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75章 风雪欲来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洛冰河估计早就做好了被一脚踹下去的准备, 完全没料到沈清秋真的会点头。

他当场就僵在沈清秋身上,表情凝固了。

沈清秋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刚才那个点头意味着什么。他杀人灭口再羞愤自尽的心都有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洛冰河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搂腰的手猛地收紧, 声音沉了下去:“……真的想我?”

沈清秋给他勒得眉头一皱。洛冰河气息急促,追问不休:“真想?”

你捂着我嘴呢就算我想回答也没法回答啊!

只能要么点头,要么摇头的意思?沧月镜小说

沈清秋一会点头一会儿摇头,胡搞一气。洛冰河急道:“到底想不想?”

见他又一副快哭了的表情, 沈清秋实在没辙, 认输了。

他生出一种莫名的悲壮之感,豁出老脸不要, 又磨磨蹭蹭, 点了一下头。

这一次,沈清秋看得真真切切。确认的那一瞬间, 洛冰河的呼吸滞住了。

一点微弱的星火在他瞳孔里慢慢亮起, 迅速以燎原之势席卷了这整张脸、整个人。

就在沈清秋以为他要喜极而泣的时候, 洛冰河深深埋下头去, 把脸搁在沈清秋颈窝里, 捂住沈清秋的手慢慢松开。

然后, 开始又碎又密地, 小鸡啄米一样啄着他的嘴角。海伯利安

沈清秋好容易能喘口气, 齿缝间蹦出两个字:“……胡闹。”

洛冰河喃喃道:“我也好想、好想。没有一时一刻不在想……”

沈清秋提到胸间的一口气又慢慢泄了出来。

他死鱼一样躺在榻上, 自暴自弃似的盯着竹舍上方屋顶, 半晌,叹气道:“……那你为何前几天又不去梦境中找为师。”

洛冰河又黑又湿润的眼睛盯着他道:“师尊不嫌我烦么。”

白天也缠, 晚上梦里还缠,一天十二个时辰全都对着这张脸,当然烦!

可一不小心,就被缠习惯了。现在洛冰河都趴他身上来了,沈清秋居然也觉得不是不可以接受……

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是不是有点过了!

沈清秋干巴巴地道:“知道自己烦,还不收敛。”

洛冰河道:“反正师尊也不是第一次嫌弃我了,烦就烦吧。”

听他这么说,沈清秋忍不住有些心酸。

洛冰河究竟有多喜欢他啊。

即便是初入苍穹山的日子里,遭受了那样的对待,一旦沈清秋对他表露了一点善意,洛冰河就把曾经受过的伤害忘得一干二净,毫不犹豫地将他放进了心底。

一颗玻璃心,就这样被沈清秋毫无知觉地打碎,再自己小媳妇样一点一点捡起来粘好,再满怀期待小心翼翼地递过来,再被打碎、粘合……

洛冰河低声道:“师尊每次在苍穹山,和其他人在一起时,都笑的那么开心。我还以为不怎么会想我。”

沈仙师这么多年装B装成了习惯,尤其在苍穹山派。最多也只是含蓄而意味深长地似笑非笑,或者令人猜不透心思地皮笑肉不笑,再不就是敷衍了事的假笑,哪有“笑的那么开心”过。

沈清秋不以为然:“胡说。”

洛冰河道:“诚然师尊脸上总不会笑得开怀。但师尊心里笑没笑,我当然是知道的。”

一边趴在人身上撒娇,一边捉着人一缕头发玩儿,你是小女生吗!

沈清秋翻白眼道:“是。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洛冰河道:“我不要做蛔虫。”

沈清秋拍蚊子一样拍他玩自己头发的手:“那你还想做什么。你倒是说说,为师都对谁笑过?”说到后来,说几个字就拍一下,那只闲得发慌的手还挥之不去。洛冰河真的开始数了:“很多人。柳……柳师叔,岳掌门,尚清华,明帆,宁师姐,仙姝峰的,万剑峰的,千草峰的,穹顶峰的,百战峰的,守山门的,扫山梯的……”

连守山门和扫山梯的都不放过,这孩子何止是记仇,整个苍穹山都要被他的魔族进口特浓飘香老陈醋给淹了!

沈清秋批评:“那声师叔叫得太没有诚意了。以后不许这么叫。”

洛冰河怨念道:“他管我叫小畜生白眼狼,那倒是诚意十足。”

沈清秋忍不住笑了出来。折扇就放在榻边,他顺手抓起来,在洛冰河脑门旁敲了敲:“他说错了?狼爪子都敢伸到为师身上,你不是小畜生是什么?”

