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81章 故事开始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狂傲仙魔途》, 是一本YY种马小说。这一点,从最开始, 作者向天打飞机菊苣就已经自我定位明确了。

沈清秋, 是个天地可鉴、问心无愧的直男,这一点,他从出生的时候,也已经自我定位明确了。

所以, 如果在刚翻开《狂傲仙魔途》这本雷得浑然天成、雷出了自己的风格水平的奇书时, 有人对沈垣说,啊, 你会去搞基, 而且会和这本书的男主搞基,而且, 还是你自己趴地上送上去给人家搞的——他一定拿全套五十册的《狂傲仙魔途》厚砖头实体书让对方见识什么叫脑浆涂地。

现在, 他飘在最开始进入这个世界时通过的那个虚无的空间里, 听着系统一如既往谷歌翻译般亲切的乡音, 传遍每一个角落。

【您好, 通过您的不懈努力与积极配合, 各项数值已达到升级所需标准。】

【系统很荣幸地通知您, 贵方已晋升为初级VIP用户。在此特向您提示, VIP用户可启用高级功能“自救”。】

【在生命值跌落最低点的情况下, 可满血回复一次。】

满血复活!

这个VIP待遇, 真特么良心。

沈清秋说:“那啥。这个自救功能,只能用一次?只能用在我自己身上?”

系统:【理解正确。】

💦 落 | 霞 | 小 | 说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沈清秋立刻考虑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先把洛冰河身上的魔气引了大半过来, 现在就算再毁掉心魔剑,应该也不会对洛冰河造成什么影响。可原先以为自己多半死定了,那孩子就哭哭啼啼地要陪他一起死。现在使用了自救功能,他可千万别傻里傻气跟着自杀了啊!

沈清秋忙问:“洛冰河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系统:【目前您的权限暂时无法咨询总能源相关问题。请问是否要查看历史成就?】

都VIP了为什么还不能咨询!沈清秋急得抓心挠肝,但不够就是不够,不给问就是不给问,再急也没用。系统坚持不懈道:【请问是否要查看历史成就?】

貌似这玩意儿非看不可。沈清秋挥手:“看看看。快看!”

伴随着一阵喜气洋洋的BGM,系统缓缓拉开卷轴一样的成就列表:

【避开雷点数目达到20以上,除去“天雷滚滚”标签,获取“槽点略多”勋章。】

【历史B格数值最高点突破5000,摘取“文荒可读”勋章。】

【大撒狗血达到三次以上,摘取“狗血淋头”勋章。】

【砍去注水内容与无关紧要支线,除去“无敌水神”标签。】

【补完隐藏人物,基本填坑完毕,除去“大坑遍地”标签。】

【爽度数值突破可统计范围,摘取“尚可一撸”勋章。】

【达到系统推荐标准。一句话简介:一个缺爱的恋爱脑中二病要毁灭世界的故事。】

看到这一行,沈清秋:“……”

完全无法反驳[手动拜拜]仔细想想,的确,从他进入这本书开始起,不知不觉,《狂傲仙魔途》就从一本无下限YY种马小说,歪成了一个纯情处男蛇精病纠结狗血患得患失的恋爱故事。

看着这一排闪闪发亮的勋章,忽然,沈清秋注意到,荣誉列表左上角,有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符号“♀”。

他知道符号♂代表男,♀代表女,觉得有点奇怪:“这个符号什么意思?”

系统:【表明列表中所取得的各项成绩均为女性向荣誉。】

沈清秋:“……你逗我呢吧。”

系统:【《狂傲仙魔途》作品分类已修改。】

等一下。

为什么会被分到女性向!

怪不得这种奇葩又狗血的剧情居然还能摘取这么多勋章,敢情已经被划到女性向分类、按照女性向作品的标准来算了?!

而且女性向为什么还有“尚可一撸”勋章。她们拿什么撸!!!

难道这是从终点主站被发配去女频了吗?!

从第一天穿书开始起、一直憋到今天的一口陈年凌霄老血,终于被悉知真相的沈清秋,喷了出来。

于是,呼啦一下,黑压压的人头全围了上来。

宁婴婴、明帆、齐清萋、木清芳、一堆人挤在边上,七嘴八舌,什么“完了师尊吐血了师尊会不会死啊”、“不会的血吐出来就好了”。四下是阴冷微湿的石壁,两盏微烛,沈清秋刚看出这是灵犀洞,就被回音震得脑仁儿抽抽的疼,什么都没听清,弯腰抱头。只听柳清歌道:“都走开!”

