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80章 关键道具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埋骨岭内部坍塌得一塌糊涂, 原本里面上百成千个洞窟之间,四通八达, 可现在几乎被巨震震塌了一半, 到处都被落石堵塞。

沈清秋在其中艰难地择道穿行。

忽然,一处巨大的拱石堆中,透出些许微弱的魔息。

沈清秋下意识喊:“洛冰河?”

别是被岳清源用大禁制术封住的洛冰河给压了个正着吧?

他跃了过去,抬起最上一层石板。露出来的是残损的青色鳞片。伴随着青鳞微弱的起伏, 大小石块滚滚落下。

竹枝郎的蛇形盘成一座小型堡垒, 天琅君躺在中间,被护得滴水不漏。

他的躯体腐蚀的更严重了, 头随时都能掉下来的样子, 睁眼看了看沈清秋,还有心情招呼道:“沈峰主。”

沈清秋道:“你们两位情况如何?”

天琅君道:“我已习惯。竹枝郎, 不太好。”

的确不太好。

以往明火灯笼一般亮堂堂的两颗硕大黄瞳已经开始涣散, 但还算有神。蛇身青鳞脱落了不少, 红一片黑一片, 伤痕累累。

沈清秋帮忙把压在它尾巴上的石块推开, 发现正阳还插在蛇身上。他一伸手, 握住剑柄便拔了出来。失血的损伤的对魔族倒没什么, 反是这灵力绝顶的正阳剑插在它身上, 危害更严重。

天琅君道:“沈峰主不是不怎么爱理会他的吗?”

沈清秋道:“谁说我不理会他, 只是有时候沟通困难。他……怎么样。”

天琅君用残臂“摸”了“摸”那颗三角蛇头, 没有回答,反问道:“接下来的局面, 沈峰主打算怎么办?”

沈清秋道:“当然是毁剑。”

天琅君道:“心魔剑已经侵蚀入了洛冰河的神魂,与他同命,你现在要毁剑,不就等于杀了他?”

沈清秋果断道:“那就再想别的办法。”

天琅君道:“即便来不及阻止两界合并?”

沈清秋吸了口气,烦躁地说:“……来不及就来不及吧!尽力而为,别的到时候再说。”

天琅君终于又笑了一下。他说:“沈峰主,你这人真奇怪。用句你们的话说,道是无情却有情呢。对竹枝郎如此,对我儿子更是如此。”

他叹了口气,感慨道:“果然还是没办法讨厌人啊。”

讲真,再怎么奇怪,也没您老人家奇怪。沈清秋跟他说不下去了,问:“洛冰河呢?你看见他没?”

天琅君奇怪地道:“我以为沈峰主知道呢?不就一直在你身后吗?”

沈清秋猝然睁眼。毛骨悚然之下,慢慢地回头。

洛冰河果然站在他身后,正直勾勾盯着他的背影。

不知道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站在那里的。或者说,是从什么时候起,就跟在沈清秋身后的。

洛冰河微笑道:“师尊,把剑给我吧。”

沈清秋不动声色,把心魔剑举起:“你可以过来拿。”

洛冰河向他走了一步,忽然顿住了。他嘴角抽了抽,肩膀发起抖来。

落`霞`小`说l uo x i a . c o m

沈清秋横剑在前,问道:“怎么了?”

洛冰河咬牙切齿道:“……滚开。”

沈清秋还没来得及回应,洛冰河一手按住太阳穴,甩出一记暴击,喝道:“通通滚开,别缠着他。滚!!!”

这话不是对他说的,暴击也没甩到他身上,而是和沈清秋擦肩而过,打垮了一方本来就坑坑洼洼的洞壁。

天琅君友情提示道:“心魔剑的幻觉。”

不用他说,沈清秋也大概能猜出来,洛冰河现在的样子,明显是看到了旁人看不到的东西,手中灵力魔气乱轰,专门往他身旁打,和不存在的对手厮杀着。山体又在振动,滚石簇簇坠落。沈清秋看了一旁正在充分诠释老弱病残的两人一眼,喝道:“冰河,过来!”

