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87章 番外:竹枝词 · 2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琅君和苏夕颜初遇究竟是怎么个情形, 竹枝郎并没亲眼见到,因为他当时应了天琅君的要求, 排队去买一位知名撰书人的新作了。

他原本也并不好奇。可自那以后, 天琅君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种状态:

作为蛇形代步工具的时候,天琅君在他头上说。

“我看戏本子里,人界的姑娘都是柔情似水、体贴可人的,还以为所有的姑娘都是这样。原来我受骗了。竹枝郎啊, 戏这种东西不能看多。”

下一次, 完全忘了自己说过“戏不能看多”的君上,在看得津津有味时又会说。

“我看上去像是手不能提的样子吗?像是穷到连回家路费都没有的样子吗?”

竹枝郎洗他的衣服时, 天琅君仪态优雅地蹲在旁边, 还会说。魔戒小说

“竹枝郎,我的脸如何?不英俊吗?一般而言, 看到我这般模样的人, 难道不是应该立即化身芳心萌动怀春少女吗?”

竹枝郎抖开拧干的衣服, 用竹竿叉了, 一边恭恭敬敬地附和, 一边默默地想, 以前他乱七八糟的戏本子也和君上一起看过不少。别人怎样他不知道, 不过君上这幅样子, 倒是真的比较像本子里那些芳龄二八的怀春少女。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由是不由得他不好奇。

在竹枝郎的想象中, 一个只身出入妖魔作乱的荒城、砍邪祟时让天琅君要弹琴唱曲走远点唱去不要碍事、砍完了扔给天琅君三颗银子给他当回家路费的姑娘, 不说膀大腰圆五大三粗,至少也要骨骼清奇目露凶光。

而等真的见到了那名引发天琅君哲思自我、折磨竹枝郎许多日的罪魁祸首, 竹枝郎却发现,对方跟他想象的不大一样。

天琅君喜欢逛人界。逛人界需要花钱。而他从来不记得带钱。只好竹枝郎帮他记住。然而他花钱还没有概念不知收敛,豪情一上来了便一掷千金,竹枝郎拦也拦不住,如此流水出入,即便每日背负金山银海也难以应付,终有囊中羞涩时。

正当二位异乡客街头羞涩着,一名高挑的黑衫女郎背剑信步走过。

天琅君道:“站住。”

错肩擦身时,那女郎微微扬眉,嘴角一缕揶揄的笑意,果真站住。

天琅君道:“路遇不平,岂非应该拔刀相助?”

对方道:“拔刀尚可考虑,解囊在下拒绝。上次借你回家那三两银子还没还给我。”

天琅君道:“有么?三两银子而已。好吧,只要你再借我三两,你可以买我三天。”

断然拒绝:“阁下看起来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买你何用?”

竹枝郎看了半天,耿直地道:“君上,这位……恐怕是嫌贵了。”

天琅君被人嫌弃。这没什么,有时候服侍他的侍女和守卫也会偷偷嫌弃一下他,尤其是在他声情并茂朗读时。可是不该价钱压到三两还被嫌弃。

天琅君道:“别的不提。难道我的脸还不值三两银子??”

对方噎了噎,端详他的脸一阵,笑道:“嗯,果然足以。”

甩手便是一锭金沉沉的锞子。

从此,天琅君在人界的用度就像大水冲了闸坝,越发自在逍遥到惨不忍睹。他找到了一座多金的靠山,只要竹枝郎翻出空空如也的荷包露出点尴尬的颜色,他就不假思索又快快乐乐地去敲那座山的大门。

竹枝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倒错了。

为何苏夕颜这么像戏文里一掷千金身份显赫的豪门公子。

为何天琅君这么像不谙世事离家出走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以及为何他自己这么像小姐身边微小谨慎跟班打杂的陪嫁丫鬟。

竹枝郎有试着提醒君上正视这种位置上的倒错,重拾一下自己作为魔族至尊的尊严,天琅君却对这种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乐在其中。过往他对整个人类盲目的热情,尽数倾泻到了一个人身上。

