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70章 昭华寺中 · 3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众人惊骇交加, 交头接耳:“苏夕颜和他竟然有儿子?”

“是谁?”

“她不是奉命假意与天琅君虚与委蛇吗?怎么能……”

有的侧重点比较特殊,考虑到了生殖隔离:“人和魔族真能有后代么?”

“长得都差不多, 应该能有的吧。”

无妄道:“苏夕颜虽是奉师之名接近天琅君, 但是若不已己为诱,如何引得他上钩轻信?老衲认为,原本她该是能严守界限的,可魔族擅长蛊惑人心之术, 防不胜防, 稍有不查,一时不慎上了那魔头的当, 一失足成千古恨。定下围剿之计时, 她已怀有身孕。至于他二人之子,诸位都是他的老熟人了。正是方才提到过的, 在幻花宫鸠占鹊巢的洛冰河!”

这一句话一出, 殿中的窃窃私语瞬间水涨船高, 化为轩然大波。

沈清秋忍不住悄悄观察洛冰河。

起初的时候, 洛冰河听着听着, 还有心思调笑, 越听到后来, 越是严肃。此刻, 笑容已完全消失, 脸看起来也有些苍白。只有一双眼睛, 一片冰天雪地。

岳清源指节缓缓在玄肃剑柄上抚动,道:“我与苏夕颜前辈数年前仙盟大会中有过一面之缘, 洛冰河相貌与其母有七分相似。原先也以为只是巧合,毕竟这世上容貌相似之人,为数不少,可既然他还有一半天魔系的血统,这就难说巧合了。”

那名霸气宗的男子又插嘴了:“她若是身不由己,倒也怪不得她。可既然明知是魔族之子,却还是任由他生了下来?”

立即有人接口道:“不错,不生下来又怎么会有洛冰河?苏夕颜为什么不落了这孽胎?”

“奇耻大辱,真是奇耻大辱!难怪从没听人提过苏夕颜这个名字,出了这等丑事,自然是要掖着藏着。本门如果有人同犯,不就地自行了断,如何对得起师门?”

闻言,无尘大师似是欲言又止,他微微摇头,最终道:“原本这事关女子家的清誉,更何况苏施主已故去。若是情势非比寻常,实在不能瞒下去,这一桩便不会被揭开。魔族血脉强悍,腹中胎儿与母体命脉相连,那时落胎已十分危险……苏施主心高气傲,难以接受,更不愿看到旁人的异样目光。老宫主便为她配了一副对魔族有害的药物,服下之后她便出走幻花宫,从此不知所踪。我佛慈悲,诸位还是少造口业罢。”

洛冰河面无表情,手指却似是无意识地轻微屈伸了几下。

两人所站立的地方近旁,有人嘀嘀咕咕:“这般亲密的人翻脸不认,肚子里的亲生血骨都毫不留情,这女子心肠冷硬,也当真厉害得很。”

“不错,若是再好运一点,没中那天琅君的奸计,立下此等大功前途无量,如今必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再大的功劳又如何,和魔族私通,怀上那种怪物,想想都恶心。这种功劳拱手送我都不要。”

“苏夕颜恐怕也是自觉无颜见人,才出走师门的。”

那名霸气宗的男子突然道:“这么说,从头到尾,围剿天琅君,没有证据,没有事实,凭的单单就是老宫主转述天琅君的那几句话?”

大殿里霎时鸦雀无声。

那人浑然不觉,接着说:“我就是问问,你们就随便听听哈。不过,单凭老宫主一面之词,就发动这样的围剿行动,我说你们这样真的行?我怎么觉得从头到尾看起来,他干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被情人骗?而且让一个姑娘家的,让她接近危险的异族,教她骗人,还要她服毒堕胎,最后害她含恨出走,我觉得不好。我们霸气宗就从来不这样。”

这一席话,倒教沈清秋略现讶色。看不出来,这位仁兄虽然每次都ky,居然也能有一次边ky边讲出这么有道理的话,似乎与普通配角智商并不在一水平线上。

打破这短暂沉默的还是无妄。他白眉倒竖,合掌斥责道:“此言太糊涂!自古以来魔族对人界进犯屠戮不断,难道要等天琅君真的血洗人间,才知后悔莫及?况且身为四大派执掌牛耳者之一,幻花宫老宫主岂会恶意欺瞒修真界,他有何好处?与魔族私通得来的孽种,更是决不能留!只可恨那魔头生命强盛,即便是服用了药物,居然也没能把胎儿除去!”

