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88章 番外:洛沈CP相性随随便便100问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问卷采访对象:洛冰河×沈清秋

问卷主持人:向天打飞机

问卷提供者:系统

向天打飞机的系统发布了一个任务。

一份诡异的问卷。

整份问卷不知到底想要调查什么, 越到后面,问题越是不堪入目。

可是, 再不堪入目, 他也得攒点积分不是?!

抛弃(本来就没几斤几两的)尊严哀求沈大大之后,沈清秋终于勉为其难答应带他养大的那只,啊不,他养大的那个徒弟来完成这份问卷。

于是, 以下是飞机实况。

尚清华:“请问你的名字是?”

洛冰河刚坐下就听到这个问题, 眉头一挑,不悦道:“连名字都不知道, 还问什么?”

尚清华:“你的年龄是?”

……说句实话, 沈清秋还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具体年龄。他冲尚清华抬头道:“你不是应该更清楚吗?”

尚清华转着毛笔,心道, 这个问题他也没想过啊, 不如随意, 于是胡乱两笔画了个数字上去。

尚清华:“您的性别是?”

开场一连三个弱智问题, 洛冰河已不屑作答, 沈清秋也不能忍了:“被分在绿丁丁纯爱频道, 你说呢?”

尚清华默默划掉了问卷后面三十多个类似的废话问题, 重新问道:“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沈清秋想了想, 道:“还好吧。沈某应该还算比较容易相处的那类人。”

洛冰河道:“不知道。”

尚清华:“对方的性格呢?”

沈清秋一一数来:“爱哭鬼, 少女心, 恋爱脑,中二病, 黏黏糊糊。”

洛冰河眼里水光闪烁,似是被嫌弃了,有点受伤,还是乖乖回答了问题:“师尊的性格当然是最好的。又温柔又强大,又体贴。”

沈清秋:“……”

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啊怎么回事!

他干咳两声,改口道:“这孩子性格其实还不错。有个优点尤其难得。听话,这个就够了。”

洛冰河双颊生晕。

尚清华干巴巴地:“两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这问题他知道答案啊!

洛冰河道:“第一次遇见师尊,是在刚刚通过苍穹山的入门考核的时候……”

沈清秋不甚自在,那时候洛冰河遇到的不是他,而是原装货,而且,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他摇扇道:“过,过!”

尚清华:“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

洛冰河继续回忆,轻飘飘地道:“高高在上、遥不可攀的仙人。”

沈清秋实话实说:“一只小包子。”还是个小帅哥胚子。

尚清华:“喜欢对方哪一点?”

沈清秋慈眉善目道:“够听话。”

落*霞*小*说* 🐱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洛冰河莞尔:“师尊的哪一点我都喜欢。”

尚清华:“讨厌对方哪一点?”

洛冰河果断道:“没有。”

沈清秋见他答得如此斩钉截铁,有点感动,礼尚往来,也道:“没有。”

若是真的说了讨厌哪一点,让他当着外人的面哭出来,那可丢大人了……

尚清华:“您怎么称呼对方?”

洛冰河索然无味,转头道:“师尊,这些问题真让人莫名其妙。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沈清秋淡定道:“冰河乖。走个过场而已。就当救你尚师叔一命吧。”

尚清华:“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洛冰河脸红了。

沈清秋一见他这般娇羞,心中涌起不详的预感,摆手道:“过!过过过!”

尚清华见似乎有爆点,起哄道:“过什么!每道题都过过过,还有什么好问的。冰哥……师侄你且直说!”

洛冰河惴惴瞅了沈清秋一眼,小声道:“就像平常夫妻相互称呼的那样。”

尚清华立刻道:“沈大大,你听见没有啊,冰……师侄想跟你夫妻相称。相公,夫君,老公,你选一个吧。”

沈清秋道:“你闭嘴。”

尚清华:“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

洛冰河不假思索道:“白鹤。”

沈清秋道:“动物想不出来。植物倒是有。黑莲花吧。”

洛冰河不解道:“师尊,莲花也有黑的吗?”

尚清华:“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洛冰河道:“只要师尊开口,任何事物我都会奉上。”

沈清秋老实道:“好像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作为一峰之主,还真没什么东西是很难搞到手的。这么想想,真有种坐守金山的浪费之感。

洛冰河道:“那我想要师尊谁都不理,陪我三天。”

尚清华舔了舔笔尖,嘟哝道:“怎么不干脆陪你一辈子。”

洛冰河摇头道:“师尊会不高兴。”

见他黯然销魂,状如怨妇,尚清华瞠目结舌,沈清秋却十分淡定:“你这孩子,又在瞎想,为师哪里会不高兴了。”

尚清华:“你们关系进展到什么程度?”

沈清秋道:“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洛冰河委屈道:“为什么会有不该做的?难道师尊觉得我们……是不该做的吗?”

沈清秋道:“没有。真不该做的话,为师不会让你做的。”

尚清华:“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洛冰河道:“幻花宫水牢。”

尚清华:“……”

沈清秋:“……”

冰哥你管那个叫约会啊?!

尚清华:“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洛冰河:“不太好。”

根本不是用“不太好”就可以形容的行吗!

尚清华:“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

沈清秋一手撑着下巴:“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他。闭上眼睛,梦里看到的还是他。这算不算无时不刻都在约会?”

洛冰河小心翼翼道:“师尊会觉得烦吗?”

沈清秋摸摸他的背脊,道:“不会。你就是想得多。”

尚清华心道,跟冰哥,不对,跟冰妹处对象,真他妈累啊!

这才几个问题,沈大大就哄了他三次!这BLX碎碎粘粘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烦死了!

沈清秋就跟个带孩子的幼儿园老师似的!

尚清华:“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洛冰河:“我。”

沈清秋:“当然是他。”

尚清华:“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辄?”

沈清秋摊手无奈道:“他一哭哭啼啼我就没办法了。”

洛冰河道:“师尊一生气,我就没辙了。”

尚清华嗯哼一声,抖着腿,边记边心内吐槽:果然跟幼儿园小朋友和幼儿园老师一模一样!

尚清华:“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

洛冰河认真地说:“摸头,教导我的时候。”

沈清秋道:“呃,眼泪汪汪求我什么事的时候吧。”

洛冰河接着道:“还有骂我,打我的时候……”

他很沉醉,沈清秋很习以为常。魔道祖师小说

尚清华默默在洛冰河名字旁加了个附注:病入膏肓的抖M。

尚清华:“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刚问完这个问题,他就在洛冰河名字后面信心十足地写上了“撒谎精”三个大字。

洛冰河道:“有。但再也不会了!”

尚清华:“曾经吵过架吗? 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

沈清秋叹道:“吵得可厉害了。现在想想,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其实都是可以避免的。”

洛冰河愠道:“老问这些问题干什么?平白地惹师尊不高兴。”

尚清华摊手:“怪我咯。”

尚清华:“之后如何和好?”

沈清秋挥手道:“啪啪啪拯救世界!”

尚清华:“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 ”

沈清秋反问道:“你听过春山恨吗?”

接下来的问题,一路往下限狂奔不止。

尚清华清了清嗓子:“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洛冰河不解:“什么意思?”

他是真不懂,沈清秋则是假装不懂,摇扇道:“谁知道什么意思,过过过。”

尚清华:“为什么如此决定?”

沈清秋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这样定了。大概……看他可怜?”

洛冰河疑惑道:“我还是不懂在问什么。”

沈清秋拍拍他头顶,语重心长:“不懂没关系。反正你不吃亏。”

尚清华:“初次肌肤之亲的地点是? ”

沈清秋刚要答话,洛冰河抢道:“清静峰。”

沈清秋:“埋……”

洛冰河再次抢道:“清静峰,竹舍。”

沈清秋心想,好吧,洛冰河是不会承认那么失败的第一次的。清静峰就清静峰,没什么好争的,随他怎么答,也不纠正了。

尚清华:“当时的感想是?”

