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77章 埋骨魔岭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挤在这里的, 全都是五感极尽灵敏的修真之人,无论是附近抑或不是附近的, 此时通通刷的转向了沈清秋, 数百双眼睛,各色目光,从四面八方把他包抄其中。

折扇一展,沈清秋默默挡住半张脸。

洛冰河信步走来, 江风斜吹, 黑衣下摆潋潋,腰间悬的佩剑竟是正阳。他身后, 漠北君仰着脖子在左, 纱华铃妖妖娆娆在右,好久不见的幻花宫弟子们紧随其后, 最末则是一小队魔族黑铠步兵。尚清华混在中间, 忽前忽后, 钻来钻去, 滑溜的像条泥鳅, 画风极其违和。两人一打个照面, 眼睛双双放出钩子, 钩作一团, 千刀杀来万剑捅去, 好不热闹。

洛冰河堂而皇之横过, 站成了鼎足而立的第三方,众人脸上那精彩纷呈, 都够凑成一整套表情包了。尤其是苍穹山,有段时间和幻花宫一见面就打,现在也是旧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偏偏听昭华寺的话,他们此刻似乎是友非敌,只得强忍,按捺不动。

齐清萋警惕道:“两位大师此言当真?”阿麦从军

洛冰河莞尔:“齐峰主这可是在怀疑昭华寺也被我……啊,荼毒祸害了?”

眼看着又要纠缠起来,沈清秋忙道:“无尘大师说话,自然不会有假。”

闻言,原本从他身上散去的数百道目光仿佛受了莫大刺激,又一次刷刷聚了过去。齐清萋狠狠瞪他,一副恨铁不成钢,(划掉)女大不中留(划掉)之态。

洛冰河目光定在他身上,旁若无人道:“师尊,多日不见,弟子好生挂念你。”

昨晚上不是才见过吗……

换个人说这句“好生挂念”,一定能把在场所有人激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可偏偏洛冰河有着“无论说什么都不会使人感到违和”的硬件和设定,所以大家的关注竟然没有被转移到他身上。沈清秋切身感受到了惨无人道的围观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能力求得体地“嗯”了一声。

洛冰河嘴角还残留着三分笑意,继续道:“北疆南疆素来纷争不断。北疆以我为首,并不赞同合并之举,此次愿助一臂之力,与诸位联手击退敌人。”

看洛冰河现在负手而立,人模人样,谁知道是个背地里最喜欢赖在人身上又是哭又是撒娇的少女心性……说出去谁信!

岳清源从容道:“恕岳某多疑,上次昭华寺不欢而散,如今洛宫主忽然要与修真界联手,击退亲生父亲……”

洛冰河言简意赅道:“我只为一人。别的一概不知。”

这次他倒没说是为谁,可是,有区别吗?有意义吗?

飘雪的大冬天里,沈清秋把用来附庸风雅的折扇摇成了蒲扇,恨不能把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各种眼神刮飞九天之外。一位掌门干笑道:“沈峰主真是教得好徒弟,实乃我修真界之莫大幸事。”

虽然他说的是“教得好徒弟”,但语气和“嫁得好夫郎”一般无异,听得沈清秋摇扇动作带了几分杀气。无妄看上去就像恨不得一法杖当场把这两个伤风败俗的东西夯死。无尘大师忙道:“既然洛施主有心相助,那便再好不过。还请岳掌门主持大局。”

岳清源一向是诸派默认关键时刻能起作用的顶梁柱,这时自然而然地开始布置统筹:“昭华寺请安排余下人手,撑起结界,不让埋骨岭继续下坠,务必阻止它与江面相接。”

无尘大师面露难色:“自当尽力。只是,洛川宽阔,两岸相隔甚远,无处落脚,根基不稳,不宜设阵。”

岳清源略一思忖,道:“支苍穹山派一峰弟子御剑护持,在空中结阵如何?”

落l 霞x 小x 说s = Ww w * l uo x ia * co m

洛冰河忽然道:“不必那么麻烦。”小小小小的火

他侧首不语,漠北君自发出列,行至江边,踏上水面,身形不坠。他所过之地,坚冰迅速蔓延,不过多时,这一片水域竟然都冰冻三尺,并且范围在不断扩大,游鱼都被冻在冰中。相信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洛川中游整整一段,都会被他冻住。

魔族在输出方面的优势是天生的。四周惊叹有之,不甘有之。无尘连声道谢,洛冰河不露骄色,只回头看着沈清秋,眼睛晶亮。

沈清秋见他刷了不少正面值,四周众人的敌意和防备也不那么深重了,不由欣慰道:“嗯。做得好。”

洛冰河唇边笑意蔓延开来。不知怎么的,沈清秋也扬了扬嘴角,一觉察脸上有异,立刻强行嘴角下扯,这才控制住了表情。心中纳闷怎么不光眼泪会传染,笑也是会传染的?

