实是一件庄重的事。

来人是一名很帅气的中年人,他走进门后没有做自我介绍,房间里浓重的雪茄味和酒味让他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只是站在那里,坦然地接受着雷迪亚兹的审视。

“我怎么觉得在哪儿见过你?”雷迪亚兹打量着来客说。

“不奇怪,雷迪亚兹先生,他们都说我像超人,老版电影中的那个。”

“你真以为自己是超人了?”雷迪亚兹说,他在沙发上坐下,拿起一支雪茄,咬开头部开始点燃。

“这样问,说明您已经知道了我是什么人。我不是超人,雷迪亚兹先生,您也不是。”年轻人说着,向前迈了一步。

雷迪亚兹发现他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透过刚吐出的一口烟雾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于是也站了起来。

来人说:“面壁者曼努尔·雷迪亚兹,我是您的破壁人。”

雷迪亚兹目光阴沉地点点头。

“我可以坐吗?”破壁人问。

“不可以。”雷迪亚兹缓缓地把一口烟吐到他脸上。

“您不必沮丧。”破壁人露出很体贴的微笑说。

“我没有。”雷迪亚兹的声音像石头般坚硬冰冷。

破壁人走到墙边,扳动了一个开关,换气扇在什么地方嗡嗡地响了起来。

“别乱动这里的东西。”雷迪亚兹警告说。

“您需要新鲜一些的空气,更需要阳光,面壁者雷迪亚兹,我对这个房间很熟悉,在智子传来的图像中,我常常看着您连着几个小时像困兽般在这里走来走去,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人这么长时间凝视过您,而那时的我,请相信,并不比您更轻松。”

破壁人直视着雷迪亚兹,后者仍像一尊冰冷的塑像般面无表情,他便继续说下去。

“与弗雷德里克泰勒相比,您是一个更加优秀的战略家,一个合格的面壁者,请相信我这不是恭维。得承认,有相当一段时间,几乎十年吧,我被您迷惑了。

您用疯狂的热情追寻超级核弹——这样一种在太空战争中效率很低的武器,同时成功地隐藏了自己的战略方向。长时间里我找不到任何可以破解您真实战略的线索,在您布下的迷宫中挣扎,一度几乎绝望。”破壁人感慨地看着天花板,回忆着自己的艰难岁月,“后来,我想到查询您成为面壁者之前的信息,这很不容易,因为这无法得到智子的帮助。您知道,那一时期到达地球的智子数量有限,作为一名拉美小国的元首,您没有引起它们的注意。所以我不得不用常规手段搜集资料,这用了三年时间。在这些资料中,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威廉·科兹莫,您先后三次秘密会见他。你们谈话的内容智子没有记录下来,我也永远不可能知道了。但一位不发达小国的元首三次会见一名西方天体物理学家,这很不寻常,现在我们知道,您在那时已经为自己成为面壁者做准备了。

“您感兴趣的无疑是科兹莫博士的研究成果。这之前您是如何注意到那个成果的,我现在也不清楚,但您是学理工出身的,您那热衷于社会主义的前任同样热衷于工程师治国的成功经验,这也是您成为他继任者的重要原因,所以您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和敏感注意到科兹莫的成果的潜在意义。<a href=”http://www.luoxia.com/mujinhua/”>木槿花西月锦绣小说</a>

“三体危机出现后,科兹莫博士所领导的研究小组一直从事三体恒星所带大气层的研究,他们推测,大气层是以前行星的坠落产生的,坠落的行星击破了恒星的外壳,使内部的恒星物质喷射到太空中,形成周围的大气层。由于三体恒星的运动完全没有规律,三颗恒星之间有可能近距离交错,这时,一颗恒星的大气层就会被另一颗恒星的引力所驱散,但之后又会被恒星表面的喷发所补充,这种喷发并不是恒定的,像火山一样,有时会发生突然的爆发,这就是三体恒星大气层不断收缩和膨胀的原因。为了证明这个假说,科兹莫试图在宇宙中找到其他由于行星坠落撞击喷发出大气层的恒星,在危机第三年后,他成功了。

“科兹莫博士的研究小组发现了一颗带有行星的恒星275E1,距太阳系约八十四光年。当时哈勃二号太空望远镜还没有投入使用,他们是用引力摆动测量法 [恒星由于所带的行星的引力,在行星围绕其运行时产生微小的摆动,在望远镜的观测能力不能直接观察到太阳系外行星的条件下,常通观测恒星的这种周期摆动来间接推测测行星的存在。恒星由于所带的行星的引力,在行星围绕其运行时产生微小的摆动,在望远镜的观测能力不能直接观察到太阳系外行星的条件下,常通观测恒星的这种周期摆动来间接推测测行星的存在。],接着,通过对摆动频率和掩光 [行星运行时经过恒星与观测者之间时,恒星亮度产生的周期性微小变化。行星运行时经过恒星与观测者之间时,恒星亮度产生的周期性微小变化。] 的观测和计算,得知这颗行星距母星很近。

开始时,这个发现没有引起太大注意,因为当时天文学界观测到的带有行星的恒星已达二百多颗,但后来的进一步观测却有了一个震撼的发现:行星与母星已经很近的距离仍在不断缩短中,而且这种缩短在很快加速,这就意味着,人类将第一次观察到一颗行星坠入恒星的景象。这事在一年后——或者说在观测时间的八十四年前——发生了,以当时的观测条件,只是从那颗恒星引力摆动和周期掩光的消失来判断行星的坠落。但接下来,奇观出现了:恒星的周围出现了一道螺旋状的物质流,这个围绕着恒星的螺旋流不断扩展,看上去像是一盘以恒星为中心的正在松开的发条。科兹莫和他的同事们很快意识到,物质流是从行星的坠落点喷出的,那块石头击破了那个遥远太阳的外壳,使其内部的恒星物质喷射到太空中,由于恒星的自转,射流成为螺旋状。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重新认识雷迪亚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