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中部 咒语 第6节 · 1

刘慈欣2015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关灯 直达底部

危机纪年第12年,三体舰队距太阳系4.18光年

哈勃二号太空望远镜控制中心。

“刷子”在太空中出现了,三体舰队正在穿越第二片星际尘埃。由于哈勃二号一直在密切监视这片区域,所以舰队航迹刚刚出现就被捕捉到了。这时,它们看上去根本不像刷子,而是像漆黑的太空深渊上刚刚萌发的一丛小草,这上千株小草每天都以肉眼能够觉察到的速度生长。而且,这些航迹看上去比九年前要清晰许多,这是由于经过九年的加速,舰队的速度已经提高了很多,对星际尘埃的冲击更剧烈了。

“将军,您仔细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林格指着屏幕上放大后的图像对斐兹罗说。

“好像仍然是一千根左右。”

“不,您再仔细看看。”

斐兹罗细看了好一会儿,指着“刷子”中央的一点说:“好像有一、二、三、四……十根刷毛比别的长得快,它们伸出来了。”

“是的,那十道航迹很微弱,经过图像增强您才能看出来。”

斐兹罗转身看着林格,露出了十年前第一次发现三体舰队航迹时的表情:“博士,这是不是意味着,有十艘战舰在加速驶来?”

“它们都在加速,但这十条航迹显示了更大的加速度,不过那不是十艘战舰,航迹总数现在增长到一千零一十根,多出了十根。通过对这十条航迹形态的分析,这些东西的体积比后面的战舰要小得多,大约只有它们每艘的几十万分之一,也就是一辆卡车大小吧,不过由于速度很高,它产生的航迹仍能观测到。”

“这么小,十个探测器?”

“十个探测器。”

这是哈勃二号又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人类将与来自三体世界的实体提前接触,虽然只是十个小小的探测器。

“它什么时候到达太阳系,”斐兹罗紧张地问。

“还说不清,要看今后的加速情况,但肯定会比舰队提前到达,最保守的估计也要提前一个半世纪。舰队的加速度显然已经达到了极限,因为某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它们想尽快到达太阳系,所以发射了能够更快加速的探测器。”

“既然有了智子,发射探测器有什么必要呢?”一名工程师问。

这个问题使大家陷入了沉思,但林格很快打破了沉默:“别想了,这不是我们能想出来的。”

“不,”斐兹罗举起一只手说,“到少能想出来一部分……我们看到的是四年前发生的事,请问,你们能确定舰队发射探测器的确切日期吗?”

“当然可以,很幸运,舰队发射它的时候正在雪地,哦,尘埃中,我们观测到了探测器的航迹与舰队航迹的交点。”林格接着告诉了斐兹罗一个日期。

斐兹罗呆立了片刻,点上一支烟,坐下抽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博士,你们毕竟不是政治家,就像我看不出那十根长出来的刷子毛一样,你们也没看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事实。”

“这个日期……有什么意义吗?”林格不解地问。

“就在四年前的那一天,我参加了行星防御理事会的面壁计划听证会,会上,罗辑提出通过太阳向宇宙发出咒语。”

科学家和工程师们面面相觑。

斐兹罗接着说:“就在那时,三体世界第二次向ETO发出了消灭罗辑的指令。”

“他,真有这么重要?”

“你以为他先是个风花雪月的花花公子,然后是装腔作势的假巫师?当然,我们也这么认为,谁都这么认为,除了三体人。”

“那……将军,您认为他是什么?”

“博士,您相信上帝吗?”

这突兀的问题令林格一时语塞,“……上帝嘛,目前在多个层次上有多种含义,不知道您……”

“我是相信的,倒不是有什么证据,而是这样做比较保险:如果真有上帝,我们的信仰就对了;如果没有,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将军的话让人们都笑了起来,林格说:“您后面这句话不确实,不会没损失的,至少对科学来说……不过,如果上帝存在又怎么样?它和眼前这些事有什么关系吗?”