沈清秋不作声。

若是实话实说,那就只有三个字:“疼疼疼”,在别人跟前也太削洛冰河面子了。

洛冰河沮丧道:“师尊真好。可是我好没用。”

尚清华:“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洛冰河:“师尊,早餐做好了。”

沈清秋:“什么都别说,先把衣服穿上!”

尚清华:“每月同房的次数?”

沈清秋匪夷所思:“谁这么闲还算这种东西?还有,问题为什么一直在朝一个很奇怪的方向发展?”

洛冰河认真地道:“大致算来,三天一晚。若是师尊高兴,偶尔愿意两天就让我碰一次。”

尚清华咬了咬笔杆,边刷刷记录边嘀咕道:“这不科学啊……按我的设定,从月初搞到月末不间断应该都没问题啊?”

尚清华:“一般情况下,肌肤之亲的场所是?”

沈清秋道:“他对竹舍有执念。”

洛冰河笑眯眯地点头:“嗯。”

尚清华:“你想尝试的【哔——】的场所是?”

沈清秋道:“到哪儿不是做,换什么场所。”

洛冰河从容道:“百战峰。”

四周一片静默。

洛冰河冷静地道:“百战峰演武场。”

沈清秋=口=:……卧槽?!

尚清华=口=:不要命还是不要脸了!?

尚清华:“【哔——】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洛冰河:“疼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定啊!”

沈清秋:“不许哭!”

尚清华:“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约定’这个词的含义啊?”

尚清华:“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还是反对?”

沈清秋不赞同道:“卢瑟……失败者的想法。”

洛冰河道:“没有心,要肉体何用。”

尚清华心酸不已:洛冰河在他笔下,明明就是个只追求【哔——】欲的绝世种马,强【哔——】的妹子绝对有两位数吧……

他知道在这个奇怪的世界洛冰河变成基佬了,可是他到底是怎么一步一步,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尚清华:“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咳奸了,你会怎么做? ”

这问题太超现实主义了。

沈清秋无语半晌,道:“谁这么想不开来强【奸他……”

找死也找个凄美好看点的死法不行吗?

洛冰河拢了拢袖子,慢条斯理道:“做成人彘,扔进无间深渊,再想点别的法子,慢慢炮制,玩个十年再弄死吧。”

尚清华:“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肌肤之亲,你会?”

洛冰河漠然道:“我没有那种不知廉耻的朋友。我不需要朋友。”

沈清秋低头刮一刮盏中茶叶,啜了一口,道:“我也没有。”

洛冰河怀疑道:“是吗?柳……师叔不会做这种事?”

茶水喷了一地。

被茶水喷了半身的尚清华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回来,继续提问。

“你觉得自己擅长房事吗?对方呢?”山河表里

沈清秋呵呵干笑。洛冰河泫然欲泣。沈清秋一见他这愁云满面,凄楚难言之态,心中怜惜,转向尚清华,怒道:“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过!”

尚清华掏掏耳朵:“反正都怪我咯。”

尚清华:“对S~M有兴趣吗?”

洛冰河道:“那又是什么?师尊,为何我听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沈清秋道:“喔。就是问你,喜不喜欢我打你,喜不喜欢我骂你,或是被我用针扎一扎、用火烫一烫,你有没有感觉。”

洛冰河略现羞涩,柔声道:“既是师尊所为,弟子又怎么会不喜欢。”

尚清华了然,提笔一挥:“洛冰河对S~M很有兴趣!”

尚清华:“房事中比较痛苦的是?”

洛冰河:“太小。”

沈清秋:“太大。”

尚清华暗骂一句师徒都不要脸,提笔一挥:“自行领会!”

尚清华:“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

沈清秋指了指自己:“我?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尚清华嘟哝道:“难说啊。其实你看起来也挺直的……”

尚清华:“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洛冰河道:“额头,手指,嘴唇,所有的地方。”

沈清秋无奈道:“其实……这孩子不会亲,只会咬啊。”

尚清华:“【哔——】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沈清秋道:“夸他有进步?”

洛冰河道:“不哭。”

尚清华笔走如风,心不在焉添了一句:“沈大大要求真低。”

尚清华:“那时候你会想什么?”

沈清秋道:“这问卷谁出的?有没有点经验?那种时候脑子里除了一片空白还能想什么。”

尚清华:“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

沈清秋道:“让他来,我就没几件能穿的衣服了。”

洛冰河辩解道:“师尊,那种时候,我怎么还能控制力道?”

尚清华:“一天晚上大概几次?”

沈清秋头疼道:“几次?这事儿谁还真的数啊?”

尚清华翻了一页,还待再问,早已失去耐性的洛冰河冷笑道:“真这么想知道,今天数一数,回头再告诉尚……师叔,不就行了!”

洛冰河果然是行动派,说数就数,尚清华还未反应过来,他已拽起沈清秋,道:“恕不奉陪!”

踹门而出,气壮山河,大风入室,把他刚写好的一叠问卷吹得飘了满地。

尚清华嘴角抽搐不止。蹲下身来,捡了几张,半晌,忽然就给跪了。

“沈大大……任务……还没问完啊……系统大大不要这么快就扣分起码再给我点时间啊啊啊啊!”

 

共 173 条评论

  1. 只羡无羡不羡仙说道:

    谁这么想不开来强X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

  2. 匿名说道:

    没人?(凑字凑字凑字)

  3. 君怜花兮我怜君兮说道:

    是番外不要脸了还是系统不要脸了

    1. 谢怜身上攻说道:

      都不要脸了(hiahiahiahia)

    2. 匿名说道:

      師尊跟尚清華的系統都腐了~哈哈

  4. 匿名说道:

    百战峰主柳清歌 仙珠弟子柳溟烟 一个直成绣花针 一个弯成曲别针
    清静峰主沈清秋 座下爱徒洛冰河 一个吐槽狂魔受 一个嘤嘤年下攻

  5. 三千明灯 花开满城说道:

    啪啪啪拯救世界哈哈哈哈哈哈嗝
    墨香大大的老套路
    啧啧啧天官时就是那么的猛烈(心疼咒枷一秒钟)

    1. 匿名说道:

      可惜天官没肉。。。。。。

      1. 匿名说道:

        突然觉得这三对里面羡羡是最惨的,只有他是天天

  6. 半缘修道半缘君说道:

    墨香大大写的文好好看(≧ω≦)/

  7. 怀抱长庚看大帅说道:

    尚清华:“你们关系进展到什么程度?”

    沈清秋道:“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洛冰河委屈道:“为什么会有不该做的?难道师尊觉得我们……是不该做的吗?”

    沈清秋道:“没有。真不该做的话,为师不会让你做的。”
    哈哈哈,姨母笑😄😄😄

  8. 魏无羡的腰在线离家说道:

    突然想看冰哥和沈清秋一起的答题问卷,一定非常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9. 匿名说道:

    啪啪啪拯救世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断气)

  10. 千羡万羡魏无羡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1. 都行说道:

    尚清华清了清嗓子:“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洛冰河不解:“什么意思?”
    他是真不懂,沈清秋则是假装不懂,摇扇道:“谁知道什么意思,过过过。”
    尚清华:“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
    沈清秋指了指自己:“我?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这有意思吗…………

  12. 匿名说道:

    哈哈,可怜的飞机大大~

  13. 匿名说道:

    emmm…………接下来呢?就这么没了?!!!

  14. 匿名说道:

    看得我一脸姨母笑噗哈哈哈哈

  15. 匿名说道:

    师尊好宠冰妹,大爱师尊

  16. 匿名说道:

    啊哈哈哈哈,冰妹优秀

  17. 你们抓魏无羡关我魏婴什么事说道:

    哈哈哈哈哈这个番外可以
    心疼飞机大大一秒钟哈哈哈哈哈哈哈

  18. 你们抓魏婴关我魏无羡什么事说道:

    哈哈哈哈哈这个番外很可以啊
    心疼飞机兄一秒_(:3」∠❀)_

  19. 匿名说道:

    求系统赐名~~~~~~~~~~~~~

  20. 匿名说道:

    跟冰哥,不对,跟冰妹处对象,真他妈累啊!

