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85章 番外:竹枝词 · 1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竹枝郎很早就知道, 它是个恶心的怪物。

即便是在怪物丛生的南疆,也称得上怪物中的怪物。

那时它不叫竹枝郎, 没有名字。通常而言, 看到一条半人半蛇的东西在地上爬动,没有谁会闲到想给它取个名字。即便有这个功夫,南疆的魔族们也更愿意给它两脚,或者扎扎它的尾巴、研究这玩意儿究竟有没有七寸、打了会不会死。

它每天的行程非常简单:爬, 找水, 爬,找食物, 爬, 和其他的兽型魔族撕咬缠斗。

虽然仪表不佳,但打起架来, 并不会有太大的弱势。相反, 非但肢体柔软灵活, 而且那恶心的外貌常常能让对手在战斗中因不适而分神。

于是, 这个又丑又难缠的玩意儿, 在南疆极其不受欢迎。

就连天琅君这样有教养的贵族, 第一次见到它, 也是端详了一阵, 然后认真地道:“好丑。”

他身后漠然侍立着的黑铠武将们当然不会答话。天琅君不知是在对谁抱怨, 重复道:“太丑了。”

这句话的强调意味太重, 它缩了一下。

不过,总觉得, 这位尊贵的贵族的批评中,好像没有真心嫌恶的意味。嫌恶的眼神它见过很多次,并不是这位这样的。

天琅君优雅地半蹲下身子,盯它,道:“你记得你母亲吗?”

它摇摇头。

天琅君道:“唔。也好。我若有这样一个母亲,恐怕是会更希望自己不记得。”

它不知道该说什么。当然,就算知道,它也没办法说出来,只能发出嘶嘶的低哑声音。

天琅君笑了笑,道:“不过,有些事还是应该告诉你。你母亲死了。我是她的哥哥,应她的临终要求,过来看看你。”

魔族冷血。对于血脉之亲的死亡,都能说得轻快,飘飘的一句就带过了。

它并没有什么感觉,惯性地愣愣点头。

天琅君似乎是觉得没意思了,索然道:“好了。她的遗愿我已经完成了。这些全都是你的属下。从今往后,这片地方归你了。”

他所指的“属下”,就是跟在他后面来的数百名乌压压的黑铠武将。这些东西虽然没有心智,不会思考,但不怕疼,不怕死,不会累,不会停止,可以成为一支无坚不摧的军队,居然就被这样随便地交给了一条半人半蛇的怪物。

他站起身来,拍拍下摆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便走。鬼使神差的,它磨磨蹭蹭,扭动着跟了上去。

天琅君回头,困惑:“你跟着我干什么?”

蛇男不敢乱动。天琅君见状,再次迈步,它又在后面开始蠕蠕而爬。

天琅君顿足,奇怪道:“你听不懂我说话吗?”

如此反复二三,天琅君干脆不管它了,负手自顾自前行。蛇男便笨拙地“跟”在后面。

天琅君身份特殊,血统尊贵,地位非比寻常,自然有不少仇敌。一路跟随,前来惹事的杂碎数不胜数。明明天琅君并不需要别人帮忙,它却总是拼了命地上去死斗,贡献一下自己微薄的战力。

次数多了,天琅君总算不能无视它的存在了。

他看了遍体鳞伤的蛇男两眼,评价道:“还是好丑。”

蛇男受伤地缩了缩。天琅君又笑:“而且还倔。这可不大讨人喜欢。”

一路跟过来这么久,怎样的千难万阻,它都不曾退缩过,在这句毫不温柔的评价面前,却生出了立刻转身逃走、不,爬走的冲动。

谁知,下一刻,天琅君赤手摸到他天灵之上,叹道:“又丑又倔的,看不下去了。”

一股温凉奇异的缓流蹿过四肢百骸。明兰传小说

可是它哪来的四肢。

很快的,蛇男发现,它原先畸形的肢体上,不知什么时候生出了完整的四肢。十根手指,这种以往在他看来精巧而遥不可及的东西,此刻就长在他新的手掌之上。

这是一个少年人的躯体。大概十五六岁,肤色白皙,身姿修长,健康,完整。天琅君把手挪开,漆黑的瞳孔中倒映着一个白色的人影。

天琅君托着下巴,道:“我觉得这样会好看点。你有意见吗?”

