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77章 埋骨魔岭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挤在这里的, 全都是五感极尽灵敏的修真之人,无论是附近抑或不是附近的, 此时通通刷的转向了沈清秋, 数百双眼睛,各色目光,从四面八方把他包抄其中。

折扇一展,沈清秋默默挡住半张脸。

洛冰河信步走来, 江风斜吹, 黑衣下摆潋潋,腰间悬的佩剑竟是正阳。他身后, 漠北君仰着脖子在左, 纱华铃妖妖娆娆在右,好久不见的幻花宫弟子们紧随其后, 最末则是一小队魔族黑铠步兵。尚清华混在中间, 忽前忽后, 钻来钻去, 滑溜的像条泥鳅, 画风极其违和。两人一打个照面, 眼睛双双放出钩子, 钩作一团, 千刀杀来万剑捅去, 好不热闹。

洛冰河堂而皇之横过, 站成了鼎足而立的第三方,众人脸上那精彩纷呈, 都够凑成一整套表情包了。尤其是苍穹山,有段时间和幻花宫一见面就打,现在也是旧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偏偏听昭华寺的话,他们此刻似乎是友非敌,只得强忍,按捺不动。

齐清萋警惕道:“两位大师此言当真?”阿麦从军

洛冰河莞尔:“齐峰主这可是在怀疑昭华寺也被我……啊,荼毒祸害了?”

眼看着又要纠缠起来,沈清秋忙道:“无尘大师说话,自然不会有假。”

闻言,原本从他身上散去的数百道目光仿佛受了莫大刺激,又一次刷刷聚了过去。齐清萋狠狠瞪他,一副恨铁不成钢,(划掉)女大不中留(划掉)之态。

洛冰河目光定在他身上,旁若无人道:“师尊,多日不见,弟子好生挂念你。”

昨晚上不是才见过吗……

换个人说这句“好生挂念”,一定能把在场所有人激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可偏偏洛冰河有着“无论说什么都不会使人感到违和”的硬件和设定,所以大家的关注竟然没有被转移到他身上。沈清秋切身感受到了惨无人道的围观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能力求得体地“嗯”了一声。

洛冰河嘴角还残留着三分笑意,继续道:“北疆南疆素来纷争不断。北疆以我为首,并不赞同合并之举,此次愿助一臂之力,与诸位联手击退敌人。”

看洛冰河现在负手而立,人模人样,谁知道是个背地里最喜欢赖在人身上又是哭又是撒娇的少女心性……说出去谁信!

岳清源从容道:“恕岳某多疑,上次昭华寺不欢而散,如今洛宫主忽然要与修真界联手,击退亲生父亲……”

+落-霞+小-說 🍏 w ww· l uox i a· c om·

洛冰河言简意赅道:“我只为一人。别的一概不知。”

这次他倒没说是为谁,可是,有区别吗?有意义吗?

飘雪的大冬天里,沈清秋把用来附庸风雅的折扇摇成了蒲扇,恨不能把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各种眼神刮飞九天之外。一位掌门干笑道:“沈峰主真是教得好徒弟,实乃我修真界之莫大幸事。”

虽然他说的是“教得好徒弟”,但语气和“嫁得好夫郎”一般无异,听得沈清秋摇扇动作带了几分杀气。无妄看上去就像恨不得一法杖当场把这两个伤风败俗的东西夯死。无尘大师忙道:“既然洛施主有心相助,那便再好不过。还请岳掌门主持大局。”

岳清源一向是诸派默认关键时刻能起作用的顶梁柱,这时自然而然地开始布置统筹:“昭华寺请安排余下人手,撑起结界,不让埋骨岭继续下坠,务必阻止它与江面相接。”

无尘大师面露难色:“自当尽力。只是,洛川宽阔,两岸相隔甚远,无处落脚,根基不稳,不宜设阵。”

岳清源略一思忖,道:“支苍穹山派一峰弟子御剑护持,在空中结阵如何?”