苏夕颜当真是一个冷酷无情却妙不可言的人。烈火如歌小说

见时,会带他们找各种珍稀的玩意儿,去各种有趣的地方。竹枝郎怎么也搜罗不到的禁书钞本,长在某个隐蔽溶洞里的奇特灵芝,流动的水晶般的露水胡,艳名并未远播,却弹得一手绝妙多情琵琶的烟花女子;不见时,却十天半月不见踪迹,怎么也见不着。

不动声色,不见痴迷,不说相思。自有盘算,冷眼旁观。

因为那一半的蛇族血统,竹枝郎有一种动物天然的直觉,隐隐觉得这个人的接近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不像魔族的女子那样千篇一律的妖妖娆娆,而是一本正经,目不斜视,看上去斯文有礼。却也的确只是“看上去斯文”而已。竹枝郎不敢说真的厮杀起来能在她手底下讨到好。

斯文的表面下是倨傲和冷漠,野心中还藏着心机。作为幻花宫中的第二位掌权者,身居高位动辄号令千人。而以幻花宫等四大派为首的修真界自古以来又是魔族的死对头。对他们而言,苏夕颜实在是个危险人物。龙族

竹枝郎将探来的情报悉数告知天琅君,天琅君却全不关心。

他一旦痴迷上了什么东西,就会忘死忘生,孤注一掷。并非不知底细,而是一直从未怀疑。

为“不怀疑”所付出的代价,就是被镇压的白露山下整整十几年的暗无天日、不得翻身。

“我想杀人。”

这是十几年里,天琅君重复次数最多的一句话。而以往的天琅君最喜欢的就是人,他从不杀人。

没有强大的魔力来源支撑他的人形状态,竹枝郎又退回了半蛇之身。每次见到他在地上艰难地爬来爬去,天琅君就要扔给他一个“滚”。

“你爬的太难看了。”他说。

竹枝郎便默默扭出去,在外边寻一处日光月光晒不到的地方,继续练习生疏多年的爬行。

君上的脾气变得难以想象的坏,竹枝郎却半点提不起愤怒或委屈的力气。

天琅君的“滚”,意思是让他滚回魔界,滚回南疆,滚回他老家,滚哪儿去都行,就是不要呆在天琅君跟前。

天琅君不能容忍有旁人看到他如此狼狈卑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他一出生就是魔族最尊贵的世子,从没有吃过苦头,永远从容优雅,拒绝一切可能破坏形象的低俗事物,还有轻微的洁癖。他不喜欢难看的东西,可实际上现在的他,比谁都要难看。

满身血污地被锁在七十二道铁索、四十九重符咒之下,只能每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躯体逐渐腐烂腥臭,偏偏神智还极度清醒,连想昏厥都做不到。修真界那帮人杀不死他,就想尽千方百计来活活折磨他。恐怕竹枝郎丑怪的半蛇形态,都要比这种状态下的天琅君好看点。

退化后的竹枝郎无法说话了,天琅君就开始自己对自己说话。每天有将近一半的时间,他都在重复那些戏文里的对话和唱段。有时天琅君唱着唱着,也会忽然被割断了喉咙一般戛然而止。竹枝郎就知道,这一定是苏夕颜带他们看过的某一出戏。

可是在停顿了一段时间之后,天琅君又会戛然而起,用更高的声音继续下去。缠绵的曲调在杳无人烟的山谷和嘶哑的嗓子里,被拉得很长。长而凄厉。

竹枝郎不能说话,不能让他“别唱了”,不能举手,不能捂紧耳朵,不让自己听到这声音,从而越发明白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既然伤心,既然痛苦,为什么要勉强自己。

他能做到的,只有坚持日复一日,一点一点用叶子衔来露湖的水,清洗天琅君身上那些永远也好不了的伤口。

十几年里,他们从来不知道洛冰河的存在。苏夕颜并未如预料般的成功掌权登位,而是销声匿迹不知所踪。哪怕是重见天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也还是不知道。

因此竹枝郎在南疆第一次看到那张脸时,惊诧得连交代给他的正事都忘了办,一番斗罢,直接回去禀报了天琅君。

于是有了圣陵一战。

把沈清秋从口中吐出来安置好之后,天琅君盯着专心扇蒲扇烧炭石的竹枝郎,道:“你看他究竟是像我还是像她?”