他一说话,其他人立刻闭了嘴。晚辈们吐了吐舌头,灰溜溜地退开。腾出的空位被柳清歌填补上。他抱着手,站到石床边。

沈清秋好不容易看到个靠谱的,抓住就问:“洛冰河呢?”

柳清歌的脸一黑,说:“死了!”

沈清秋:“……死了?”

他真傻乎乎地跟着殉情去了?!

看柳清歌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柳清歌也从不开玩笑。沈清秋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动作势头太猛,突然从下身传来一阵钝痛。

他的脸刹那扭曲,咕咚一声,又倒了下去

这反应太过夸张,柳清歌像是受了莫大的惊吓,蹬蹬蹬后退三步,别别扭扭,像是又想走上来说话,又想拔腿逃走。齐清萋抓了他一把,尖叫道:“你看看你,你看看你!这干的是什么事!都让你别吓他了,活活把人又吓晕过去了!”

沈清秋躺在石床上,举手:“我没晕。我……”只是某个地方痛,一时没坐住……

宁婴婴过往最怕百战峰峰主,这回胆子倒大了,对柳清歌使脾气,跺脚:“柳师叔,你怎么能这样。就算你再不喜欢阿洛,可明知师尊刚醒,受不了刺激,你……你还乱说,乱咒他死。”

木清芳也满脸责备:“柳师兄,你这样对病人,真是不好。一点都不好。”

柳清歌第一次成为众矢之的。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干脆退回桌边,发作道:“我不说话了!”

沈清秋一手按着太阳穴,一手按着腰:“谁来告诉我,到底他死没死。”

齐清萋道:“没死!那小子以为你不行了,差点跟着你一起去,后来木师弟说你没事,还有气,他哪还舍得死。”

万幸没阴错阳差。谁都再也承受不起阴错阳差了。

沈清秋知道了柳清歌刚才是说的气话,可也被吓住了一两秒,老脸有点挂不住,批评道:“柳峰主别这样行不行。我是信任你才第一个问你的。你太让我失望了。”

柳清歌瞪他。沈清秋不怕他瞪,慢腾腾坐起来,挑了个不会把关键部位压得太疼的姿势,问:“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又回清静峰了。埋骨岭呢?洛冰河人呢?”

齐清萋道:“别担心埋骨岭了,早炸了。”

沈清秋重复道:“炸了?”

齐清萋说:“你和洛冰河不是在埋骨岭把心魔剑毁了吗?剑断的时候,整座山就炸了。”

明帆挤了个头到床边,道:“是啊是啊,师尊,大半座山砸到冰面上,砸出了好大一个洞,后来洛川上的冰就融化了。您和洛冰河都掉到洛川里,还是柳师叔把你们捞上来的。”

沈清秋正接着宁婴婴递上来的茶,准备喝,还好没喝,不然肯定就喷了。

“你们”?

沈清秋心虚地斜眼瞅柳清歌。没记错的话(这种事怎么可能记错),他跟洛冰河当时刚完事吧!

虽然后来洛冰河给他穿了衣服,但身上多少残留着罪证,凭柳巨巨的如炬慧眼,会看不出来什么异常,那才是奇怪。

怪不得柳清歌一直用这种像要清理门户的严厉目光盯着他。伤风败俗有辱师门啊!

齐清萋絮絮叨叨:“一捞就接了两个,抱得跟尸僵似的分都分不开,那么多人都看着呢,丢不丢人啊,我大苍穹山……”

众目睽睽之下啊那可是。沈清秋悔恨万分。千防万防,还是防不住春山恨有了新素材。

可依洛冰河那个脑回路,居然没把他直接带走,而是肯乖乖送他回清静峰,这也太奇怪了。沈清秋觉得不太寻常,追问:“那究竟洛冰河现在人在哪儿?”

还是宁婴婴乖巧孝顺,道:“师尊你睡了这么多天都不醒,他当然是去给您找灵药啦。”

找什么灵药啊。好不容易大难不死,满血复活,这小子不跪在床旁边等他醒,出去乱跑什么。这种杂事,交给小弟做!

宁婴婴又小声嘀咕道:“还不是被各位师叔师伯赶下山去的……”

沈清秋连高冷也懒得装了,绷不住脸,噗嗤的漏出了一声笑。

洛冰河得罪了苍穹山派太多人,被赶也正常,只是他现在居然懂得忍气吞声,乖乖被赶了。也真可怜。

不过,没事,就好。

没事才怪。沈清秋勃然变色:“掌门师兄!”

