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章 风筝误

流潋紫2015年08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在腹中,生命的新奇与蓬勃总是叫我欢喜而惊奇,静日无事,总爱把手放在小腹上,轻轻的,小心翼翼,生怕手的重量也会压迫到他。渐渐养成这样习惯的姿势,半是疼惜半是保护。

春日的阳光自明亮的冰绡窗纱透进屋里,此绡薄如蝉翼,色泽质地透明如冰,莹心殿中因这透亮显得格外窗明几净。日光悠悠照在案几上汝窑耸肩美人觚里插着的几枝新开的淡红色碧桃花上,那鲜妍的色泽令人望之愉悦。

我用过桌上的几色糕点,随手捡了卷书看。

淳儿巴在窗台上勾着手探头看窗外无边春景。她看了半日,忽然嘟嘴嘟哝了一句:“四面都是墙,真没什么好看的。”

她见我也闷坐着,兴致勃勃道:“今天日头这样好,姐姐陪我去放风筝吧?前两天姐姐生辰时的风筝我留了两个好看的呢。”

我把书一搁,笑道:“你的性子总静不下来,没一天安分的。听说昨儿在你自己那里‘捉七’(1)还砸碎了一个皇上赏的珐琅画屏。”

淳儿吐一吐舌头,“皇上才不会怪我呢。”嬉笑着扭股糖儿似的缠上来道:“姐姐出去散散心也好,老待着人也犯懒,将来可不知我的小外甥下地是不是个懒汉呢?”

我忍俊不禁,瞧着窗外的确是春和景明,便道:“也好,我成日也是闷着。”春色如画,我何尝不想漫步其中,只是伤口怕沾染尘灰,加之杜良媛一事叫我心有余悸,于是多叫了人跟着,取了面纱覆脸,才一同出去。

在上林苑中选了个空旷的所在,淳儿的风筝放得极好,几乎不需小内监们帮忙,便飞得极高,想来幼时在家中也是惯于此技的。芳草萋萋之上,只听得她清脆的笑声咯咯如风铃在檐间轻晃。她见风筝飞得高,又笑又嚷,十分得意。

她自然是得意的,得宠的妃嫔中她是最年轻的一个,玄凌对她一向纵容,加之我有孕不宜经常服侍玄凌,为着就近的缘故玄凌也时常在她那里逗留。近日玄凌还说起,待淳儿满十六岁时就要册她为嫔。

我仰首看着晴空中已经如乌黑一点的风筝,想起幼年春天的午后,在家中练习女红无聊得几乎要打瞌睡,脑袋像啄米一样一下一下地晃,哥哥忽然从闺房的轩窗外探进半个脑袋来,笑嘻嘻道:“妹妹,咱们溜出府去放风筝吧?”

春风拂绿了杨柳一年又一年,孩提的时光,总是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从指缝间飞走。似乎只是随哥哥放了一场风筝,在庭院里拿凤仙花染了几根指甲,在西席夫子眼皮下偷偷打了个盹儿,葡萄架下眼巴巴数着喜鹊看牛郎织女过了七夕,这无忧无虑的岁月便悄然过去了。

而今,我也即将为人母。我含笑看向淳儿,后宫的妃嫔之中,惟有她是这样明快,如春日明媚灿烂的一道阳光,而我,逐渐隐忍成一弯明月,纵然清亮,也是属于黑夜的,也是隐晦。

我低手抚摩自己微微有隆起之状的小腹,其实还是很不明显的,如果我的孩子有淳儿这样的活泼明朗也是很好的,只是不要太天真。帝姬也就罢了,若是皇子,天真是绝对不适合的。

这样含笑沉思着,忽然听见淳儿惊呼一声,手里的风筝现已经断了,风筝遥遥挣了出去。淳儿发急,忙要去寻,我忙对小利子道:“快跟上你小主去,帮她把风筝寻回来。”

小利子答应了个“是”忙要跟上,淳儿一跺脚,撅嘴喝道:“一个不许跟着!姐姐,他们去了只会碍手碍脚。”淳儿不过是小孩心性,发起脾气来却也是了得,所以几个宫人只得止步,看着我迟疑。我远远看着风筝落下的地方并不很远,也拗不过她,只得随了她去,见她拔脚走了,嘱咐几个小内监远远跟在后头去了。