岳清源接着分配任务。天一观继续向洛川以外其他开始出现合并异像的地方扩散,保护和疏散百姓。接下来便是苍穹山。岳清源略一沉吟,道:“第一波南疆魔族破界时,百战峰上。”

百战峰只来了四十人,有人忍不住发问:“南疆魔族兽形居多,个个力大无比,四十人真能挡住第一波攻击?”

居然怀疑战斗种族的战斗力!

柳清歌一脚踩着乱石,剑穗与白袖黑发随风乱舞。他不正面回答,只冷冷地对身后弟子们道:“没杀够一千的,自己滚到安定峰去。”

四十人齐齐大喝:“是!”

尚清华弱弱地嘀咕:“不要歧视安定峰……”后勤无罪,后勤万岁!

岳清源继续安排下去,穹顶峰,仙姝峰,千草峰……各就其位,各司其职。沈清秋见洛冰河一派悠闲,忍不住问:“你带了多少人手。不安排一下吗?”

他一开口,就感觉有无数只耳朵竖了起来,屏息凝神偷听,连窃窃私语声都陡然小了不少。近旁那三名婀娜的孪生道姑发出吃吃诡笑。

洛冰河道:“能带的都带了。安排还不简单。”说着一指身后的纱华铃与漠北君:“九重君交给她。丑八怪畜生交给他。”

……这是要让女儿去再坑一次爹吗,简直……

沈清秋道:“还有吗?”

洛冰河郑重点头:“还有。”他展颜一笑,道:“师尊交给我。”

四周咳嗽声响成一片,沈清秋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他啪的一下收了折扇,握在手里,调整表情,正色道:“为师有话和前安定峰峰主说,你暂且和诸位掌门磨合一下,共商迎敌大计。”

他也不管其他人回应如何,说完就跑,拽住尚清华,拖死猪一样拖到一颗稍偏僻的树下。

沈清秋道:“你怎么还没死!你早八百章就该死了,漠北君怎么还没neng死你!”

尚清华整整衣领:“沈大大,你理应死得比我早,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好意思说我吗?”

沈清秋扶了扶额头,深吸了一口气:“向天哥,菊苣,打飞机菊苣,你是不是缺爱啊,啊?你当初说的关于‘沈清秋’的原设定,就是童年被个变态虐待?你就这么喜欢写辛酸悲惨的往事?”

尚清华:“悲情人物,人气更高。”天官赐福

沈清秋:“狗屁!被刷了两栋求阉高楼,你跟我说这是人气高?”

“那不是我砍设定了嘛。”尚清华跟他摆论据,讲道理:“冰哥,惨不惨?人气,高不高?”

还敢拿洛冰河当例子!沈清秋抽他一扇子:“你是有多喜欢用这个梗?”

一想到洛冰河凄凄惨惨跪在地上捡茶杯、又小又瘦的身子挑着两个水桶山梯上吃力地来回跑,晚上还缩成一团,抱着手臂窝在柴房角落瑟瑟发抖,他心里就乱得慌,不揍人一顿不舒服,而且这个人必须是向天打飞机!

尚清华看他脸色,诧异道:“……你什么表情,别告诉我这是心疼?我擦,我一直以为你顽强不屈坚守阵地。我还一直以为你是直的!”

沈清秋踹他一脚:“没空跟你废话。说,天琅君到底该怎么打!”

尚清华心疼道:“不要打他!你不觉得他很可怜吗?而且老实说吧,我自己都想不到该怎么打,因为大纲细节没撸好啊。”

沈清秋:“不打他可怜的就是你我了。想不到现在想。这个世界的逻辑都是你建立的,你的思维就是大纲!”

他还没说完,洛冰河的声音飘来:“师尊可谈好了?差不多的话,就该出发了。”

这才五分钟没到呢。沈清秋霍然转身,道:“出发?”

洛冰河道:“岳掌门和我都觉得,派出十人前去拔剑最好。师尊去不去?你去我就去。”

沈清秋道:“可以。”

顿了顿,指指尚清华:“带上他。”

尚清华大惊失色,眼眉作揖,喊瓜兄饶命,沈清秋已飘然而去。柳清歌和百战峰负责留守冰面,沈清秋与他错身而过,忽然倒折回来,半真半假道:“要徒弟杀一千个,那师弟自己一定要杀够一万个做表率。”

柳清歌哼道:“敢来便杀。”

沈清秋:“这次放心了?”