  21. 匿名说道: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预计共十篇

    *格式问题都参照秀秀渣反的相性一百问

    问卷采访对象:蓝曦臣×江澄

    问卷主持人:魏无羡

    问卷提供者:素秋

    魏无羡:请问你的名字是?

    问题一出来,江大宗主的眉头就很“愉快”的跳了两下

    江澄怼道:“你是不是献舍后脑子出了点问题?需要我放狗帮你清醒下吗?”

    魏无羡痛心疾首的道:“师妹,你居然如此对待你的师兄,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江澄怒道:“再叫我师妹就打断你的腿!”

    但是某只皮皮羡还在不知死活的喊“师妹~师妹~”

    然后……然后蓝曦臣眼见江澄现在立刻马上就要抽出紫电来打断魏无羡的腿了,默默地站起来将江澄拉进自己的怀里顺毛

    蓝大内心:自家媳妇要打断弟媳的腿了,肿么办,在线等,急!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两位好不容易将小腿肚贴到了屁股上……

    魏无羡道:你的年龄是?

    江澄道:他比我大五岁。呵呵,蓝涣,我现在才发现,你还真是老牛吃嫩草啊

    蓝曦臣内心:宝宝委屈,宝宝不说

    魏无羡道:您的性别是?

    ……紫电已经噼啪作响了,紫电要打断魏无羡的腿了,紫电袭向魏无羡了!

    嗯,今天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呢

    但是,素秋的空间貌似要咔嚓了呢……

    魏无羡在躲过又一阵紫电的攻击后问道: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然后皮皮羡悄悄的在江澄名字后面补上虐待师兄的死傲娇

    江澄受回了紫电,道:你说呢?

    蓝曦臣:比较温和吧

    魏无羡道:对方的性格呢?

    江澄:温顺的像只小白羊

    蓝曦臣:有点小傲娇,但晚吟还是很可爱的。然后又把江大宗主抱的更紧了点,顺便亲了一下

    羡羡表示自己虾米也没看到

    素秋表示自己虾米也没看到

    魏无羡道:两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蓝曦臣:云深不知处

    江澄:求学的时候遇到的,话说,魏无羡,你这都记不清了,我看你真的需要我放狗帮你清醒下了

    羡羡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问道: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江澄:很温和

    蓝曦臣:很可爱,想摸头

    魏无羡:喜欢对方哪一点?

    蓝曦臣:晚吟的一切我都喜欢!

    江澄(小声):哪点都喜欢

    魏无羡:讨厌对方哪一点?

    江澄面无表情的掐了一下蓝曦臣的腰,“每次弄完腰都很疼”

    蓝曦臣:晚吟我下次轻点

    魏无羡:哦~师妹~我懂我懂(一脸欠抽的笑容)

    紫电又开始噼啪作响了呢……

    素秋:江宗主,我求你了,空间是无辜的,冷静啊!

    空间:我做错了

  22. 匿名说道:

    该做的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23. 匿名说道:

    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他。闭上眼睛,梦里看到的还是他。

  24.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5. wifi的小兔兔说道:

    除我以外难道没有人心疼一下飞机大大吗?

  26. 不良少年蓝忘机天天上wifi说道:

    经鉴定:这位系统果然是腐的

  27. 匿名说道:

    天官不是没有肉吗

  28. 匿名说道:

    噗哈哈,我觉得三部作中还是渣反最好看🌚🌚

  29. 嘤嘤怪说道:

    突然想看打飞机菊苣和漠北君的qwq

  30. 弯刀厄命说道:

    成亲记(一)
    沈清秋摇着折扇,走出了一段路,忽然发现身后一路都黏得死紧的人并没有跟上来。他回头一看,洛冰河驻足原地,正不知对着什么在出神。
    沈清秋奇怪道:“冰河?你在看什么?”
    洛冰河这才回过神,微微一怔,道:“师尊,我……”
    沈清秋越发奇怪,走了回去,顺着洛冰河之前看的地方望去。只见一间不大不小的宅子前,热热闹闹围着许多人,簇拥着中间一身大红、看不到脸的两名新人,闹哄哄的往院子里走。
    因为街上原本便人声嘈杂,之前竟没注意到,这边有一对新人正在举办婚礼。
    那间宅心门口还站着两个小丫鬟,正挎着篮子对过路的人发喜糖,脆生生地道:“沾沾喜气!”“沾沾喜气!”
    沈清秋第一个念头是很煞风景的:“莫非这户人家被鬼怪缠身?”
    可是横看竖看,都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正待发问,却见洛冰河径自走了上去。两个小丫鬟从未见过如此品貌的美男子,一台脸,双双惊呆,连糖都忘记发了。还是洛冰河自己从容的从她们手中取过。
    拿到了人家的喜糖,洛冰河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沈清秋身边,道:“师尊,走吧。”
    沈清秋颔首。
    两人并肩行出一段路程,洛冰河手里还在把玩着那两个用红纸包起来的圆滚滚的喜糖,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喜气洋洋、进进出出的宅子,仍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沈清秋道:“那家宅子怎么了吗?”
    洛冰河一怔,道:“师尊说的‘怎么了’,是指什么?”
    沈清秋道:“没有怎么的话,你怎么留意那么久?你又不喜欢吃糖。”
    洛冰河恍然,笑道:“没什么,沾沾喜气罢了。”
    他说得竟很是认真。沈清秋不禁微微一笑,道:“为师可不记得你信这个。莫非你是没看过新人成亲?”
    洛冰河道:“看倒是看过的,只是没想过这种事会跟自己有关。”
    沈清秋奇道:“你以前就没想过今后会和哪个姑娘成亲?”
    洛冰河摇了摇头。沈清秋颇觉不科学,道:“当真?一点也没想过?”
    不管怎么说,洛冰河——曾经的洛冰河可是种马文男主,何止于一点对未来这方面的美好展望都没有?而且如果依照向天打飞机菊苣的尿性,这个‘美好展望’岂止是和美女成亲,最起码也应该是同时和三位数的美女一起成亲——当然,沈清秋知道现在的洛冰河不会,但怎么会连想都没想过、觉得和自己没关系?
    洛冰河想了想,道:“以前的话,的确是从没想过。”
    沈清秋注意到了那个‘以前’,随口逗他道:“那你的意思,是觉得现在这件事和自己有关了?”
    意料之外的是,这次,洛冰河并未接话。