他张开嘴,想说话。好不容易才有了人形,舌头嘴巴却怎么也不听使唤。刚一开口,发出一个略迟滞的音节,眼眶里抢先滑出了温热的液体。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虽然竹枝郎坚信,君上做的总是没错的,但他暗地里认为,君上的脑子不太好使。

得到跟在天琅君身边的默许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竹枝郎还是没有名字。

天琅君并不常使唤旁人,也不需要叫到他的名字,于是就这样稀里糊涂过了好几个月。

直到某天他想去找本人界的诗集,翻箱倒柜也没找到,迫不得已要个人来帮忙,才忽然想起书房角落里还有个空气一般的外甥。

可是“哎”了一声后,居然想不到要接什么。天琅君皱眉想了想,问道:“我是不是没问过你名字?”

他老实道:“君上,属下没有名字。”

天琅君困惑道:“怎么会没有名字?这么奇怪的。那我该怎么叫你?”

他道:“君上爱怎么叫便怎么叫。”说完,便走到书架前,把上次天琅君看完便胡乱塞进去的诗集取出来,双手呈到他面前。

天琅君很满意,接过诗集道:“没有名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取一个便是。”低头胡乱翻了两页,择了个字眼,随口道:“就叫竹枝君吧。”

他眼神好,瞟了两眼。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竹枝词。他摇头。

天琅君道:“不喜欢?”把书递过来:“这么挑。那你自己挑一个吧。”

他哭笑不得,道:“君上,贵族才能被这么称呼。”

天琅君道:“小小年纪,讲究真多。罢了,那就叫竹枝郎。”

他做什么都是不甚上心的。不上心地给了他生,不上心地给了他名。不上心地,让“竹枝郎”诞生在了此时此地。

就算再漫不经心,再恍如儿戏,也是他此生将为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天琅君。

殊不知,天琅君也琢磨着,这个外甥是不是当蛇当了太多年,有点傻了。

不肯叫舅舅,非要叫君上。不到南疆做逍遥领主,非要过来打杂跑腿。好好的名号品级不接受,非要自降一格。

真是有点傻。可是脑子不好使是一辈子的事,也是没办法的事。随便他吧。

天琅君真的非常喜欢和人相关的一切东西。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大概是觉得魔族都是一群冷淡并且无趣的东西。他对人这种异族,抱有近乎诡异的热情和近乎夸张的美好想象。

每逢出外,去的最多的就是边境之地。穿越界碑,短的时候喝杯小酒听个评书,长的时候游山玩水一年半载也不在话下。

天琅君应该是不喜欢被跟着的。黑铠武将常常几千几百地送出去。不过竹枝郎一不啰里啰嗦,二不阻东阻西,只会默默跟在后面,和不存在也没有什么差别。偶尔帮忙付个账跑个腿什么的,还很方便很贴心,天琅君便没有特别地嫌弃他。

就连和那位苏姑娘见面时,两个人都不介意他跟在旁边。他们两位很默契地直接将他真的当做听不懂人话情话的蛇,自顾自旁若无人。

只有一次,天琅君出口赶过竹枝郎,并且用到了“滚”这个字。那算是一向追求文质彬彬的君上说过最粗鲁的话之一了。

白露山。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7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欸~天琅君和竹枝君有cp感啊!

    1. 说道:

      可是天琅君已经有孩子了……

  2. 匿名说道:

    一生推,我要凑足十个字

  3.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 吼吼吼说道: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 ๑)(๑>؂< ๑) (๑>؂<๑)

  5. 不良少年蓝忘机天天上wifi说道:

    心疼喜之郎和天琅君

  6. 匿名说道:

    唉。。竹枝郎其实也很可怜

  7. 匿名说道:

    你俩就别嫌弃对方脑子不好使了,你俩都一副不太聪明的亚子……不然怎么能相处的这么好

  8. 花开满城说道:

    蛮心疼 天琅君和竹枝郎的,还有乌庸太子

  9. fafa说道:

    艹!这个尺寸!
    沈清秋果断道:“不行!”
    洛冰河如遭雷击,颤声道:“师尊,说好的……”
    “不行”的意思是,不能这样直接上,要出人命的!
    他上次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被这种东西插到身体里居然还没死!没死!
    沈清秋纠结了一下,说:“为师……我先帮你用手解决一次吧。”
    多少给他先撸消下去一点儿!
    沈清秋的五指姑娘可从没服务过别人,这还是破天荒地头一遭。他碰了碰那根几乎是紫红色,青筋交错凸起,造型夸张至极的肉柱前端,狠了狠心,一把抓住。
    洛冰河叫了一声痛,看他的目光带了一点委屈。
    沈清秋不断自我催眠,手上不松不紧握着,开始慢慢捋动。
    越撸越是心惊。
    无论从粗度,硬度,还是温度来讨论,这根本不是任何生物该有的器官吧?
    说是凶器也没关系吧?!
    除了刚开始沈清秋没把握好轻重,抓的一下有点疼,洛冰河显然迅速就被套弄得进入了状态,盯着沈清秋的眼睛微微眯起,水光荡漾,喘息也微微不稳。
    沈清秋面无表情,可动作极为卖力。越撸手越酸,但是这根造孽的东西,除了前端的伞状头分泌出了一点点白浊,根本没有发泄的意思。不肯消,不肯射,反而越涨越硬,沈清秋再镇定自若,表情也无法控制的扭曲起来。
    洛冰河一直偷偷留意他神情,这时候,忽然小心翼翼地说:“师尊,不然……你来?”
    啥?沈清秋怀疑自己听错了。
    洛冰河肯让他上?
    洛冰河道:“我怕又弄疼师尊,倒不如让师尊来。”
    他说的认真,神色诚恳,马上就要躺下了,沈清秋忙道:“不。还是你来吧。”
    让他来——他也没这种经验好吗。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洛冰河搞到鲜血横流,即便知道这样洛冰河仍会兴高采烈,他晚上也会睡不着觉的!
    反正今后有的是机会上回来,不妨再哄他一哄,先让他尝点甜头。
    总之,绝对不是因为稍微有点感动才放弃主动权的[手动拜拜]
    像是鼓励他一样,沈清秋拍了拍他的脑袋,自己转过身,趴在枕头上。
    他手肘撑在床上,肩胛骨高高耸起,腰线下塌成一道惊心动魄的柔软弧度,臀部几乎是送到了洛冰河身前。
    沈清秋正老脸臊得发烧,冷不防被洛冰河擒着腰部,翻回了正面。
    他无奈道:“你又怎么样了?”
    洛冰河说:“师尊,要前面……”
    想正面上我?!
    沈清秋黑线:“别得寸进尺。”说着又要趴回去,心里碎碎念:
    这孩子真是屁事多啊!
    肯给他干就不错了!
    谁知,洛冰河又翻煎饼一样,把他翻了回来,哭丧着脸,道:“师尊,你就这么不愿意看着我的脸……吗?”
    他额头都是憋出来的细密汗珠,鼻尖微红,眼眶里仿佛有泪花在打转转。
    沈清秋绝对不怀疑,拒绝他的话,洛冰河当场就能嚎啕大哭!
    想到这样的画面,沈清秋又囧又心软,嘴里不由自主道:“不是的。”
    洛冰河泫然欲泣,伤心欲绝道:“那为什么每次都要用后背对着我?”
    你真的想太多了……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多小心思小情绪啊!
    ……算了!老脸不要就不要,免得洛冰河东想西想。沈清秋胡乱道:“好好,前面就前面!把眼泪收回去,像什么样子。”
    事实证明,洛冰河的眼泪根本不值钱,“哦”了一声,说流就流,说收就收,腆着脸挨过脑袋来,手摸上了沈清秋的皮肤。
    沈清秋腰肢纤细,光溜溜的两条大长腿,笔直修长。因为两人是面对面的姿势,不得不交叠折起,朝下走,双腿之间,风光一览无遗,两团浑圆的臀瓣中间一道幽深的沟壑。
    洛冰河的手微微发抖,顺着细腻光滑的大腿内侧一路往上摩挲。沈清秋忍不住缩了缩,洛冰河像是生怕他反悔,压住他一条大腿,另一只手就送了一指进去。
    手指上似乎已经涂满脂膏,滑腻腻的,进去并不困难,迅速被滚烫柔软的内壁包裹接纳。
    一根灵活的手指,在紧致的体内挤压弯曲的感觉,十分诡异,沈清秋只觉得一阵战栗顺着尾椎上爬,头皮发麻,也顾不得思考洛冰河哪来这么充分的准备工具了。
    洛冰河屏住呼吸,全神贯注,送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沈清秋有了轻微的撕裂感,喘了口气,搭住他的小臂,咬牙道:“……慢点。”
