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78章 昔颜已逝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沈清秋低声说:“不是这个问题。”

洛冰河不依:“那是什么问题?”

沈清秋竖起折扇:“先解决眼下之事, 之后再说。”

洛冰河慢慢退开,微笑:“好。”

他轻轻地道:“……反正有的是再说的时间。”

众人都能觉察到, 四周阴阴簇簇的枝叶、及腰高的草丛, 以及惨白的乱石堆缝隙间,潜藏着无数蠢蠢欲动的生物。莹绿的眼睛和呼呼的低哮,如同微小的细浪,此起彼伏。

这个时候, 让洛冰河走在最前的好处, 就充分体现出来了。但凡是他对着走过去的方向,妖风立刻停歇, 鸦雀无声。潜伏的魔物们要么成群结队装死, 要么簌簌狂退。

说难听点,就跟避瘟神似的……

有此神助, 找到目的地的时间比预想的要快很多。

如果白雾缭绕之中, 忽然有一个地方黑气滚滚, 直冲云天, 只要不是瞎子, 都能看出来异常。

这山洞洞口掩映着层层厚重的绿叶, 阴阴的甚是森然, 站在洞口边, 一阵寒凉。众人都停住了脚步, 迟疑着。

按照原先的设想, 在到达这里之前,应当先杀他个敌将八百, 斩他个魔物一千,顺便什么毒虫奇花都要过上一通,才能千辛万苦来到最后关卡。

就算没这么多道程序,衣服起码要沾点血才对得起BOSS战吧?!

一位掌门道:“恐怕不能贸然行动。”

💄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另一位赞同道:“最好先探一探虚实。”

洛冰河道:“那是一定。”

他刚说完,漠北君就一脚把尚清华踹了出去。

真的是踹了出去……了出去……出去……去……

在沈清秋震惊万分的目光中,尚清华连滚带摔就飞进了山洞,“探一探虚实”去了。

死寂半晌,突然,洞中爆发出一声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清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了一把藤叶,刚随众人涌入洞中,就听一个声音传来:“沈峰主,又见面啦。”

心魔剑插在山洞尽头的岩缝之间。那黑气紫烟便是从它剑锋上溢出的。天琅君坐在一块青石之上,尚清华就站在那块青石前不远处。

洞外的天光投射进来,照亮了天琅君半边身体。登时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沈清秋总算知道尚清华刚才为什么叫那么惨了。

天琅君虽然面上笑容依旧一派优雅,却因为小半张右脸尽皆成了腐烂的紫黑色,显得这笑容极其恐怖。

他左边袖子空荡荡的瘪着。看来,那条总是掉下来的手臂,再也接不回去了。

这副破破烂烂、油尽灯枯的模样,可跟沈清秋想象中的最终BOSS不太一样。

沈清秋忍不住留意洛冰河神色。只见他脸上是接近于木然的平静,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天琅君侧了侧头,道:“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少。我还以为,会像上次白露山那样,数百名高手齐上阵呢。”

无妄哼道:“你看看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身边一个喽啰都没有,还用得着那么多人来吗?”

天琅君道:“喽啰嘛我这里的确没有,不过外甥倒有一个。”

话音未落,洞中闪过一道青影。竹枝郎无声无息挡在了天琅君侧前方。

不知为什么,这一对主从,都是一身狼狈。天琅君的露芝躯不适应魔气,被腐蚀得坑坑洼洼,这可以理解。竹枝郎竟也瞳孔泛黄,脖子、脸颊、额头,手臂,凡裸露在外的地方,都爬着一块一块的鳞片,狰狞可怖,看上去和露芝洞里的半人半蛇形态十分接近。

他哑声道:“沈仙师。”

沈清秋道:“是我……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岳清源不动声色:“师弟,你和这位又有何渊源?”