    成亲记2
    这件事过后,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沈清秋总觉得,这几天的洛冰河,晚间格外精力旺盛,他老人家的腰臂和腿也比以前更加遭罪。
    两人每隔两个月就要回苍穹山‘探亲’一次,因此山上众人再看到他们时,也都见怪不怪了,都是十分热情的磕着龙骨香瓜子围过来。
    齐清萋道:“哎哟?这是谁?这不是清静峰峰主吗?你又回来啦?稀客啊!”
    沈清秋道:“是啊。”
    齐清萋:“这次有没有带什么魔族的土特产啊?除了你旁边那个。”
    沈清秋心想:“洛冰河分明是人界的地里长出来的,怎么也不算魔族的土特产吧。”,道:“带了也没谁会想吃的,所以干脆不带了。”
    忽见一年轻男子倒提着什么东西走了过来,他道:“柳师弟别来无恙,我……什么东西!”
    柳清歌面无表情地把沈清秋扔回来的那只奄奄一息的东西接住,又扔回去道:“短毛怪。吃的。”
    沈清秋再给他扔过去,道:“不吃!你几年前送的那只到现在还养着,变成一只巨大无比的玩意儿,天天在清静峰上啃竹子。这只不要!”
    两人扔来扔去扔了半天,短毛怪在空中尖叫不止,魏清巍道:“沈师兄,我觉得还是要了吧,如果这两只短毛怪一雄一雌,你把他们放到一起,说不定他们就会啃对方,不会啃竹子了。”
    “那万一两只都是公的怎么办?”
    “……”
    过往的这个时候,早在柳清歌走过来的时候洛冰河就该开始散发出冰冷的气场,各种冷嘲热讽,释放敌意了,可今天他却似乎有些心神恍惚,站在沈清秋旁边一语不发,沈清秋反倒有些不习惯了。
    不光他不习惯,连其他人也不惯。苍穹山派的同门聚到一起就特别能聊,鸡毛蒜皮点破事也能鸡飞狗跳闲扯半天,今天的寒暄却特别短,以前一般还要一起去醉仙峰约个饭的,似乎碍于洛冰河那种诡异的气场,今天也没人提了,齐清萋把沈清秋拉到一边,道:“你徒弟怎么了?”
    沈清秋道:“什么怎么?”
    齐清萋道:“你徒弟今天,嗯……你们是不是吵架啦?”
    沈清秋道:“没有。”
    他脸上不动声色,握着折扇的手却微微一紧。
    齐清萋道:“哦,没有就好,我总觉得你徒弟今天怪怪的,像是憋着一股气。”
    沈清秋也察觉了。
    直到回到竹舍,洛冰河的状态仍是这般古怪。
    成亲记3
    沈清秋刚坐上竹榻,忽然从门口传来一声巨响。他冲出屏风,只见洛冰河倒在地上,明帆和宁婴婴等人站在一旁,目瞪口呆。
    沈清秋去扶洛冰河,道:“怎么了?”
    洛冰河道:“没……”还没说完,明帆已经大声嚷嚷道:“师尊,洛冰河他被门槛绊倒了!”
    沈清秋:“……”
    洛冰河对明帆怒目而视,明帆吓得一缩。沈清秋忙道:“都散了回去,准备明天早读。”
    关了竹舍的门,洛冰河默默坐到桌边。沈清秋看了看他额头上被撞红了的一块,叹了口气,道:“你这几天怎么了?”
    洛冰河仍是默默的不说话。
    沈清秋道:“乖乖坐着别乱动,为师给你热敷一下。”
    他转身去水盆旁,刚拧了一条布巾,互听背后传来一声巨响。他一惊,回头,只见洛冰河又到地上去了。
    沈清秋一脸懵然,担心他是不是头晕站不住坐不稳,冲过去道:“你这是……”
    谁知,他刚冲过去,洛冰河一把抓住他的手,道:“师尊,嫁给我好吗?”
    一条裂缝出现在沈清秋脸上。
    洛冰河觉察他神色异常,忙道:“师尊,如果你不想嫁给我,我嫁给你也可以的!”
    看沈清秋不给回应,洛冰河声音发直,又问了一句:“师尊,你愿不愿意,和我……”
    他的喉结颤动得越来越厉害,声音也跟着微微发颤,道:“……和我……成亲?”
    沈清秋仍是没有说话,而洛冰河眼里的火光也一点一点熄灭下去。
    半晌,他哑声道:“师尊若是不愿,我……我……”
    沈清秋道:“慢着。”
    “你……”他憋了半天,道:“所以你,这些天,表现这么奇怪,是因为,想跟我说这个吗?”
    洛冰河紧紧盯着他,小心的点了两下头。
    沈清秋总觉得接下来这个句子不太容易说出口:“你这算是……求……求?”
    洛冰河主动帮他说了:“徒儿这是在向师尊,求亲。”
    沈清秋:“……”
    他坐到桌边,把脸埋进右手里,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他理应觉得荒唐,虽说和洛冰河关系也确定这么久了,但他从没想过洛冰河会这样真的向他……怎么说,求婚。
    天啊,求婚,这词用在他这个男青年身上,真是太可怕了!
    而且,为了说这几句可能不知道私底下排练过多少次的话,紧张得一反常态,表现古怪,连话都说不出来,进个门还被门槛绊倒,还说得磕磕巴巴。
    但是,他竟然完全不想吐槽,不想口嫌体正直——对,沈清秋惊恐地发现,最可怕的是,他竟然,有点,高兴。
    洛冰河明显还紧张着,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见沈清秋把脸从手里拿出来,似乎想说话,连忙道:“师尊你要是不想的话,就不用回答我这个问题!你,你不回答我我也明白是什么意思的,你千万不要说出来,没有关系,要是嫌麻烦的话不用理我就可以了,你当我是在开玩笑,没事……”
    “啪”的一声,沈清秋气得甩手往他头上飞了一扇子,道:“没事个屁!”
    洛冰河头上被飞了一记扇子,摸摸头,眨了眨眼,明显没搞懂自己为什么会被打,沈清秋又被他这无辜的神情气得够呛。
    他刚才还在暗戳戳的高兴,结果这小子下一刻就来了一句“没事,不用回答我,你就当我是在开玩笑”!
    沈清秋因为最后一句话勃然大怒,甩手又是一扇子:“这种事情也是开得玩笑的?!”
    洛冰河乖乖挨打,委委屈屈地道:“我错了……”
    沈清秋道:“你当然错了!亏为师刚才差点就想答应你了!”
    “我……”洛冰河还要认错,突然一愣,小心翼翼地道:“师尊,你说什么?”
    沈清秋道:“什么都没有。”
    洛冰河急了:“师尊!”
    沈清秋叹了口气,没说话,举了举手,示意洛冰河过来。洛冰河果然过去了,见沈清秋又对他示意,洛冰河对他的肢体动作熟悉至极,不需要言语指使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乖乖倒了一杯酒,然后,沈清秋拿过酒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让洛冰河拿起他的那杯。
    洛冰河道:“师尊,这是……”
    沈清秋拿起他自己倒的那杯,绕过洛冰河的手臂。
    刹那间,洛冰河那张俊美的脸上,忽然迸发了巨大的生机和光采。
    他的手抖得几乎拿不稳酒杯,手臂颤得吓人。沈清秋与他手臂交叠,几乎被他带得也要将酒杯里的酒洒落到胸口。
    洛冰河道:“我、我、我以为……我以为……”
    沈清秋面无表情道:“你以为一定会被拒绝是不是。”
    洛冰河:“……”
    沈清秋道:“所以说不想听到答案。因为你觉得一定会被拒绝。”
    洛冰河道:“……我很焦躁。”
    他直视沈清秋的眼睛,道:“师尊,那天,你不是问我以前真的没想过那种事情吗?我是真的从没想过。”
    沈清秋道:“你可以想。”
    想想又怎么了,想想还犯罪了不成,再说万一想想真的能实现呢!
    洛冰河道:“因为小时候我觉得我这种人是不会有人喜欢的,所以从没想过有谁会愿意要我。”
    沈清秋道:“你这就想岔了……”
    “后来,”洛冰河道:“有了师尊。明明师尊你已经在我身边了,可我还是,总是控制不住地会焦躁。觉得你什么时候就会离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想变得更强,想变得更好,可我还是觉得不够。还是……难以自控的感到害怕。”
    沈清秋也只是着他的眼睛,半晌,揉了揉他的脑袋,叹气道:“冰河,你啊。”
    洛冰河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沈清秋道:“那就按你想做的去做。”
    两个时辰后,二人相对坐在床上,悉悉索索地宽衣。
    洛冰河也真是执念颇深,不知从哪里就立刻摸了两套新郎的衣装,软磨硬泡地要沈清秋穿着跟他再来一趟,拜堂、交杯酒、洞房,全套做足。沈清秋心想,穿了喜服待会儿还不是要脱,心中好笑,但也由着他来了。
    他真是没想到,洛冰河竟是那种相当传统的类型,居然一直巴巴地盼着成亲,实在是让他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怜爱,不由自主地也认真对待起来。
    洛冰河自己的红衣脱了一半,便盯着沈清秋动不了了。沈清秋道:“洛冰河?怎么了?”
    洛冰河认真地道:“师尊,你穿红衣真好看。”
    沈清秋肤色白皙,着喜服时,脸上映着红衣的三分绯色,瞧来比平日里无端平添几分夺目颜色,洛冰河看他的目光也比平日更为痴迷,沈清秋微微一愣,清咳一声,虽说洛冰河说话就是这么个性子,但还是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他矜持地道:“你穿红衣也很……好看。”
    岂止是好看,他不相信有哪个姑娘看了这般俊美的新郎,还能不哭着喊着要嫁给他。他还要再夸两句,便见洛冰河捧出了一叠雪白的绢布,虔诚地铺在了床上。
    “……”沈清秋心中涌上不详的预感,道:“你在干什么?”
    洛冰河赧然道:“徒儿听说,新婚夫妇洞房之夜都有这个规矩……”
    不等他说完,沈清秋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的什么规矩习俗都没什么,但是这个习俗用到他身上,实在是非常诡异啊!
    洛冰河连忙道:“师尊,徒儿发誓不会让您真的流血的!”他红着脸道:“我就是想尽量像真正的夫妻一样,每一步仪式都做到位……”沈清秋汗颜,道:“这种繁文缛节就忘掉它吧。”他刚要把那张白布撤走,就看到洛冰河泫然欲泣的眼神。
    他最受不了洛冰河用这种目光看着他了,这手无论如何也下不了了。良久,无奈地挤出了几个字:“可找你这么说,你就算铺着,也没什么用啊……”
    洛冰河委屈道:“可是,少了一件重要之物、重要一步,还如何算得洞房啊?”
    “……”沈清秋道:“行行行,你若是一定要,铺就铺吧。”
    洛冰河立刻搂住他,把头埋在他肩窝里,哼道:“师尊,你对徒儿真好。”
    沈清秋强行淡定:“一般般吧……”
    说着说着,他就觉得搂着他的手伸到不对的地方去了。
    洛冰河两三下便将沈清秋衣衫除得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只剩足上还着了一只雪白的中袜。

