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87章 番外:竹枝词 · 2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琅君和苏夕颜初遇究竟是怎么个情形, 竹枝郎并没亲眼见到,因为他当时应了天琅君的要求, 排队去买一位知名撰书人的新作了。

他原本也并不好奇。可自那以后, 天琅君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种状态:

作为蛇形代步工具的时候,天琅君在他头上说。

“我看戏本子里,人界的姑娘都是柔情似水、体贴可人的,还以为所有的姑娘都是这样。原来我受骗了。竹枝郎啊, 戏这种东西不能看多。”

下一次, 完全忘了自己说过“戏不能看多”的君上,在看得津津有味时又会说。

“我看上去像是手不能提的样子吗?像是穷到连回家路费都没有的样子吗?”

竹枝郎洗他的衣服时, 天琅君仪态优雅地蹲在旁边, 还会说。魔戒小说

“竹枝郎,我的脸如何?不英俊吗?一般而言, 看到我这般模样的人, 难道不是应该立即化身芳心萌动怀春少女吗?”

竹枝郎抖开拧干的衣服, 用竹竿叉了, 一边恭恭敬敬地附和, 一边默默地想, 以前他乱七八糟的戏本子也和君上一起看过不少。别人怎样他不知道, 不过君上这幅样子, 倒是真的比较像本子里那些芳龄二八的怀春少女。

由是不由得他不好奇。

在竹枝郎的想象中, 一个只身出入妖魔作乱的荒城、砍邪祟时让天琅君要弹琴唱曲走远点唱去不要碍事、砍完了扔给天琅君三颗银子给他当回家路费的姑娘, 不说膀大腰圆五大三粗,至少也要骨骼清奇目露凶光。

而等真的见到了那名引发天琅君哲思自我、折磨竹枝郎许多日的罪魁祸首, 竹枝郎却发现,对方跟他想象的不大一样。

👓 落·霞+小·说w ww - l uox i a - c om-

天琅君喜欢逛人界。逛人界需要花钱。而他从来不记得带钱。只好竹枝郎帮他记住。然而他花钱还没有概念不知收敛,豪情一上来了便一掷千金,竹枝郎拦也拦不住,如此流水出入,即便每日背负金山银海也难以应付,终有囊中羞涩时。

正当二位异乡客街头羞涩着,一名高挑的黑衫女郎背剑信步走过。

天琅君道:“站住。”

错肩擦身时,那女郎微微扬眉,嘴角一缕揶揄的笑意,果真站住。

天琅君道:“路遇不平,岂非应该拔刀相助?”

对方道:“拔刀尚可考虑,解囊在下拒绝。上次借你回家那三两银子还没还给我。”

天琅君道:“有么?三两银子而已。好吧,只要你再借我三两,你可以买我三天。”

断然拒绝:“阁下看起来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买你何用?”

竹枝郎看了半天,耿直地道:“君上,这位……恐怕是嫌贵了。”

天琅君被人嫌弃。这没什么,有时候服侍他的侍女和守卫也会偷偷嫌弃一下他,尤其是在他声情并茂朗读时。可是不该价钱压到三两还被嫌弃。

天琅君道:“别的不提。难道我的脸还不值三两银子??”

对方噎了噎,端详他的脸一阵,笑道:“嗯,果然足以。”

甩手便是一锭金沉沉的锞子。

从此,天琅君在人界的用度就像大水冲了闸坝,越发自在逍遥到惨不忍睹。他找到了一座多金的靠山,只要竹枝郎翻出空空如也的荷包露出点尴尬的颜色,他就不假思索又快快乐乐地去敲那座山的大门。

竹枝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倒错了。

为何苏夕颜这么像戏文里一掷千金身份显赫的豪门公子。

为何天琅君这么像不谙世事离家出走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以及为何他自己这么像小姐身边微小谨慎跟班打杂的陪嫁丫鬟。

