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88章 番外:洛沈CP相性随随便便100问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问卷采访对象:洛冰河×沈清秋

问卷主持人:向天打飞机

问卷提供者:系统

向天打飞机的系统发布了一个任务。

一份诡异的问卷。

整份问卷不知到底想要调查什么, 越到后面,问题越是不堪入目。

可是, 再不堪入目, 他也得攒点积分不是?!

抛弃(本来就没几斤几两的)尊严哀求沈大大之后,沈清秋终于勉为其难答应带他养大的那只,啊不,他养大的那个徒弟来完成这份问卷。

于是, 以下是飞机实况。

尚清华:“请问你的名字是?”

洛冰河刚坐下就听到这个问题, 眉头一挑,不悦道:“连名字都不知道, 还问什么?”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尚清华:“你的年龄是?”

……说句实话, 沈清秋还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具体年龄。他冲尚清华抬头道:“你不是应该更清楚吗?”

尚清华转着毛笔,心道, 这个问题他也没想过啊, 不如随意, 于是胡乱两笔画了个数字上去。

尚清华:“您的性别是?”

开场一连三个弱智问题, 洛冰河已不屑作答, 沈清秋也不能忍了:“被分在绿丁丁纯爱频道, 你说呢?”

尚清华默默划掉了问卷后面三十多个类似的废话问题, 重新问道:“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沈清秋想了想, 道:“还好吧。沈某应该还算比较容易相处的那类人。”

洛冰河道:“不知道。”

尚清华:“对方的性格呢?”

沈清秋一一数来:“爱哭鬼, 少女心, 恋爱脑,中二病, 黏黏糊糊。”

洛冰河眼里水光闪烁,似是被嫌弃了,有点受伤,还是乖乖回答了问题:“师尊的性格当然是最好的。又温柔又强大,又体贴。”

沈清秋:“……”

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啊怎么回事!

他干咳两声,改口道:“这孩子性格其实还不错。有个优点尤其难得。听话,这个就够了。”

洛冰河双颊生晕。

尚清华干巴巴地:“两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这问题他知道答案啊!

洛冰河道:“第一次遇见师尊,是在刚刚通过苍穹山的入门考核的时候……”

沈清秋不甚自在,那时候洛冰河遇到的不是他,而是原装货,而且,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他摇扇道:“过,过!”

尚清华:“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

洛冰河继续回忆,轻飘飘地道:“高高在上、遥不可攀的仙人。”

沈清秋实话实说:“一只小包子。”还是个小帅哥胚子。

尚清华:“喜欢对方哪一点?”

沈清秋慈眉善目道:“够听话。”

洛冰河莞尔:“师尊的哪一点我都喜欢。”

尚清华:“讨厌对方哪一点?”

洛冰河果断道:“没有。”

沈清秋见他答得如此斩钉截铁,有点感动,礼尚往来,也道:“没有。”

若是真的说了讨厌哪一点,让他当着外人的面哭出来,那可丢大人了……

尚清华:“您怎么称呼对方?”

洛冰河索然无味,转头道:“师尊,这些问题真让人莫名其妙。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沈清秋淡定道:“冰河乖。走个过场而已。就当救你尚师叔一命吧。”

尚清华:“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洛冰河脸红了。

沈清秋一见他这般娇羞,心中涌起不详的预感,摆手道:“过!过过过!”

尚清华见似乎有爆点,起哄道:“过什么!每道题都过过过,还有什么好问的。冰哥……师侄你且直说!”

洛冰河惴惴瞅了沈清秋一眼,小声道:“就像平常夫妻相互称呼的那样。”

尚清华立刻道:“沈大大,你听见没有啊,冰……师侄想跟你夫妻相称。相公,夫君,老公,你选一个吧。”

沈清秋道:“你闭嘴。”

尚清华:“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

洛冰河不假思索道:“白鹤。”

沈清秋道:“动物想不出来。植物倒是有。黑莲花吧。”

洛冰河不解道:“师尊,莲花也有黑的吗?”