柳清歌想了想,勉强道:“有掌门师兄在。”

洛冰河拉着沈清秋衣角道:“师尊,带我飞。”

沈清秋低头看他腰间:“……你不是有剑吗。”

单独对着沈清秋,洛冰河立刻不邪魅狂狷酷炫狂霸了,腼腆道:“最近魔气用太多灵力用太少,有点忘了怎么用。”

其余近十人都看着这边,沈清秋不愿拖沓,胡乱道:“上来!”

御剑飞上高空,一入埋骨岭,立即落地。所以,洛冰河也没搂他多长时间。

着陆之处,是一片嶙峋乱石,森森白石缝隙间,枯骨丛生。抬头望去,漆黑的怪木参天,虬结交错。不知什么怪物的桀桀怪叫,混着老鸦鸣声,回荡在岭中。

找到心魔剑之前应该还要在岭中搜寻一段时间。沈清秋出言提醒道:“埋骨岭魔物众多,最好别碰任何看上去有生命的东西。”

洛冰河是魔族,这时候又要表示合作诚意,自然走在最前,沈清秋与他并肩而行。两人走着走着,洛冰河就摸了过来,悄悄牵住了他的手。

无妄大声咳嗽,无尘阿弥陀佛,岳清源的目光平静地移了过来。

沈清秋一阵呼吸不畅,额头,面颊,脖子,耳垂,连片的燥热发烫,无端端心虚心慌,慢慢抽出了手。

手心握空的一刹那,洛冰河眸底仿佛瞬间化成了一片被冰雪覆盖的莽原。

很快,他笑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怕什么。他们有求于我,不敢说什么。”

※ ※ ※ ※ ※ ※

94fdf170gw1em3s9l7iw8j20hs1akdke

 

共 260 条评论

  1. 黄瓜君说道:

    系统君 给个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正道不正邪道不邪说道:

    洛冰河嘴角还残留着三分笑意,继续道:“北疆南疆素来纷争不断。北疆以我为首,并不赞同合并之举,此次愿助一臂之力,与诸位联手击退敌人。”

    看洛冰河现在负手而立,人模人样,谁知道是个背地里最喜欢赖在人身上又是哭又是撒娇的少女心性……说出去谁信!

    岳清源从容道:“恕岳某多疑,上次昭华寺不欢而散,如今洛宫主忽然要与修真界联手,击退亲生父亲……”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洛冰河言简意赅道:“我只为一人。别的一概不知。”

    这次他倒没说是为谁,可是,有区别吗?有意义吗?

    飘雪的大冬天里,沈清秋把用来附庸风雅的折扇摇成了蒲扇,恨不能把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各种眼神刮飞九天之外。一位掌门干笑道:“沈峰主真是教得好徒弟,实乃我修真界之莫大幸事。”

    虽然他说的是“教得好徒弟”,但语气和“嫁得好夫郎”一般无异,听得沈清秋摇扇动作带了几分杀气。无妄看上去就像恨不得一法杖当场把这两个伤风败俗的东西夯死。无尘大师忙道:“既然洛施主有心相助,那便再好不过。还请岳掌门主持大局。”

  3. 这里填名字?说道:

    这图图………… 咳咳咳~ 三岁的我看不懂啊哈哈哈哈哈哈

  4. 黃料愛情指導員说道:

    (圖)冰妹:師傅果然是絕世黃瓜,很美味

  5. 左手忘羡右手花怜说道:

    眼看着又要纠缠起来,沈清秋忙道:“无尘大师说话,自然不会有假。”

    闻言,原本从他身上散去的数百道目光仿佛受了莫大刺激,又一次刷刷聚了过去。齐清萋狠狠瞪他,一副恨铁不成钢,(划掉)女大不中留(划掉)之态。

    洛冰河目光定在他身上,旁若无人道:“师尊,多日不见,弟子好生挂念你。”

    昨晚上不是才见过吗……

  6. 匿名说道:

    冰妹用最差的技术上最美的师尊~

  7. 花花的小娇妻说道:

    冰妹用最差的技术上最美的师尊~

  8. 墨香家的小妹妹说道:

    无妄大声咳嗽,无尘阿弥陀佛,岳清源的目光平静地移了过来。

    感觉后面两个都好冷静……

  9. 腐女一只说道:

    冰妹对师尊的感情要小心翼翼啊

  10. 说道:

    女大不中留啊(凑字凑字

  11. 匿名说道:

    ???这图有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