竹枝郎有试着提醒君上正视这种位置上的倒错,重拾一下自己作为魔族至尊的尊严,天琅君却对这种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乐在其中。过往他对整个人类盲目的热情,尽数倾泻到了一个人身上。

苏夕颜当真是一个冷酷无情却妙不可言的人。烈火如歌小说

见时,会带他们找各种珍稀的玩意儿,去各种有趣的地方。竹枝郎怎么也搜罗不到的禁书钞本,长在某个隐蔽溶洞里的奇特灵芝,流动的水晶般的露水胡,艳名并未远播,却弹得一手绝妙多情琵琶的烟花女子;不见时,却十天半月不见踪迹,怎么也见不着。

不动声色,不见痴迷,不说相思。自有盘算,冷眼旁观。

因为那一半的蛇族血统,竹枝郎有一种动物天然的直觉,隐隐觉得这个人的接近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不像魔族的女子那样千篇一律的妖妖娆娆,而是一本正经,目不斜视,看上去斯文有礼。却也的确只是“看上去斯文”而已。竹枝郎不敢说真的厮杀起来能在她手底下讨到好。

斯文的表面下是倨傲和冷漠,野心中还藏着心机。作为幻花宫中的第二位掌权者,身居高位动辄号令千人。而以幻花宫等四大派为首的修真界自古以来又是魔族的死对头。对他们而言,苏夕颜实在是个危险人物。龙族

竹枝郎将探来的情报悉数告知天琅君,天琅君却全不关心。

他一旦痴迷上了什么东西,就会忘死忘生,孤注一掷。并非不知底细,而是一直从未怀疑。

为“不怀疑”所付出的代价,就是被镇压的白露山下整整十几年的暗无天日、不得翻身。

“我想杀人。”

这是十几年里,天琅君重复次数最多的一句话。而以往的天琅君最喜欢的就是人,他从不杀人。

没有强大的魔力来源支撑他的人形状态,竹枝郎又退回了半蛇之身。每次见到他在地上艰难地爬来爬去,天琅君就要扔给他一个“滚”。

“你爬的太难看了。”他说。

竹枝郎便默默扭出去,在外边寻一处日光月光晒不到的地方,继续练习生疏多年的爬行。

君上的脾气变得难以想象的坏,竹枝郎却半点提不起愤怒或委屈的力气。

天琅君的“滚”,意思是让他滚回魔界,滚回南疆,滚回他老家,滚哪儿去都行,就是不要呆在天琅君跟前。

天琅君不能容忍有旁人看到他如此狼狈卑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他一出生就是魔族最尊贵的世子,从没有吃过苦头,永远从容优雅,拒绝一切可能破坏形象的低俗事物,还有轻微的洁癖。他不喜欢难看的东西,可实际上现在的他,比谁都要难看。

满身血污地被锁在七十二道铁索、四十九重符咒之下,只能每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躯体逐渐腐烂腥臭,偏偏神智还极度清醒,连想昏厥都做不到。修真界那帮人杀不死他,就想尽千方百计来活活折磨他。恐怕竹枝郎丑怪的半蛇形态,都要比这种状态下的天琅君好看点。

退化后的竹枝郎无法说话了,天琅君就开始自己对自己说话。每天有将近一半的时间,他都在重复那些戏文里的对话和唱段。有时天琅君唱着唱着,也会忽然被割断了喉咙一般戛然而止。竹枝郎就知道,这一定是苏夕颜带他们看过的某一出戏。

可是在停顿了一段时间之后,天琅君又会戛然而起,用更高的声音继续下去。缠绵的曲调在杳无人烟的山谷和嘶哑的嗓子里,被拉得很长。长而凄厉。

竹枝郎不能说话,不能让他“别唱了”,不能举手,不能捂紧耳朵,不让自己听到这声音,从而越发明白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既然伤心,既然痛苦,为什么要勉强自己。

他能做到的,只有坚持日复一日,一点一点用叶子衔来露湖的水,清洗天琅君身上那些永远也好不了的伤口。

十几年里,他们从来不知道洛冰河的存在。苏夕颜并未如预料般的成功掌权登位,而是销声匿迹不知所踪。哪怕是重见天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也还是不知道。

因此竹枝郎在南疆第一次看到那张脸时,惊诧得连交代给他的正事都忘了办,一番斗罢,直接回去禀报了天琅君。

于是有了圣陵一战。

把沈清秋从口中吐出来安置好之后,天琅君盯着专心扇蒲扇烧炭石的竹枝郎,道:“你看他究竟是像我还是像她?”