这一段话说得大义凛然,当下有人拍手大声叫好。无尘大师面露不忍之色,双手合十,直念佛号。

不是没人觉得这样未免残忍,可听了无妄刚才那番话,深受气氛鼓舞,转念一想,那腹中的胎儿可是洛冰河,有什么值得同情的?于是,也跟着叫好喝彩了。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a # c o m

洛冰河垂着眼睫,像在听,又像已经神思游离。这几天原本逐渐在软化的轮廓重新敷上一层冰霜。

大雄宝殿中这些人,正在为他的死里逃生而咬牙切齿,为想象中他的胎死腹中而欢呼叫好,他却仿佛一句都听不到。

按照理想剧本走,这个地方本来应当是这种发展:掌门们严肃地商议如何对付天琅君→突然出现捣乱挑衅的魔族→洛冰河单挑魔族潜伏者,刷正面值和好感度。可因为一群八卦人士聊着聊着,扒出了洛冰河的身世,导致重点出现了偏差。

看着一语不发的洛冰河,沈清秋忽然后悔了。

昭华寺这个任务,他不该接的。

无尘大师叹气道:“其实又何必这么说?苏施主,唉,苏施主她一介女子孤身流落在外,老宫主派人搜寻数年无果,也不知道临终前受了多少苦。洛冰河虽然有一半魔族血统,早先却也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无妄斥道:“师弟莫要胡乱心慈,在金兰城你被害至那般地步,就该明白魔族用心何其险恶。对付他们,在尚为苗头时掐灭永远是上策。这一对父子蓄谋已久,联手卷土重来,妄图覆灭我等。纵容他们不是善良,而是妇人之仁,下场只会比那梦境中更为悲惨!”

这无妄和尚修为虽不差,戾气却太重,除了少了点头发,身上佛性无几。不该拿支法杖做方丈,应该抄对板斧做李逵。倒是无尘虽然功力平平,却心慈平和,更担得起“大师”这两个字,即便被斥责也不改色,更不改口:“蓄谋联手,这……也未必吧?”

这边昭华寺两位方丈扯不清楚,岳清源却忽然道:“无论他们联手与否,有一点是肯定的,洛冰河恐非善类。”

他扬起声音:“清秋,还不出来?”大英雄时代

沈清秋背脊一毛。磨蹭了几秒,这才慢慢站了出来。

他有种小学生上课被老师点名批评的感觉,脸皮底下有点辣,不过好在脸皮厚,泰然自若,躬身一礼:“掌门师兄。”

既然注意到他,那他身旁的那位就更藏不住了。当即有人惊呼:“洛冰河!是洛冰河!”

“真是他!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沈清秋也在。他真没死啊?!”

“当初花月城我可是亲眼见他自爆的……”

这些声音,大多是如见恶鬼的语气,其中却混杂了几个娇柔的女声,正是天一观那三名美貌道姑。三人互相捉紧对方手臂,脸泛起不自然的红晕。奇怪的是,这些红晕有的好像还是对着沈清秋泛的……

岳清源坐着看他,淡淡地问:“这些日子,胡闹够了?”

岳清源从没用这么严厉的态度同他说话过。“胡闹”这个程度的词,相当于是在打板子。看来刚才柳清歌没少说他坏话。

沈清秋发誓总有一天要把乘鸾偷过来切遍整个十二峰厨房的猪腿肉,切得油光盖满剑光。

掰回剧情,掰回剧情好吗。拜托你们把注意力放在混入寺中的魔族身上行不行!这样还怎么刷正面值!

他刚想动点手脚,让旁人注意到那些伪装成杂派弟子者的异常之处,无妄法杖在地上猛地一顿,冷笑道:“洛冰河,你自己送上门来,倒也省事。不如直说,天琅君打算何时实践他梦境中的所作所为?”

洛冰河冷冷地说:“那是他要做的事,与我何干。”

旁人哼哧:“你们可是父子,你说与你何干?”

洛冰河漠然道:“他不是我父亲。”

无妄道:“铁证如山面前还要狡辩,你当在场都是三岁孩童?”

洛冰河摇了摇头,不知道在执着些什么,只是重复:“他不是我父亲。”

无妄哼道:“真是祸害遗千年,苏夕颜当初若是把你除了下来,倒也干净!”

这话未免恶毒。洛冰河呼吸仿佛停滞了一瞬,眼底隐隐有血色闪过。沈清秋顾不得多想,一把捉住了他的手。

柳清歌抱手站在岳清源身后,看他众目睽睽去牵洛冰河,额头有根青筋跳了跳:“喂!”

