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93章 番外:打飞机奇遇记 · 4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然, 冲动之所以为冲动,就是因为往往能被遏止, 而不能实施。

漠北君靴子都不脱, 就这么躺在他没睡过一次的新床上,尚清华心塞无比。

“大王,这里是苍穹山。”

一记杀伤力极强的枕头飞过来,砸得尚清华龇牙咧嘴。

尚清华捡起枕头, 委婉道:“大王, 这是我的床啊。”

漠北君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

他冷艳高贵地说了两个字:“我的。”

懂了。

因为他整个人都是漠北君的, 所以他的东西当然也是漠北君的。自然, 床也是漠北君的。

至于反向推论成不成立呢?这个时候就该上胖虎理论了: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还是我的东西。

尚清华悻悻然滚下椅子, 默默收拾了脚下的茶杯碎片, 开始边哼哼“我躺地来你睡床, 我吃糠你喝肉汤”的小调, 边整理新房间。

好歹赏了一只枕头给自己, 之前连枕头都没有呢。知足常乐, 抱着睡, 跪安吧。

今天的尚清华也勤劳的像一只快活的小蜜蜂。

漠北君在闲人居睡了三天后, 便又不声不响地消失了。

尚清华这才深刻体会到自己给漠北君开的挂有多不科学——三天。三天内, 没有预警, 没有怀疑,什么都没有!居然没一个人发现, 有魔族大摇大摆住到安定峰上来,把未来的精英(后勤)弟子当牛马使唤!

犹如翻身农奴把歌唱,尚清华很是激动地浪了一阵,直至接到安定峰老峰主下派的任务。

虽说安定峰的任务无非都是生活杂物,区别只在于战斗在后方还是奋斗在前线,但,离危险生物更近了,难免惴惴不安。

比如,在百战峰与怨灵杀得正凶的时候冲上去送补血条药丸,这种任务怎么看都凶残得要完!

好在漠北君还是很能罩人的。

尚清华本以为他已经把自己抛到脑后去了,没想到好几次陷入困境时,都被怎么看都像是魔族的奇异生物顺带捞了一把,保住了小命。

……这的确算是“跟着我好好混,我罩你”的意思吧?

尚清华忍不住觉得,抱大腿什么的,还是挺有用,挺必要的。

不然根本活不到现在!

顺便,言简意赅的系统大大给尚清华下传达新的指令:三年之内成为安定峰首席弟子。

除了在外执行任务时,需要在漠北君的“关照”下表现良好,想做首席弟子,在苍穹山内部花的心思也不能少。

鉴于人人都知道的,《狂傲仙魔途》一书的炮灰及配角的智商只有40,于是所谓的宫心计大概也就是这种程度的:

设安定峰老峰主已有首席弟子A,十分优秀(优秀=端茶送水洗衣叠被样样精通堪称家政服务中心一把手),某天老峰主要求A烤十二个美味的饼,一峰派一个送去。尚清华需要的做的,就是每次都偷偷摸摸在A精心烤出的饼上撒一堆盐或糖使之变得十分难吃。以上过程重复三次。OK,老峰主终于对原先的大弟子彻底失望了。

想想吧:连个饼都烤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这时候,尚清华再多展现几次他高超的厨艺,就可以成功上位了!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正所谓:智商不够,槽点来凑。如果做不到最好,那就做到最糟。

剧情弱智到能够让读者疯狂吐槽,也是一种成功!

这种情节在狂傲仙魔途里数不胜数,读者常年群起而喷之的盛况可谓是终点书评区一大奇观。喷的最厉害的就是那位绝世黄瓜。

想到这里,尚清华忍不住有点想念书评区的小伙伴和这位仁兄了。

真想念他乐此不疲地咆哮“向天打飞机,就是因为你有这种思想,才会只是一个三流的种马文写手!!!”的英姿啊!

然而,当上了安定峰的首席弟子,烦恼却是只增不减的。

比如,以前做外门弟子时,可不会有机会和沈清秋、柳清歌一起下山出任务。

这他妈得是倒了几辈子血霉才能抽中的特等奖。

苍穹山十分注重同辈之间的情感维系,几位首席弟子定期搭个伙刷个本是常事。这次的三个人分工也很是明确。柳清歌是前锋打手。沈清秋中锋,负责虚与委蛇,偷袭和补刀,以及摇扇子装B(全部划掉)。

尚清华呢?