这个“他”和“她”,竹枝郎都明白是谁。他道:“君上不是已说过了。像他母亲。”

天琅君摇了摇头,笑道:“那股子故作冷酷的劲儿……”

其实他们都知道,洛冰河对于人的眷恋和依赖,还有义无反顾、死不回头的偏执和痴意,更像天琅君。

天琅君单手托腮,看着闭目的沈清秋,叹道:“可他比我幸运多了。”

洛冰河死不放手的是沈清秋这样的人,确实幸运。起码沈清秋一定不会召集整个修真界,把洛冰河镇压在苍穹山下。

而且,在这世上,没有用嫌恶的目光来看竹枝郎那副丑恶模样的,只得两个。一个是天琅君,另外一个就是沈清秋。

天琅君道:“如何?你想不想把这份幸运抢过来?”

瞪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天琅君的意思,竹枝郎闹了个大红脸:“君上!”

天琅君道:“抢吧抢吧。都是魔族,还讲究这个?何况表兄弟而已怕什么,漠北一族上代领主还堂而皇之抢了亲弟弟的正妻呢。”

竹枝郎道:“我没有这种念头!”

天琅君奇道:“那你为何脸红?”

竹枝郎隐忍道:“君上……若是少让我搜罗那些本子,或是不要叫我一起看,又或者不要念出来强迫我时时温习,属下就一定不会脸红。”

害得他总是耳边时时回荡着一些奇怪的东西,无法问心无愧地直视沈仙师。

他明白天琅君为什么总爱这样揶揄他。戏耍背后,还有试探和怂恿之意。

自白露山中重见天日的那日开始起,天琅君就没有长久使用这个身体的打算,也没有为今后考虑的打算。

可是见得沈清秋人时,天琅君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想:“傻外甥总算有个接手的了。”

竹枝郎这种笨脑子,只能围着别人转,不会为自己着想。若是能换个追随之人,在天琅君把自己折腾死后,也不至于茫茫于世。他觉得沈清秋是个不错的追随对象。无论哪种意义上的追随。

在这种谜之安心中,天琅君越发肆无忌惮地任魔气挥霍,躯体的侵蚀和衰退一日比一日快,身上时常掉个胳膊手指什么的。为寻求修补之法,竹枝郎焦头烂额。

这次他试着用针线缝补肢体。天琅君任他捧着手臂扎来扎去,道:“你直觉一向很准。”

竹枝郎应是。天琅君道:“你看我和洛冰河,输赢将会如何?”

沉默半晌,他悠悠地道:“你不说话,我也知道。我输定了。”

竹枝郎咬断线头,打了个结。

天琅君半真半假道:“不如你今后就跟了沈峰主吧。他能罩洛冰河,不差多罩你一个。”

竹枝郎道:“睡吧君上。”

天琅君还在胡说八道:“今晚你不是要去沈峰主的帐中给他拔除情丝?你听我今日问他和洛冰河双修过没有,他那副样子,一看就知道还没有。先下手为强,你懂我什么意思吗?”

竹枝郎只作不闻,弯腰去脱他的靴子。手里一空,天琅君屈起腿,靴子踩在兽皮上,认真地问他:“我要怎样做,才能打击到你的自尊心,使你对我心灰意冷、黯然离去?”

