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65章 贵圈真乱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不清他如何出手的, 竹枝郎便单膝跪地,呛了一口血出来。再抬头时, 床上便多出了个人。洛冰河一只胳膊环着沈清秋, 正对他怒目而视。他先是震惊,随后,迅速变成一种恍然大悟:“你?沈仙师?你们!”

沈清秋把额头埋到手掌里,不想说话。洛冰河另一只手扬起, 做了一个“掐”的虚动作, 竹枝郎喉咙间现出几道黑色的手印,身躯猛地吊起, 浮在半空中。

沈清秋道:“别杀他, 后患无穷,再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洛冰河紧闭着嘴, 手背青筋暴起, 五指合拢。竹枝郎脸色逐渐变青, 却硬是没露出痛苦之色。

正当此时, 又一个声音在账外响起。

“沈峰主, 我可以进来吗?”

今天晚上为什么这么热闹, 说曹操曹操到, 门庭若市啊!

帐内三人, 掐人的被掐的围观的, 脸通通刷的黑了。沈清秋先指被掐着脖子吊起的竹枝郎, 再指洛冰河,比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再双手交叉比成叉状,一片混乱。洛冰河也不知道明白没有,就是摇头,再摇头。这样的情况下,当然不会有人给门外那个回音。片刻的沉默过后,天琅君道:“我进来了。”

跟他外甥一样,都是进门之前的询问只是做做样子的类型!

于是,天琅君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 落l霞x小x说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竹枝郎和沈清秋拉拉扯扯滚在床上,后面一堆被子毯子堆得又高又乱。见他进来,齐齐猛地转头,四只眼睛两张脸,一般的大惊失色,红白交错。沈清秋上衣还垮在胳膊肘上,一副要脱不脱的模样。

饶是天琅君为人奇葩,见到这种场面,笑容也一时僵住了。

半晌,他才轻声说:“……真是没想到。”

竹枝郎汗颜:“君上,事情有些复杂,总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他的身躯挡住了洛冰河藏身的被毯,沈清秋则半趴在他身上,将洛冰河那只牢牢掐住他命门的手遮个正着。如此混乱的体位,加上飘飘的床帘,一时半会儿,真的很难发觉多了个人。

天琅君点头道:“不必解释,我懂。我都懂。”

以他那爱听春山恨的品味和脑回路,他说“懂”,那就必须需要解释!

沈清秋道:“不知阁下深夜造访所为何事?有事明言无事安寝,谢谢。”

天琅君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那边出了点小小异象而已。竹枝郎又不知哪里去了,所以我先过来看看。不过,似乎来的不是时候。没关系,你们请继续。我随意。”

竹枝郎:“君上……”

他多说一个字,洛冰河就加力;

稍微动动腿,洛冰河加力;

想换个姿势,洛冰河也要加力;

加力加力,汹涌的魔气顺着命门腾腾灌入,灌得他口里发苦。

竹枝郎不知心塞为何物,但确实体会到了心塞的感觉。

沈清秋:“好,多谢体恤,那我们就继续了。你请自便。”

天琅君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杀死一只知更鸟

他悠悠地道:“沈峰主为何不追问我,究竟是什么‘小小异象’?这可跟你之前好奇又热心的表现不大一样。”

看起来,这一位是没那么容易能打发走的了。沈清秋觉出麻烦甩不脱,反而镇定下来,笑道:“天琅君若喜欢旁观,讲话助兴也无不可。请。”

天琅君便“助兴”了,道:“不久之前,安置在我那边的心魔剑忽然飞起,悬挂空中嗡鸣不止。明明并没有人在召使它,却有此现象,实在令人有点在意。”

沈清秋当即明白,刚才洛冰河没说完的“只有一件事需要担心”,就是指心魔剑需要担心。毕竟是跟随洛冰河多年的佩剑,原主出现在附近,多少会有所感应。

沈清秋道:“的确是个蹊跷事。不过天琅君来找我谈这个,怕也没什么意义吧。”

天琅君缓缓站起,道:“找沈峰主谈肯定是没有意义的。可若是有顽皮的小朋友过来找沈峰主,那就很有意义了。”

短短一席话,他分成了好几段,每说半句,便朝床边走近一步。

竹枝郎明被沈清秋双手扒住,暗被洛冰河死死钳着命门,随着天琅君一步一步,越靠越近,这对师徒两个人下手都越来越重,他当真是……无辜至极,倒楣至极。

正当天琅君举起手,要掀开床帘时,帐外蓦地传入一阵高亢凄厉的野兽长号。他猛地撤手,转身望去。

白帐之外,火光冲天而起,飞驰的黑影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兽类长号混杂着声嘶力竭的呼喊。

“有入侵者!”

“围住围住!都围上去!”

“别让他跑了!”

“——杀出来了——!”皮囊

刀剑相击、剑矢破空、牙爪撕扯之声混作一团。天琅君一句话也来不及说,闪身出帐。沈清秋一颗心高高抛起又落下。这入侵者来得太是时候了!