当然是负责赶马车、订客店、拎东西,以及此行一切收入与支出。后勤嘛。

可要是真这么便宜就好了。

“说是在夜间,探头往那口井里面望,会看到你的倒影在里面向上微笑招手,冷不防把人拉进去溺死。有时还会看到死去的亲人……咳咳,沈师兄柳师弟你们……先听我说完好吗……”

尚清华放下卷宗。

沈清秋袖子里一摸就是一本书,随时随地坐着站着都能自顾自开始装B,此刻正倚靠在那颗阴翳老榕下,展现他的腹有诗书自气华。而柳清歌早就站在了那口井旁,探头往里看。

柳清歌想速战速决免得和沈清秋继续共处一行,沈清秋想让柳清歌干完苦力早点滚蛋,双方都不想靠近对方恶心自己,各有各的考虑,没有一个人在听他尽心尽责的任务解说。

柳清歌抬起头,道:“没有。”

尚清华懂的。意思是“我的倒影没有在里面对我招手微笑”。他摊手道:“这个……要不,换沈师兄来试试?”

沈清秋收了书,换上折扇,信步走到井边:“劳烦让让。”

柳清歌早“让”到十几步开外了。沈清秋漫不经心往井里看了看,也似乎没什么收获。

尚清华把卷宗翻得哗哗响:“真是奇怪啊这上面明明是这么说的……”

只可惜,翻得再响,也盖不住沈清秋那不怀好意的声音:“我们都试过了,是不是该你了?”

果然,这世界上连妖怪都是欺软怕硬的。其他两人看的时候,屁都照不出一个,轮到尚清华,就他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井里搔姿弄首。

柳清歌二话不说,一拍剑柄,乘鸾出鞘,势如长虹般汹汹刺入井水中。

静默片刻,平静的井水表面开始翻腾气泡。尚清华识趣地一退再退,拉出安全距离。只听一阵鬼哭狼嚎,大量絮状魂魄冲天井喷而出!

柳清歌把追着他咬的一团女人头击溃,道:“退下!”

按照惯例,一旦开打,安定峰弟子不做补给就该滚得远远的、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了。可惜尚清华这次估算错误,滚得还不够远,来路去路都被散成白色烟霞的怨灵围住。事已至此,他只好使出看家本领,白眼一翻,就地躺倒。

装死这招永远屡试不爽!

混战中,柳清歌和沈清秋的背不小心靠在了一起,两人同时露出嫌恶神情,沈清秋已经反手一记暴击打了出去,擦着柳清歌肩头飞过。柳清歌怒了,当下也还了一发回去。

这下可好,战斗主力完全不理敌人,自己打起来了。沈清秋骂道:“你瞎眼了?朝哪儿打?!”

柳清歌也不比他斯文:“谁先打的?谁先瞎的?!”

尚清华躺在地上,白眼直翻。他看得分明,刚才柳清歌侧上方有一条幽白的影子,沈清秋那一下越过柳清歌肩头,打散了它。眼看两人互砍的阵仗越来越大,又快杀红了眼,他装死也顾不上了,坐起来弱弱叫道:“你们不要吵架嘛。柳师弟你误会了,其实刚才沈师兄他是……”

沈清秋一甩手,尚清华脑袋边的墙壁被轰出了几道深深的裂缝,灰石簌簌下扑。

沈清秋凉嗖嗖地道:“要死就死得彻底,别半途起来。”

尚清华一句话也不说了,倒下继续安心挺尸。

一只不漏地把井妖和它收集的怨灵们封在回收容器里,尚清华引来马车,柳清歌目不斜视,往另一条道上走。尚清华忙道:“柳师弟,你去哪儿呢?”

柳清歌哼道:“我不和偷袭同门的人同行。”

沈清秋拍手笑道:“如此甚好,我也不想和有力无脑的人同行。尚师弟,走了。”

他捏了捏尚清华的肩,尚清华哎哎哎龇牙咧嘴地答应了。好容易挣脱魔爪,他追上柳清歌,叮嘱道:“柳师弟,师兄有一句话奉劝。没事不要一个人练功,容易走火入魔。”

柳清歌还没说话,那头沈清秋扇子柄敲了敲车杆。尚清华忙赶回去。

一路上,他一边赶车,一边盯沈清秋。

沈清秋原本在靠着车厢看书,被他盯得脸色越来越阴,眯了眯眼:“你看我干什么?”