尚清华:“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洛冰河道:“只要师尊开口,任何事物我都会奉上。”

沈清秋老实道:“好像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作为一峰之主,还真没什么东西是很难搞到手的。这么想想,真有种坐守金山的浪费之感。

洛冰河道:“那我想要师尊谁都不理,陪我三天。”

尚清华舔了舔笔尖,嘟哝道:“怎么不干脆陪你一辈子。”

洛冰河摇头道:“师尊会不高兴。”

见他黯然销魂,状如怨妇,尚清华瞠目结舌,沈清秋却十分淡定:“你这孩子,又在瞎想,为师哪里会不高兴了。”

尚清华:“你们关系进展到什么程度?”

沈清秋道:“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洛冰河委屈道:“为什么会有不该做的?难道师尊觉得我们……是不该做的吗?”

沈清秋道:“没有。真不该做的话,为师不会让你做的。”

尚清华:“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洛冰河道:“幻花宫水牢。”

尚清华:“……”

沈清秋:“……”

冰哥你管那个叫约会啊?!

尚清华:“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洛冰河:“不太好。”

根本不是用“不太好”就可以形容的行吗!

尚清华:“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

沈清秋一手撑着下巴:“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他。闭上眼睛,梦里看到的还是他。这算不算无时不刻都在约会?”

洛冰河小心翼翼道:“师尊会觉得烦吗?”

沈清秋摸摸他的背脊,道:“不会。你就是想得多。”

尚清华心道,跟冰哥,不对,跟冰妹处对象,真他妈累啊!

这才几个问题,沈大大就哄了他三次!这BLX碎碎粘粘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烦死了!

沈清秋就跟个带孩子的幼儿园老师似的!

尚清华:“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洛冰河:“我。”

沈清秋:“当然是他。”

尚清华:“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辄?”

沈清秋摊手无奈道:“他一哭哭啼啼我就没办法了。”

洛冰河道:“师尊一生气,我就没辙了。”

尚清华嗯哼一声,抖着腿,边记边心内吐槽:果然跟幼儿园小朋友和幼儿园老师一模一样!

尚清华:“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

洛冰河认真地说:“摸头,教导我的时候。”

沈清秋道:“呃,眼泪汪汪求我什么事的时候吧。”

洛冰河接着道:“还有骂我,打我的时候……”

他很沉醉,沈清秋很习以为常。魔道祖师小说

尚清华默默在洛冰河名字旁加了个附注:病入膏肓的抖M。

尚清华:“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刚问完这个问题,他就在洛冰河名字后面信心十足地写上了“撒谎精”三个大字。

洛冰河道:“有。但再也不会了!”

尚清华:“曾经吵过架吗? 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

沈清秋叹道:“吵得可厉害了。现在想想,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其实都是可以避免的。”

洛冰河愠道:“老问这些问题干什么?平白地惹师尊不高兴。”

尚清华摊手:“怪我咯。”

尚清华:“之后如何和好?”

沈清秋挥手道:“啪啪啪拯救世界!”

尚清华:“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 ”

沈清秋反问道:“你听过春山恨吗?”

接下来的问题,一路往下限狂奔不止。

尚清华清了清嗓子:“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洛冰河不解:“什么意思?”

他是真不懂,沈清秋则是假装不懂,摇扇道:“谁知道什么意思,过过过。”

尚清华:“为什么如此决定?”

沈清秋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这样定了。大概……看他可怜?”

洛冰河疑惑道:“我还是不懂在问什么。”

沈清秋拍拍他头顶,语重心长:“不懂没关系。反正你不吃亏。”

尚清华:“初次肌肤之亲的地点是? ”

沈清秋刚要答话,洛冰河抢道:“清静峰。”

沈清秋:“埋……”

洛冰河再次抢道:“清静峰,竹舍。”

沈清秋心想,好吧,洛冰河是不会承认那么失败的第一次的。清静峰就清静峰,没什么好争的,随他怎么答,也不纠正了。

尚清华:“当时的感想是?”

沈清秋不作声。

若是实话实说,那就只有三个字:“疼疼疼”,在别人跟前也太削洛冰河面子了。

洛冰河沮丧道:“师尊真好。可是我好没用。”

尚清华:“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洛冰河:“师尊,早餐做好了。”

沈清秋:“什么都别说,先把衣服穿上!”

尚清华:“每月同房的次数?”

沈清秋匪夷所思:“谁这么闲还算这种东西?还有,问题为什么一直在朝一个很奇怪的方向发展?”