    1. 江澄说道:

      继续啊,大大,卡肉是不厚道的

    2. 匿名说道:

      我竟然在脑海里想象出来了

    3. 墨香我老婆说道:

      冰妹提出成亲也这么怂(2333)跟fafa一样,哈哈哈

    4. 墨香我老婆说道:

      冰妹提出成亲也这么怂(2333)跟fafa一样,哈哈哈可爱

  31. 匿名说道:

    这个番外我爱了爱了⁽⁽ଘ(๑ơ ω ơ๑)ଓ⁾⁾

  32. 匿名说道:

    艹!这个尺寸!
    沈清秋果断道:“不行!”
    洛冰河如遭雷击,颤声道:“师尊,说好的……”
    “不行”的意思是,不能这样直接上,要出人命的!
    他上次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被这种东西插到身体里居然还没死!没死!
    沈清秋纠结了一下,说:“为师……我先帮你用手解决一次吧。”
    多少给他先撸消下去一点儿!
    沈清秋的五指姑娘可从没服务过别人,这还是破天荒地头一遭。他碰了碰那根几乎是紫红色,青筋交错凸起,造型夸张至极的肉柱前端,狠了狠心,一把抓住。
    洛冰河叫了一声痛,看他的目光带了一点委屈。
    沈清秋不断自我催眠,手上不松不紧握着,开始慢慢捋动。
    越撸越是心惊。
    无论从粗度,硬度,还是温度来讨论,这根本不是任何生物该有的器官吧?
    说是凶器也没关系吧?!
    除了刚开始沈清秋没把握好轻重,抓的一下有点疼,洛冰河显然迅速就被套弄得进入了状态,盯着沈清秋的眼睛微微眯起,水光荡漾,喘息也微微不稳。
    沈清秋面无表情,可动作极为卖力。越撸手越酸,但是这根造孽的东西,除了前端的伞状头分泌出了一点点白浊,根本没有发泄的意思。不肯消,不肯射,反而越涨越硬,沈清秋再镇定自若,表情也无法控制的扭曲起来。
    洛冰河一直偷偷留意他神情,这时候,忽然小心翼翼地说:“师尊,不然……你来?”
    啥?沈清秋怀疑自己听错了。
    洛冰河肯让他上?
    洛冰河道:“我怕又弄疼师尊,倒不如让师尊来。”
    他说的认真,神色诚恳,马上就要躺下了,沈清秋忙道:“不。还是你来吧。”
    让他来——他也没这种经验好吗。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洛冰河搞到鲜血横流,即便知道这样洛冰河仍会兴高采烈,他晚上也会睡不着觉的!
    反正今后有的是机会上回来,不妨再哄他一哄,先让他尝点甜头。
    总之,绝对不是因为稍微有点感动才放弃主动权的[手动拜拜]
    像是鼓励他一样,沈清秋拍了拍他的脑袋,自己转过身,趴在枕头上。
    他手肘撑在床上,肩胛骨高高耸起,腰线下塌成一道惊心动魄的柔软弧度,臀部几乎是送到了洛冰河身前。
    沈清秋正老脸臊得发烧,冷不防被洛冰河擒着腰部,翻回了正面。
    他无奈道:“你又怎么样了?”
    洛冰河说:“师尊,要前面……”
    想正面上我?!
    沈清秋黑线:“别得寸进尺。”说着又要趴回去,心里碎碎念:
    这孩子真是屁事多啊!
    肯给他干就不错了!
    谁知,洛冰河又翻煎饼一样,把他翻了回来,哭丧着脸,道:“师尊,你就这么不愿意看着我的脸……吗?”
    他额头都是憋出来的细密汗珠,鼻尖微红,眼眶里仿佛有泪花在打转转。
    沈清秋绝对不怀疑,拒绝他的话,洛冰河当场就能嚎啕大哭!
    想到这样的画面,沈清秋又囧又心软,嘴里不由自主道:“不是的。”
    洛冰河泫然欲泣,伤心欲绝道:“那为什么每次都要用后背对着我?”
    你真的想太多了……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多小心思小情绪啊!
    ……算了!老脸不要就不要,免得洛冰河东想西想。沈清秋胡乱道:“好好,前面就前面!把眼泪收回去,像什么样子。”
    事实证明,洛冰河的眼泪根本不值钱,“哦”了一声,说流就流,说收就收,腆着脸挨过脑袋来,手摸上了沈清秋的皮肤。
    沈清秋腰肢纤细,光溜溜的两条大长腿,笔直修长。因为两人是面对面的姿势,不得不交叠折起,朝下走,双腿之间,风光一览无遗,两团浑圆的臀瓣中间一道幽深的沟壑。
    洛冰河的手微微发抖,顺着细腻光滑的大腿内侧一路往上摩挲。沈清秋忍不住缩了缩,洛冰河像是生怕他反悔,压住他一条大腿,另一只手就送了一指进去。
    手指上似乎已经涂满脂膏,滑腻腻的,进去并不困难,迅速被滚烫柔软的内壁包裹接纳。
    一根灵活的手指,在紧致的体内挤压弯曲的感觉,十分诡异,沈清秋只觉得一阵战栗顺着尾椎上爬,头皮发麻,也顾不得思考洛冰河哪来这么充分的准备工具了。
    洛冰河屏住呼吸,全神贯注,送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沈清秋有了轻微的撕裂感,喘了口气,搭住他的小臂,咬牙道:“……慢点。”
    洛冰河立即点头,仿佛一个蹒跚学步的的稚儿,果然慢了下来,照着沈清秋教导的,一步一步来,试探着按揉,当他触到某一片柔嫩的肉壁时,沈清秋抖了一下,觉得不那么难受,便忍着羞耻说:“……嗯,那里……可以……”
    为什么还要他亲自教别人怎么搞自己。
    当师父当到这个份上,沈清秋好想给自己点满整一座苍穹山的蜡烛。
    洛冰河一边细细为他扩张,一边观察沈清秋的表情。泛起艳红色的眼睑眼角,强行抿住不让声音泄露的嘴唇,时蹙时舒的眉心,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洛冰河的眼睛。这种无所遁形之感,让沈清秋越发羞耻难忍,窘迫地刚想把脸转向侧方,忽然眼角余光扫到一片异样之处。
    在洛冰河身上临近心脏的地方,有一道狰狞的伤口横于胸前。
    那是当初推洛冰河下无间深渊时,刺在他心口的一剑。
    他真的从来没有要故意伤到洛冰河的意思,可总是一次一次地让他受伤,这也是实话。
    沈清秋眼前恍惚了一瞬间,下意识伸手去碰那道疤痕。就在这一瞬间,洛冰河完成了初步的准备工作。
    手指一抽出去,穴口立即紧密闭合,洛冰河滚烫的胸膛贴了上来。
    火热粗大的伞状头顶住柔软湿润的入口,沈清秋抱紧洛冰河脖子,赴死般的深吸一口气,感觉身体正在一点一点被那根东西劈开。
    还是疼。入口太小,胀得疼。
    虽然有不知道哪里来的脂膏润滑,摩擦不大,可入侵物直径却太大。随着下体疼痛的加剧,沈清秋不由自主把洛冰河越搂越紧,双腿不自觉在他腰侧挨挨蹭蹭。洛冰河一说话,他耳膜就嗡嗡作响。