洛冰河忽然道:“不必那么麻烦。”小小小小的火

他侧首不语,漠北君自发出列,行至江边,踏上水面,身形不坠。他所过之地,坚冰迅速蔓延,不过多时,这一片水域竟然都冰冻三尺,并且范围在不断扩大,游鱼都被冻在冰中。相信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洛川中游整整一段,都会被他冻住。

魔族在输出方面的优势是天生的。四周惊叹有之,不甘有之。无尘连声道谢,洛冰河不露骄色,只回头看着沈清秋,眼睛晶亮。

沈清秋见他刷了不少正面值,四周众人的敌意和防备也不那么深重了,不由欣慰道:“嗯。做得好。”

洛冰河唇边笑意蔓延开来。不知怎么的,沈清秋也扬了扬嘴角,一觉察脸上有异,立刻强行嘴角下扯,这才控制住了表情。心中纳闷怎么不光眼泪会传染,笑也是会传染的?

岳清源接着分配任务。天一观继续向洛川以外其他开始出现合并异像的地方扩散,保护和疏散百姓。接下来便是苍穹山。岳清源略一沉吟,道:“第一波南疆魔族破界时,百战峰上。”

百战峰只来了四十人,有人忍不住发问:“南疆魔族兽形居多,个个力大无比,四十人真能挡住第一波攻击?”

居然怀疑战斗种族的战斗力!

柳清歌一脚踩着乱石,剑穗与白袖黑发随风乱舞。他不正面回答,只冷冷地对身后弟子们道:“没杀够一千的,自己滚到安定峰去。”

四十人齐齐大喝:“是!”

尚清华弱弱地嘀咕:“不要歧视安定峰……”后勤无罪,后勤万岁!

岳清源继续安排下去,穹顶峰,仙姝峰,千草峰……各就其位,各司其职。沈清秋见洛冰河一派悠闲,忍不住问:“你带了多少人手。不安排一下吗?”

他一开口,就感觉有无数只耳朵竖了起来,屏息凝神偷听,连窃窃私语声都陡然小了不少。近旁那三名婀娜的孪生道姑发出吃吃诡笑。

洛冰河道:“能带的都带了。安排还不简单。”说着一指身后的纱华铃与漠北君:“九重君交给她。丑八怪畜生交给他。”

……这是要让女儿去再坑一次爹吗,简直……

沈清秋道:“还有吗?”

洛冰河郑重点头:“还有。”他展颜一笑,道:“师尊交给我。”

四周咳嗽声响成一片,沈清秋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他啪的一下收了折扇,握在手里,调整表情,正色道:“为师有话和前安定峰峰主说,你暂且和诸位掌门磨合一下,共商迎敌大计。”

他也不管其他人回应如何,说完就跑,拽住尚清华,拖死猪一样拖到一颗稍偏僻的树下。

沈清秋道:“你怎么还没死!你早八百章就该死了,漠北君怎么还没neng死你!”

尚清华整整衣领:“沈大大,你理应死得比我早,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好意思说我吗?”

沈清秋扶了扶额头,深吸了一口气:“向天哥,菊苣,打飞机菊苣,你是不是缺爱啊,啊?你当初说的关于‘沈清秋’的原设定,就是童年被个变态虐待?你就这么喜欢写辛酸悲惨的往事?”

尚清华:“悲情人物,人气更高。”天官赐福

沈清秋:“狗屁!被刷了两栋求阉高楼,你跟我说这是人气高?”

“那不是我砍设定了嘛。”尚清华跟他摆论据,讲道理:“冰哥,惨不惨?人气,高不高?”

还敢拿洛冰河当例子!沈清秋抽他一扇子:“你是有多喜欢用这个梗?”

一想到洛冰河凄凄惨惨跪在地上捡茶杯、又小又瘦的身子挑着两个水桶山梯上吃力地来回跑,晚上还缩成一团,抱着手臂窝在柴房角落瑟瑟发抖,他心里就乱得慌,不揍人一顿不舒服,而且这个人必须是向天打飞机!

尚清华看他脸色,诧异道:“……你什么表情,别告诉我这是心疼?我擦,我一直以为你顽强不屈坚守阵地。我还一直以为你是直的!”

沈清秋踹他一脚:“没空跟你废话。说,天琅君到底该怎么打!”

尚清华心疼道:“不要打他!你不觉得他很可怜吗?而且老实说吧,我自己都想不到该怎么打,因为大纲细节没撸好啊。”

沈清秋:“不打他可怜的就是你我了。想不到现在想。这个世界的逻辑都是你建立的,你的思维就是大纲!”