细柳轻斜,随风挑动无澜的湖面,淡淡又几点绒白飞絮;一株碧桃花如火如荼倒影池边,风动碎红翻飞,密密同暗香流水。画舫清荡,玉桥横卧,楼台亭阁依次列去,如珠子零散串在一起。我看了一会儿觉得倦了,便在碧桃树下的长石上坐着歇息。

春光如斯醉人,却不知这醉人里有几多惊心动魄。我陡地忆起那一皇后宫中赏花的险境,在我背后推我出去的那双手。

事后明察暗访,竟不知查不出那人的痕迹。也难怪,当时一团慌乱,谁会去注意我的身后是哪双手一把把我推入危险之中。

然而我并非真的不晓得是谁,事后几度忆及,衣带间的香风是我所熟悉,她却忘却了这样的细节。然而我如此隐忍不发,一则是没有确凿证据,二则,此人将来恐怕于我颇有用处。

我的余光忽然卷触到一抹银红色的浮影。还未出声,身边的槿汐已经恭敬请安:“曹婕妤安好。”目光微转,正好迎面对上那双幽深狭长的眸子。

曹琴默只着了件银白勾勒宝相花纹的里服,外披一层半透明的的浅樱红绉纱,只手持着一条月白的手绢,盈盈含笑朝我请下安去:“莞贵嫔金安。”

我伸手虚扶她一把:“曹姐姐起来吧,何须这样客气。”

她笑意款款,眉目濯濯,其实她的姿色不过是中上之姿,只是笑意凭添了温柔之色,这样素净而不失艳丽的服色也使得她别有一番动人心处。她微笑道:“不想在这里遇见贵嫔娘娘。”

我与她一同坐下,示意槿汐等人远远守侯,不许听见我们说话,我笑道:“姐姐与我生疏了呢,还是唤我妹妹吧。”

她见我撇开众人与她独坐,笑容若有似无:“妹妹自怀胎以来似乎不大出门,格外小心,现在怎么放心把人都撇开了呢?”

我双眸微睐,轻轻笑道:“曹姐姐说笑呢,我怎么会不放心呢?姐姐与我在一起我要是有什么闪失自然是姐姐的不是啊,姐姐当然会全力照顾妹妹的。何况……”我微微一笑,目光似无意扫过她,“这里又不会有人来推我一把。”

曹婕妤微微一愣,竟是毫不变色,笑靥如花道:“妹妹真会说笑,谁敢来推你一把呢,怕是伸一指头也不敢啊?”她惊奇道:“难道妹妹什么时候被人推了一把吗?”她把手抚在胸口,作受惊状道:“做姐姐的竟不知道,妹妹告诉皇上了吗?”

她这样滴水不漏,有一刹那我竟然以为自己是怀疑错了人,然而转念还是肯定,玄凌赏我的东西我私自送给了她,她怎敢再送与别人,蜜合香的味道我是不会闻错的。

念及此我也不置可否,只如闲话家常一般,闲闲道:“温仪帝姬近来身体可好?”

她立刻警觉,如护雏的母鸟,道:“贵嫔妹妹费心,温仪只是有些小咳嗽,不碍事的。”

我恍若无意般道:“是啊。只要不再遇上弄错了木薯粉之类的事,帝姬千金之体必然无恙。

她的神情猛地一凛,不复刚才的镇静,讪讪道:“皇上已经处置了弄错木薯粉的小唐,想来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吧。”

我宁和微笑道:“但愿如此吧。如今我也即将为人母,特别能体会身为人母的心情。曹姐姐抚育帝姬也是万般不易啊,听说姐姐生帝姬的时候还是难产,惊险万分呢。”

她微微动容:“为人母的确十分不易,时时事事都要为她操心,她若有一点半点不适,我便如剜心一样难受,情愿为她承担苦楚。”

我点头,平视她双目,“曹姐姐是个极聪明的人,自然知道怎么养育帝姬。这个不需妹妹多言。只是妹妹叮嘱姐姐一句,得人庇佑是好,也要看是什么人是不是?否则身受其害反倒有苦说不出了。”

她怔一怔,脸色有些不悦,道:“姐姐愚钝,贵嫔妹妹说的我竟十分不懂。”