话说得太顺溜,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这句有点没把持住分寸,语尾随嘴角上挑,似轻还重,略显轻佻,极不端庄。

洛冰河居高临下,把这幅情状看在眼里,只觉得一把无名火在心头腹部毛躁躁地乱烧,不自觉动了动,把一条腿插进沈清秋双膝之间,又怕被发觉后给踹下竹榻,忙把头送过去,让沈清秋拿着扇子敲个够,道:“就算是小畜生,也只是师尊一个人的小畜生。别人不许叫。”

沈清秋闻言,似活活被强灌了二斤酸梅汤,肉麻得毛骨悚然,险些没把折扇掰断。忙用戳戳洛冰河胸口,将他撑起:“起来。”

要谈正事,首先要端正坐姿。一个压一个的姿势,话题再怎么正经也会变得不正经。洛冰河不大甘心,还是爬了起来,坐到榻边。

沈清秋睡了五天,老腰都睡断了,总算能直一直。他觉得自己是一副老头子愁眉苦脸捶腿揉腰的模样,在别人眼里可不大一样。发丝微乱,散于肩头,中衣领口歪斜,露出一段白皙的颈肩,喉结和锁骨明晰。因为才在榻上滚了一遭,脸颊涌上一层薄红,蹙眉不语,低头揉着后腰。如此情状,心怀不轨者难免越发不轨。

洛冰河眼睛一眨不眨,凑过来,慢慢帮着他揉腰。沈清秋满意地道:“乖。贴心。”

洛冰河道:“我更贴心的好处,师尊还不知道呢。”

好会邀宠。洛冰河还继续说下去了:“和天琅君对上的时候,若是师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叫我。”

沈清秋一直避免触及天琅君的话题,防止刺激到洛冰河,真没想到,居然会是他主动提起,果真贴心得有些过了头。他琢磨了下,斟酌着道:“你父亲……”

洛冰河把头埋在他肩膀上,闷闷地说:“我没有父亲。只有师尊。”

……

怎么感觉我跟你爸一样了。

沈清秋挥去这股囧感,认真地道:“若是勉强,千万不要逼自己。”

再怎么奇葩,好歹也是洛冰河他爹。好歹也是洛冰河曾经悄悄憧憬过的人物。虽然真人和洛冰河脑补憧憬的相去甚远。

洛冰河手上动作不停,无所谓道:“不勉强。”

沈清秋仔细观察他。嗯,的确是一脸……发自真心愿意帮忙围殴的正直表情。没有勉强的痕迹。

这其实是件好事。虽说联合儿子去坑爹,是件不太厚道的事情。但如果洛冰河真愿意和修真界联手斥退天琅君,不但人界这边多了强悍的助力,洛冰河也能顺便刷爆正面值,把昭华寺那里刷出的负值补救一下。

刚才岳清源走前说,让他好好休息,“这件事交给诸位同门便好”,摆明是不要他参战的意思。沈清秋沉吟道:“掌门师兄可能不会让我出战。初雪之时,洛川。这个时间和地点,你最好留意一下。”

洛冰河捏着他腰的力道缓了下来,温声道:“有时候,我觉得,师尊对一些事真是了解得过了头。”

咯噔一声,沈清秋的心打了个突。

洛冰河继续道:“就像在圣陵那时。师尊分明从未进入过圣陵,却对其中墓室布局,守陵魔物了如指掌,还能善加利用,教弟子好生敬佩惊叹。”

沈清秋刻意轻描淡写道:“清静峰历代堆积下来那么多典籍,非是一纸空文,连篇累牍,总有些可用之处。”

洛冰河“哦”了一声,揉完了腰,开始用手慢慢梳理沈清秋散在背心的长发:“那些典籍弟子也读了读,却没看见这么多。果然比起师尊还差得太远。”

……怎么能忘了,洛冰河还有逆天的学霸挂。清静峰上那堆灰扑扑的陈年老书,他说“读了读”,意思就是已倒背如流,当然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可用之处”。

这孩子不是岳清源。他不想说,岳清源就不会追问,洛冰河却是绝对会死缠烂打刨根问底,没那么好忽悠。沈清秋正绞尽脑汁想该怎么把这一弯绕过去,忽然,竹舍外传来宁婴婴的声音:“师尊,您是醒了吧?婴婴可以进来么?”

好孩子,真是乖徒弟!

沈清秋低声道:“你先走。”上瘾小说

洛冰河的手顿了顿:“为什么是我走,不是他们走?”

明矾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他嚷嚷道:“师尊,几位师叔都来了,您方便起来吗?”

怎么一来就来这么多!沈清秋跳下榻,把洛冰河推到窗前。洛冰河边走边回头道:“原来师尊喜欢这样偷偷摸摸……”

沈清秋一折扇敲他脑门上去:“究竟是偷偷摸摸的是谁,是谁的错?”

为什么每次都非得弄得跟偷情似的不可!