    洛冰河立即点头,仿佛一个蹒跚学步的的稚儿,果然慢了下来,照着沈清秋教导的,一步一步来,试探着按揉,当他触到某一片柔嫩的肉壁时,沈清秋抖了一下,觉得不那么难受,便忍着羞耻说:“……嗯,那里……可以……”
    为什么还要他亲自教别人怎么搞自己。
    当师父当到这个份上,沈清秋好想给自己点满整一座苍穹山的蜡烛。
    洛冰河一边细细为他扩张,一边观察沈清秋的表情。泛起艳红色的眼睑眼角,强行抿住不让声音泄露的嘴唇,时蹙时舒的眉心,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洛冰河的眼睛。这种无所遁形之感,让沈清秋越发羞耻难忍,窘迫地刚想把脸转向侧方,忽然眼角余光扫到一片异样之处。
    在洛冰河身上临近心脏的地方,有一道狰狞的伤口横于胸前。
    那是当初推洛冰河下无间深渊时,刺在他心口的一剑。
    他真的从来没有要故意伤到洛冰河的意思,可总是一次一次地让他受伤,这也是实话。
    沈清秋眼前恍惚了一瞬间,下意识伸手去碰那道疤痕。就在这一瞬间,洛冰河完成了初步的准备工作。
    手指一抽出去,穴口立即紧密闭合,洛冰河滚烫的胸膛贴了上来。
    火热粗大的伞状头顶住柔软湿润的入口,沈清秋抱紧洛冰河脖子,赴死般的深吸一口气,感觉身体正在一点一点被那根东西劈开。
    还是疼。入口太小,胀得疼。
    虽然有不知道哪里来的脂膏润滑,摩擦不大,可入侵物直径却太大。随着下体疼痛的加剧,沈清秋不由自主把洛冰河越搂越紧,双腿不自觉在他腰侧挨挨蹭蹭。洛冰河一说话,他耳膜就嗡嗡作响。
    “师尊……这样行吗?”
    洛冰河声音里,尽是克制之意,明显是在尽最大努力,不一冲到底。
    沈清秋违心地说:“……可以。”
    得到他的肯定,洛冰河托着他腰的手微微收紧,往里插得更欢了。
    肠道被塞满,穴口撑成了一圈紧绷的圆形,下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了。洛冰河退出一点点,再顶进大半,如此进进退退,咕唧水声不断,折磨得沈清秋又疼又痒,恨不得拿头撞墙,不知不觉间,泪水横流。刚好洛冰河错开脸,准备去亲一亲他,忽然看到沈清秋这幅痛不欲生的模样,愣了半晌,大受打击,眼泪也哗啦啦的跟着出来了。
    泪珠啪嗒啪嗒砸在沈清秋脸颊上,砸得他也无语了。
    你哭个什么劲儿啊!?
    洛冰河道:“对不起……还是弄疼师尊了……”
    “……”
    洛冰河道:“是弟子太蠢了……”
    两个人对着掉眼泪,这算什么见鬼的情况!
    沈清秋忍着下体不适,亲了亲他脸颊和眼睛,吻去他的泪水,道:“没事。也不是很疼。谁都有不擅长的时候。你继续吧。”
    洛冰河沮丧道:“我还是出来吧。”
    擦!开玩笑,真就这么不了了之,今后两个人都要有心理阴影了,不怕X萎?!
    长痛不如短痛,事到如今,起码要让一个人爽到吧?!
    沈清秋打定主意,猛地翻身坐起,把洛冰河压在身下。
    蓄了半天的力,在这里一次用尽,沈清秋再没力气撑住两条腿,臀部重重坐下,把洛冰河的东西吃到最深。前端仿佛顶到了胃部,涌上一阵突如其来的干呕冲动,被他吞了下去。
    上次洛冰河没射,大概还不算彻底破处,这次起码要帮他把处给破了!
    这么想着,他扶着洛冰河的腹部,勉强坐起一点,忽然体内含着的那颗粗硬覃头擦过某一点,一阵突如其来的麻痒席卷而来,从小腹爆炸,蔓延全身。沈清秋猝不及防,后腰一软,往前趴下。刚好洛冰河向上坐起,把他抱了个满怀。
    洛冰河敏锐至极,追问道:“师尊,是不是碰到那里就不痛?”
    岂止是不痛,有点……爽!
    现在的姿势,沈清秋正双腿大张,坐在洛冰河身上,面对着面,下体紧密相嵌。
    为保持平衡,沈清秋不得不伸出酸软的手臂,环住他脖颈。洛冰河轻微的动作,牵动连接的下半身,逼得沈清秋从鼻子里逸出几丝变了味的哼声。洛冰河抖数精神,托起他饱满的臀瓣,抬起一点,再对准刚才那一点放下来。