竹枝郎道:“戏和话本看得太多,这桥段不新鲜了。属下的自尊心永远不可能被您打击到。所以睡吧君上。”

天琅君道:“我不想这么快睡。你快去沈峰主帐中,我随后要来看你们。”

竹枝郎无奈道:“君上,您真任性。”胡搅蛮缠,异想天开,尽出些馊主意。

天琅君说:“我岂非这么多年来一直这么任性?如何,要不要考虑离开我。”

今天的君上像喝醉了一样,教人哭笑不得的本事倍乘以十。竹枝郎摇摇头,伸手捞了五六次,终于捞到了他的靴子,硬是给脱了下来,重复道:“睡吧,君上。”

天琅君被他按到榻上,强行盖毯,评价道:“你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

他叹一口气:“你以为舅舅全是逗你玩儿?既不劝我收手,也不给自己找条后路。竹枝郎,你这样,今后该怎么办。”

“果然还是没办法讨厌人啊。”天琅君是这么对沈清秋说的。

听到这句话,竹枝郎的心里其实有点为他高兴。

君上终于承认了他从未改变过的真实想法、终于不用再自己勉强自己了。

滚尘落石之中,天琅君喃喃道:“唉,竹枝郎,你这副样子,实在不怎么好看哪。”

这倒是不必发牢骚。它想,它还有那么一点力气,够撑一会儿,不会让君上和它一起死的。无须担心与它同死有失美观。

埋骨岭随着轰天巨响化为烟尘,一条巨蛇向着银麟闪闪的洛川之心坠去。

其实沈清秋没把天琅君的话听完,后面还有低低的一句,只有竹枝郎听到了。

他说:“可是,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这么难。”

当时的竹枝郎挤不出微笑,也说不了话。只是若有所思,吐了吐信子,吐得天琅君一脸蛇涎。

它想,真是很难。可是,再难也难不过,要一颗心停止这份喜欢。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这是我原本打算坑了的竹枝词2!

某天忽然认真地思考了下,天琅君究竟要和什么样的基因结合才能生出冰妹这种奇葩,于是它生出来了!!!冰妹的少女心来自爹,邪魅狂狷来自娘,嗯,就是这样!

 

共 188 条评论

  1. 说道:

    喜之郎傻乎乎的,让人好心疼。
    喜之郞从今以后就让我来好好疼爱你吧!

  2. ☆~说道:

    心疼竹枝郎……

  3. 花城的红伞说道:

    QAQ 这两人真心对待彼此,一直为对方打算,如果没有这番外,我还以为他们一前一后进师尊帐篷里边要做什么坏事,原来是天琅君要'搞事'为什么竹枝郎没有活下来QAQ

  4. 匿名说道:

    竹枝郎竹枝郎,沈清秋才是那个拈花惹草的人呐,可怜了竹枝郎小可爱

  5. 小白花/说道:

    果然还是没办法讨厌人,让我想起了夏目。只是觉得竹枝郎和君上是很温柔的人。默默哭了,喜欢一个人怎么就这么难。还好君上有竹枝郎的陪伴。无论什么变成什么样子,真的好生羡慕。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站天竹cp

  6. ???说道:

    站一秒沈竹!!

  7. 匿名说道:

    诶,可怜不过竹枝郎。。。。。。。。。。

  8. 匿名说道:

    竹枝郎,温宁,半月。。。。。。

  9. 匿名说道:

    为何苏夕颜这么像戏文里一掷千金身份显赫的豪门公子。

    为何天琅君这么像不谙世事离家出走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以及为何他自己这么像小姐身边微小谨慎跟班打杂的陪嫁丫鬟。
    请你原谅我不厚道的笑啦

  10. 从陈情令到魔道天官最后追到人渣说道:

    师尊是人渣自救里决对的团宠,主角冰河不说,掌门师兄,柳师弟,没想到天朗君还想把喜之朗塞给师尊!一个妹子的姻缘没有,所有主配角路人甲乙丙全剧人物集体把师尊掰弯了。
    双胞胎~冰妹随爹,冰哥随娘。
    冰河的爹妈太惨了,心疼天朗君和喜之朗。

  11. 匿名说道:

    真是有点可怜啊

  12. nice友晶说道:

    竹枝郎好可怜啊,站他和沈邪教

  13. 匿名说道:

    没有真正的坏人,不过一群可怜人。有些人最终寻得了归宿,另外的无声陨灭。

  14. 匿名说道:

    喜欢一个人怎么这么难

  15. 匿名说道:

    冰妹的少女心来自爹,邪魅狂狷来自娘?!!!!!!