尚清华含羞带怯道:“……沈师兄,其实我不想提醒你的。不过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你的书拿倒了。”

“……”

沈清秋的脸红了一刹那,突然拔剑而起。

“不不不不不不要冲动!!!”

沈清秋这厮脸皮最薄,当面拆他台,他能记你一辈子。尚清华有点后悔贪图一时嘴快。不过像沈清秋这种装B功力炉火纯青的人居然能把书拿倒,看来刚才着实气得不轻。

也对,好不容易做回好事吧,结果不尽人意。不尽人意你就和柳清歌直说嘛,说我刚才是要帮你忙,他又不肯。你不肯就让我帮你解释嘛,他又拉不下脸,不知道是不是害羞。这人真是不能七弯八扭,自己折腾自己。

沈清秋目如蛇蝎,尚清华冷汗流了一背。

半晌,沈清秋才坐了回去,收剑入鞘,努力平息,皮笑肉不笑道:“尚清华,你闭嘴,行吗?”

尚清华心痒难耐,举手道:“我能再说一句吗?”

沈清秋右手揉揉太阳穴,一抬下颔,示意准奏。尚清华认认真真地看着他,说出了自从被电流抽到狂傲仙魔途里面后,最语重心长的一段话:

“如果你今后见到有人走火入魔呢,你不要慌,也不要贸贸然上去想帮忙救人。千万要镇定,出去叫人,不要自己动手。否则,绝对会帮倒忙,捅大篓子,从此自暴自弃,一辈子不得翻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沈清秋莫名其妙:“旁人走火入魔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慌,我为什么要帮忙?”

尚清华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种反应”,道:“总之你记住就是啦。”

等到尚清华做了峰主,他终于可以不用再露骨地做小伏低了。

忙碌命仍旧是忙碌命,不过好歹从粗使丫鬟升级成为了大内总管,也算是长足进步吧。

听说清静峰上那位得罪不起的主儿病了一场。病好以后,穹顶峰上低调地开了一个秘密会议。

穹顶峰偏殿。十二峰峰主到齐了十一个。

岳清源凝神道:“你们觉不觉得,清秋师弟……这些日子来很怪。”

数位峰主纷纷附和。柳清歌肃然道:“岂止是怪。”

齐清萋嘀咕:“简直是变了一个人。”

尚清华就是在此时风尘仆仆踏入偏殿的。近年来,千草峰的龙骨香瓜子在外面卖的不错,他已在外为销路奔走数月。刚回来就被莫名其妙拉来开会,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他搓手道:“这个,我有一段日子没见沈师兄了,诸位能说说,具体是怎么个怪法吗?”

岳清源道:“他能和我心平气和地说上一个时辰的话。”奋斗者 侯沧海商路笔记

“……”尚清华悚然道:“哎呀我的妈!好怪啊!那是真的很怪!”

照说这两位之间结着一个死疙瘩。此结不解,断没有融洽起来的可能。之前那样五句之内必不欢而散才是常态,一个时辰心平气和的交流,这又岂止是玄幻的程度!

柳清歌道:“他在灵犀洞……帮了我一把。”

尚清华这才想起来,对啊,这个时间线,柳清歌应该已经被沈清秋帮倒忙坑死了才对,怎么还能活蹦乱跳坐这儿开会?!

难道是当年打井妖那茬儿,自己给沈清秋的提醒起了作用?

其他人继续总结近段时间来沈清秋的种种异常之处,什么为打退不知好歹的魔族妖女自己负伤啦、什么关爱弟子挺身相护啦……尚清华听得脸都要扭曲了。

他思前想后,这种舍己为人的人设,怎么看都严重OOC了啊!

他忍不住道:“打住。他……不会是被夺舍了吧?魏师兄,你们试剑台那儿怎么样,他去过吗?”