怎能忘了,还有一个当时奄奄一息的岳清源!

他连忙翻身坐起,趿着靴子便往外跑。旁人未曾料到他会突然一跃而下,都是愣了愣,这才跟着追上。木清芳喊道:“沈师兄你再躺躺吧——”

一口气跑出灵犀洞,山中清润芬芳的气息,浸染了鼻尖。忽然,外边漆黑的夜空中,炸开几朵金灿灿的烟花,仔细听,还有喧嚣人声从穹顶殿那边飘来。

沈清秋边拉好靴子边问:“怎么回事?穹顶峰上怎么这么吵?掌门师兄呢?”

齐清萋拉了拉歪掉的抹胸,没好气道:“你还知道关心一下掌门师兄啊。没死。”

木清芳笑道:“沈师兄你醒的太是时候了。不用错过庆典了。”

听闻岳清源无恙,沈清秋方松了口气。看来埋骨岭中拔剑一搏,并没耗尽岳清源的寿元,否则他真不知该如何自处了。也不知玄肃的秘密有没有被旁人知晓。

念头一转,又脸大无比地想:啥庆典?难道是庆贺他终于苏醒?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大费周章,这多不好意思。

柳清歌像是猜出了他所想所思,毫不犹豫地打了他的脸:“庆的是成功阻止两界合并。干你何事。”

沈清秋讪讪地道:“就不兴顺便给我也庆一庆嘛。”

既是为此等普天同庆的大事而举办的庆典,自然参与者不止苍穹山内部人士,在洛川参战的大小门派,尽皆应邀前来。穹顶峰上人声鼎沸,摩肩接踵,沈清秋还看见了不少熟人。那三名孪生的美貌道姑正温言软语缠着一人,竟然是轻纱遮面、清冷脱俗、一身正气的柳溟烟。

现在看着洛冰河这些后宫们聚在一起争芳斗艳,沈清秋有种十分奇妙的感觉,和以前一样热衷于围观,不过已经没办法抱着YY的心态来围观了。他斜眼多瞧了两下。只听那三姐妹娇声道:“好姐姐,好大人,好前辈,给题个字吧。”

“好不容易见着著者了,就给留个念罢。”

“当真是绝版,再不加印?”

她们手里拿着一摞花里胡哨的小册子,往柳溟烟手里塞,小册子看起来十分眼熟。沈清秋暗暗纳闷,总觉得很值得在意。正想走近些看清封面上的三个大字究竟是什么,忽然一旁有个人影鬼鬼祟祟闪过。

沈清秋两步跟到他身后,一把揪住那人,凉嗖嗖地道:“你还敢上穹顶峰,不怕齐清萋活剐了你。”

被人抓住,尚清华险些当场跪地,一听是沈清秋,长舒一口气,转身说:“瓜兄何必。好歹也你我二人也有同乡之谊共殴之情,别急着赶人嘛。”

沈清秋:“敢上苍穹山,你这是已经洗白成功了?”

尚清华:“不错。说出来我生怕吓着瓜兄。我可能就要回来继续做安定峰的峰主了。这都是托了冰哥的福,和平万岁。”

沈清秋:“岳清源让你回来?”

尚清华:“这叫浪子回头,迷途知返。我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为啥不让我回来?”

沈清秋放开他,悻悻然道:“掌门师兄就是人太好了。”

尚清华整整衣领:“不然怎么这么倒霉。人善被人欺啊。”

沈清秋打量他:“瞎折腾了一通,把你自己的小说折腾得面目全非,你看上去好像一点也不心塞。”

尚清华道:“话不能这么说嘛。可能你觉得是瞎折腾,屁用没有,不过,对冰哥而言,可能整个世界存在的意义,就是你的瞎折腾。”

……日了鬼了,向天打飞机菊苣能说出这种话?!

沈清秋悚然:“擦。你不是换回了原装货吧?”

尚清华严肃道:“你不要这样。我也是个有文学理想的年轻人,当然有自己的思考和感慨。”

沈清秋冷笑:“你的文学理想呢?为什么在本文之中,我只看到了无下限的杀必死?”再加上日更一万的手速,还有间歇性爆发两万的魄力。如果没有这些硬件,《狂傲仙魔途》连载前期根本不可能挺得过来!