他还没说完,洛冰河的声音飘来:“师尊可谈好了?差不多的话,就该出发了。”

这才五分钟没到呢。沈清秋霍然转身,道:“出发?”

洛冰河道:“岳掌门和我都觉得,派出十人前去拔剑最好。师尊去不去?你去我就去。”

沈清秋道:“可以。”

顿了顿,指指尚清华:“带上他。”

尚清华大惊失色,眼眉作揖,喊瓜兄饶命,沈清秋已飘然而去。柳清歌和百战峰负责留守冰面,沈清秋与他错身而过,忽然倒折回来,半真半假道:“要徒弟杀一千个,那师弟自己一定要杀够一万个做表率。”

柳清歌哼道:“敢来便杀。”

沈清秋:“这次放心了?”

柳清歌想了想,勉强道:“有掌门师兄在。”

洛冰河拉着沈清秋衣角道:“师尊,带我飞。”

沈清秋低头看他腰间:“……你不是有剑吗。”

单独对着沈清秋,洛冰河立刻不邪魅狂狷酷炫狂霸了,腼腆道:“最近魔气用太多灵力用太少,有点忘了怎么用。”

其余近十人都看着这边,沈清秋不愿拖沓,胡乱道:“上来!”

御剑飞上高空,一入埋骨岭,立即落地。所以,洛冰河也没搂他多长时间。

着陆之处,是一片嶙峋乱石,森森白石缝隙间,枯骨丛生。抬头望去,漆黑的怪木参天,虬结交错。不知什么怪物的桀桀怪叫,混着老鸦鸣声,回荡在岭中。

找到心魔剑之前应该还要在岭中搜寻一段时间。沈清秋出言提醒道:“埋骨岭魔物众多,最好别碰任何看上去有生命的东西。”

洛冰河是魔族,这时候又要表示合作诚意,自然走在最前,沈清秋与他并肩而行。两人走着走着,洛冰河就摸了过来,悄悄牵住了他的手。

无妄大声咳嗽,无尘阿弥陀佛,岳清源的目光平静地移了过来。

沈清秋一阵呼吸不畅,额头,面颊,脖子,耳垂,连片的燥热发烫,无端端心虚心慌,慢慢抽出了手。

手心握空的一刹那,洛冰河眸底仿佛瞬间化成了一片被冰雪覆盖的莽原。

很快,他笑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怕什么。他们有求于我,不敢说什么。”

※ ※ ※ ※ ※ ※

94fdf170gw1em3s9l7iw8j20hs1akdke

 

共 340 条评论

  1. 深渊冰河锁清秋+忘羡一曲远+半缘修道半缘君说道:

    闻言,原本从他身上散去的数百道目光仿佛受了莫大刺激,又一次刷刷聚了过去。齐清萋狠狠瞪他,一副恨铁不成钢,(划掉)女大不中留(划掉)之态。——————不不不,该是满脸姨母笑之态

    1. 所以渣反里的瘟疫到底叫什么名字说道:

      所以说徒弟随师尊

  2. 羡羡说道:

    这个漫画看得我…你们懂…

  3. 头顶冰秋左手忘羡右手花怜说道:

    哈,这个漫画可以的,爱了爱了

  4. 匿名说道:

    无妄大声咳嗽,无尘阿弥陀佛,岳清源的目光平静地移了过来。

    女大不中留了

  5. 匿名说道:

    我的天啊,只有那两张图片,真是一脸姨母笑。

  6. 雨兒说道:

    做梦一时爽,醒来洗裤裆😂😂

  7. 珍珠糖🍬姐姐说道:

    哈哈哈!神他妈做梦一时爽,醒來洗裤裆!
    😂😂😂😂😂😂

  8. 珍珠糖🍬小姐姐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做梦一时爽,醒來洗裤裆!😂😂😂😂😂😂

  9. 玉米棒子来一根?说道:

    最后这个漫画……瓦的天啊(捂脸)

  10. cao说道:

    没人吐槽一下尚清华为啥还没被漠北君neng死吗?
    当然是因为(腐女笑)

    1. w说道:

      对对对,我站天尚!