洛冰河身子无声无息翻出了窗,手又伸进来,握住沈清秋,柔声道:“师尊,等到这些事情都平息之后,你要不要跟我走?”

沈清秋有些拉不下脸来,只得矜持道:“为师还是清静峰峰主。”洛冰河想见他的话,直接来找不就行了,为什么非得跟他走不可。他可不想再给春山恨贡献新素材了。

洛冰河叹息道:“我想也是这样。”

刚关上窗,竹舍竹门便开了。齐清萋人未到声先至,撩起帘子,露出一张明艳的面孔,努嘴道:“真是越发娇贵了。你在昭华寺挨了几杖还是被打到吐血了啊?一睡能睡五天!”

沈清秋转身,半真半假道:“齐师妹别这样,我体弱你是一向知道的。”

齐清萋哼道:“你麻烦事多,我是一向知道的。”

她身后跟着柳溟烟,进屋后欠身施礼,再后面就是柳清歌。明帆和宁婴婴跟着木清芳走在最后。不大不小的竹舍里,一下子挤满了人。沈清秋汗颜,幸好让洛冰河翻窗出去了,不然这怎么藏得下去。

木清芳笑道:“我就说沈师兄气色不错,并无异恙,真的只是在睡觉而已,这回你们该信了我吧?”

沈清秋口中说惭愧,给众位峰主指了座位。见柳清歌进来后,一直在整个屋里扫视,目光冽冽,道:“柳师弟,我在这里。”

柳清歌收回了目光,转向沈清秋,道:“刚才谁来过?”

※ ※ ※ ※ ※ ※

94fdf170gw1eml3p3ssu3j20hs0p5ac9

 

共 165 条评论

  1. 我携我的夫君(花花)来啦!说道:

    三刷的我还是会老脸一红!!!

    1. 希望魏无羡成我弟媳的江师姐说道:

      我也是啊哈哈哈哈哈哈

      1. 蓝忘机还有五秒达到战场说道:

        你这名字很危险

  2. 匿名说道:

    七哥,,,,,,,,,,

  3. 匿名说道: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系统大大何时给我赐名啊啊啊啊

  4. 匿名说道:

    ? ?。。。。。。。

  5. 匿名说道:

    求图,求名字。。。。。

  6. 匿名说道:

    重点全在图片上了,哈哈哈哈。

  7. 匿名说道:

    陳年老醋啊啊~( ˘•ω•˘ )
    冰妹你怎麼這麼會記

  8. 冰妹说道:

    嘤嘤~師尊不跟我走…(╥﹏╥)

  9. 冰妹说道:

    嘤嘤~師尊不跟我走….(╥﹏╥)

  10. 匿名说道:

    我也好想有名字,系统,大大,求赐名啊😱

  11. 匿名说道:

    冰妹那句“我想也是这样”话中有话啊,要黑化了

  12. 匿名说道:

    漫画真可爱……话说边看渣反边想蓝二哥哥是怎么肥四…

  13. 洋洋在我身旁睡说道:

    看我名看我名看我名

  14. 匿名说道:

    我这名…(非要有十个字??)

  15. 匿名说道:

    系统赐名啊啊啊(?????)

  16. 匿名说道:

    我来求名啦~(emm,凑字)

  17. 匿名说道:

    有没有和我一样把明帆看成明仪的,地师是你吗?地师?

    1. 君上卿说道:

      真巧我也是:)(一脸微笑)

  18. 洛冰河说道:

    我把你当媳妇,你却把我当儿子

    1. 沈清秋说道:

      言之有理。(既然明白了还tm每天操我)

      1. 匿名说道:

        你们师徒两个都不要脸。哈哈哈,我匿名!

  19. 匿名说道:

    。。。。。。。。。

  20.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棒啦!超级好看!

    1. 匿名说道:

      我觉得评论更有意思呢!其实我想看看啥时候系统给我赐名、、、

  21. 人淡如菊说道:

    冰妹太厉害.师尊被吃的死死的

  22. 匿名说道:

    抱抱冰妹 太可爱了(づ ̄ ³ ̄)づ

  23.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老夫的姨母笑快要抑制不住了!!

  24. 匿名说道:

    图片:冰哥你按哪的摩??那明明就是屁股 有车有据

  25. 匿名说道:

    要谈正事,首先要端正坐姿。一个压一个的姿势,话题再怎么正经也会变得不正经。洛冰河不大甘心,还是爬了起来,坐到榻边。

    呃,一个压一个?我为什么想到了我们班男生……

  26. 冰妹说道:

    师尊,我帮你按摩,舒服吗?

  27. 沈清秋说道:

    老父亲卡!哈啊

  28. 沈清秋说道:

    我把你当儿子,你居然把我当媳妇?!