    “师尊……这样行吗?”
    洛冰河声音里,尽是克制之意,明显是在尽最大努力,不一冲到底。
    沈清秋违心地说:“……可以。”
    得到他的肯定,洛冰河托着他腰的手微微收紧,往里插得更欢了。
    肠道被塞满,穴口撑成了一圈紧绷的圆形,下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了。洛冰河退出一点点,再顶进大半,如此进进退退,咕唧水声不断,折磨得沈清秋又疼又痒,恨不得拿头撞墙,不知不觉间,泪水横流。刚好洛冰河错开脸,准备去亲一亲他,忽然看到沈清秋这幅痛不欲生的模样,愣了半晌,大受打击,眼泪也哗啦啦的跟着出来了。
    泪珠啪嗒啪嗒砸在沈清秋脸颊上,砸得他也无语了。
    你哭个什么劲儿啊!?
    洛冰河道:“对不起……还是弄疼师尊了……”
    “……”
    洛冰河道:“是弟子太蠢了……”
    两个人对着掉眼泪,这算什么见鬼的情况!
    沈清秋忍着下体不适,亲了亲他脸颊和眼睛,吻去他的泪水,道:“没事。也不是很疼。谁都有不擅长的时候。你继续吧。”
    洛冰河沮丧道:“我还是出来吧。”
    擦!开玩笑,真就这么不了了之,今后两个人都要有心理阴影了,不怕X萎?!
    长痛不如短痛,事到如今,起码要让一个人爽到吧?!
    沈清秋打定主意,猛地翻身坐起,把洛冰河压在身下。
    蓄了半天的力,在这里一次用尽,沈清秋再没力气撑住两条腿,臀部重重坐下,把洛冰河的东西吃到最深。前端仿佛顶到了胃部,涌上一阵突如其来的干呕冲动,被他吞了下去。
    上次洛冰河没射,大概还不算彻底破处,这次起码要帮他把处给破了!
    这么想着,他扶着洛冰河的腹部,勉强坐起一点,忽然体内含着的那颗粗硬覃头擦过某一点,一阵突如其来的麻痒席卷而来,从小腹爆炸,蔓延全身。沈清秋猝不及防,后腰一软,往前趴下。刚好洛冰河向上坐起,把他抱了个满怀。
    洛冰河敏锐至极,追问道:“师尊,是不是碰到那里就不痛?”
    岂止是不痛,有点……爽!
    现在的姿势,沈清秋正双腿大张,坐在洛冰河身上,面对着面,下体紧密相嵌。
    为保持平衡,沈清秋不得不伸出酸软的手臂,环住他脖颈。洛冰河轻微的动作,牵动连接的下半身,逼得沈清秋从鼻子里逸出几丝变了味的哼声。洛冰河抖数精神,托起他饱满的臀瓣,抬起一点,再对准刚才那一点放下来。
    这次,沈清秋终于咬不住牙,呜的一声,双腿不听使唤,哆哆嗦嗦夹紧了洛冰河。后穴也绞得死紧。抓到窍门后,洛冰河开始发动强攻。毫无章法,只知道一味猛干,可偏偏就是这样,才能逼得人丢盔弃甲。沈清秋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若有若无的呻吟和凌乱的喘息都被顶得断断续续,黏腻的水声和密集的啪啪之响从下身传来。前端渗出乳白的液体,渐渐的越流越多,顺着往下滴落。越是抽插,体内的燥热和麻痒越是难以纾解。
    忽然,竹舍外飘来零散杂乱的脚步声。
    “累死啦……”
    “师兄等等我们……跑……跑不动了……”
    若说沈清秋刚才还沉溺在情欲中昏昏沉沉,这下子就魂飞天外了。
    是他刚才派下去跑圈的清静峰弟子们!
    沈清秋猛地扶住洛冰河肩膀,要从他身上起来。谁知,洛冰河钳住他的腰,狠狠往下按。
    这一下进的太深,撑得太满,刺激过于强烈,沈清秋刚张开了嘴,立刻被洛冰河堵住,唔唔发不出声,只能咽下满腹哽咽,闭着眼睛,生理性的泪水不住下滑。
    洛冰河尝到了甜头,哪这么容易放开他,唇齿温柔缠绵,身下大力捣干。只听明帆在外面道:“咦,我怎么觉得竹舍上面像少了点什么。是不是破了个洞?”
    “是啊大师兄,好像真的有个洞。”
    “啥时候有的?要不现在去跟安定峰的说一声,让赶紧上来修吧。”
    沈清秋生怕他们真的进来,或者叫人进来,十指一用力,陷进洛冰河背后,后穴收缩,吞吐得愈发艰难。
    宁婴婴似乎跺了跺脚,发作道:“修什么修?跑了这么久,累也累死了,要修什么明天再修去!”
    众弟子忙道:“好好。听师妹的。”
    “师妹说明天修就明天修。”
    宁婴婴又道:“再说啦,师尊连阿洛住的偏室都不喜欢随便让外人打扫和进入,肯定不高兴我们再擅自动任何东西的,还不长记性吗!”
    听了这句,洛冰河目光闪动,猛地把沈清秋压倒在床上,
    众弟子边碎碎念边朝着膳堂的方向走远,洛冰河终于不再压着沈清秋的嘴唇,而是把头凑到他胸前,啃咬乳尖,下身抽送越发凶猛。沈清秋就是不用看,也能感觉出来,内壁娇嫩的肉被带得翻进翻出,一会儿凉丝丝,一会儿火辣辣。插了这么久,肠道已经习惯洛冰河的阳物尺寸,吞吞吐吐,配合至极。
    洛冰河喃喃道:“师尊。”
    沈清秋忍不住道:“别……叫了!”
    这种时候还一本正经按师徒辈分称呼,耻度成倍地往上翻,沈清秋脸皮再厚也扛不住。可洛冰河忽然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尊,我在那边找不到你。”
    他的声音在发抖,沈清秋清醒了些。
    洛冰河道:“那边的‘我’,身边有很多人,可是没有你。师尊,我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你。”
    “是不是因为没有你,‘我’才会变成那样。”
    他说:“我……我不想变成那样。”
    沈清秋深吸一口气,把他的脑袋抱在胸口前,拍了拍,道:“没事,你不会变成他那样的。”
    “师尊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魔族很持久。沈清秋知道。
    男主很持久。沈清秋也知道。
    但是魔族血统+男主设定,究竟能有多持久,沈清秋显然没做好心理准备。
    等到洛冰河终于射出来时,沈清秋人已经稀里糊涂,还是在肚子被灌入一股滚烫的热液时烫醒的。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再纠结套套不套套,中出不中出的问题了。他只想睡觉!
    内壁肿了,光是慢吞吞的摩擦,都火辣辣的疼。洛冰河恋恋不舍退出来,尽心尽力帮他纾解前面的欲望。撸了两发,沈清秋还是那句话:只想睡觉!
    洛冰河道:“师尊……”
    沈清秋知道他要说什么,毫不留情道:“差。”
    洛冰河这回被他批评也不沮丧了,反而兴高采烈承认道:“是差。太差了。”
    “……你干什么。”
    “就是因为太差了,所以还求师尊能多陪弟子探讨……”
    “……