渊源深了去了。事态发展到今天这一步,跟这位有着莫大的关系。沈清秋正想说话,天琅君微微一扬下巴,对岳清源眯眼道:“我记得你。”

他想了想,确定地说:“当时幻花宫那老儿要你助他偷袭,你没理会。如今苍穹山的掌门是你?倒还不错。”

岳清源道:“阁下记性也是不错。”

天琅君笑着笑着,叹了口气。

“如果你们也被压在一个黑黢黢的地方十几年,不见天日,每天只能想些过往之事虚度光阴,也会像我一样记性不错的。”

这次没人答他的话了。岳清源握住玄肃,连鞘带剑打了出去。

天琅君堪堪避过,轰隆阵阵,他身后洞壁被生生轰塌了半边,开了一个大洞,外面便是高空,飞沙走石跌落,向下方坠去。寒气霍的流卷而入,细碎的雪花漫空飞舞,迷人视线。百丈之下的冰面上,隐隐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兽鸣和厮杀声。第一波南疆魔族已经落地了。

天琅君道:“我猜,一定又是百战峰打头阵。对不对?”

数十人分散开来,从各个角度抄了过去。无妄法杖挥得虎虎生风,刚猛十足,抢攻在最前。竹枝郎被玄肃逼得节节败退,却仍尽职尽责地吸引着大部分的火力。天琅君继续坐在青石上,清闲得很,道:“当年我便记得,你拖到最后一刻才拔剑。今天也要这样?”

岳清源不答话,正要一掌击上竹枝郎胸口,另一名掌门抢先打了上去。竹枝郎不避不退,生生受了这一击,可发出惨叫的却是那名掌门。

沈清秋瞳孔骤缩,喝道:“别碰他他身上都是毒!”

混战之中,几人中毒,几人被爆炸的魔气灵力震出洞外,身体飞入半空,下坠的途中翻上了飞剑,才稳住身形。尚清华偷偷摸摸往沈清秋那边溜,竹枝郎正战得血气翻腾,蓦地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往外蹭,不假思索甩了两条青蛇过去。沈清秋看得清楚,反手一翻,一枚青叶正要飞出,挽救飞机菊苣的生命,两条青蛇突然被凭空凝结的一道锐利冰刺穿过。

漠北君鬼影般出现在战圈之中,拎起尚清华,扔小鸡一样扔到沈清秋那边,一拳砸向竹枝郎。

接下来的十秒内,沈清秋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暴打”……

竹枝郎这边被漠北君狂殴不止,围攻天琅君的火力陡然加大。

天琅君虽没了一只手,以一对多,风度仍分毫不坠,道:“唉,你们为何又这样。以多对一,不觉得胜之不武有违道义?”

一名掌门抢攻道:“对付你这种居心不良唯恐天下不乱的魔族妖人,还讲什么道义!”

下一刻,他的脑袋犹如蒜瓣一般被拍得四分五裂,天琅君笑道:“其实我本来没什么不良的居心,也不觉得天下大乱多有趣。偶尔越界,来这边唱唱曲,读读书,挺好。不过,既然都在白露山待了那么多年,不真如你们所想做点什么,还真是有点不甘心。”

岳清源指尖一弹,玄肃出鞘三寸,灵力暴涨。天琅君身上骨骼错位般咯咯作响,“咦”了一声,道:“果然是掌门。挺好,你师父本人不怎么样,挑徒弟和继任者的眼光倒好。”

他伸出一手,直接握住玄肃剑锋,恍如无知无觉,笑道:“但你为何不尽数拔出?只是这样,还奈何不了我。”

岳清源目光一沉,玄肃再次出鞘半寸!

忽听洛冰河凉凉地道:“他奈何不了你。我呢?”

天琅君笑容未褪,突然,一道强劲的魔气如斧砍刀劈般袭来。

他仅剩的那只手脱臂而出,被狂风卷起,飞出洞外,直坠下埋骨岭。

洛冰河终于出手了!

这对父子再次对上,这次,终于轮到天琅君毫无还手之力。

洛冰河两眼红得刺目,紧绷着脸,出手狠戾,毫不容情。天琅君现在双手皆断,竟然有了左支右咄、应接不暇之态。竹枝郎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漠北君,脸上身上已是血肉模糊,见主受困,像是杀昏了头,横冲直闯过去。恰好无妄被天琅君魔气扫过,口喷鲜血,向后飞出,无尘大师迎身去接。眼看竹枝郎就要撞上他,沈清秋见势不好,闪身挡在无尘身前。

竹枝郎一见沈清秋,黄澄澄的瞳孔闪过一丝清明,猛地刹步。导致身形不稳,踉跄着险些栽倒,正要绕过沈清秋去助天琅君,倏地一道白光横穿而来。竹枝郎背部重重撞上洞壁,被生生穿胸钉在了岩石之上。

他胸口那半截修长的剑身,正是正阳。

沈清秋回头,洛冰河缓缓收手。天琅君平静地站在他身后两丈之外。

只站了一会儿,他就姿势优雅地倒了下去。

……

打完了?