柳清歌一恼怒、又不想多说话,就会气势汹汹喂一声,然而,完全没有威慑力,沈清秋直接无视。要是洛冰河在这种场合发作,那可不是好玩儿的。不光是正面值能不能刷上去的问题,关键在于,昭华寺副本,不好硬打。

用灵力,在场几百个人一起拿灵力打他一个,够呛;用魔气,这里可是结界高手如云的昭华寺,最擅长的就是封魔。硬打,智商岂非沦落到跟纱华铃父女一个水平线。

洛冰河冷冰冰地道:“苏夕颜是谁?我母亲只是一名洗衣妇。”山河表里

沈清秋低声说:“无妄的转述不尽不实,老宫主是什么人你更清楚,这两人加工过的陈年旧事,可信度很值得商榷。通通都先忘掉!”

他用的是对徒弟训示的语气,尽量冷静客观。洛冰河拖住他一条手臂,像是在求证,又像是自证:“师尊,天琅君不是我父亲。我不需要父亲。”

沈清秋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握紧他的手,示意他先稳住。

原著中,洛冰河的身世并没有揭露的这么细,所以沈清秋无法判断这件事对洛冰河的打击有多大,但恐怕不是几句安慰、几下摸头就能解决的。

长久以来心存的微弱期待和幻想,都被毫不留情地尽数粉碎。父不父,子不子。天琅君身为纯血魔族原本就亲情观念淡漠,更因为吃过人和苏夕颜的苦头,连带着恨意也蔓延到了洛冰河身上,对二人关系只字不提,在圣陵里也毫不手软。而对这父子二人,苏夕颜更是做出了明确的选择:欺骗,利用,厌恶,排斥,视为耻辱,舍弃。

洛冰河,是不被至亲所需要的。

无妄皱眉道:“果然是魔族,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洛冰河充耳不闻:“如果他是我父亲,为什么不提。”

充其量只是在殴打洛冰河的时候,不含褒贬地说了一句“像他母亲”。像,然后呢?

就没有了。

沈清秋哑口无言。其实照他来说,最大的可能……可能就是因为天琅君真的是个神经病吧?

气氛不对,沈清秋没闲情大吐其槽,他转身道:“请诸位稍安勿躁,这次洛冰河出现在昭华寺,并非是为挑衅或心怀不轨……”

无尘大师附和道:“不错,师兄不妨先听沈峰主一言。”

沈清秋感激地看他一眼,无妄却冷笑道:“不是心怀不轨?那这是什么?”

最后一句,他是喝出来的。人群中忽然冒出几十个身穿赤金僧袍的武僧,扭住了一堆人,按到地上。被擒住的人身上慢慢溢出黑气。顺理成章的,现场一片:

“有魔族混进来了!”×n

“洛冰河果然是有备而来!”×n

这发展。坑爹呢!

九重君这些乱七八糟的手下原来是用来给洛冰河刷正面值的道具,结果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被当成是和洛冰河一伙的埋伏了!

他很有先见之明地抽出折扇,果然,下一刻,无妄的法杖便沉沉砸了过来。沈清秋举扇一点,生生让那法杖在半空顶住。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77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额呃呃呃。。。。

  2. 匿名说道:

    请问系统如何给名字?

  3. 阿澄说道:

    系统给的名字,超喜欢。

  4. 忘羡花怜说道:

    这剧情好生绕,凑字数凑字数

  5. 匿名说道:

    我也想要名字啊。

  6. 匿名说道:

    阿澄我也喜欢你魏无羡,我有洋洋的糖

  7. 匿名说道:

    阿澄我也喜欢你魏无羡,我有洋洋的糖晓星尘

  8. 匿名说道:

    阿澄我也喜欢你魏无羡,我有洋洋的糖晓星尘 恶友组

  9. 我要笑了说道:

    你们真的信什么系统给名字???

  10. 匿名说道:

    系統給名阿~~~~~~~~~~

  11. 匿名说道:

    柳清歌抱手站在岳清源身后,看他众目睽睽去牵洛冰河,额头有根青筋跳了跳:“喂!”(吃醋了,嘿嘿嘿(。・`ω´・))

  12. 匿名说道:

    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

  13. 啪啪啪拯救世界说道:

    沈清秋发誓总有一天要把乘鸾偷过来切遍整个十二峰厨房的猪腿肉,切得油光盖满剑光。
    哇!沈大大真厉害!柳巨巨不会打你吗???

  14. 匿名说道:

    求至高無上天下第一無人能及大方得體美若天仙見義勇為情有獨鍾的系統賜名

  15. 啪啪啪拯救世界说道:

    這。。。這名字,系統你瘋了嗎?!

  16. 我屮艸芔茻,谢怜又做饭了说道:

    我这名字系统给的无异议

  17. 匿名说道:

    说实话能不能好好看渣反!!别ky 魔道和天官了好吗?
    尊重一下渣反(是道友,刚考完魔道和天官,个人意见,尊重一下渣反!谢谢)

  18. 忘羡说道:

    再次确认柳清歌是弯的……弯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