尚清华摊手道:“你以为我一开始就是写无下限掉节操内容的吗?我以前也是有写过纯文学的,但本本扑街,只好开辟一条大众化的道路了。要知道,写小说可是一件寂寞的事情啊。与其写个终点烂大街的种马男,还是塑造现在的冰哥这样性格复杂一点、有矛盾有冲突、命运坎坷的奇葩男主,更符合我的写作理念。”

沈清秋总结道:“所以,你的写作理念就是写基佬?”

尚清华:“你瞧不起基佬男主吗?艺术作品艺术家,都喜欢塑造基佬。纯文学青睐基佬,你知道吗?”

他振臂高挥,慷慨激昂:“瓜兄,如果不是系统选中了你这名忠实的死忠读者,恐怕剧情不会被歪得这么彻底,彻底得歪回到我报废的大纲上面来。虽然现实中的我耐不住寂寞,迫于经济压力,选择了按照别人的口味和爽点写完《狂傲仙魔途》,不过现在拜你所赐,我想写的东西基本都已经在我面前演绎出来了。瓜兄!”

他深情而郑重地拍了拍沈清秋的肩膀:“你,是被选中的人;而我的生涯,已一片无悔!”

……怎么听起来,系统和这个世界,都这么像是尚清华这个砍大纲随大流作者的怨念产物?

沈清秋耻于成为这种“被选中的人”:“谁是你的忠实死忠读者。”

尚清华摆手,单方面宣布胜利:“我不跟你沟通,你是个黑粉。”

沈清秋刚想说“我只黑不粉!”,忽然听见尚清华在唧唧哼哼。什么“人情暖,恩难承,唇儿相凑,愿使今夜过明朝,朝朝暮暮永不休”,关键是那个调调听着特别耳熟,耳熟的沈清秋手痒牙痒,指他道:“尚清华,你哼什么呢?”

尚清华继续哼哼:“不知今时复明日,正阳阳尽需几时,正阳冉冉,秋声簌簌,修雅鞘无,寒水喷薄,泣不成声惨相求,求而不得复又起……”

沈清秋不可置信:“我□□——再唱一句试试?”

尚清华道:“沈大大你怎么不听人说话,千万不要随便操人。冰哥要疯。我告诉你,这个春山恨,现在是相当于十八摸的存在。你们俩个那就是传说级别的国民homo你懂?你堵我的嘴我没意见,然并卵,堵不住天下悠悠众人之口……”

终于,沈清秋如愿以偿地把向天打飞机菊苣暴揍了一顿。

好贱。太贱了!!!

这种挖坑不填还烂尾、角色崩到西伯利亚反而喜大普奔、还youcanyouup拖读者来帮填的作者,就应该被活活打死!

正准备把向天打飞机拖到漆黑的小树林里继续这样那样,忽听身后一声熟悉的阿弥陀佛,无尘大师道:“沈峰主安然无恙,真是万幸。”

沈清秋定了定,转身,只见昭华寺两位方丈与岳清源一道,款步朝这边走来。

他弃了尚清华,略一整理仪容,发自内心,真诚地笑道:“掌门师兄,无尘大师,无妄大师。”

岳清源看上去气色并无孱弱之处,也对他笑了笑。无妄则横了沈清秋一眼,十分嫌弃地走到别处去了。那神情,一如一个满脑子封建毒瘤的老道学家在看一名失足妇女,雷得他一个哆嗦。

无尘大师道:“沈峰主不要和无妄师兄计较。自从老衲在金兰城没了这双腿,他就对魔族十分痛恨,连带也对沈峰主……”

沈清秋摸了摸鼻子,无所谓道:“不碍事。”

被个老秃驴嫌弃,算不得什么。魔道祖师小说

无尘大师道:“不过他现在也好多了。天琅君在昭华寺停顿期间,他也从不为难。”

沈清秋道:“天琅君由贵寺收押了?”