洛冰河看上去有点呆呆的,然而还是很听话,果然跟着来了。

前面那个脚底生风,后面那个游魂一般,却速度分毫不落。这时,系统提示道:【“洛冰河”怒气值300。乘以心魔剑系数10后,现状态为3000。】

沈清秋咆哮:“关键道具呢?快点死出来行不行!玉观音!玉佩!麻利点拿出来溜溜!”

系统:【您好,关键道具掉落加载中。建议您暂时先使用其他工具。】

沈清秋:“还加载个——!有什么工具翻出来看看!”

系统:【温馨提示:您上次购买升级的情景小推手豪华版尚未投入使用。】

沈清秋猛地刹步。

说实话,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个情景小推手究竟是个毛玩意儿、原理是什么。但是,根据那仅有一次的用户体验来评价,它貌似是——相当之有用!

沈清秋咬牙道:“……来!”

让老子见识一下豪华版的霸气酸爽,放马过来!

他刚刚把“确定”狠狠戳下,地面便再次塌陷了。

下落的途中,沈清秋只有一个念头:驴我呢还小推手——你丫推土机吧!

然而,翻翻滚滚滑了一阵,头部上方石影滚滚,他却并没被塌陷的山石砸中。

有人挡在了他身上。

洛冰河尽管神智不清,脑子稀里糊涂的,可在这种时候,仍是本能地用身体帮他挡住了乱石。

他单臂反手一推,把砸在自己背上的巨石甩开,浑然不觉有何压力,低头呆呆和沈清秋对视,眸子里似乎有刹那清明转瞬即逝,茫然眨眼,忽的又一片混混沌沌。

暗红的罪印顺着他的额头蔓延,爬遍了整张雪白的脸,还在往脖子下蔓延。跌落一旁的心魔剑也仿佛和他身上的印纹呼应一般,明明暗暗,紫光黑气,流转不息。

洛冰河嘟哝道:“师尊……?”

沈清秋“嗯”了一声。他看到有鲜血顺着洛冰河额头往下流,嗓子有点发颤。

洛冰河道:“师尊,真的是你吗?”

“……嗯。”完美世界小说

洛冰河道:“这次是真的?你刚才不是和他们走了吗?我看到了的。”

沈清秋说:“我不走。”

洛冰河慢慢俯下身体,把脸埋到他颈窝里,小声地说:“师尊,我疼。我头疼。”

这语气,又像是在撒娇,又像是真的很疼很疼。沈清秋缓缓伸出双臂,搂上他的肩背,轻柔地拍了拍,嘴里哄孩子一样哄道:“乖乖的。很快就不疼了。”

洛冰河道:“我乖乖的,就不疼了,师尊也不会再让我一个人了么?”

沈清秋说:“马上就不疼了。”

洛冰河低声道:“我不信。”

他突然暴躁起来,怒吼道:“我不信!我不相信!”

见他再次发作,沈清秋攀着他的肩膀,猛地扬起上身,抬头。

角度出了点问题,牙齿和牙齿碰撞到一起,撞得生疼。嘴唇被堵住的洛冰河,眼睛还愣愣睁着。眨了一下,两下。

沈清秋也睁着眼,这样大眼瞪大眼,心里觉得诡异至极。

互瞪了半晌,谁都没先闭眼,他只好自己退了一步,先闭上眼,睫毛一阵颤动,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老实说,这种撞得牙齿嘴巴现在还疼得发麻的,根本不能叫吻,只能叫啃。

但明显,洛冰河啃的很高兴,在沈清秋唇瓣上咬来咬去,吃糖一样,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把沈清秋压了回去,按在地上。