我用手绢拂落身上的落花,慢慢笑道:“姐姐既然不懂,妹妹就更不懂了。只是妹妹懂得一样,华妃娘娘当日搜存菊堂而不得是有人顺水推舟,虽不是为了帮我,我却也领她这一份情。”见她脸色大变,我笑得更轻松:“妹妹还懂得一件事,为虎作伥没有好下场,而弃暗投明则是保全自己和别人最好的法子——姐姐自然懂得良禽择木而栖。”

她的神色阴晴不定,几番变化,终于还是如常,“是明是暗到底还是未知之数。”她沉默片刻,似是有迟疑之色,终于吐露几字道:“你快去看看吧。”说着匆匆离开了。

我听得莫名其妙,眼见日色西斜,蓦地想起过了这么久去陪淳儿捡风筝的人却还一个也没回来。其时夕阳如火,映照在碧桃树上如一树鲜血喷薄一般,心里隐隐觉得不祥,立刻吩咐了人四处去寻找。

※※※※※

淳儿很快就被找到了。

入夜时分槿汐回来禀报时满脸是掩饰不住的哀伤与震惊,我听得她沉重的脚步已是心惊,然而并未有最坏的打算——顶多,是犯了什么错被哪个妃子责打了。

然而槿汐在沉默之后依旧是悲凉的沉默,而旁边淳儿所居住的偏殿,已经响起宫人压抑的哭声和悲号。

我重重跌落在椅上。

槿汐只说了一句,“方良媛是溺毙在太液池中的。找到时手里还攥着一个破了的风筝。”

我几乎是呆了,面颊上不断有温热的液体滚落,酸涩难言。叫我怎么能够相信,下午还欢蹦乱跳的淳儿已经成为溺毙在太液池中的一具冰凉的没有生命的尸体,淳儿,她才十五岁!叫我怎能够相信?怎能够接受?!

不久之前,她还在上林苑放风筝;还闹着“捉七”玩儿打碎了画屏;还等着满十六岁那年欢天喜地地被册封为嫔;还吃着我为她准备的精巧糕点说着笑话;她还对我说要做我腹中孩儿的姨娘,作为定礼的玉佩还在,她却这样突然不在了……

槿汐见我脸色不对,慌地忙来推我,我犹自不肯相信,直到外头说淳儿的遗体被奉入延年殿了,我直如刺心一般,“哇”地哭出声来,推开人便往外头奔去。

槿汐眼见拦我不住,急忙唤人,我直奔到殿门外,小允子横跪在我面前拦住去路,急得脸色发白道:“娘娘!娘娘!去不得!皇上说您是有身子的人见不得这个才奉去了延年殿!娘娘!”

说话间槿汐已经追了出来,死命抱住我双腿喊道:“娘娘三思,这样去了只会惊驾,请娘娘顾念腹中骨肉,实在不能见这个!”

夜风刮痛了我的双眼,我泪流满面,被他们架着回了寝殿,我再不出声,只是紧紧握着淳儿所赠的那枚羊脂玉佩沉默流泪。玄凌得到消息赶忙来抚慰我不许我出去,他也是伤心,感叹不已。我反复不能成眠,痛悔不该与她一起出去放风筝,更不该纵了她一人去捡风筝只让内监远远跟着。玄凌无法,只好命太医给我灌了安睡的药才算了事。

玄凌允诺极尽哀荣,追封淳儿为嫔,又吩咐按贵嫔仪制治丧。

勉强镇定下心神,不顾玄凌的劝阻去延年殿为淳儿守灵。昏黄的大殿内雪白灵幡飞扑飘舞,香烛的气味沉寂寂地薰人,烛火再明也多了阴森之气。淳儿宫中的宫人哀哀哭着伏在地上为她烧纸钱,几个位份比淳儿低的宫嫔有一声没一声的干哭着。

我一见雪白灵帐帷幕,心中一酸,眼泪早已汩汩地下来。含悲接了香烛供上,挥手对几个宫嫔道:“你们也累了,先下去吧。”

她们与淳儿本就不熟络,见她少年得宠难免嫉恨腹诽,只是不得已奉命守着灵位罢了,早巴不得一声就走了,听我如此说,行了礼便作鸟兽散。

灵帐中供着淳儿的遗体,因为浸水后的浮肿,她脸上倒看不出什么痛苦的表情,象是平日睡着了似的宁静安详。

我心内大悲,咬着绢子呜咽哭了出来。夜深,四周除了哭泣之外静静的无声,忽然有个人影膝行到我跟前,抱着我的袍角含悲叩头:“请娘娘为我家小姐做主。”

我定睛一看,不是淳儿带入宫的侍女翠雨又是谁?忙拉起她道:“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翠雨不肯起来,四顾左右无人方大胆道:“回娘娘的话,我家小姐是被人害死的!”