  16. 天纵奇才,风趣潇洒,善良正直,年方二八的我说道:

    竹枝郎抖开拧干的衣服, 用竹竿叉了, 一边恭恭敬敬地附和, 一边默默地想, 以前他乱七八糟的戏本子也和君上一起看过不少。别人怎样他不知道, 不过君上这幅样子, 倒是真的比较像本子里那些芳龄二八的怀春少女。

    呵呵呵芳龄二八

  17. 风师大人说道:

    站一秒‘琅竹’

  18. 心疼花城说道:

    這是说天郎君也喜欢沈清秋么?我勒个去,怪不得冰妹这么没安全感

  19. 匿名说道:

    只有我觉的竹枝朗和君上像一对吗?

    1. 321说道:

      亲,他们是亲舅甥关系啊……

  20. 前世缘说道:

    悲情天琅君,悲情竹枝郎,,,感谢墨香大大赐予他们生命,,,这一章看得哭的我呀,,,

  21. 无间桃源说道:

    作为一个真粉,我为什么觉得冰妹的妈妈像是竹枝郎呢?????????????????????????????????????????????????????????????????????????????????????

  22. 系统会赐名吗说道:

    只有我一个人发现吗?漠北君的叔叔那么讨厌漠北君他爹是因为漠北君他爹抢了他老婆啊

  23. 墨香老婆(不)说道:

    我爱了,这是个什么神仙作者

  24. 2.0x晚夜玉衡,北斗仙尊楚晚宁,我是腐女说道:

    有谁看过《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一样的古风修真耽美

    1. 发个评论真难说道: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1. 匿名说道:

        逻辑混乱,剧情牵强,啃不下去。

  25. 魏无羡说道:

    天琅君实力腐男啊

  26. 墨香粉说道:

    “艳名并未远播,却弹得一手绝妙多情琵琶的烟花女子。”是不是52章的“正说着,一旁款款上来个新的歌姬,年纪稍大,施着脂粉也有几分颜色,怀抱琵琶坐在花凳上,目光与沈清秋相接,愣了一愣。”

  27. 匿名说道:

    真的忍不住要哭

  28. 二刷的一间静室说道:

    为何苏夕颜这么像戏文里一掷千金身份显赫的豪门公子。

    为何天琅君这么像不谙世事离家出走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以及为何他自己这么像小姐身边微小谨慎跟班打杂的陪嫁丫鬟。
    hhhhhhhhwc
    二刷还是忍不住笑喷了

  29. 匿名说道:

    天官喜欢戚容和风师,魔道喜欢金光瑶和薛洋,渣反喜欢天琅君和竹枝郎,二哈喜欢师昧和华碧楠,我想说为什么我喜欢的角色就没有一个有好的结局😭😭

    1. 江亦欢说道:

      师昧和华碧楠是同一个人啊憨憨

  30. 三部曲中没有绝对的反派,白无相,天琅君,和瑶妹说道:

    “竹枝郎,我的脸如何?不英俊吗?一般而言, 看到我这般模样的人, 难道不是应该立即化身芳心萌动怀春少女吗?”