魏清巍万剑峰试剑台上有一把从未有人能拔出的奇剑“红镜”,但凡怨魂恶灵一类靠近,剑身会自动出鞘。若是沈清秋真被不净物附体,只要他靠近试剑台,红镜必然警声大作。

然而,魏清巍道:“他走过去三次,还试着拔了三次,毫无动静。”

“他身上没有鬼气。”岳清源缓缓道:“我觉察不出被夺舍的迹象。”

齐清萋摊手道:“若是夺舍,完全说不通。夺舍总归要有所图谋吧。这些日子他都无所事事的,比以前更闲。”

一阵议论,莫衷一是。最后,木清芳道:“也未必是夺舍,依我看,说不定是沈师兄的老毛病又犯了。”

众峰主面面相觑。

“老毛病”是啥,无需挑明,大家都懂的。

沈清秋为人争强好胜心高气傲,急于求成也不是第一天了,没准是他又偷偷修炼,结果走火入魔了。

木清芳继续分析道:“我曾听过不少例子,人被巨石砸中头部,或受到强烈刺激,有时候会失去一些过往记忆。那么走火入魔而忘却前尘性情大变,也未尝不可能。”

岳清源道:“那还有可能恢复吗?”

齐清萋皱皱鼻子:“掌门师兄,莫非你还希望他想起来,恢复以前那种……为人处世。”

岳清源怔了怔:“我?我也不知道。”

他认真地道:“虽然他现在这样也很好……只是,能想起来,还是想起来得更好。”

有峰主不解道:“以往他见了掌门师兄和同门从不好好打招呼,也不登门拜访,讲话绵里藏针,阴阳怪气,有什么好的。还是现在这样好些。”

岳清源微微一笑,并不说话。木清芳为难道:“上次我写无可解药方的时候,顺便帮他看过了。没什么头绪,难以入手,恐怕只能顺其自然。”

得出了“清静峰峰主失忆了,喜大普奔”的结论后,散会了。

此次会议过后,尚清华觉得,针对这个异状,他很有必要(在给清静峰派送经费的时候顺便)视察一番。

视察之前,尚清华先去的是百战峰。黄金瞳小说

照理说,苍穹山各峰论资历,清静峰排第二,百战峰排第七,送完了第一位的穹顶峰,紧接着应该按顺序先送清静峰才是。可一来,沈清秋太难伺候了,尚清华每次都要绞尽脑汁想怎么样说话才不会得罪他;二来,百战峰能打好战,先送他们的经费,尚清华比较安心。

怎么个安心法?嗯,就是经营门面的小个体户给地方一霸交了保护费的那种安心法……

迎接他的是柳清歌的师弟季珏,一如既往的热情,双方寒暄几句,交接完毕,季珏道:“那尚师兄慢走,我回演武场去了。”

尚清华看他神情,似乎不愿自己走的这么快,问道:“近来柳师弟经常在百战峰上逗留嘛。是哪位师弟境界大增了?”

柳清歌常年在外寻人斗殴,百战峰上无人是他对手,一个月最多只回一次。什么时候百战峰成群结队去千草峰拉治疗了,那就是他刚回来一趟了。然而近期,千草峰山门的门槛都要被百战峰的大爷们踏破了,经费也吃紧,木清芳隔三差五找尚清华通融一番,他觉得奇怪,心想是不是百战峰新出了什么不世奇才能和柳清歌对打,这才有此一问。

季珏郁郁道:“并不是我们峰上的。是沈清秋。”

尚清华压根没指望听到什么石破天惊的答案,微笑点头:“哦,沈清秋啊……沈清秋?!”

消化了这三个字带来的巨大信息量,尚清华险些骇得直接飞升。

沈清秋?在百战峰?而且在百战峰演武场?干什么?被柳清歌单方面殴打吗?不对,依他拉仇恨值的能力应该是被群殴——出人命怎么办?他可是重要的人渣反派啊!万一他被打死冰哥要送给谁来虐?!

季珏:“……尚师兄你这是什么眼神!不要这样看我,我们没杀人!沈清秋还活着,谁都没对他怎么样!你应该问的是他对我们怎么样了!”