【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

沈清秋被他抱得呼吸困难,右手五指在地面岩石上抓出血痕,连一口气都被打断成好几次才能喘完。

撑不住了。

真的快撑不住了。

就在他头昏眼花、眼前越来越黑的时候。一道微弱的白光划过。

叮的一声,落地声清脆。就坠落在沈清秋的□□的肩旁。

洛冰河十分警觉,抬眼一看,刹那间,恍惚了一下。

然后,瞳孔猛地缩成一点。先前模糊的景象慢慢重合,越来越清晰。

他缓缓低下头,脸色当场刷的惨白了。

沈清秋躺在他身下,衣衫尽数撕裂,双腿瑟瑟发抖,合都合不拢,眼眶红得厉害,一副快要气绝的模样。

洛冰河伸手想去碰他,又不敢,僵在半空中,喃喃道:“……师……尊?”

终于听到洛冰河正常地叫了一声师尊,沈清秋像是活过来一样,喘了口气。只是这口气喘得太艰辛,听起来倒像是啜泣。

洛冰河怔怔地道:“师尊……我……我干了什么?”

沈清秋本想清清嗓子,轻松一下气氛,说没干啥,干了你师尊我而已。结果,嗓子没清成,咳出了一口血。

两个人都被这口血吓懵了。

沈清秋的眼泪还没下来,洛冰河的泪水倒先下来了。滴滴打在沈清秋脸颊上,顺着往下滑。

沈清秋以前最怕女人哭,现在最怕洛冰河哭,顾不得屁股痛,给他擦脸,哄孩子一样安抚道:“不哭了哈。”

洛冰河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他肩膀滚落,一边手足无措抱着沈清秋,一边哽咽道:“师尊你别恨我……我不知道……我不想伤你的……为什么你不推开我,为什么你不杀了我。”

沈清秋在他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顺毛:“为师知道。为师愿意。”

一边哄,一边心中无限凄凉。尉官正年轻小说

被爆的人是他,好吗?为什么爆人的那个哭的比他还厉害,为什么被日的还要反过来安慰日人的?

饶了他吧!破处的洛冰河,简直比破处的小姑娘还难伺候!

沈清秋无奈道:“那……你先出来……”

洛冰河泪水还挂在眼睫毛上,顾不得害羞或是还没发泄完,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

他愣愣看着沈清秋双腿之间的一片惨不忍睹,脸色越来越白。尽管如此,还是细心地给沈清秋整好了中衣,把自己的外衫披到他身上。

沈清秋也不敢往自己下身看,慢吞吞地合上腿,过程中脸上肌肉一直在隐隐地抽,他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没什么痛感。

为了转移洛冰河的视线和注意力,沈清秋伸手去捡了一旁的玉观音,示意洛冰河低头。

洛冰河结结巴巴地道:“我以为……我以为它早就丢了……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了……”

沈清秋帮他把红绳戴上脖子,说道:“今后收好。不要再弄丢了。”

洛冰河讷讷道:“那时候是师尊帮我解了围,难道从那以后,师尊一直,把……把它带在身边?”

它一直都在系统空间内,说是一直带在身上,也不算说错对吧。这么想着,沈清秋有气无力点了一下头。

洛冰河抱着他的手缓缓收紧。泪水涟涟间,忽然看见手臂上的纹印正在迅速消退。他滚烫的额头和脸颊,也在迅速降温。

他愕然道:“你在干什么?”

沈清秋牢牢抱紧他,把洛冰河强硬地锁在臂弯之中,不让他乱动,沉声道:“不干什么。我跟你说过的,很快就不疼了。乖一点,别乱动。”

洛冰河失声道:“师尊你又要像上次那样,用自身引走心魔剑的魔气吗?”

他说的“上次”,是指沈清秋自爆的那次。那一定给他留下了极大的阴影。沈清秋道:“跟上次不一样。”

洛冰河的拳头慢慢握紧,颤声道:“哪里不一样?师尊你为什么能这样对我?为了别人,你居然能把同样的事情再做一遍!你是觉得那种事情……我还能亲眼看着它再发生一次?我早该知道,你们从不肯选我,个个都宁愿弃我而去……”

沈清秋严厉地说:“洛冰河你听着!”