淳儿死得突然,我心中早存了极大的疑惑,对翠雨道:“这话可不是胡乱说的。”

翠雨双目圆睁,强忍悲愤,狠命磕了两个头道:“我家小姐是自幼在湖边长大,水性极熟的,断不会溺死。奴婢实在觉得小姐死得蹊跷!”

原本只一味伤心淳儿的猝死,哭得发昏,渐渐安定下来神志也清明些,始觉得中间有太多不对的地方,召了那日去跟着淳儿的内监来问,都说淳儿捡了风筝后跑得太快,过了知春亭就不见了踪影,遍寻不着,直到后来才在太液池里发现了她。

人人都道她是失足落水,如今看来实在大有可疑,我陡然想起曹婕妤那句类似提醒的话,眼前的白蜡烛火虚虚一晃,心里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她是知道什么的!

更或许,她在上林苑的出现只是为了拖住我的脚步不让我那么快发现淳儿的迟迟未归。

我心头大恨,调虎离山——然而也心知责问曹婕妤也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强按住狂热的恨意,问翠雨:“你有什么证据没有?”

翠雨瞬间双眼通红,终究不甘心,忿忿切齿道:“没有。”

我黯然,黯然之下是为淳儿委屈和不甘。她才十五岁,如花蕾那样幼小的年纪,原本是该在父母膝下无忧无虑承欢嬉笑的。

我静默半晌,努力压制心中翻涌的悲与恨,扶起翠雨,缓缓吸一口气道:“现在无凭无据一切都不可妄言,你先到我宫中伺候,咱们静待时机。”

翠雨含泪不语,终究也是无可奈何。

殿外是深夜无尽的黑暗,连月半的一轮明月也不能照亮这浓重的黑夜与伤逝之悲。巨大的后宫像坟墓一样的安静,带着噬骨的寒意,是无数冤魂积聚起来的寒意。连延年殿外两盏不灭的宫灯也像是磷火一样,是鬼魂的不瞑的眼睛。我眼中泛起雪亮的恨意,望着淳儿的遗体一字一字道:“你家小姐若真是为人所害,本宫一定替她报仇,绝不让她枉死!”

发丧那日,皇后及各宫妃嫔都来到延年殿。我强忍悲痛取过早已备好的礼服为死去的淳儿换装。

皇后见我为淳儿换好衣裳,站在我身边不住掉泪,感叹着轻轻说:“方良媛髫龄入宫,如今正当好年华又得皇上怜惜,怎么不能多多服侍皇上就骤然去了?真叫人痛惜啊!……”

华妃亦叹息:“这样年轻,真是可惜!……”

华妃,悫妃、敬妃和曹婕妤等人都在抹眼泪。我已经停止了哭泣,冷冷看着远远站着殿门一边抹泪啜泣的华妃,只觉得说不出的厌烦和憎恶。

这时,玄凌的谕旨到了,那是谕礼部、抄送六宫的:“良媛方氏赋性温良,恪共内职,虔恭蘋藻之训,式彰珩璜之容。今一朝遘疾,遽尔薨逝,予心轸惜,典礼宜崇。特进名封,以昭淑德,追封为淳嫔……一切丧仪如贵嫔礼。”又命七日后将梓宫移往泰妃陵与先前的德妃、贤妃和早殁的几个妃嫔同葬。

斯人已逝,玄凌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不断有位分低微的宫嫔们窃窃私语,为淳儿庆幸:死后哀荣如此之盛,也不枉了!而于我,宁愿淳儿没有这些虚名位分。一个恍惚,好似她依然在我宫中,忽然指着那一树海棠,歪着头笑嘻嘻道:“姐姐,我去折一枝花儿好不好?”,那样鲜活可亲。

我知道是她,转眸逼视华妃,握紧手指,这是我身边死去的活生生的生命,如果真有任何手脚使淳儿殒命,我一定、一定要全部讨回来!——

注释:(1)捉七:一种闺阁游戏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一条评论

  1. 吉吉🐔说道:

    可怜淳儿才十五岁!!华妃真是心狠手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