这么简单?

沈清秋还有点没法接受。

他都没打几下呢。这就完了?

他拍尚清华:“……你不是说天琅君很难打吗?”

尚清华说:“……是很难啊。”

沈清秋:“这赢的有逻辑吗?”

尚清华:“再难打的BOSS,在男主面前也不要想浪得起来。这不是公认的逻辑吗?”

两人环顾四周,来时有数十人,满血状态,到现在,站着的已经没剩几个了。沈清秋看着之前视作超难关卡BOSS的两位。一个被钉在墙上,鲜血淋漓;一个正躺在地上,十分符合“饱受蹂躏、断了线的破布娃娃”此类描述。

半点也没有打完终极BOSS的酣畅淋漓之感,越看越觉得,这根本就是己方在欺负老弱病残,仗着人多不要脸地群殴……

没错他们的确是在群殴。可谁知道会变成这样?BOSS实力和想象中的差太多了!

洛冰河转回身,滴血未沾,气定神闲,问沈清秋:“要杀了他吗?”

他指的是天琅君。竹枝郎闻言,握住正阳剑身,奋力外拔。他脖子脸上鳞片似乎在混战中被刮去不少,这时一阵一阵用力,血流如注。

自从知道公仪萧为他所杀后,沈清秋心里一直有个疙瘩,但这幅模样,实在惨不忍睹,见者很难不同情。而且,虽然沈清秋被他诡异的报恩方式坑了无数次,可好歹竹枝郎从没对他起过坏心思。

沈清秋叹道:“都变成这样了。你何苦。”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

竹枝郎咳出一口血沫,干哑地说:“变成这样?”

他苦笑道:“如果我说,白露山那副模样,才是我的原身,沈仙师你有何想法?”

一个轰天雷劈到沈清秋脑门顶上。

怎么,原来白露林那在地上爬爬爬的蛇男才是竹枝郎的原始形态吗?!

竹枝郎喘了一口气,道:“我血统微贱,只因我父亲是一条混沌巨蛇,母亲生下我时,便是这半人半蛇的畸形模样。一直长到十五岁,旁人皆弃我恶我,辱我驱我。若非君上助我化为人身,还肯提携我,我便一生都是一只蠕动在地的怪物。”

他咬牙道:“君上给了我第一次为人的机会,沈仙师你则给了我第二次。或许对你们而言,不过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万死莫敢不报……沈仙师问我‘何苦’?你说我是何苦?”

天琅君忽然叹道:“傻孩子,你跟他说那么多做什么?”

他虽然躺着,却躺的依旧很雍容,如果忽略掉被魔气侵蚀的小半张脸,就更雍容了。

他望着天,悠悠地说:“人啊,总是相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再亲密的人,转眼也可以欺骗于你。何况一直都只是你一厢情愿地要报恩?你说再多,他也不懂你,只会厌烦不解。又何必多言?”

一时之间,在场众人都沉默不语。一个本无异心的大好青年,满心欢喜谈了一场恋爱,却不过一个骗局,被镇压在暗无天日的高山之底,无数个日日夜夜。谁有资格让他不要怨恨?谁有资格让他“放下吧,看开点”?

无尘大师却道:“若阁下当年真的无此意图,听信谗言,是我们的错。今日之祸,躲不过,避不得。种恶因,得恶果,迟早都要偿还。”

他合掌道:“可苏施主不惜自服毒药,也要去见你一面,你又怎能怪她欺骗了你?”

天琅君微微一愣,抬起了头。

沈清秋也是心尖一颤。

无尘大师这个人不会说谎,而他要说的版本,似乎和旁人所述所知的,不大一样。

无尘大师道:“在昭华寺,因不想让苏施主身后遭受非议,也因为答应要保守秘密,老衲未能开口说出真相。”

“苏施主是被老宫主强行押回幻花宫的。她执意不肯听命,不肯将你骗去预先设好了几十重阵法的围剿地点。老宫主在水牢对她动刑之际,才发现她已有身孕。强行落胎恐会危及性命,苏施主更是极力反抗。老宫主便给了她一碗毒药,就是那碗对魔族致命的毒药,告诉她只要她肯喝下去,就放她去见你。”

“苏施主喝了老宫主给的药,一个人出发。可她不知道,老宫主将围剿地点改在了你们往日相会的白露山。”

天琅君躯体残缺,这样勉力抬头,还有血迹凝在唇边,怔怔然的,竟有种说不出来的可怜。

“老衲是在去白露山的路上遇到苏施主的。她当时刚喝完那晚药不久,周身是血,每走一步,血也流一步。我听她断续说了几句,不忍欺瞒,如实告知天琅君已被永世镇压的消息,她才知道师父对她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不但地点是错的,时间也是错的!”