洛冰河果然含泪乖乖听着了。

沈清秋道:“苏夕颜是拼着死才生下了你。洛冰河啊洛冰河,你为何不想想,老宫主那种人,会给他的徒弟什么温柔的好药?”

“那必然是对魔族致命的。若是当真死心认命服下,纵使不死,你又怎能安然无恙长到如今这么大?”

洛冰河肩头发颤。沈清秋一字一句道:“如果我是她,不管那碗是毒性多强烈的药,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逃出水牢,然后,把药性全部引到自己身上。无论过程多痛苦多惨烈,无论代价是否是功体散尽,是否不得好死,也绝不会让这个孩子受到一丝伤害。”

“这是我的判断。你可以认为这只是判断,因为再也没有人能告诉你,苏夕颜临终气断之前,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了。可如果她真视你为耻辱,她甚至不需要做点别的。数九寒天,冰天雪地,将你沉入洛川,你焉能活命?”

“又或者她不放弃风光无限、前途无量的幻花宫首徒之位,继续喝下老宫送来新的□□;不用狼狈逃窜,躲避幻花宫弟子的搜查;一个人在孤船上生下你之后,不把外衫脱下来,裹住你的身体;不用最后一丝力气,把你放进木盆推出去……根本等不到别人来救,你早就成了洛川上寒冻至死的一缕孤魂。”

“你现在好好地活在这里,怎能听了别人的话,就相信你母亲真的冷酷无情,相信她真的不要你?”

一口气说到这里,沈清秋一阵气闷,感觉魔气在四肢百骸中乱窜。他用残留的力气攥紧洛冰河的手腕。

“引渡心魔戾气,不是为了别的任何人、任何事。只是为了你。”

“我……不想看到一个一辈子受心魔控制,被它腐蚀神智,终日与幻影为伴的洛冰河。”

“为师对你的期望,是你活着,醒着,强大着。”悟空传小说

他轻声道:“所以,再别说什么没人要你、没人选你这种话了。”

洛冰河跪在他身边,眼睫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任由它们跌落下来,像是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他从来只是个孩子。在世间踽踽独行,茫然奔走,摔跤无数次。想要的东西只有那么几样,却总也抓不到。若早知如此,沈清秋心想,他一定……一定……

可早就说了,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早知如此”。

洛冰河忽然破泣为笑,一只手抓着沈清秋的手放到脸上,另一只拿起地上的心魔剑。

紫光流转的剑身发出尖叫般凄厉的嘶鸣。耳边传来什么东西一寸一寸碎裂的声音。

“师尊,我知道,你说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洛冰河凝视着他,牵了牵嘴角。

“可是,如果这世间唯一对我抱着这种期望的师尊不在了,我活着,醒着,再强大……又有什么意义呢?”

洛冰河的热度似乎传染给了他,沈清秋头有点晕。

昏昏沉沉间,他快听不清洛冰河的说话声了,也没办法阻止他毁剑的自杀性举动。恍惚觉得,就这样吧。

“死在一起”也包含了“在一起”。

似乎也不算太糟。

但有一个声音,还能听得真切——

【恭喜,各项数值达标,贵方升级为初级VIP用户。请问,是否启用高级功能“自救”?】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206 条评论

  1. 生命大和谐说道:

    但明显,洛冰河啃的很高兴,在沈清秋唇瓣上咬来咬去,吃糖一样,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把沈清秋压了回去,按在地上。

    【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

    在这种地方和谐,不太好吧(姨母笑)

  2. 和谐部分哦~说道:

    洛冰河尽管神智不清,脑子稀里糊涂的,可在这种时候,仍是本能地用身体帮他挡住了乱石。
    他单臂反手一推,把砸在自己背上的巨石甩开,浑然不觉有何压力,低头呆呆和沈清秋对视,眸子里似乎有刹那清明转瞬即逝,茫然眨眼,忽的又一片混混沌沌。
    暗红的纹印顺着他的额头蔓延,爬遍了整张雪白的脸,还在往脖子下蔓延。
    跌落一旁的心魔剑也仿佛和他身上的纹印呼应一般,明明暗暗,紫光黑气流转。
    洛冰河嘟哝道:“师尊……?”
    沈清秋“嗯”了一声,见有鲜血顺着洛冰河额头往下流,嗓子有点发颤。
    洛冰河道:“师尊,真的是你吗?”
    “……嗯。”
    洛冰河道:“这次是真的?你刚才不是和他们走了吗?”
    沈清秋说:“我不走。”
    洛冰河慢慢俯□体,把脸埋到他颈窝里,小声地说:“师尊,我疼。我头疼。”
    这语气,又像是在撒娇,又像是真的疼。沈清秋慢慢伸出双臂,搂上他的肩背,轻柔地拍了拍:“乖乖的。很快就不疼了。”
    洛冰河道:“我乖乖的,就不疼了,师尊也不会再让我一个人了么?”
    沈清秋说:“马上就不疼了。”
    洛冰河低声道:“我不信。”
    他突然暴躁起来,怒吼道:“我不信!我不相信!”
    见他再次发作,沈清秋攀着他的肩膀,猛地抬头。
    角度出了点问题,牙齿和牙齿碰撞到一起,撞得生疼。
    嘴唇被堵住的洛冰河,眼睛还愣愣睁着。眨了一下,两下。
    沈清秋也睁着眼,这样大眼瞪大眼,心里觉得诡异至极。互瞪了半晌,只好退了一步,自己先闭上眼。睫毛一阵颤动,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老实说,这种撞得牙齿嘴巴现在还疼得发麻的,根本不能叫吻,只能叫啃。
    但明显,洛冰河啃的很高兴,在沈清秋唇瓣上咬来咬去,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把沈清秋压了回去,按在地上。
    嗤啦几声,沈清秋外衣被撕成数片。
    其余的衣物,则被沈清秋自己脱了下来。撕撕扯扯间,下半身褪到膝盖,上身脱到只剩一件中衣松松垮垮罩着,滑下了圆润的肩头。
    洛冰河的手顺着衣领摸了进去。
    他浑身上下都在发烫,比那次在圣陵烧得还厉害,手在沈清秋皮肤上用力揉捏。
    又烫,又痛,又心慌。
    沈清秋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他早下定决心,做好了准备,这时自觉地翻了个身,后背对着洛冰河。
    虽然他对这种事毫无经验,但也听说过第一次的话后入比较容易。虽然心里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可耻,但顾不得那么多了。原本是为了方便洛冰河为所欲为,谁知道,却被猛地翻了回来。
    洛冰河卡在他双腿之间,全神贯注盯着他的脸,相距不过几寸,炙热的呼吸交织纠缠。
    下身干涩的穴口被抵上一根火热的东西,直径略恐怖,像一颗饱满的圆球。
    因为前端略略湿润,紧闭的穴口稍微能含住一点。
    洛冰河没有立刻冲进去,他迷迷糊糊的,却坚持非要盯着沈清秋的脸不可,一点一点,在他面颊上连绵细碎的亲着。沈清秋原本紧绷的神经,因为他这无意识的举动稍微放松了点。
    他放松的太早了点。
    沈清秋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被活活从中间劈成两半”的感觉。
    他疼疯了,蹬腿往后退去。洛冰河钳住他的腰部,生生往回拖,脊背在粗糙的岩石上摩擦,火辣辣的皮肉疼。