无尘大师道:“算不得收押,老衲只想与他畅谈佛法,同时助他延缓露芝躯的衰败,待到几年他稳定下来后,再随他去。那时他爱继续游历人界,还是愿意带着竹枝郎的尸骨回归魔族,随心即可。老衲以为,他身上并没有什么戾气,即便是曾经有,也该消散了。”

无尘大师在金兰城双腿为撒种人所毁,撒种人又是天琅君派出的,他却能不计较这一桩,沈清秋不由得心生敬佩。而且,他并非胡滥慈悲。

最后一别,沈清秋也觉得,天琅君,应该再没什么毁灭世界的兴趣了。那原本就不是他真正想做的、喜欢做的。

只是没有了有点傻气的竹枝郎跟在后面帮他付账、打跑杂兵、搜罗奇怪的小本子,有时也会在所难免的伤感吧。

就像现在的他一样。

昭华寺的僧人们先行离去,前往穹顶殿。岳清源身为掌门,却没与他们一道。站在原地,默然凝视沈清秋。不知为何,相对微微尴尬。

试探一般的,岳清源叫了声:“小九……”

沈清秋道:“师兄,是清秋。”

纵使难以开口对岳清源说明真相,沈清秋还是希望尽量能以示区别。

岳清源怔了一怔,浅笑道:“……是清秋。清秋师弟。”

沈清秋看向他腰间的玄肃,还没开口,岳清源便自发道:“师弟不必担心。之后再闭关数月,应当暂时无恙。”

沈清秋道:“那掌门师兄今后千万别再冲动拔剑了。修为可以提,境界可以再升,寿元却是无法补回来的。”

岳清源缓缓摇头,道:“补不回来的,又岂止是寿元。”

在沿路年轻弟子们的欢声笑语,还有头顶的簇簇烟花中,两人朝穹顶殿慢慢走着。

岳清源道:“之后打算如何?”

沈清秋道:“暂时没有打算。等洛冰河回来,看看他如何吧。”

岳清源笑了:“你真的很宠这个徒弟。”

沈清秋正在思索应答之语,忽听岳清源道:“师弟。苍穹山永远是你在外漂泊累了之后,转身可以随时回来的地方。”

他说得极是认真郑重。

岳清源一向是如此,承诺的事必然做到。做不到的,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弥补。

自进入书中角色以后,沈清秋一直拒绝成为原作中那个人渣反派,划明界限,以与之背道而驰为荣,从来没有哪一刻,有过这样强烈又冲动的念头。

要是他真的是沈九就好了。

要是那个人真的能听到这句话,就好了。

沈清秋越走越慢,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头放眼望去。隔着人群,洛冰河就站在前方,穹顶殿的白石高阶之下。

他自是孤零零地站着,旁若无人。而往来行人见了他那张脸,什么表情都有。沈清秋下意识小跑了两步,又回过头,看了看身后之人。

岳清源道:“你去吧。”天官赐福

他欣然又沉默地站在沈清秋身后。一如过去,一如未来。

某一年,不知好歹的魔族上穹顶峰来挑衅示威,好一阵打砸抢烧,还抄着一把锤子,砸坏了一堆地砖。

洛冰河正低头盯着地面白砖之间的裂缝,忽然听到熟悉的折扇展开之声。一双白靴踩上了那道已生出了斑驳幼青的石缝。

他猛地抬头。

沈清秋摇扇道:“什么话都不要问。为师想先问你:身为弟子,为什么不恭恭敬敬静候师尊苏醒,却出去乱跑?”

洛冰河强忍着激动的神情,压抑地道:“苍穹山所有人都不欢迎我。我只能时不时悄悄去瞧一瞧。刚才没在灵犀洞看见师尊,还以为师尊被他们藏起来,或是,又走了……”

沈清秋听他有点委屈地辩解着,不由自主想起了尚清华刚才的话。

若是他没有胡搅蛮缠一通,说不定真的洛冰河就一黑到底,成了原著中那个手撕人棍、诅咒世界诅咒自己的黑暗青年。虽然现在,长成了一个恋爱脑青年,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多少也有惹人怜爱之处吧。

至少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真的蛮吃这一套的。

沈清秋叹道:“知道自己不受欢迎,那还老实把我送回苍穹山?”

洛冰河道:“我以为师尊醒来的时候,肯定会更愿意先看到苍穹山……”

不顾形象,沈清秋破格地甩了他脑门一扇子。

他恨铁不成钢道:“为师当然是最想先看到你了!”

洛冰河啪的挨了这一扇子,却激动得脸都红了。眼睛也开始水汪汪的,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沈清秋正被他这种目光看得浑身发软受不了,忽听四下呼喝与刀剑声四起。

杨一玄站在穹顶殿檐上,嚷道:“那魔族宵小果然又来缠沈师伯啦!”

一呼百应,当下有人跟着嚷嚷:“这厮居然还敢来!抄家伙,我家伙呢?”