“如果上帝确实存在,它在尘世间可能会有代言人的。”

人们愣了好半天,才理解了这话的含义,一名天文学家说:“将军,您在说些什么?上帝会在一个无神论的国家选择代言人?”

斐兹罗捻灭烟头,两手一摊说:“如果其他可能都被排除,剩下的一种无论多么离奇也是真的,你们还能想出别的解释吗?”

林格沉吟道:“如果上帝是指宇宙间存在的某种超越一切的公正力量的话。”

斐兹罗抬手制止他说下去,仿佛把一切都挑明会降低这个事实的神力,“所以,各位,信仰吧,可以开始信仰了。”他说着,自己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

电视上正在播出天梯三号试运行的实况,在五年前同时开始建造的三部太空电梯中,天梯一号和二号已经在年初投入正式运行,所以天梯三号的试运行没有引起前面那么大的轰动。目前,所有的太空电梯都只铺设了一条初级导轨,与设计中的四条导轨相比,运载能力小许多,但与化学火箭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不考虑天梯的建造费用,现在进入太空的成本已经大大低于民航飞机了。于是,在地球的夜空中,移动的星星日益增多,那是人类在太空轨道上的大型建筑物。

天梯三号是唯一一部基点在海上的太空电梯,它的基点是在太平洋赤道上的一座人工浮岛,浮岛可以借助自身的核动力在海上航行,因此可以报据需要沿着赤道改变太空电梯的位置。浮岛是凡尔纳笔下机器岛的现实版,所以被命名为“凡尔纳岛”。从现在的电视画面上根本看不到海,只有一座被钢铁城市围绕着的金字塔形基座,基座的顶端就是即将升空的圆柱形运载舱。从这个距离是看不到向太空延伸的导轨的,它只有六十厘米宽,但有时可以看到夕阳在导轨上反射的弧光。

看电视的是三位老人:张援朝和他的两个老邻居杨晋文和苗福全,他们都已年过七十,虽说不上老态龙钟,也都是真正的老人了,回忆过去和展望未来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负担,而对现实他们又无能为力,唯一的选择就是什么都不想地在这非常岁月里安度晚年了。

这时,张援朝的儿子张卫明领着孙子张延走进家门,他拿出一个纸袋说:“爸,我把你们的粮卡和第一批粮票领回来了。”张卫明说着,首先从纸袋中把一摞粮票拿出来,递给父亲。

“哦,和那时的一样啊。”杨晋文在旁边看着说。

“回来了,又回来了。”张援朝接过粮票感慨地自语道。

“这是钱吗?”小延延看着那摞花花绿绿的小纸片说。

张援朝对孙子说:“不是钱,孩子,但以后买定量以外的粮食,像面包蛋糕什么的,还有去饭店吃饭,都得拿它和钱一起花才行。”

“这个和那时可不一样了,”张卫明拿出一张IC卡,“这是粮食定量卡。”

“定量都是多少啊?”

“我是21.5公斤,也就是43斤,晓虹和你们都是37斤,延延21斤。”

“和那时差不多。”老张说。

“一个月这么多应该够的。”杨晋文说。

张卫明摇摇头说,“杨老师啊,您可是那时过来的人,都忘了?现在倒是够,可很快副食就少了,买菜买肉都要号票,这点粮食还真不够吃呢!”

“没那么严重,”苗福全摆摆手说,“这日子我们几十年前就过过,饿不着的,别说了,看电视。”

“唉,可能马上要用工业券 [国内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购买大件电器等商品所用的凭证。]了。”张援朝说着,把粮票和定量卡扔到桌子上,转向电视。