    天琅君和乌庸太子都是老父亲

    1. 说道:

      我觉得渣反真正的反派是幻花宫的老宫主吧

  31. 匿名说道:

    之前不该说天琅君是渣爹。。我错了。。没想到他也是个痴情人。。真的是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32. 匿名说道:

    “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这么难。”
    真是很难。可是,再难也难不过,要一颗心停止这份喜欢。

    我自始至终一直觉得,竹枝郎对天琅君只是感激而已,做过的那么多是因为要报答他。我从没看出来原来他是喜欢他的。突然被这种感情不曾出口、但从未离开的人虐到了。

  33. 花花说道:

    最痛苦的感觉就是只能默默喜欢。心疼喜之郎。💔💔💔

  34. 夷陵老祖特制的辣椒糯米粥+白衣仙人特制的冰清玉洁丸说道:

    其实天官里的青虫夜容也很惨:
    1.其实在放灯的时候容容也供了500盏灯
    2.其实他也仰慕一人(就是怜怜)
    3他其实也有机会成绝的,只不过被小时的情感放弃了
    4.他最后保护谷子因为不想再像他的父亲一样
    5从小就百般虐待所以喜欢说脏话

  35. 花三怂说道:

    其实天官里的青虫夜容也很惨:
    1.其实在放灯的时候容容也供了500盏灯
    2.其实他也仰慕一人(就是怜怜)
    3他其实也有机会成绝的,只不过被小时的情感放弃了
    4.他最后保护谷子因为不想再像他的父亲一样
    5从小就百般虐待所以喜欢说脏话

  36. 匿名说道:

    以竹枝郎的魅力,洛冰河要不是有主角光环,沈跟谁在一起更快乐,也不一定说得清呐

    1. 123说道:

      其实我分析了许久,觉得沈清秋还是和竹枝郎最好。洛冰河太没自信,太缺乏安全感,少女心恋爱脑,无时无刻不担心沈清秋会弃自己而去,造成的结果就是他极其敏感、脆弱,总得要沈清秋哄才行,天天这样谁受得了,向大大都说和冰妹谈恋爱真TMD累。而且为了安抚洛冰河,沈清秋很多自己的事情和职责都无法履行,这个洛冰河也是知道的,但是没办法解决。
      柳清歌,唉,这个外直内弯的死傲娇、倔脾气,宁可为了沈清秋去死恐怕也不会说半句好听的,沈清秋和他一起可能总会被训、被怼、被撅、被管,这滋味也不好受。
      竹枝郎心性单纯、斯文和顺、忠诚专情、心绪稳定且知进退懂分寸,和这样的人相处,要远轻松舒适的多……

  37. 啊啊啊啊啊啊啊说道:

    “果然还是没办法讨厌人啊。”

    “唉,竹枝郎,你这副样子,实在不怎么好看哪。”

    “可是,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这么难。”

    心里百味般,不知说什么,都是痴情种…
    小天使们似乎都是be,唉…不管秀秀有无心,他们都是我的意难平—NO.1

  38. 匿名说道:

    好想哭。。
    个人觉得天琅君和竹枝郎谁攻谁受呢?
    我觉得都可攻可受。。

  39. 江亦欢说道:

    当时的竹枝郎挤不出微笑,也说不了话。只是若有所思,吐了吐信子,吐得天琅君一脸蛇涎。
    它想,真是很难。可是,再难也难不过,要一颗心停止这份喜欢。

    吐蛇信子就相当于亲吻了吧???我长长久久站天竹。沈竹只是报恩之情啊啊啊啊不是爱情!!别盲目站好吧道友们qwq????而且小竹脸红也只是因为看了奇奇怪怪的本子鸭啊啊啊!!

    高举天竹大旗!!!!

  40. 123说道:

    其实算起来觉得沈清秋还是和竹枝郎最好。洛冰河太没自信,太缺乏安全感,少女心恋爱脑,无时无刻不担心沈清秋会弃自己而去,造成的结果就是他极其敏感、脆弱,总得要沈清秋哄才行,天天这样谁受得了,向大大都说和冰妹谈恋爱真TMD累。而且为了安抚洛冰河,沈清秋很多自己的事情和职责都无法履行,这个洛冰河也是知道的,但是没办法解决。
    柳清歌,唉,这个外直内弯的死傲娇、倔脾气,宁可为了沈清秋去死恐怕也不会说半句好听的,沈清秋和他一起可能总会被训、被怼、被管、被撅,这滋味也不好受。
    竹枝郎心性单纯、斯文和顺、忠诚专情、心绪稳定,并且知进退懂分寸,和这样的人相处,要远轻松舒适的多……