  33. fafa敲阔耐说道:

    艹!这个尺寸!
    沈清秋果断道:“不行!”
    洛冰河如遭雷击,颤声道:“师尊,说好的……”
    “不行”的意思是,不能这样直接上,要出人命的!
    他上次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被这种东西插到身体里居然还没死!没死!
    沈清秋纠结了一下,说:“为师……我先帮你用手解决一次吧。”
    多少给他先撸消下去一点儿!
    沈清秋的五指姑娘可从没服务过别人,这还是破天荒地头一遭。他碰了碰那根几乎是紫红色,青筋交错凸起,造型夸张至极的肉柱前端,狠了狠心,一把抓住。
    洛冰河叫了一声痛,看他的目光带了一点委屈。
    沈清秋不断自我催眠,手上不松不紧握着,开始慢慢捋动。
    越撸越是心惊。
    无论从粗度,硬度,还是温度来讨论,这根本不是任何生物该有的器官吧?
    说是凶器也没关系吧?!
    除了刚开始沈清秋没把握好轻重,抓的一下有点疼,洛冰河显然迅速就被套弄得进入了状态,盯着沈清秋的眼睛微微眯起,水光荡漾,喘息也微微不稳。
    沈清秋面无表情,可动作极为卖力。越撸手越酸,但是这根造孽的东西,除了前端的伞状头分泌出了一点点白浊,根本没有发泄的意思。不肯消,不肯射,反而越涨越硬,沈清秋再镇定自若,表情也无法控制的扭曲起来。
    洛冰河一直偷偷留意他神情,这时候,忽然小心翼翼地说:“师尊,不然……你来?”
    啥?沈清秋怀疑自己听错了。
    洛冰河肯让他上?
    洛冰河道:“我怕又弄疼师尊,倒不如让师尊来。”
    他说的认真,神色诚恳,马上就要躺下了,沈清秋忙道:“不。还是你来吧。”
    让他来——他也没这种经验好吗。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洛冰河搞到鲜血横流,即便知道这样洛冰河仍会兴高采烈,他晚上也会睡不着觉的!
    反正今后有的是机会上回来,不妨再哄他一哄,先让他尝点甜头。
    总之,绝对不是因为稍微有点感动才放弃主动权的[手动拜拜]
    像是鼓励他一样,沈清秋拍了拍他的脑袋,自己转过身,趴在枕头上。
    他手肘撑在床上,肩胛骨高高耸起,腰线下塌成一道惊心动魄的柔软弧度,臀部几乎是送到了洛冰河身前。
    沈清秋正老脸臊得发烧,冷不防被洛冰河擒着腰部,翻回了正面。
    他无奈道:“你又怎么样了?”
    洛冰河说:“师尊,要前面……”
    想正面上我?!
    沈清秋黑线:“别得寸进尺。”说着又要趴回去,心里碎碎念:
    这孩子真是屁事多啊!
    肯给他干就不错了!
    谁知,洛冰河又翻煎饼一样,把他翻了回来,哭丧着脸,道:“师尊,你就这么不愿意看着我的脸……吗?”
    他额头都是憋出来的细密汗珠,鼻尖微红,眼眶里仿佛有泪花在打转转。
    沈清秋绝对不怀疑,拒绝他的话,洛冰河当场就能嚎啕大哭!
    想到这样的画面,沈清秋又囧又心软,嘴里不由自主道:“不是的。”
    洛冰河泫然欲泣,伤心欲绝道:“那为什么每次都要用后背对着我?”
    你真的想太多了……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多小心思小情绪啊!
    ……算了!老脸不要就不要,免得洛冰河东想西想。沈清秋胡乱道:“好好,前面就前面!把眼泪收回去,像什么样子。”
    事实证明,洛冰河的眼泪根本不值钱,“哦”了一声,说流就流,说收就收,腆着脸挨过脑袋来,手摸上了沈清秋的皮肤。
    沈清秋腰肢纤细,光溜溜的两条大长腿,笔直修长。因为两人是面对面的姿势,不得不交叠折起,朝下走,双腿之间,风光一览无遗,两团浑圆的臀瓣中间一道幽深的沟壑。
    洛冰河的手微微发抖,顺着细腻光滑的大腿内侧一路往上摩挲。沈清秋忍不住缩了缩,洛冰河像是生怕他反悔,压住他一条大腿,另一只手就送了一指进去。
    手指上似乎已经涂满脂膏,滑腻腻的,进去并不困难,迅速被滚烫柔软的内壁包裹接纳。
    一根灵活的手指,在紧致的体内挤压弯曲的感觉,十分诡异,沈清秋只觉得一阵战栗顺着尾椎上爬,头皮发麻,也顾不得思考洛冰河哪来这么充分的准备工具了。
    洛冰河屏住呼吸,全神贯注,送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沈清秋有了轻微的撕裂感,喘了口气,搭住他的小臂,咬牙道:“……慢点。”
    洛冰河立即点头,仿佛一个蹒跚学步的的稚儿,果然慢了下来,照着沈清秋教导的,一步一步来,试探着按揉,当他触到某一片柔嫩的肉壁时,沈清秋抖了一下,觉得不那么难受,便忍着羞耻说:“……嗯,那里……可以……”
    为什么还要他亲自教别人怎么搞自己。
    当师父当到这个份上,沈清秋好想给自己点满整一座苍穹山的蜡烛。
    洛冰河一边细细为他扩张,一边观察沈清秋的表情。泛起艳红色的眼睑眼角,强行抿住不让声音泄露的嘴唇,时蹙时舒的眉心,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洛冰河的眼睛。这种无所遁形之感,让沈清秋越发羞耻难忍,窘迫地刚想把脸转向侧方,忽然眼角余光扫到一片异样之处。
    在洛冰河身上临近心脏的地方,有一道狰狞的伤口横于胸前。
    那是当初推洛冰河下无间深渊时,刺在他心口的一剑。
    他真的从来没有要故意伤到洛冰河的意思,可总是一次一次地让他受伤,这也是实话。
    沈清秋眼前恍惚了一瞬间,下意识伸手去碰那道疤痕。就在这一瞬间,洛冰河完成了初步的准备工作。
    手指一抽出去,穴口立即紧密闭合,洛冰河滚烫的胸膛贴了上来。
    火热粗大的伞状头顶住柔软湿润的入口,沈清秋抱紧洛冰河脖子,赴死般的深吸一口气,感觉身体正在一点一点被那根东西劈开。
    还是疼。入口太小,胀得疼。
    虽然有不知道哪里来的脂膏润滑,摩擦不大,可入侵物直径却太大。随着下体疼痛的加剧,沈清秋不由自主把洛冰河越搂越紧,双腿不自觉在他腰侧挨挨蹭蹭。洛冰河一说话,他耳膜就嗡嗡作响。
    “师尊……这样行吗?”
    洛冰河声音里,尽是克制之意,明显是在尽最大努力,不一冲到底。
    沈清秋违心地说:“……可以。”
    得到他的肯定,洛冰河托着他腰的手微微收紧,往里插得更欢了。
    肠道被塞满,穴口撑成了一圈紧绷的圆形,下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了。洛冰河退出一点点,再顶进大半,如此进进退退,咕唧水声不断,折磨得沈清秋又疼又痒,恨不得拿头撞墙,不知不觉间,泪水横流。刚好洛冰河错开脸,准备去亲一亲他,忽然看到沈清秋这幅痛不欲生的模样,愣了半晌,大受打击,眼泪也哗啦啦的跟着出来了。
    泪珠啪嗒啪嗒砸在沈清秋脸颊上,砸得他也无语了。
    你哭个什么劲儿啊!?
    洛冰河道:“对不起……还是弄疼师尊了……”
