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62章 光棍二更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竹枝郎道:“沈仙师, 对不住了。”

别!千万别!你要感谢我我都这么惨了,你要是对我道歉, 我还能有命吗!?

正这么想着, 沈清秋本来走得好好的,突然身体一歪,扶住了石壁。

有东西似乎正在从他胃里蠕动挣扎奔涌而出,涌向全身上下无数道筋脉。这感觉熟悉又可怕, 沈清秋险些当场爆出一句草泥马。

洛冰河现在还在棺材里睡着, 在他体内作乱的,就只可能是别人的血了。天琅君道:“峰主也该不是第一次喝了, 怎么还没习惯?”

沈清秋强忍住干呕的冲动:“……你们什么时候给我喝的。”

天琅君颇为暧昧揶揄地道:“沈峰主别忘了, 你的仙躯在我们手里的时间可不短。能做的事太多了。”

难怪这么轻易就能判断出他所往方位。沈清秋停了停,继续往前走。越走腹中越是绞痛, 可他速度不减反快。其中有他捱疼能力增强的缘故, 更有知道现在绝对不能跪的缘故。

趁这两位被冻住了, 还有机会逃出去。要是等他们解冻, 再想拖住他们可就难了!

虽然心里清楚其中利害, 可走得越快, 竹枝郎催动得越是猛烈, 沈清秋忍不住回头狠狠瞪向他。说好了要报恩的, 就是这样让血虫在他肚子里产卵扎窝合家欢乐吗?!

天琅君叹道:“这样也能走这么多步, 沈峰主心志坚定, 果非常人。还是该说,你为我那儿子, 连性命都不要了?”

忽然,竹枝郎道:“君上,我……属下压不住了。”泡沫之夏

话音未落,沈清秋便觉那阵淤痛陡然化开,周身一轻,当即拔腿狂奔。天琅君见他居然跑了起来,很是诧异:“你的血不是能压住他的吗?”

竹枝郎也大惑不解,道:“之前压得住。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压不住了!”

沈清秋耳朵里嗡嗡作响,听不清也看不清了,可想着还得把洛冰河拖到入口扔出去,撑着墙壁继续慢跑。不知踹到了什么东西,晃了一下。硬扛这么久,已经临近身体极限,处在虚脱边缘,他膝盖登时软了。可是这一下却没跪下去,而是被一只手牢牢搀住,半提半抱了起来。

沈清秋头昏眼花,双眼聚焦往上看去。

黝黑黯淡的石道里,看不清面容,却能看清一双怒火灼灼的眼睛,和一枚赤光流转的罪印。

🍓 落 # 霞 # 小 # 說 # w ww # L uo x i a # Co M

天琅君和竹枝郎已经从脚脖子冻到了头顶,两尊黑气环绕的冰雕伫立在中央。洛冰河踏入殿中,丝丝寒冰白气顺着他黑靴往上爬,被毫不留情地踏碎。他冲那两具冰雕各拍一掌,坚冰上现出蜿蜒的裂痕。

沈清秋半倚着石壁,道:“没用,已经成型的晶冰没那么容易碎,而且你这么打,也伤不到里面的他们。倒不如抓紧时机,趁他们被封住,逃出圣陵。”

洛冰河霍然转身,又朝他走来。

乍见洛冰河,沈清秋又惊又喜。原本就是打算再回石棺那里去接人的,没想到人自己醒了,刚想脱口而出问他一句感觉怎么样,却发现洛冰河似乎火气大得很。

洛冰河厉声道:“不是说了让你别跟他们一路吗?!”

这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沈清秋本来就晕,被吼得耳膜隐隐作痛,仿佛遭人迎头浇了一盆冷水,呆了一下,蓦地一股无名火起,蹿上心头。

他干巴巴地说:“你好了吗?”

洛冰河语气仍是不善:“好什么好?”

看他中气十足,多半是好了。既然如此,也算是还了洛冰河一点人情。沈清秋点点头:“那好。”转了个身,胡乱找了个方向走开。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走哪里去,要出圣陵,心魔剑,洛冰河,两者缺一不可,少哪一个都只能在圣陵内部瞎晃悠。可是,拼了老命把人拖了一路,到头来还被吼一脸,悻悻然的呆着也没意思。

他没走出几步,石道旁一只咽气烛蓦地亮起,幽幽烛火,照亮了他半张侧脸。洛冰河突然伸手拉住他:“你哭了?”