    这次,沈清秋终于咬不住牙,呜的一声,双腿不听使唤,哆哆嗦嗦夹紧了洛冰河。后穴也绞得死紧。抓到窍门后,洛冰河开始发动强攻。毫无章法,只知道一味猛干,可偏偏就是这样,才能逼得人丢盔弃甲。沈清秋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若有若无的呻吟和凌乱的喘息都被顶得断断续续,黏腻的水声和密集的啪啪之响从下身传来。前端渗出乳白的液体,渐渐的越流越多,顺着往下滴落。越是抽插,体内的燥热和麻痒越是难以纾解。
    忽然,竹舍外飘来零散杂乱的脚步声。
    “累死啦……”
    “师兄等等我们……跑……跑不动了……”
    若说沈清秋刚才还沉溺在情欲中昏昏沉沉,这下子就魂飞天外了。
    是他刚才派下去跑圈的清静峰弟子们!
    沈清秋猛地扶住洛冰河肩膀,要从他身上起来。谁知,洛冰河钳住他的腰,狠狠往下按。
    这一下进的太深,撑得太满,刺激过于强烈,沈清秋刚张开了嘴,立刻被洛冰河堵住,唔唔发不出声,只能咽下满腹哽咽,闭着眼睛,生理性的泪水不住下滑。
    洛冰河尝到了甜头,哪这么容易放开他,唇齿温柔缠绵,身下大力捣干。只听明帆在外面道:“咦,我怎么觉得竹舍上面像少了点什么。是不是破了个洞?”
    “是啊大师兄,好像真的有个洞。”
    “啥时候有的?要不现在去跟安定峰的说一声,让赶紧上来修吧。”
    沈清秋生怕他们真的进来,或者叫人进来,十指一用力,陷进洛冰河背后,后穴收缩,吞吐得愈发艰难。
    宁婴婴似乎跺了跺脚,发作道:“修什么修?跑了这么久,累也累死了,要修什么明天再修去!”
    众弟子忙道:“好好。听师妹的。”
    “师妹说明天修就明天修。”
    宁婴婴又道:“再说啦,师尊连阿洛住的偏室都不喜欢随便让外人打扫和进入,肯定不高兴我们再擅自动任何东西的,还不长记性吗!”
    听了这句,洛冰河目光闪动,猛地把沈清秋压倒在床上,
    众弟子边碎碎念边朝着膳堂的方向走远,洛冰河终于不再压着沈清秋的嘴唇,而是把头凑到他胸前,啃咬乳尖,下身抽送越发凶猛。沈清秋就是不用看,也能感觉出来,内壁娇嫩的肉被带得翻进翻出,一会儿凉丝丝,一会儿火辣辣。插了这么久,肠道已经习惯洛冰河的阳物尺寸,吞吞吐吐,配合至极。
    洛冰河喃喃道:“师尊。”
    沈清秋忍不住道:“别……叫了!”
    这种时候还一本正经按师徒辈分称呼,耻度成倍地往上翻,沈清秋脸皮再厚也扛不住。可洛冰河忽然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尊,我在那边找不到你。”
    他的声音在发抖,沈清秋清醒了些。
    洛冰河道:“那边的‘我’,身边有很多人,可是没有你。师尊,我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你。”
    “是不是因为没有你,‘我’才会变成那样。”
    他说:“我……我不想变成那样。”
    沈清秋深吸一口气,把他的脑袋抱在胸口前,拍了拍,道:“没事,你不会变成他那样的。”
    “师尊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魔族很持久。沈清秋知道。
    男主很持久。沈清秋也知道。
    但是魔族血统+男主设定,究竟能有多持久,沈清秋显然没做好心理准备。
    等到洛冰河终于射出来时,沈清秋人已经稀里糊涂,还是在肚子被灌入一股滚烫的热液时烫醒的。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再纠结套套不套套,中出不中出的问题了。他只想睡觉!
    内壁肿了,光是慢吞吞的摩擦,都火辣辣的疼。洛冰河恋恋不舍退出来,尽心尽力帮他纾解前面的欲望。撸了两发,沈清秋还是那句话:只想睡觉!
    洛冰河道:“师尊……”
    沈清秋知道他要说什么,毫不留情道:“差。”
    洛冰河这回被他批评也不沮丧了,反而兴高采烈承认道:“是差。太差了。”
    “……你干什么。”
    “就是因为太差了,所以还求师尊能多陪弟子探讨……”
    “……

    1. 匿名说道:

      哇偶兄dei,厉害了,我叫秀秀出来你俩打一架吧

  10. 匿名说道:

    我就想知道竹枝郎他妈的婚后生活,呲溜,,呲溜,,蛇哎,是不是,,,,有俩

  11. 匿名说道:

    好心疼啊啊啊啊啊~~
    天琅君很好,竹枝郎也很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