洛冰河认真地道:“大致算来,三天一晚。若是师尊高兴,偶尔愿意两天就让我碰一次。”

尚清华咬了咬笔杆,边刷刷记录边嘀咕道:“这不科学啊……按我的设定,从月初搞到月末不间断应该都没问题啊?”

尚清华:“一般情况下,肌肤之亲的场所是?”

沈清秋道:“他对竹舍有执念。”

洛冰河笑眯眯地点头:“嗯。”

尚清华:“你想尝试的【哔——】的场所是?”

沈清秋道:“到哪儿不是做,换什么场所。”

洛冰河从容道:“百战峰。”

四周一片静默。

洛冰河冷静地道:“百战峰演武场。”

沈清秋=口=:……卧槽?!

尚清华=口=:不要命还是不要脸了!?

尚清华:“【哔——】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洛冰河:“疼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定啊!”

沈清秋:“不许哭!”

尚清华:“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约定’这个词的含义啊?”

尚清华:“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还是反对?”

沈清秋不赞同道:“卢瑟……失败者的想法。”

洛冰河道:“没有心,要肉体何用。”

尚清华心酸不已:洛冰河在他笔下,明明就是个只追求【哔——】欲的绝世种马,强【哔——】的妹子绝对有两位数吧……

他知道在这个奇怪的世界洛冰河变成基佬了,可是他到底是怎么一步一步,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尚清华:“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咳奸了,你会怎么做? ”

这问题太超现实主义了。

沈清秋无语半晌,道:“谁这么想不开来强【奸他……”

找死也找个凄美好看点的死法不行吗?

洛冰河拢了拢袖子,慢条斯理道:“做成人彘,扔进无间深渊,再想点别的法子,慢慢炮制,玩个十年再弄死吧。”

尚清华:“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肌肤之亲,你会?”

洛冰河漠然道:“我没有那种不知廉耻的朋友。我不需要朋友。”

沈清秋低头刮一刮盏中茶叶,啜了一口,道:“我也没有。”

洛冰河怀疑道:“是吗?柳……师叔不会做这种事?”

茶水喷了一地。

被茶水喷了半身的尚清华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回来,继续提问。

“你觉得自己擅长房事吗?对方呢?”山河表里

沈清秋呵呵干笑。洛冰河泫然欲泣。沈清秋一见他这愁云满面,凄楚难言之态,心中怜惜,转向尚清华,怒道:“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过!”

尚清华掏掏耳朵:“反正都怪我咯。”

尚清华:“对S~M有兴趣吗?”

洛冰河道:“那又是什么?师尊,为何我听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沈清秋道:“喔。就是问你,喜不喜欢我打你,喜不喜欢我骂你,或是被我用针扎一扎、用火烫一烫,你有没有感觉。”

洛冰河略现羞涩,柔声道:“既是师尊所为,弟子又怎么会不喜欢。”

尚清华了然,提笔一挥:“洛冰河对S~M很有兴趣!”

尚清华:“房事中比较痛苦的是?”

洛冰河:“太小。”

沈清秋:“太大。”

尚清华暗骂一句师徒都不要脸,提笔一挥:“自行领会!”

尚清华:“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

沈清秋指了指自己:“我?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尚清华嘟哝道:“难说啊。其实你看起来也挺直的……”

尚清华:“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洛冰河道:“额头,手指,嘴唇,所有的地方。”

沈清秋无奈道:“其实……这孩子不会亲,只会咬啊。”

尚清华:“【哔——】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沈清秋道:“夸他有进步?”

洛冰河道:“不哭。”

尚清华笔走如风,心不在焉添了一句:“沈大大要求真低。”

尚清华:“那时候你会想什么?”

沈清秋道:“这问卷谁出的?有没有点经验?那种时候脑子里除了一片空白还能想什么。”

尚清华:“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

沈清秋道:“让他来,我就没几件能穿的衣服了。”

洛冰河辩解道:“师尊,那种时候,我怎么还能控制力道?”

尚清华:“一天晚上大概几次?”

沈清秋头疼道:“几次?这事儿谁还真的数啊?”