这个“他”和“她”,竹枝郎都明白是谁。他道:“君上不是已说过了。像他母亲。”

天琅君摇了摇头,笑道:“那股子故作冷酷的劲儿……”

其实他们都知道,洛冰河对于人的眷恋和依赖,还有义无反顾、死不回头的偏执和痴意,更像天琅君。

天琅君单手托腮,看着闭目的沈清秋,叹道:“可他比我幸运多了。”

洛冰河死不放手的是沈清秋这样的人,确实幸运。起码沈清秋一定不会召集整个修真界,把洛冰河镇压在苍穹山下。

而且,在这世上,没有用嫌恶的目光来看竹枝郎那副丑恶模样的,只得两个。一个是天琅君,另外一个就是沈清秋。

天琅君道:“如何?你想不想把这份幸运抢过来?”

瞪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天琅君的意思,竹枝郎闹了个大红脸:“君上!”

天琅君道:“抢吧抢吧。都是魔族,还讲究这个?何况表兄弟而已怕什么,漠北一族上代领主还堂而皇之抢了亲弟弟的正妻呢。”

竹枝郎道:“我没有这种念头!”

天琅君奇道:“那你为何脸红?”

竹枝郎隐忍道:“君上……若是少让我搜罗那些本子,或是不要叫我一起看,又或者不要念出来强迫我时时温习,属下就一定不会脸红。”

害得他总是耳边时时回荡着一些奇怪的东西,无法问心无愧地直视沈仙师。

他明白天琅君为什么总爱这样揶揄他。戏耍背后,还有试探和怂恿之意。

自白露山中重见天日的那日开始起,天琅君就没有长久使用这个身体的打算,也没有为今后考虑的打算。

可是见得沈清秋人时,天琅君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想:“傻外甥总算有个接手的了。”

竹枝郎这种笨脑子,只能围着别人转,不会为自己着想。若是能换个追随之人,在天琅君把自己折腾死后,也不至于茫茫于世。他觉得沈清秋是个不错的追随对象。无论哪种意义上的追随。

在这种谜之安心中,天琅君越发肆无忌惮地任魔气挥霍,躯体的侵蚀和衰退一日比一日快,身上时常掉个胳膊手指什么的。为寻求修补之法,竹枝郎焦头烂额。

这次他试着用针线缝补肢体。天琅君任他捧着手臂扎来扎去,道:“你直觉一向很准。”

竹枝郎应是。天琅君道:“你看我和洛冰河,输赢将会如何?”

沉默半晌,他悠悠地道:“你不说话,我也知道。我输定了。”

竹枝郎咬断线头,打了个结。

天琅君半真半假道:“不如你今后就跟了沈峰主吧。他能罩洛冰河,不差多罩你一个。”

竹枝郎道:“睡吧君上。”

天琅君还在胡说八道:“今晚你不是要去沈峰主的帐中给他拔除情丝?你听我今日问他和洛冰河双修过没有,他那副样子,一看就知道还没有。先下手为强,你懂我什么意思吗?”

竹枝郎只作不闻,弯腰去脱他的靴子。手里一空,天琅君屈起腿,靴子踩在兽皮上,认真地问他:“我要怎样做,才能打击到你的自尊心,使你对我心灰意冷、黯然离去?”

竹枝郎道:“戏和话本看得太多,这桥段不新鲜了。属下的自尊心永远不可能被您打击到。所以睡吧君上。”

天琅君道:“我不想这么快睡。你快去沈峰主帐中,我随后要来看你们。”

竹枝郎无奈道:“君上,您真任性。”胡搅蛮缠,异想天开,尽出些馊主意。

天琅君说:“我岂非这么多年来一直这么任性?如何,要不要考虑离开我。”

今天的君上像喝醉了一样,教人哭笑不得的本事倍乘以十。竹枝郎摇摇头,伸手捞了五六次,终于捞到了他的靴子,硬是给脱了下来,重复道:“睡吧,君上。”

天琅君被他按到榻上,强行盖毯,评价道:“你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

他叹一口气:“你以为舅舅全是逗你玩儿?既不劝我收手,也不给自己找条后路。竹枝郎,你这样,今后该怎么办。”

“果然还是没办法讨厌人啊。”天琅君是这么对沈清秋说的。

听到这句话,竹枝郎的心里其实有点为他高兴。

君上终于承认了他从未改变过的真实想法、终于不用再自己勉强自己了。

滚尘落石之中,天琅君喃喃道:“唉,竹枝郎,你这副样子,实在不怎么好看哪。”