    “……”
    洛冰河道:“是弟子太蠢了……”
    两个人对着掉眼泪,这算什么见鬼的情况!
    沈清秋忍着下体不适,亲了亲他脸颊和眼睛,吻去他的泪水,道:“没事。也不是很疼。谁都有不擅长的时候。你继续吧。”
    洛冰河沮丧道:“我还是出来吧。”
    擦!开玩笑,真就这么不了了之,今后两个人都要有心理阴影了,不怕X萎?!
    长痛不如短痛,事到如今,起码要让一个人爽到吧?!
    沈清秋打定主意,猛地翻身坐起,把洛冰河压在身下。
    蓄了半天的力,在这里一次用尽,沈清秋再没力气撑住两条腿,臀部重重坐下,把洛冰河的东西吃到最深。前端仿佛顶到了胃部,涌上一阵突如其来的干呕冲动,被他吞了下去。
    上次洛冰河没射,大概还不算彻底破处,这次起码要帮他把处给破了!
    这么想着,他扶着洛冰河的腹部,勉强坐起一点,忽然体内含着的那颗粗硬覃头擦过某一点,一阵突如其来的麻痒席卷而来,从小腹爆炸,蔓延全身。沈清秋猝不及防,后腰一软,往前趴下。刚好洛冰河向上坐起,把他抱了个满怀。
    洛冰河敏锐至极,追问道:“师尊,是不是碰到那里就不痛?”
    岂止是不痛,有点……爽!
    现在的姿势,沈清秋正双腿大张,坐在洛冰河身上,面对着面,下体紧密相嵌。
    为保持平衡,沈清秋不得不伸出酸软的手臂,环住他脖颈。洛冰河轻微的动作,牵动连接的下半身,逼得沈清秋从鼻子里逸出几丝变了味的哼声。洛冰河抖数精神,托起他饱满的臀瓣,抬起一点,再对准刚才那一点放下来。
    这次,沈清秋终于咬不住牙,呜的一声,双腿不听使唤,哆哆嗦嗦夹紧了洛冰河。后穴也绞得死紧。抓到窍门后,洛冰河开始发动强攻。毫无章法,只知道一味猛干,可偏偏就是这样,才能逼得人丢盔弃甲。沈清秋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若有若无的呻吟和凌乱的喘息都被顶得断断续续,黏腻的水声和密集的啪啪之响从下身传来。前端渗出乳白的液体,渐渐的越流越多,顺着往下滴落。越是抽插,体内的燥热和麻痒越是难以纾解。
    忽然,竹舍外飘来零散杂乱的脚步声。
    “累死啦……”
    “师兄等等我们……跑……跑不动了……”
    若说沈清秋刚才还沉溺在情欲中昏昏沉沉,这下子就魂飞天外了。
    是他刚才派下去跑圈的清静峰弟子们!
    沈清秋猛地扶住洛冰河肩膀,要从他身上起来。谁知,洛冰河钳住他的腰,狠狠往下按。
    这一下进的太深,撑得太满,刺激过于强烈,沈清秋刚张开了嘴,立刻被洛冰河堵住,唔唔发不出声,只能咽下满腹哽咽,闭着眼睛,生理性的泪水不住下滑。
    洛冰河尝到了甜头,哪这么容易放开他,唇齿温柔缠绵,身下大力捣干。只听明帆在外面道:“咦,我怎么觉得竹舍上面像少了点什么。是不是破了个洞?”
    “是啊大师兄,好像真的有个洞。”
    “啥时候有的?要不现在去跟安定峰的说一声,让赶紧上来修吧。”
    沈清秋生怕他们真的进来,或者叫人进来,十指一用力,陷进洛冰河背后,后穴收缩,吞吐得愈发艰难。
    宁婴婴似乎跺了跺脚,发作道:“修什么修?跑了这么久,累也累死了,要修什么明天再修去!”
    众弟子忙道:“好好。听师妹的。”
    “师妹说明天修就明天修。”
    宁婴婴又道:“再说啦,师尊连阿洛住的偏室都不喜欢随便让外人打扫和进入,肯定不高兴我们再擅自动任何东西的,还不长记性吗!”
    听了这句,洛冰河目光闪动,猛地把沈清秋压倒在床上,
    众弟子边碎碎念边朝着膳堂的方向走远,洛冰河终于不再压着沈清秋的嘴唇,而是把头凑到他胸前,啃咬乳尖,下身抽送越发凶猛。沈清秋就是不用看,也能感觉出来,内壁娇嫩的肉被带得翻进翻出,一会儿凉丝丝,一会儿火辣辣。插了这么久,肠道已经习惯洛冰河的阳物尺寸,吞吞吐吐,配合至极。
    洛冰河喃喃道:“师尊。”
    沈清秋忍不住道:“别……叫了!”
    这种时候还一本正经按师徒辈分称呼,耻度成倍地往上翻,沈清秋脸皮再厚也扛不住。可洛冰河忽然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尊,我在那边找不到你。”
    他的声音在发抖,沈清秋清醒了些。
    洛冰河道:“那边的‘我’,身边有很多人,可是没有你。师尊,我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你。”
    “是不是因为没有你,‘我’才会变成那样。”
    他说:“我……我不想变成那样。”
    沈清秋深吸一口气,把他的脑袋抱在胸口前,拍了拍,道:“没事,你不会变成他那样的。”
    “师尊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魔族很持久。沈清秋知道。
    男主很持久。沈清秋也知道。
    但是魔族血统+男主设定,究竟能有多持久,沈清秋显然没做好心理准备。
    等到洛冰河终于射出来时,沈清秋人已经稀里糊涂,还是在肚子被灌入一股滚烫的热液时烫醒的。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再纠结套套不套套,中出不中出的问题了。他只想睡觉!
    内壁肿了,光是慢吞吞的摩擦,都火辣辣的疼。洛冰河恋恋不舍退出来,尽心尽力帮他纾解前面的欲望。撸了两发,沈清秋还是那句话:只想睡觉!
    洛冰河道:“师尊……”
    沈清秋知道他要说什么,毫不留情道:“差。”
    洛冰河这回被他批评也不沮丧了,反而兴高采烈承认道:“是差。太差了。”
    “……你干什么。”
    “就是因为太差了,所以还求师尊能多陪弟子探讨……”
    “……

  34. 匿名说道:

    求系统赐名!!!

  35. 曼珠沙华说道:

    感谢各位大大~能给我一个这么良好的体,也值了!

  36. 匿名说道:

    脸红ing~(凑字凑字)

  37. 揪團偷看柳叔叔洗澡的小師妹说道:

    對比柳兄那一番外篇又看到深夜陪睡那題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38. 左手冰妹右手师尊背着忘羡寻找花怜说道:

    你们知道边上课边看这章边抑制我嘴角的姨母笑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么~
    我内心就是嘿嘿嘿咦咦咦污污污~~

  39. 匿名说道:

    呵呵哈哈哈差点给我笑岔气了

  40. 墨香我老婆说道:

    洛冰河果然是行动派,说数就数,尚清华还未反应过来,他已拽起沈清秋,道:“恕不奉陪!”
    我记得原文不是这样的,好像是飞机大大还问了一个问题(具体问题我不记得了)然后是沈老师带冰妹会去的,这不太像墨香的文笔,是不是系统自己删改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