    1. HHH说道:

      没错,我也这么觉得,而且竹枝郎没有那么强的占有欲,这点洛冰河和柳清歌都逊于他。和喜之郎在一起,沈清秋能活出他自己的愿望来

    2. 嗯嗯就是这样说道:

      但是这样的生活未免无趣,而且沈老师更喜欢冰妹

    3. wtffffff说道:

      我靠 请你冷静 ,

    4. 在下北洲·南町说道:

      可是沈清秋喜欢的是洛冰河,这点是不会变的,能不能别去拆散这对情侣,不要用上帝视角去揣磨他们,他们的爱情是不可玷污的,我话在这落下了,谁在我面前拆官配,我第一个跟他急,对了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墨香说过可以组cp但不能拆官配,谁敢给我拆一个试试,我顺着网线打他去!!!(抱歉,本人性格阴晴不定,后面言语有些冲撞,但本人保证,本人言出必行,谁拆官配谁试试,我恭候大驾)

    5. 小朋友好阔耐🌝说道:

      可是他俩只是感恩之情,而且竹枝郎的报答方式沈清秋也不喜欢啊。如果骚年你在这样想的话,冰妹不介意把你削成人棍的,劝你保命,沈竹或竹沈是不可能滴,劝你打消这种想法🌚🌚

  41. 北大上清华说道:

    天琅君也是冤,人家一魔界三好青年,谈个恋爱被锁在白露山那么多年

    1. ୧( ⁼̴̶̤̀ω⁼̴̶̤́ )૭说道:

      名字和评论都很优秀啊!

  42. 匿名说道:

    洛冰河那想当然的脑洞原来是遗传了天琅君

  43. 竹枝词说道:

    把我虐到了,本来想着被天官魔道虐的够惨了,想着渣反都是糖,就来二刷吧,结果我发现渣反的刀也不少,尤其是竹枝词这,番外一和二都把我虐的一直哭,竹枝词秀秀家儿子们虐我虐的最惨的,以后可不要轻易说这了

  44. 。。。说道:

    害,实名心疼竹枝郎和天琅君,明明什么也没做错,最后却没有一个好结局。竹枝郎真的是人间天使了,也太可爱了叭!我觉得他是喜欢天琅君的,只是这份喜欢却没有办法说出口,哭哭哭

    1. 匿名说道:

      蛇不是杀了挺多人吗 水牢里 虽然不是单纯暴虐

      1. 匿名说道:

        对啊,尤其是杀了公仪萧,真的让人意难平。

      2. 匿名说道:

        真正无辜的是天琅君ಠ_ಠ

  45. 沈清秋说道:

    我的后宫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庞大?

  46. 尉迟沐辰说道:

    墨香是一个跟“舅舅”、“外甥”过不去的女人……

  47. 绝世黄瓜hhhhh说道:

    可是,为什么喜欢一个人那么难啊。
    突然就笑不出来了……

  48. 绑起花花就跑说道:

    “它想,真是很难。可是,再难也难不过,要一颗心停止这份喜欢。”

    墨香连番外都不放过我们,还要虐一把。不得不说,她太会抓人泪点了。一句淡淡的话,让人久久无法释怀。

    1. 棒棒糖说道:

      我也是……看到这里就泪目了

  49. 贺朝家的小朋友说道:

    竹枝词好虐啊啊啊
    表白天竹
    愿天竹来世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地过完一生

  50. 匿名说道:

    我也心疼天琅君和竹枝郎!第一遍看的时候只心疼竹枝郎,第二刷就都心疼了!还有洛冰河的妈妈,当初是什么心情看着自己的爱人受苦,又把自己的孩子放到洛河之中!太虐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