这倒是不必发牢骚。它想,它还有那么一点力气,够撑一会儿,不会让君上和它一起死的。无须担心与它同死有失美观。

埋骨岭随着轰天巨响化为烟尘,一条巨蛇向着银麟闪闪的洛川之心坠去。

其实沈清秋没把天琅君的话听完,后面还有低低的一句,只有竹枝郎听到了。

他说:“可是,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这么难。”

当时的竹枝郎挤不出微笑,也说不了话。只是若有所思,吐了吐信子,吐得天琅君一脸蛇涎。

它想,真是很难。可是,再难也难不过,要一颗心停止这份喜欢。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这是我原本打算坑了的竹枝词2!

某天忽然认真地思考了下,天琅君究竟要和什么样的基因结合才能生出冰妹这种奇葩,于是它生出来了!!!冰妹的少女心来自爹,邪魅狂狷来自娘,嗯,就是这样!

 

共 202 条评论

  1. 是谁啊?说道:

    看评论我已经乱了,竹枝郎到底喜欢谁啊?有人说喜欢天琅君,有人说喜欢沈老师。

    1. 江户川浅香说道:

      马德这对也太虐了虐死人的节奏

    2. 匿名说道:

      当然是天琅君!!!!!!!!!

  2. 子不語说道:

    我覺得天琅君跟竹枝郎應該不是愛情吧,天琅君還是喜歡蘇夕顏的。

  3. 子不語说道:

    啊啊啊,我知道了,「果然沒辦法討厭人啊。」是天琅君經過被鎮壓,還是沒辦法討厭「人」,然後「可是,喜歡一個人怎麼那麼困難。」是指他喜歡蘇夕顏,但他們之間總是那麼困難,困難到他過了十幾年的暗無天日,她身死。
    最後,竹枝郎想的,我不知道哪一種才是作者的想法,「停止喜歡的心更困難。」是表面上單純的說天琅君喜歡上蘇夕顏就沒辦法停止,還是也有暗喻竹枝琅喜歡上君上就無法停止呢?但即使有這層暗喻,我覺得竹枝郎的喜歡也可能是救命之恩的,或愛情的喜歡,兩種可能。

  4. 竹枝君说道:

    看竹枝朗和天琅君看哭了

  5. 在下北洲·南町说道:

    可是沈清秋喜欢的是洛冰河,这点是不会变的,能不能别去拆散这对情侣,不要用上帝视角去揣磨他们,他们的爱情是不可玷污的,我话在这落下了,谁在我面前拆官配,我第一个跟他急,对了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墨香说过可以组cp但不能拆官配,谁敢给我拆一个试试,我顺着网线打他去!!!(抱歉,本人性格阴晴不定,后面言语有些冲撞,但本人保证,本人言出必行,谁拆官配谁试试,我恭候大驾)

    1. 北洲·南町说道:

      如果你连墨香说过这句话都不知道,那你只能算个书粉(我在此是说那些拆官配的人,并无刻意针对),不,你连书粉都算不上,我可没见过哪家粉丝去拆自己喜欢的书中的官配,也没见过那家粉丝去质疑自己喜欢的作者笔下的官配。

    2. 北洲·南町说道:

      如果你连墨香说过这句话都不知道你那只能算是书粉(只是说拆官配的人,在下并无针对),不,你连书粉都算不上,我可没见哪家粉丝去拆自己喜欢的书中的官配,也没见过哪家粉丝去质疑自己喜欢的作者笔下的官配

  6. 和风说道:

    冰妹的少女心来自爹,邪魅狂狷来自娘,嗯,就是这样!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 修雅说道:

    叹天琅君
    心中本无恶念,曾只为单纯少年。奈何人间不容,世事难料,一腔柔情终散。回头再起,饱含怒恨欲寻仇,怎道原是两情相悦,却双双被骗。

  8. 章鱼小丸子炸臭豆腐鸡块烤面筋麻辣鸭脖酸辣粉鳕鱼盖浇饭手抓饼瘦肉丸布丁巧克力奶茶寿司烤肉汉堡冰淇淋黑森林奶昔慕斯串烧驴打滚儿果脯绿豆糕圆笼粉蒸肉麻辣猪肝掉渣饼东坡肉板栗烧鸡可乐鸡翅纸包酸奶冰棒芒果西米露肉末茄子可丽饼小泡芙刨冰三明治汉堡炸鸡香蕉松饼椒盐土豆烤鸡翅泡菜巧克力火锅炸年糕煎鱿鱼干锅饭酸辣粉牛肉米线孜然羊排糍粑双皮奶蛋糕豆浆小笼包奶黄包鸡柳薯片鲜虾片海苔鱼趣麻圆凉皮水单饼披萨油条爆米花说道:

    竹枝郎隐忍道:“君上……若是少让我搜罗那些本子,或是不要叫我一起看,又或者不要念出来强迫我时时温习,属下就一定不会脸红。”
    我竞然把又或者不要念出来强迫我时时温习看成了又或者不要强迫我时时温习。哇哦!

  9. 冰三明治汉堡炸鸡香蕉松饼片说道:

    章鱼小丸子炸臭豆腐鸡块烤面筋麻辣鸭脖酸辣粉鳕鱼盖浇饭手抓饼瘦肉丸布丁巧克力奶茶寿司烤肉汉堡冰淇淋黑森林奶昔慕斯串烧驴打滚儿果脯绿豆糕圆笼粉蒸肉麻辣猪肝掉渣饼东坡肉板栗烧鸡可乐鸡翅纸包酸奶冰棒芒果西米露肉末茄子可丽饼小泡芙刨冰三明治汉堡炸鸡香蕉松饼片椒盐土豆烤鸡翅泡菜巧克力火锅炸年糕煎鱿鱼干锅饭酸辣粉牛肉米线孜然羊排糍粑双皮奶蛋糕豆浆小笼包奶黄包鸡柳薯片鲜虾海苔鱼趣麻圆凉皮水单饼披萨油条爆米花

  10. 匿名说道:

    墨香的三部小说里蓝湛最幸福也最性福,他们俩不存在辈份和身份上的差别,蓝湛是个闷骚型的,魏婴又是个不怕羞的什么话都敢说也敢撩,所以他俩的性生活会相当协和;反观渣反和天官一个是偶像一个是师徒始终还是会有点放不开

    1. 城主大人的小粉丝说道:

      天官也非常幸福啊,不存在的

    2. 匿名说道:

      怎么会放不开呢 是太放的开了吧

  11. 匿名说道:

    觉得天琅君,竹枝郎,苏夕颜这段故事太虐了。。。尤其看到这段,超级揪心啊。。

    【每天有将近一半的时间,他都在重复那些戏文里的对话和唱段。有时天琅君唱着唱着,也会忽然被割断了喉咙一般戛然而止。竹枝郎就知道,这一定是苏夕颜带他们看过的某一出戏。

    可是在停顿了一段时间之后,天琅君又会戛然而起,用更高的声音继续下去。缠绵的曲调在杳无人烟的山谷和嘶哑的嗓子里,被拉得很长。长而凄厉。】

    “天真无邪地谈场恋爱” ,落得如此下场,太惨了,十几年来日日夜夜活在情人的背叛下,真的很残忍。。。

    1. 爱站邪教的风师娘娘说道:

      继续。。。

      【他说:“可是,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这么难。”

      它想,真是很难。可是,再难也难不过,要一颗心停止这份喜欢。】

      心塞死了。。
      个人觉得这篇番外是本文中最虐最揪心最精彩的

  12. 冰心说道:

    莫名一口玻璃渣!!!心酸想哭!!!

  13. 昔颜已逝说道:

    其实墨香写的父母辈爱情也挺香的,大都都是意难平,天官的仙乐国国主皇后,魔道的魏长泽藏色散人,江枫眠虞紫鸢,青蘅君蓝夫人,渣反的天琅君苏夕颜。
    特别是青蘅君蓝夫人、天琅君苏夕颜,一对弑师之仇,一对生生错过。
    啊啊啊,好想写天苏的同人

    1. 匿名说道:

      超级扎心,而且很多情节让人有带入感,很难得。

  14. 说道:

    可是第86章就没有了? 我看这本书四遍了,就是找不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