“师兄那是我的剑,还给我!你要打自己回去拿你的!”

难怪洛冰河没一直守着等他醒,敢情他在苍穹山还人人喊打,这么受“热烈欢迎”呢。

沈清秋无奈道:“唔不错,你判断正确,这个情况,你的确只能偷偷地来。”

洛冰河低声说:“我早说了我在这里不受欢迎。”

沈清秋摸了摸他的头顶:“没事。师尊欢迎你。”

穹顶峰上一片喊打喊杀之声,真假半掺,跃跃欲试,都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之徒。更多的则是对洛冰河这个混世魔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和平路人。沈清秋哭笑不得,道:“不如走吧。”

洛冰河一时没反应过来:“走?”

沈清秋点头:“你不是说在这里不受欢迎吗?那就走,去欢迎你的地方。”

他补充道:“这次,无论你想去什么地方,为师都陪你。”

洛冰河那张看起来很聪明的脸,因为这一句,尽是呆呆的表情,令人不不忍卒看。

沈清秋没压低声音,峰上除了苍穹山的弟子,还挤满了受邀前来参加庆典的各派修士,五感灵敏,哪有听不清的道理,不约而同装聋作哑,看烟花的对着天空指指点点,谈笑的笑得屋顶几乎都要被掀起来。

他们如此配合,顾全苍穹山的面子,柳清歌却不领情,从屋檐上跳了下来,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冲沈清秋叫道:“喂!”

齐清萋怒不可遏:“……老娘不管了!爱去哪儿去哪!沈清秋你这个,你们这两个……溟烟,走了!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不要脸啊!”

“师妹。勿要造口业啊。形象啊……”

现在的苍穹山,除了护短、拆迁办、和魔族很熟、有一对作为黄色读物主角的师徒,还有什么其他更深入人心的形象吗?沈清秋想了想,竟无言以对。

像牵孩子一样,沈清秋牵着洛冰河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洛冰河牵着他的。

他能感觉覆在手背的五指在缓缓收紧,攥牢。用力到发痛。洛冰河慢慢抬头,满天星河都在他漆黑的眼底熠熠闪烁。

沈清秋见怪不怪,转过头来,心境沧桑如取经老僧。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千辛万苦,终于降服了一个闹天闹地的徒弟,勉强修成正果。就让他哭哭吧,反正洛冰河就是这么个德性。如此跌宕起伏鸡飞狗跳的剧情,说实在的他也想老泪纵横啊。

对于这本绝世奇书的转型,向天打飞机菊苣固然生涯一片无悔,而绝代喷子绝世黄瓜也不能说仍旧嫌弃。

作者不填坑,老子自己上。纵观种马文历史长河,有哪个读者像他一样,身先士卒,舍身填坑,奉献良多,只为拯救一本无脑YY流小学生水准旷世奇文的B格!

虽然拯救的方向上可能出了点偏差,但,至少,他,真正做到了“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

翻开《狂傲仙魔途》的那一刻,故事正式开始;合上《狂傲仙魔途》的那一瞬,故事却仍未结束。

又或是,世人流传的故事已经结束。而你我之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 ※ ※ ※ ※

94fdf170gw1emr5fm44lmj20g00sg0vz

 

共 44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三刷渣反,一刷天官魔道

  2. 冰秋吟说道:

    留个纪念☺(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

  3. 冰秋吟说道:

    留个纪念☺(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

  4. 腐女一枚说道:

    2刷留念
    2019.10.06

  5. 洋洋的糖糖说道:

    2019/10/6
    18;29
    节操对于我来说是陌生人
    大爱秀秀、魔道、天官

  6. 匿名说道:

    一刷留恋
    2019.10,7

  7. 含光君的小娇妻说道:

    2019年10月7日
    渣反第一刷

  8. 洛冰河爱沈清秋说道:

    哇舍不得1551 一刷留念 09/10/2019
    下次回来二刷!!三兄弟都看完了!!!

  9. 渣反说道:

    2019年10月11日 凌晨1:51 第一次看渣反

  10. 渣反魔道天官说道:

    2019年10月11日

    渣反一刷结束!!

  11. 無羨的wifi说道:

    2019年10月11日
    看渣反完結
    留念

  12. 匿名说道:

    2019年10月11日
    10点33

  13. 花花的怜说道:

    终于把三篇小说都看完了~~~~

  14. 黃瓜兄?说道:

    二刷留念鴨
    2019.1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