洛冰河翻身下床,扶了他一把。竹枝郎被掀落到地上,还暂时无法动弹。沈清秋低头道:“刚才多谢了。”

以他之忠心程度,方才居然没奋不顾身地指出“君上!就是他们!就是这两个人!”也得算上是他刻意相帮了。竹枝郎闻言,叹一口气,说:“在下能理解的。”

沈清秋:“理解什么?”

洛冰河不耐道:“跟他废话什么?”

竹枝郎抬起头,诚挚地说:“沈仙师为解相思之苦,夜中私会,虽然不免有损清誉,却也情有可原。”

沈清秋:“……”

果然是不应该跟他废话什么!

师徒二人潜出帐外,只见莽原不远处,黑压压的南疆魔族大军团团包围着某一中心。两道雪白炫目的影子在其中显得犹为夺目。一道是剑影,凛凛然势不可挡,一道是人影,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片甲不留。包围圈被不断击溃,又不断有新的魔族填充上去。

天琅君由衷的赞叹顺着夜风远远飘来:“好剑法。好灵力!”

来者立在被他斩于赤手之下的一只披甲巨狼头颅上,白衣一尘不染,只有颊边一点飞溅状的血渍。

这么大张旗鼓、简单粗暴、说打就打、生怕敌营中没人不知道他大驾光临的打法,真不负百战峰嚣张好战之盛名。

是柳清歌。

两头雪白的座狼掠过兽群,伏于天琅君脚下。其中一只仰起头,从嘴里发出人声:“君上,是苍穹山的,百战峰峰主柳清歌!”

天琅君点头:“原来如此,难怪剑法灵力都惊绝如斯。只是不知,百战峰峰主为何会突然光临南疆?”

柳清歌微微一侧身,乘鸾飞回手中。他甩落剑尖的一点血珠,冷冷地道:“沈清秋是不是在这里。”

沈清秋受宠若惊。怎么柳巨巨是来解救他的吗?

洛冰河瞥了一眼他脸上神色,抿了抿嘴。

天琅君恍然大悟:“原来你是来寻沈峰主的。他的确是在我这里。”

柳清歌道:“让他出来。”哑舍

天琅君语气暧昧道:“现在他恐怕不太方便见你。就算见了,多半也不想跟你回苍穹山。”

沈清秋竟不知该吐槽些什么。柳清歌眯了眯眼。天琅君脚边一头座狼道:“什么百战峰,我看倒未必见得。听说这柳清歌与洛冰河那小子交手,大败无数次,早就不配这号称了。现在应当叫做‘九十九战峰’才是。”

另一头接道:“不对,应当叫做‘九十八战峰’峰主。他若对上咱们君上,也是必败无疑的!”

这两头畜生真损。又谄媚又损!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柳清歌足下一点,白电般身形掠出。天琅君不急着迎战,随手轻甩,鲜血从指间飞跌,血滴落地不沁入泥土,反而凝结成形,瞬息之间化出六只毛色赤红的血狼,团团围住柳清歌,风火轮一般绕着他撕咬偷袭。

柳清歌游刃有余,乘鸾一出,六只尽数头颅飞离,化回液态。可剑锋回转,血狼又迅速重新凝形,继续龇牙咧嘴张牙舞爪。他之攻击虽然精准强劲无可挑剔,却并没有起到实际效果。天琅君也没有收回放血的那只手,就这么闲闲伸着,血往下落,不断有新的猛兽化出。

放了这么多血脸色都不带白一下的,他是个移动血库吗!

好歹柳清歌是来救他的,沈清秋不能隔岸观火超然战外。他刚要有所动作,洛冰河就抢先一步,闪了出去。

天琅君定睛一看:“你果然来了。”

洛冰河冷冷地道:“师尊在,我焉能不来?”

天琅君笑道:“竹枝郎,你看看他这张脸,这样一副横眉冷对的神气,真是让我看了高兴……嗯?竹枝郎?”他这才发现竹枝郎还没出来,露出扫兴之色。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旁柳清歌正要说话,忽然瞥见沈清秋,要呵斥的都忘了,当即一怔,喊道:“喂!”

沈清秋挥手招呼。天琅君讶然之色不退反增,对着洛冰河:“所以,刚才,你们,在里面,三个人?”

一句话,断成五个词,沈清秋还是弄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130 条评论

  1. 谢怜的fafa说道:

    竹枝郎,竹枝郎,读着读着就成了竹枝词……

  2. 匿名说道:

    听说系统会给名字,那我试试

  3. 匿名说道:

    就是从竹枝词来的嘛。。。

  4. 魏婴的小兔兔🐰说道:

    ❤️❤️😘🙈🙈🙈😻😻😻🐰🐰🐰🐰🐰🐰

  5. 匿名说道:

    。。。。。。。。。。。

  6. 匿名说道:

    天琅君是个明白人

  7.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8. 匿名说道:

    以他那爱听春山恨的品味和脑回路,他说“懂”,那就必须需要解释!

    腐男啊!

  9. 匿名说道:

    我竟然觉的天琅君可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