    这一刹那的剧痛让沈清秋什么东西都抛到脑后了。
    他仿佛脱水垂死的鱼,剧烈挣扎起来。可他越是挣扎,洛冰河越是情绪不稳,两眼赤红,气息凌乱,脑子混混沌沌,只想死死摁住沈清秋,一插到底!
    最粗的前端已经埋入,后面连着长长的柱体,朝他内脏沉沉压去。沈清秋用手抵着洛冰河的胸口,腰却被箍住动弹不得,双腿更被按到胸前,臀部高高翘起,根本阻挡不住肠肉被一路撑开。
    他把惨叫憋了回去,尽量放松,敞开下体,任由洛冰河插到最深处。
    尽根埋入后,就像被一根火热的钉子贯穿,活活钉死在岩石上。洛冰河像是终于找到一点安全感,抓起沈清秋的头发,拉起来就亲。
    头皮上的疼倒是可以忽略不计,体位的变化让沈清秋有种内脏被顶移位的可怕错觉,后穴不受控制,蠕蠕而动。洛冰河没有意识,不知收敛,觉得爽快,便毫不留情抽插起来。
    他动作又快又狠,上百次深浅不一、缓慢交替的抽插过后,洛冰河终于可以顺畅连续地齐根没入他穴内了。
    啪啪撞击声和噗嗤水声不绝于耳。
    沈清秋热泪盈眶。
    疼。
    疼啊。
    他疼得打哆嗦,却没忘了现在该干什么,运调灵力,把洛冰河身上汹涌的魔气引渡过来。
    这法子非常之蠢,但也非常之有效。心魔剑的魔气供给是洛冰河,如果把他体内的能量分过来,动力不足,自然就无法再让埋骨岭下坠了。
    肉穴颤抖蠕动着含住那根凶狠地捣进捣出的东西,这地方从未有外人造访过,壁上嫩肉被磨得又辣又胀。初时进出还略有困难滞塞,阵阵灼痛后,肠肉逐渐湿润,鲜血和分泌的肠液使得这场交合顺利起来。
    黑暗之中,淡淡的血腥味弥散开来。痛苦压抑的喘息和肉体相撞声格外清晰。
    洛冰河做得高兴,抱着沈清秋不肯撒手,脸颊蹭着沈清秋的额头,又乖又委屈的模样,可下身完全不是这个画风,几乎说得上是残暴。
    沈清秋被他抱得呼吸困难,右手五指在地面岩石上抓出血痕,连一口气都被打断成好几次才能喘完。
    撑不住了。
    真的快撑不住了。
    就在他头昏眼花、眼前越来越黑的时候。一道微弱的白光划过。
    叮的一声,落地声清脆。就坠落在沈清秋的赤【裸的肩旁。
    洛冰河十分警觉,抬眼一看,刹那间,恍惚了一下。
    然后,瞳孔猛地缩成一点。
    先前模糊的景象慢慢重合,越来越清晰。
    他缓缓低下头,脸色当场刷的惨白了。
    沈清秋躺在他身下,衣衫尽数撕裂,双腿瑟瑟发抖,合都合不拢,眼眶红得厉害,快要气绝的模样。
    洛冰河不敢置信,伸手想去碰他,又不敢,僵在半空中,喃喃道:“……师……尊?”
    终于听到洛冰河正常地叫了一声师尊,沈清秋像是终于活过来一样,喘了口气。
    这口气喘得太艰辛,听起来倒像是啜泣。
    洛冰河怔怔地道:“师尊……我……我干了什么?”
    沈清秋本想清清嗓子,说没干啥,干了你师父我而已。结果,嗓子没清成,咳出了一口血。
    两个人都懵了。
    沈清秋的眼泪还没下来,洛冰河的泪水倒先下来了。
    滴滴打在沈清秋脸颊上,顺着往下滑。
    沈清秋以前最怕女人哭,现在最怕洛冰河哭,顾不得屁股痛,给他擦脸,哄孩子一样安抚道:“不哭了哈。”
    洛冰河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他肩膀滚落,一边手足无措抱着沈清秋,一边哽咽道:“师尊你别恨我……我不知道……我不想伤你的……为什么你不推开我,为什么你不杀了我。”
    沈清秋在他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顺毛:“为师知道。为师愿意。