于是,尚清华跟着他一路小跑到了演武场。

玄武岩的高台上,柳清歌和沈清秋居然真的在规规矩矩地比剑。

柳清歌动作比平时慢得多,与其说是比剑,倒不如说是在喂招。眉宇之间也还算平和,并无以往的杀气。

恰逢此时,沈清秋一剑刺空,他一皱眉头,左手微微一动,

尚清华的心猛地紧绷了,眼角瞥见一旁季珏也神情一凛,似乎有叫出声的冲动。

两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

季珏心有余悸,低声道:“我总觉得沈清秋立刻就要放点淬毒暗器什么的。”

尚清华深表同感:“英雄所见略同!”看来季师弟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十分透彻啊。不愧是曾经和沈清秋在妓院大打出手、丢尽了两峰脸面的老仇人……

沈清秋收回修雅,立定而思。他一不嗖嗖冷笑,二不横眼看人,这么瞧着,温眉和眼,倒也有点谦谦修雅的君子之风。

须臾,沈清秋道:“不明白。”

柳清歌随手挽了个凌厉的剑花,道:“哪里不明白?”

季珏身旁一名弟子忽然呻吟道:“天哪,他又不明白了。”

另一名弟子小声道:“我……我不行了……我肚子不舒服我先下去了……”

季珏忙道:“师弟等等我,我也……”

师弟把他推回来:“呆着!你不是刚回来吗?!”

场上,沈清秋道:“刚才那几招,如果我右手对你出剑,左手扣一记灵力暴击,寻机会打在你小腹上,还是有机会赢的。”

柳清歌嗤道:“没可能。”

沈清秋坚持:“有可能。”二号首长

柳清歌:“能赢,你为何不试?”

沈清秋矜持道:“这不是切磋嘛,动真格多不好。”

柳清歌不跟他多话,朝场下道:“来个人!”

被他随手点到的人如易水壮士,一脸视死如归地上了场,仿着沈清秋的路子和柳清歌对战了几招,直接被乘鸾剑气轰飞。

柳清歌这才收剑回鞘,对沈清秋道:“看到了吗?行不通。”

沈清秋一展折扇,在胸前摇了摇,笑吟吟地道:“看到了。柳师弟反应太快。果然行不通。”

季珏对尚清华低声控诉道:“他每次一说‘不明白’,柳师兄就要找个人上来示范,直到他明白为止……”

难怪近日百战峰伤残人口只增不减,千草峰门庭若市。

尚清华只有一个想法。

沈清秋这厮绝壁是故意的!!!

下场后,柳清歌继续训(bao)练(da)百战峰弟子们。沈清秋和尚清华打过招呼,一齐朝山下走去。临出山门时,季珏倒提着两只麻袋过来,要送给沈清秋和尚清华。

尚清华不明所以,解开带子看了看,只见两团血糊糊毛茸茸的东西窝在里面:“这是……”

季珏神情呆板地道:“柳师兄猎回来的短毛怪,听说味道很好,两位师兄可带回峰上自行烹饪。”

短毛怪?短毛怪?他有设定过这种怪物吗?能吃的?你认真的?!

沈清秋看上去也十分怀疑这东西的可食用性:“费心了……”

季珏棒读道:“师兄说,这是给上次清静峰送来的茶叶的回礼。”

茶叶?还送茶叶?!这算什么?相互交换礼物?!尚清华心里叫卧槽,脸上嘻嘻笑:“如此说来,我这是沾了沈师兄的光。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好茶叶?”

沈清秋和蔼可亲道:“是我大弟子明帆家里茶田收的。至于好不好,尚师弟顺便到清静峰来吃一吃不就知道了?”

尚清华腆着脸道:“那我也再沾一沾柳师兄的光好了。”

于是一人拖着一只麻袋,东拉西扯,往清静峰上走。

甫一入山门,幽风拂面,鸟语细细,与外界格外不同。两人踩在满地柔软的青青落竹上,倍觉神清气爽。

沈清秋不知为何,心情甚是不错,瞧着半点也不像刚输给柳清歌的样子,反而闲闲地赞道:“柳师弟剑法当真不错。”

尚清华忍不住提醒道:“沈师兄你……输了几次?”

沈清秋想了想:“嗯?嗯,你问今早?也就七八次吧。”

那你怎么能这么平静?!

不是应该咬牙切齿梨花带雨(……)杜鹃泣血甩手回去闭关三个月发誓再战吗?