屏幕上,那个圆柱形运载舱从基座升起,飞快加速,消失在黄昏的天空中,由于看不到导轨,它好像是自己飞升而上的。运载舱的最高速度能达到每小时500公里,即使这样,到达太空电梯的同步轨道终点站也需68小时。镜头转换到安装在运载舱底部的摄像机摄下的画面,60厘米宽的导轨占据了画面相当大的一部分,由于表面光滑,几乎看不出运动,只有导轨上转瞬即逝的标度才显示出摄像机上升的速度。导轨在向下延伸中很快变细消失,但在它所指的遥远下方,“凡尔纳岛”呈现出完整的轮廓,仿佛是被吊在导轨下端的一个大盘子。

杨晋文想起了什么,“我给你们俩看一件稀罕东西。”他说着站起身,迈着已经不太利落的步子走出去。可能是回了趟自家,他很快又回来了,把一片烟盒大小的薄片放在桌子上。张援朝拿起来看了看,那东西呈灰色,半透明,分量很轻,像手指甲盖。“这就是建造天梯的材料!”老杨说。

“好啊,你儿子竟然偷拿公家的战略物资。”苗福全指着薄片说。

“剩下的边角料而已,据他说,建造天梯时这东西成千上万吨地向太空发射,在那里做成导轨后再从轨道上垂下来……马上,太空旅行就平民化了,我还托儿子联系了一桩这方面的业务。”

“你想上太空?”老张吃惊地问。

“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听说上升时根本不超重,就像坐一趟长途卧铺车似的。”苗福全不以为然地说,由于已多年不能经营煤矿,他早已成了破落户,别墅四年前就卖了,这儿是唯一的住处;而杨晋文由于有一个在太空电梯工程中工作的儿子,家里条件一跃成为他们三家中最好的,有时很让老苗妒忌。

“不是我上太空。”杨晋文说着抬头看看,看到卫明已经领着孩子到另一个房间去了,才接着说,“是我的骨灰上太空,我说,你们老哥俩不忌讳说这个吧。”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有啥忌讳的,不过你把骨灰整上去干什么?”张援朝问。

“你们知道,天梯的尽头有电磁发射器,到时候骨灰盒能发射到第三宇宙速度,飞出太阳系,这叫宇宙葬,知道了吧……我死了后可不想待在外星人占领的地球上,这也算是逃亡主义吧。”

“要是外星人被打败了呢?”

“几乎不可能,不过要真是那样我也没有什么损失,漫游宇宙嘛!”

张援朝连连摇头:“你这都是知识分子的怪念头,没什么意思。落叶归根,我还是埋在地球的黄土里吧。”

“你就不怕三体人挖了你的坟?”

听到这话,一直没吱声的苗福全似乎兴奋起来,他示意另外两人靠近些,好像怕智子听到似的压低声音说:“你们别说,我还真想到了这点:我在山西有好几处挖空了的矿……”

“你想葬在那儿?”

“不不,那都是小窑矿,能有多深?但有几处与国有大矿挖通了,沿着他们的废巷道一直可以下到地下四百多米,够深了吧?然后把井壁炸塌,我就不信三体人能挖到那儿。”

“嗨,地球人都能挖到那儿,三体人就不能,沿着墓碑向下挖不就行了。”

苗福全看着张援朝哑然失笑:“你,老张,傻了不是?”看着老张茫然的样儿,他指指杨晋文,后者对他们的谈话已经没有兴趣,在继续看电视转播,“让有学问的告诉你。”

杨晋文对着电视嘿嘿一笑说:“老张你要墓碑干吗?墓碑是给人看的,那时已经没有人了。”

张援朝呆呆地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长叹一声:“是啊是啊,没有人了,什么都是空的了。”

※※※

 

共 6 条评论

  1. dls说道:

    莫名其妙的陨石雨。

  2. 1340说道:

    一盘很可能要下四个世纪的大棋,必须说章北海这个人物塑造的相当成功

  3. qwe说道:

    章北海才是真正的面壁者

  4. 匿名说道:

    章北海才是真正的面壁者

  5. 匿名说道:

    老章就是逃亡主义的最大BOSS

  6. 面壁思过说道:

    面壁者的最高境界,不让人知道自己是面壁者。 章北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