  29. 匿名说道:

    跪求完美无瑕貌美无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料事如神才华横溢能文能武自带外挂天下第一的系统君赐名啊嘤嘤嘤

  30.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1. 我的名字叫佚名说道:

    前半章真的好甜啊

  32. 是晓畅啊说道:

    他生出一种莫名的悲壮之感,豁出老脸不要, 又磨磨蹭蹭, 点了一下头。

    这一次,沈清秋看得真真切切。确认的那一瞬间, 洛冰河的呼吸滞住了。

    一点微弱的星火在他瞳孔里慢慢亮起, 迅速以燎原之势席卷了这整张脸、整个人。
    冰妹真的超爱师尊了

  33. 匿名说道:

    洛冰河究竟有多喜欢他啊。

    即便是初入苍穹山的日子里,遭受了那样的对待,一旦沈清秋对他表露了一点善意,洛冰河就把曾经受过的伤害忘得一干二净,毫不犹豫地将他放进了心底。

    一颗玻璃心,就这样被沈清秋毫无知觉地打碎,再自己小媳妇样一点一点捡起来粘好,再满怀期待小心翼翼地递过来,再被打碎、粘合……
    这不是喜欢是爱情诶嘿

  34. 左手忘羡说道:

    这回终于名正言顺的弯了,看的老夫一脸姨母笑。

  35. 左手忘羡右手花怜说道:

    洛冰河低声道:“师尊每次在苍穹山,和其他人在一起时,都笑的那么开心。我还以为不怎么会想我。”

    沈仙师这么多年装B装成了习惯,尤其在苍穹山派。最多也只是含蓄而意味深长地似笑非笑,或者令人猜不透心思地皮笑肉不笑,再不就是敷衍了事的假笑,哪有“笑的那么开心”过。

    沈清秋不以为然:“胡说。”

    洛冰河道:“诚然师尊脸上总不会笑得开怀。但师尊心里笑没笑,我当然是知道的。”

    一边趴在人身上撒娇,一边捉着人一缕头发玩儿,你是小女生吗!

    沈清秋翻白眼道:“是。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洛冰河道:“我不要做蛔虫。”

    沈清秋拍蚊子一样拍他玩自己头发的手:“那你还想做什么。你倒是说说,为师都对谁笑过?”说到后来,说几个字就拍一下,那只闲得发慌的手还挥之不去。洛冰河真的开始数了:“很多人。柳……柳师叔,岳掌门,尚清华,明帆,宁师姐,仙姝峰的,万剑峰的,千草峰的,穹顶峰的,百战峰的,守山门的,扫山梯的……”

    连守山门和扫山梯的都不放过,这孩子何止是记仇,整个苍穹山都要被他的魔族进口特浓飘香老陈醋给淹了!

    沈清秋批评:“那声师叔叫得太没有诚意了。以后不许这么叫。”

    洛冰河怨念道:“他管我叫小畜生白眼狼,那倒是诚意十足。”

    沈清秋忍不住笑了出来。折扇就放在榻边,他顺手抓起来,在洛冰河脑门旁敲了敲:“他说错了?狼爪子都敢伸到为师身上,你不是小畜生是什么?”

    话说得太顺溜,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这句有点没把持住分寸,语尾随嘴角上挑,似轻还重,略显轻佻,极不端庄。

    洛冰河居高临下,把这幅情状看在眼里,只觉得一把无名火在心头腹部毛躁躁地乱烧,不自觉动了动,把一条腿插进沈清秋双膝之间,又怕被发觉后给踹下竹榻,忙把头送过去,让沈清秋拿着扇子敲个够,道:“就算是小畜生,也只是师尊一个人的小畜生。别人不许叫。”

  36.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我的发言被系统吃掉了!!!

  37. 匿名说道:

    求赐名。。。。。。。。。。

  38. 匿名说道:

    都趴在身上,一條腿插進師傅兩腿之間…..

    不頂一下,對的起廣大的腐女眾嗎?XD

  39. *****说道:

    沈清秋睡了五天,老腰都睡断了
    師尊大大~你幹什麼去了~

  40. 匿名说道:

    掌门是七哥吗??

  41. 匿名说道:

    掌门是七哥吗??

  42. 橘又青说道:

    我也很好奇沈清秋你是怎么养出洛冰河这个别扭纯情又少女的哭包攻的!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师尊深深的无力感和无奈了,自暴自弃放弃抵抗是真的很可怜了,但是我想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哈。

  43. 花花的扑棱蛾子说道:

    漫画好像是秀秀画滴。。。

  44. 小小小花花 ♥王一博说道:

    哈哈 师尊已经开始接受自己是受的事实了 哈哈哈哈哈

  45. 希望蓝忘机成为我老公说道:

    哈哈哈哈,会不会被打,我是男的

回复是晓畅啊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