尚清华翻了一页,还待再问,早已失去耐性的洛冰河冷笑道:“真这么想知道,今天数一数,回头再告诉尚……师叔,不就行了!”

洛冰河果然是行动派,说数就数,尚清华还未反应过来,他已拽起沈清秋,道:“恕不奉陪!”

踹门而出,气壮山河,大风入室,把他刚写好的一叠问卷吹得飘了满地。

尚清华嘴角抽搐不止。蹲下身来,捡了几张,半晌,忽然就给跪了。

“沈大大……任务……还没问完啊……系统大大不要这么快就扣分起码再给我点时间啊啊啊啊!”

 

共 271 条评论

  1. 起始——慕椋说道:

    花的技术最好(八百多岁)
    冰妹你学不了啊(不到八百岁)
    姜还是老的辣

  2. 一觉醒来,沈清秋慢吞吞翻了个身,却没感觉到以往那只箍人的手臂环在腰际。 晨光自窗外漏入,他以中衣的袖子挡了挡眼,只这一个动作,便觉腰酸背痛,胳膊无力。身下某处传来轻微的撕裂感,以及粘腻液体干涸后的异样。 昨晚胡天胡地的闹了一宿,今早起来便知难过了。沈清秋奇怪,洛冰河居然没有早早起来帮他清理顺便把早餐给做了,哑声道:「……冰河?」 无人应答。沈清秋越发胡涂,勉力睁眼,低头一看,看到了一颗黑发柔柔顺顺的小脑袋。 「……」 这颗小脑袋生得清秀可爱,白嫩嫩的面颊上晕出一点自然的绯红,睫毛黑亮,细长浓密,垂眼紧闭,嘴唇也是淡淡的粉色。蜷成一团,猫咪一样窝在他身旁,还枕着自己的手臂。说道:

    还童记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番外。

  3. 一觉醒来,沈清秋慢吞吞翻了个身,却没感觉到以往那只箍人的手臂环在腰际。 晨光自窗外漏入,他以中衣的袖子挡了挡眼,只这一个动作,便觉腰酸背痛,胳膊无力。身下某处传来轻微的撕裂感,以及粘腻液体干涸后的异样。 昨晚胡天胡地的闹了一宿,今早起来便知难过了。沈清秋奇怪,洛冰河居然没有早早起来帮他清理顺便把早餐给做了,哑声道:「……冰河?」 无人应答。沈清秋越发胡涂,勉力睁眼,低头一看,看到了一颗黑发柔柔顺顺的小脑袋。 「……」 这颗小脑袋生得清秀可爱,白嫩嫩的面颊上晕出一点自然的绯红,睫毛黑亮,细长浓密,垂眼紧闭,嘴唇也是淡淡的粉色。蜷成一团,猫咪一样窝在他身旁,还枕着自己的手臂。虽然尺码不太一样,虽然看起来最多只有五六岁,虽然…… 没有虽然了,就是再缩小一轮,沈清秋也绝对能一眼认出来——这是男主大大的脸啊! 他一个激灵,声音都变了:「洛冰河!」 原本还想掐掐胳膊看看会不会疼醒,可一弹起来,下边就阵阵肿痛酸痛,沈清秋又僵直地躺了回去。蜷成一小团的洛冰河睫毛颤了颤,慢慢转醒。 他的半边脸蛋被自己的手臂压出一片红印,眯着眼看见沈清秋衣衫不整地睡在一旁,冲他伸出两只手臂,是一个求抱抱的姿势,道:「师尊……」 这声音即软且糯,稚嫩得能滴出水来,是以,他一开口就僵了。 大眼瞪小眼。 相对凌乱半晌,两人终于捋清了目下是什么状况。 原本洛冰河最近就在修炼的紧要关头,照理说,他应该清心寡欲洁身自好,这样才不会出什么岔子。偏偏昨晚他没把持住,鬼混折腾一晚,终于!走火入魔了。说道: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还童记

    1. landust说道:

      兄弟,你的名字都可以写一篇短文了

  4. 一只说道:

    系统,我的评论好吃吗?
    (≖_≖ )

  5. 匿名说道:

    两个都是进可攻,退可受,厉害啦,妥妥的天生一对

  6. 羡羡的腰说道:

    百战峰练武场。。。冰妹好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