你OOC了知道吗?敬业点行不行?!

沈清秋用扇子柄敲了敲后颈:“输给百战峰峰主,也没办法。不如说赢了才是不正常吧。”

“……”尚清华感觉没法和他交流了。

失忆了。他绝壁是练功练到走火入魔失忆了。这兄友弟恭同门和谐友爱的画面居然出现在沈清秋和柳清歌之间——天啦撸,说不定再过几天,沈清秋和洛冰河也能打情骂俏了!

他脑子里这个可怕的画面刚一闪而过,只见一道白影窜过来。沈清秋怀里突然扑了个黏糊糊的东西。

那软成一团的东西叫道:“师尊!”

沈清秋被他扑的险些仰面朝天倒,歪了歪,扶着一只粗竹,好容易站稳了,见尚清华正面无表情地冷眼旁观。

不能怪尚清华表情僵硬。看着那双手金刚箍一般圈着沈清秋腰的小帅哥胚子,尚清华一声“冰哥”刚才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沈清秋一只手僵直地摇扇子,不尴不尬道:“叫就叫,不许拖长嗓子叫。成天往人身上扑,你师叔尚且在这里,成何体统!”

洛冰河慢吞吞收手,站直了,乖巧地先喊了一声尚师叔,才道:“弟子做完早课之后,就一直在这里等师尊回来,一时高兴,忘乎所以了……”

向天打飞机菊苣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洛冰河改为挽着沈清秋的手臂:“师尊,今天为何去了这么久?”

“今天人多啊。”

看着沈清秋那悠然自得的笑容,尚清华忍不住猜起了他今天“不明白”了多少次,又让柳清歌给他“示范”了多少次。

洛冰河自然而然接过沈清秋手里提着的麻袋:“下次我也能去吗?”

“那要看你剑法长进如何了。”沈清秋顺口道:“袋子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怪物,你柳师叔说可以吃,你看看能不能把毛弄干净,是怎么个吃法。”

你把冰哥当厨娘呢——男主的料理只有女主才可以吃,遵守本分好吗——算了尚清华没力气了。

“哦。”洛冰河高高兴兴应了,抖了抖袋子,里面的东西忽然挣扎起来。

“师尊,还是活的!”

到了竹舍的会客厅里,沈清秋一堆徒弟还围着那只麻袋里的不明生物轮流戳,戳一下那只短毛怪就发出凄惨的哀叫,他们还兴奋不已,啧啧称奇:“师尊,真的是活的!”

“活的怎么办?还是杀了吃?”

“不要吧,好可怜……”

尚清华努力忽视这群随地乱坐的小弟子们,低头喝茶,内心抽搐。

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所有弟子都一脸苦大仇深,站如松坐如钟,人手一本古籍,念咒一样走到哪念到哪,说话引经据典抑扬顿挫。再看如今……这还是以装B文艺青年辈出而闻名的清静峰吗?

整个儿一多动症儿童托管所。

沈清秋道:“活的那就养着吧。”

明帆连忙反对:“吃了吧,还是吃了吧,咱们又没养过,不知道它要吃多少,换水散步什么的也好麻烦……”

宁婴婴撅嘴道:“得了吧,养也肯定不归你养,师尊当然给阿洛养啦。”她抬头问:“师尊,这个奇怪的东西您上哪儿捉来的?”

“百战峰峰主送的。茶叶回礼。”

宁婴婴闻言,哼哼唧唧道:“师尊,我不喜欢百战峰,他们好讨厌……上次他们仗着剑法好欺负阿洛,还追着他打……”

尚清华心道:这很正常嘛。百战峰一脉对洛冰河的恶感是浑然天成的,这是一种单细胞生物对潜在邪恶因素的直觉反感。这话真不是黑百战峰,尚清华本人是粉来的。

宁婴婴数落完,要求道:“师尊,你一定要帮我们狠狠教训他们!”

“噗——”沈清秋呛了一下,转向尚清华,得体地笑道:“咳咳……这孩子,瞎说什么。同门之间要和谐友爱,怎么能动不动狠狠教训呢?”