“应她所求,老衲护她避开幻花宫搜查巡捕的弟子,将她送到洛川上游。从此,再也不知所踪。”

“天琅君,苏施主也许确实并非纯善之人。她本是高高在上、被寄予厚望的下一任幻花宫之主。一开始,接近你也可能未曾怀有好心。可到后来,你们二人之间,究竟是你恶意蛊惑于她,还是她情不自禁?”

“老衲非是局中人,这些皆不得知。可我所见所知,却是她拒绝听从养育自己十几年的师父的命令,在水牢受尽折磨也不肯松口,不愿骗你害你——如果最后不是万不得已,天下哪个母亲会喝下那样一碗毒药?”

“她非是弃你不顾,而是万般无奈,人世不怜,生生错过了啊……”

天琅君的嘴唇似乎轻微地颤了颤。

半晌,他道:“……是吗。”

说完这两个字。他又问了一句:“真的?”

无尘大师道:“老衲敢以性命担保,所言绝无半句虚假。”

天琅君转头,看向沈清秋和岳清源,索证般地问道:“真的?”

他居然根本不管旁人是不是也是知情者,抓着人就问。岳清源无言以对,默然低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沈清秋再三思量,终是缓缓一点头。

也许老宫主或许本无污蔑加害之心,但他见两人情状逐渐亲密,却一定会开始后悔放苏夕颜去接近天琅君。

苏夕颜脱离了掌控,和天琅君真的倾心相爱,甚至还有了洛冰河,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老宫主才断章取义,缺斤少两,一番编排,生生把天琅君塑造成了意欲颠覆三界的绝世魔头。

生生毁了这许多人、许多年。

天琅君像是忽然脱了力,重新躺了下去。

他叹道:“好吧。好歹,总算有件不那么糟糕的事。”藏地密码小说

他眼睫沾了一点雪花,随之颤动。不知究竟是十几年后落在眉间的第一场雪,还是凝结住的,没有落下的泪水。

沈清秋转头去看洛冰河。他从始至终听着,却听若未闻,甚至“呵”的轻笑了一声。

这样把话说开,天琅君的心结固然是解了。可对洛冰河而言,残忍程度分毫不减。

无非是从生父生母都厌弃的成果,变成了生父生母都放弃了的成果。

一样都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心魔剑还在源源不断散发着紫黑之气,下方厮杀之声越发清晰。恐怕埋骨岭的下落仍在持续,不知距离洛川冰面,还有多少距离。岳清源朝插着心魔剑的岩壁走了几步。沈清秋道:“事已至此。天琅君,你收手吧。”

现在收手,还不算太晚,如果天琅君继续往心魔剑中输送魔气,就真的只有杀了他才能阻止合并了。怎么说,沈清秋也并不特别希望天琅君真的去死。毕竟,谈个恋爱谈得成了这副模样,实在是够倒霉了。再要人家的命……没有哪个BOSS这么苦逼的!

天琅君却忽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笑声在山洞和岭中回荡。他像是觉得十分滑稽,歪头道:“沈峰主,你看,现在的我,甚至连竹枝郎的人形都维持不住了啊。”

这时候,沈清秋还没觉察他话中的意思,只是隐隐觉得心中哪里一跳。

天琅君慢条斯理道:“和你们斗了这么久,我这副身体,消耗不可谓不大。你以为,一直撑住心魔剑魔气供给的,究竟是谁?”