    1. 匿名说道:

      啊啊啊好人好人!!!!!!!!

    2. 匿名说道:

      啊好人好人!!!

    3. 匿名说道:

      我真的是一边听《妈妈不在家》一边看…….毫无违和感有木有……

    4. 洛冰河的心魔剑说道:

      真的是,和谐光芒闪瞎了我心魔的钛合金狗眼

    5. 啦啦啦说道:

      天哪你真是好人,在下佩服啊

    6. 不知道说道:

      实体书有哦,整整6面

    7. 匿名说道:

      请收下我膝盖!

    8.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好人,好人,好人有好报,谢怜保佑你。大好人谢谢:-P

    9. 匿名说道:

      干得漂亮!我喜欢!哈哈哈

    10. 匿名说道:

      楼主我爱你啊!!!

    11. 太太请收下我膝盖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人啊啊啊收下我膝盖啊啊啊

    12. 匿名说道:

      和谐眼 干得漂亮 我太爱评论了 我说呢 怎么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直接就和谐跳过了笑死我了

    13. Yeee说道:

      請收了我的膝蓋

  3. 匿名说道:

    好人呐,好人呐,把重点发了出来

  4. 不良少年蓝忘机天天上wifi说道:

    我很满意啪啪啪拯救世界的这个概念(顺便心疼师尊……很疼吧……)

  5. 忘机你上羡了吗说道:

    多谢好心人,,哈哈哈~~~

  6. 匿名说道:

    我。。。。。。。。

  7. 匿名说道:

    好人呐,把重点发出来了

  8. 匿名说道:

    姐妹你太棒了!

  9. 匿名说道:

    好人一生平安,大富大贵

  10. 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说道:

    姐妹,You’re very good👍👍👍

  11. 和谐说道:

    但明显,洛冰河啃的很高兴,在沈清秋唇瓣上咬来咬去,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把沈清秋压了回去,按在地上。
    嗤啦几声,沈清秋外衣被撕成数片。
    其余的衣物,则被沈清秋自己脱了下来。撕撕扯扯间,下半身褪到膝盖,上身脱到只剩一件中衣松松垮垮罩着,滑下了圆润的肩头。
    洛冰河的手顺着衣领摸了进去。
    他浑身上下都在发烫,比那次在圣陵烧得还厉害,手在沈清秋皮肤上用力揉捏。
    又烫,又痛,又心慌。
    沈清秋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他早下定决心,做好了准备,这时自觉地翻了个身,后背对着洛冰河。
    虽然他对这种事毫无经验,但也听说过第一次的话后入比较容易。虽然心里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可耻,但顾不得那么多了。原本是为了方便洛冰河为所欲为,谁知道,却被猛地翻了回来。
    洛冰河卡在他双腿之间,全神贯注盯着他的脸,相距不过几寸,炙热的呼吸交织纠缠。
    下身干涩的穴口被抵上一根火热的东西,直径略恐怖,像一颗饱满的圆球。
    因为前端略略湿润,紧闭的穴口稍微能含住一点。
    洛冰河没有立刻冲进去,他迷迷糊糊的,却坚持非要盯着沈清秋的脸不可,一点一点,在他面颊上连绵细碎的亲着。沈清秋原本紧绷的神经,因为他这无意识的举动稍微放松了点。
    他放松的太早了点。
    沈清秋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被活活从中间劈成两半”的感觉。
    他疼疯了,蹬腿往后退去。洛冰河钳住他的腰部,生生往回拖,脊背在粗糙的岩石上摩擦,火辣辣的皮肉疼。
    这一刹那的剧痛让沈清秋什么东西都抛到脑后了。
    他仿佛脱水垂死的鱼,剧烈挣扎起来。可他越是挣扎,洛冰河越是情绪不稳,两眼赤红,气息凌乱,脑子混混沌沌,只想死死摁住沈清秋,一插到底!
    最粗的前端已经埋入,后面连着长长的柱体,朝他内脏沉沉压去。沈清秋用手抵着洛冰河的胸口,腰却被箍住动弹不得,双腿更被按到胸前,臀部高高翘起,根本阻挡不住肠肉被一路撑开。
    他把惨叫憋了回去,尽量放松,敞开下体,任由洛冰河插到最深处。
    尽根埋入后,就像被一根火热的钉子贯穿,活活钉死在岩石上。洛冰河像是终于找到一点安全感,抓起沈清秋的头发,拉起来就亲。
    头皮上的疼倒是可以忽略不计,体位的变化让沈清秋有种内脏被顶移位的可怕错觉,后穴不受控制,蠕蠕而动。洛冰河没有意识,不知收敛,觉得爽快,便毫不留情抽插起来。
    他动作又快又狠,上百次深浅不一、缓慢交替的抽插过后,洛冰河终于可以顺畅连续地齐根没入他穴内了。
    啪啪撞击声和噗嗤水声不绝于耳。
    沈清秋热泪盈眶。
    疼。
    疼啊。
    他疼得打哆嗦,却没忘了现在该干什么,运调灵力,把洛冰河身上汹涌的魔气引渡过来。
    这法子非常之蠢,但也非常之有效。心魔剑的魔气供给是洛冰河,如果把他体内的能量分过来,动力不足,自然就无法再让埋骨岭下坠了。
    肉穴颤抖蠕动着含住那根凶狠地捣进捣出的东西,这地方从未有外人造访过,壁上嫩肉被磨得又辣又胀。初时进出还略有困难滞塞,阵阵灼痛后,肠肉逐渐湿润,鲜血和分泌的肠液使得这场交合顺利起来。
    黑暗之中,淡淡的血腥味弥散开来。痛苦压抑的喘息和肉体相撞声格外清晰。
    洛冰河做得高兴,抱着沈清秋不肯撒手,脸颊蹭着沈清秋的额头,又乖又委屈的模样,可下身完全不是这个画风,几乎说得上是残暴。
    沈清秋被他抱得呼吸困难,右手五指在地面岩石上抓出血痕,连一口气都被打断成好几次才能喘完。
    撑不住了。
    真的快撑不住了。
    就在他头昏眼花、眼前越来越黑的时候。一道微弱的白光划过。
    叮的一声,落地声清脆。就坠落在沈清秋的赤【裸的肩旁。
    洛冰河十分警觉,抬眼一看,刹那间,恍惚了一下。
    然后,瞳孔猛地缩成一点。
    先前模糊的景象慢慢重合,越来越清晰。
    他缓缓低下头,脸色当场刷的惨白了。
    沈清秋躺在他身下,衣衫尽数撕裂,双腿瑟瑟发抖,合都合不拢,眼眶红得厉害,快要气绝的模样。
    洛冰河不敢置信,伸手想去碰他,又不敢,僵在半空中,喃喃道:“……师……尊?”
    终于听到洛冰河正常地叫了一声师尊,沈清秋像是终于活过来一样,喘了口气。
    这口气喘得太艰辛,听起来倒像是啜泣。
    洛冰河怔怔地道:“师尊……我……我干了什么?”
    沈清秋本想清清嗓子,说没干啥,干了你师父我而已。结果,嗓子没清成,咳出了一口血。
    两个人都懵了。
    沈清秋的眼泪还没下来,洛冰河的泪水倒先下来了。
    滴滴打在沈清秋脸颊上,顺着往下滑。
    沈清秋以前最怕女人哭,现在最怕洛冰河哭,顾不得屁股痛,给他擦脸,哄孩子一样安抚道:“不哭了哈。”
    洛冰河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他肩膀滚落,一边手足无措抱着沈清秋,一边哽咽道:“师尊你别恨我……我不知道……我不想伤你的……为什么你不推开我,为什么你不杀了我。”
    沈清秋在他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顺毛:“为师知道。为师愿意。

  12. 三弟花城说道:

    你们让我知道看评论的重要性了

    1. 我被圈粉了说道:

      很少看评论的我,竟然开始追起评论来了。。。

  13.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 评论很重要

  14. 匿名说道:

    魔道和天官有肉么,

  15. 匿名说道:

    为师知道,为师愿意
    我的天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