      1. 说道:

        噢姐妹那叫漠尚不叫天尚

    2. 蜜糖苏打说道:

      把neng改成操会不会更好?/姨母笑/

  11. 匿名说道:

    很快,他笑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怕什么。他们有求于我,不敢说什么。”

    我想起了黑水向花城借钱。。。。。。。。。。

    1. 黑水说道:

      我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

    2. 谢你怜悯苍生,为你花开满城说道:

      默默路过加一。。。。。。

  12. 我叫雨夜说道:

    最后的漫画配字有毒!!!

    1.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看文看得本来好好的,然后突然冒出来这么个沙雕东西,我思路瞬间如野狗脱缰,歪到十万八千里外,再也拽不回来了。
      艹真的是这一章最后这个小漫画怎么这么搞笑。

  13. 师尊的折扇说道:

    洛冰河道说着,一指身后的纱华铃与漠北君:“九重君交给她。丑八怪畜生交给他。”
    沈清秋道:“还有吗?”
    洛冰河郑重点头:“还有。”他展颜一笑,道:“师尊交给我。”

    woc我们冰妹太会啦!冲冲冲!

  14. HHH说道:

    柳清歌和百战峰负责留守冰面,沈清秋与他错身而过,忽然倒折回来,半真半假道:“要徒弟杀一千个,那师弟自己一定要杀够一万个做表率。”
    柳清歌哼道:“敢来便杀。”
    沈清秋:“这次放心了?”
    柳清歌想了想,勉强道:“有掌门师兄在。”

    柳清歌从来对洛冰河与沈清秋在一起都“不放心”。这次,没跟着、看着、保护着沈清秋,估计是他一辈子最后悔的事了

  15. 墨家说道:

    最后的配图,你品,你细品~
    我觉得我不应该看这个……
    本来好好一女孩,看完墨香三部曲就彻底废了【狗头】

  16. 皮皮羡说道:

    墨香呀~(为什么一定要十个字?)

  17. 天真又干净的小孩说道:

    这图我看不懂。。。
    疑车无据
    腐从天上来,车车独自开。
    颜色谁最美?黄色搞起来。
    你上我在下,你攻我就受。
    hia hia hia[奸笑][奸笑]

  18. w说道:

    唔,我站天尚哇哦

  19. 银蝶01说道:

    所以绝世黄瓜的ID是这么来的吗……(看图)

  20. 大兔子张三说道:

    哈哈哈,这图配的!看了墨大的书才知道我以前都白活了,呜呜呜……

  21. 思小追说道:

    虽然他说的是“教得好徒弟”,但语气和“嫁得好夫郎”一般无异,听得沈清秋摇扇动作带了几分杀气。

    ┅┅┅┅┅┅┅┅┅┅┅┅┅┅┅┅┅┅┅┅┅┅┅┅┅┅┅┅┅┅┅┅┅┅┅┅┅┅┅┅┅┅┅┅┅┅┅┅┅┅┅┅┅┅┅┅┅┅┅┅┅┅┅┅┅

    没毛病,揍四嫁得好夫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咳!
    os:蓝氏家规第四条——不得喧哗……不好,魏前辈和景仪将我带坏了!!!唔,最后一条家规貌似是……远离魏婴?害,远离羡哥哥?不可能吖!弟子不孝,还望蓝先生责罚。

  22. 尉迟沐辰说道:

    花城你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多怂……

  23. 花怜去结婚说道:

    Hmmmm这个漫画我爱了哈哈哈

  24. 魏婴说道:

    一想到洛冰河凄凄惨惨跪在地上捡茶杯、又小又瘦的身子挑着两个水桶山梯上吃力地来回跑,晚上还缩成一团,抱着手臂窝在柴房角落瑟瑟发抖,他心里就乱得慌,不揍人一顿不舒服,而且这个人必须是向天打飞机!
    唉,大嫂心疼了

  25. 正在给物理老师擦眼泪的同学说道:

    沈清秋一颗心高空抛物般吊起。。。。
    墨大你物理老师哭了你知道吗

  26. 匿名说道:

    ……(只是冒个泡,放心不用管我,你们继续看。)

  27. 嘴角与太阳并肩说道:

    咳咳 那个漫画 哦买嘎 把我激动的

  28. 贺朝家的小朋友说道:

    同学:你刷的哪本辅导书啊?刷个题怎么笑得这么欢?
    (看着结尾漫画的)我:没事没事,我们继续刷题吧……

回复墨香家的小妹妹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