这句话他说的不快不慢,可进了沈清秋耳朵里,却是一字一句,听得他如坠冰窟,脖颈渐渐僵硬起来。

“你是该叫人收手。只是,那个人却不是我。”

 

共 138 条评论

  1. 支持漠尚CP的某人说道:

    锁死漠尚CP,钥匙,扔到江里了~🌚🌚

    1. 同样锁死此cp说道:

      明明是扔到无底深渊里了
      狗头

    2. 雅正说道:

      从江中捞起钥匙……
      吞到我肚子里去了😂😂

    3. 吃瓜专用群众说道:

      钥匙被我吞了,谁都不要抢?反正我锁死

  2. 匿名说道:

    黑中有白白中有黑啦
    正道人士大部分还是好的
    邪道的只是大部分都是坏的
    但也有好的呀
    比如12峰的正道人士就是真正的正道

  3. 花城说道:

    说难听点,就跟避瘟神似的……
    我厄命警告。。。

  4. 花怜去结婚说道:

    渣反有车么?????

    1. 莫名说道:

      有有有有有有有有有有有

  5. 沈清秋你就從了冰妹吧说道:

    渣反有車嗎!!!! 我反覆看了N次 只看到車門口 沒上過車啊!!!

  6. 贺朝家的小朋友说道:

    北大上清华啊啊啊啊啊
    漠尚我爱了

  7. 锦棉手下的漠北君正在可爱说道:

    尚清华偷偷摸摸往沈清秋那边溜,竹枝郎正战得血气翻腾,蓦地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往外蹭,不假思索甩了两条青蛇过去。沈清秋看得清楚,反手一翻,一枚青叶正要飞出,挽救飞机菊苣的生命,两条青蛇突然被凭空凝结的一道锐利冰刺穿过。

    漠北君鬼影般出现在战圈之中,拎起尚清华,扔小鸡一样扔到沈清秋那边,一拳砸向竹枝郎。

    接下来的十秒内,沈清秋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暴打”……

    漠北君:让你动我媳妇,让你动我媳妇,活该,活该

  8. 修雅说道:

    洛冰河慢慢退开,微笑:“好。”
    他轻轻地道:“……反正有的是再说的时间。”
    冰河的玻璃心真的受伤太多次了……

  9. 兰桡说道:

    正道有好有坏,邪道亦有好有坏,即使是架空修真,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10. 俞哥的黑色指甲油说道:

    说难听点,就跟避瘟神似的……
    有谁跟我一样想到了太子殿下吗?(花城主别打我)

  11. 匿名说道:

    这次没人答他的话了。岳清源握住玄肃,连鞘带剑打了出去。

    不是 我一直觉得岳大大每次打架都直接扔个剑鞘过去
    有点。。

  12. 匿名说道:

    这次没人答他的话了。岳清源握住玄肃,连鞘带剑打了出去。

    不是 我一直觉得岳大大每次打架都直接扔个剑鞘过去
    有点毁画风啊。。

  13. 匿名说道:

    渣反下面不要大段大段的刷天官 很让人不舒服

  14. 匿名说道:

    阿巴阿巴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15. 匿名说道:

    天琅君他无辜了,太可怜了

  16. 雨师篁说道:

    “苏施主是被老宫主强行押回幻花宫的。她执意不肯听命,不肯将你骗去预先设好了几十重阵法的围剿地点。老宫主在水牢对她动刑之际,才发现她已有身孕。强行落胎恐会危及性命,苏施主更是极力反抗。老宫主便给了她一碗毒药,就是那碗对魔族致命的毒药,告诉她只要她肯喝下去,就放她去见你。”

    天琅君躯体残缺,这样勉力抬头,还有血迹凝在唇边,怔怔然的,竟有种说不出来的可怜。
    看到这里时耳边正好是听着《痴情冢》,说不出的苦涩啊……

  17. 破烂仙人说道:

    ???瘟神???瘟神?那是谁???

  18. 匿名说道:

    没有一个人关心竹枝郎吗?我好喜欢他

  19. 匿名说道:

    ngwlgggggggg

  20. 無庸姑娘说道:

    他刚说完,漠北君就一脚把尚清华踹了出去。
    真的是踹了出去……了出去……出去……去……
    在沈清秋震惊万分的目光中,尚清华连滚带摔就飞进了山洞,“探一探虚实”去了。
    死寂半晌,突然,洞中爆发出一声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漠北,有这样对老婆的吗,信不信你媳妇以后也把你从床上踹下去

  21. 匿名说道:

    。。。想过幕后博斯是上清华,岳清源,苏夕颜,真没想过是冰妹,秀秀不愧是秀秀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冰妹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