尚清华连声称是,报以同样的干笑,拼命喝茶。

婴婴妹子啊,不用你师尊出手,柳清歌已经教训的他们很惨了。事实是沈清秋负责“和谐友爱”,柳清歌负责“狠狠教训”……不愧为伪君子本色!

尚清华深感欣慰,沈清秋,就算走火入魔失忆了,也果然还是那个阴险的沈清秋!

恰逢此时,洛冰河取来了茶叶,进厅来呈给尚清华。沈清秋道:“来师弟,承蒙安定峰一直以来的照顾……”

地上却还蹲着个不依不饶的,宁婴婴激动道:“师尊,你一定要给阿洛出这口气啊!”

“……”沈清秋忍无可忍:“婴婴,出去玩儿。”

洛冰河忙道:“出气什么的千万不要。只是弟子技不如人,给师尊和清静峰丢脸了。”

沈清秋安慰道:“你只是根基不太好,暂时不及。只要用功,假以时日,定能超越他们。”

明帆鄙夷道:“超越百战峰,就他,等一百年啦。”

宁婴婴大发脾气:“这么瞧不起咱们清静峰瞧不起阿洛,你上百战峰去好了,看他们肯不肯收你!”

沈清秋扶额:“不是让你们出去玩儿了吗?怎么还在这儿?冰河快把他们弄出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好的师尊。不过这只到底是吃了还是养着……”

……

尚清华感觉自己要心肌梗塞了。

这沈清秋牌红烛园丁和洛冰河牌贴心小棉袄都是些什么鬼!

您特么可千万别告诉我沈清秋真是为了给洛冰河出气才去百战峰捉弄人的!

这父慈子孝……呸呸呸举案齐眉……呸呸呸,相敬如宾的画面,比沈清秋和柳清歌在和平切磋还玄幻。再这样发展下去,说不定他们真有一天会打情骂俏咧。啊呸,要是真有那时候,他就自吞热翔三斤。

飞机菊苣发完誓,难得仔细想了想,他一向成语用得不好,所知有限的几个都拿去形容柳溟烟的美貌了。用的频率最高的就是“酥胸颤动”和“吹弹可破”。“相敬如宾”用在这里应该没用错吧。嗯,看字面意思,应该没错!

彼时,勤勤恳恳为生存而奋斗的向天打飞机菊苣尚不知道,人渣反派沈清秋,已经被替换成了绝代喷子绝世黄瓜。

想当年,他偶尔在此君喷得过于厉害时,会顺口诅咒一下,恶毒地祈祷让他黄瓜再绝世也休想有用武之地,谁料某种程度上,这个诅咒应验了。

这些天冰哥心情特别不好。

尚清华可以理解。作为原著中能只身草翻天的种马男主,现在他把沈清秋弄过来关着——居然就真的只是关着。干是关着,不干别的。

能相信吗?!他身为原作者都不敢相信!

如果现在的冰哥还能由他的一杆笔来操纵,本着“让主角爽,就是让读者爽”的原则,他一定翻来覆去煎烙饼一样先让洛冰河把沈清秋奸个几百遍啊几百遍(这里面绝对没有他和绝世黄瓜的私人恩怨。绝对没有。)道具体位场地不带重样。煎熟了才好说话,煎着煎着自然就有感情了……

 

共 14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求赐名,,,,,,,,,,,,

  2. 网瘾少年蓝湛天天上WIFI说道:

    和谐有爱……和谐……〔不禁露出了欣慰的姨母笑〕

  3. 匿名说道:

    魏清巍万剑峰试剑台上有一把从未有人能拔出的奇剑“红镜”,但凡怨魂恶灵一类靠近,剑身会自动出鞘。若是沈清秋真被不净物附体,只要他靠近试剑台,红镜必然警声大作。
    是那把被太子殿下当掉的红镜吗

    1. 匿名说道:

      魔道里面的夺舍 天官里面的红镜 咱越看三篇都穿越了相同内容 似曾相识的感觉

  4. 匿名说道:

    想了解一下“熱翔”是什麼玩意兒???

    1. 莫家三兄弟说道:

      刚拉的。。。。热乎的

  5. 匿名说道:

    要是真有那时候,他就自吞热翔三斤。

    所以……

  6. 花花三千说道:

    红镜啊啊啊啊啊,太子殿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