沈清秋闻言一愣。

他哭了吗?

他哭了吗?

怎么可能!!!

沈清秋抬起左手擦了擦脸颊。这只完好的手刚才一直牢牢抱着洛冰河,现在才有机会腾出来做别的事。一摸脸,当真是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沈清秋猛地想起来,这是刚才把腿上破皮生长出来的情丝拔掉的时候疼出来的眼泪。

真难看。

洛冰河刚才声音里的火气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紧张地道:“这么说,我当时隐隐听到师尊在哭,不是假的?”

沈清秋有点恼羞成怒:“哭什么哭,不知道!”说完摔手就走,洛冰河连忙从后面抱住他。好死不死,刚巧抱到了沈清秋被情丝扎根的右手臂,沈清秋忍着没惨叫,还是闷哼了一声。洛冰河立刻松开,只牵着他左手,借着烛火察看。

越是察看,越是心惊。现在沈清秋身上几乎没有一块能看的地方,伤是伤,血是血,糊作一团,当真惨不忍睹。洛冰河记得,昏迷之前,沈清秋分明是完好无损的。他声音发抖:“这些……都是为了……我?”

沈清秋要吐血了。不然呢?

他说不出这种话,敲锣打鼓晒恩情秀伤疤的行为他向来有点膈应,只迸出四个字:“你手,放开。”

洛冰河瞬息之间换了一张脸,软了下去:“不放。师尊你别生气,我错了。”

这话他说过很多次!杀人之门

沈清秋一掌挥开。赶紧走走走,盲尸都围了上来,在这里挡道像什么样子。洛冰河被他遣开,又牛皮糖一样缠了上来,掰都掰不下:“要不师尊你打我吧。再打一顿出气可好?”

快来人这里有个抖m谁快来把他关起来——

他脚底飞快,两人走了一路,洛冰河就缠了一路,洛冰河那套路现在沈清秋已经熟悉了,就看准了他吃软不吃硬。磨了半天,沈清秋无奈道:“……你老是这样,哭着认错,死性不改。有什么用?”

洛冰河给他说的都快抽泣了:“我改还不行吗。师尊不要抛弃我。”

看了他这幅窝囊样子,要不是顾念他后脑勺还有自己撞出来的包,沈清秋真恨不得冲他脑门抽几掌。他的教育方式也没问题啊?怎么就养出了一个哭包。混世魔王洛冰河没人的时候喜欢牵着师尊衣服哭哭啼啼,说出去像什么样子,谁特么的敢信!?

宁婴婴都没他爱哭!

沈清秋快受不了了:“谁抛弃你了?啊?”

洛冰河道:“我昏过去的时候,残存着一点意识,拼命想着要醒来。可是好不容易醒过来了,发现躺在一口棺材里,师尊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一时气昏了头,以为又被丢下了,以为师尊你宁肯跟他们走也不想理我……”

一觉醒来,发现被孤零零“抛弃”在棺材里,滋味确实不大好。沈清秋心虚地咳了一下。

洛冰河又道:“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心里不想这样,不想说那种话,可在师尊面前,我总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这样很丢人不好看,但是师尊你没扔下我,一直都在护着我,原来这些都不是我在做梦,我好高兴……”

究竟是谁比较丢人不好看?

两个大男人抱成一团擦鼻涕抹眼泪,都丢人,都不好看,知道吗!?

大概是因为太高兴了,更多余华丽的话反而说不出来,洛冰河只知道重复着“高兴”、“开心”两个简单的词。沈清秋的脸抽搐了两下,揉揉太阳穴,深深叹了口一长气。

算啦。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连梦魔都说过,这孩子就是这副鬼德性,当面酷炫狂霸黑得掉渣,背后说不定又要扭着手绢哭了,还跟他计较什么呢。

话说回来,自己也有够无聊的,刚才那么点小误会,也会莫名其妙发火,跟这SJB的倒霉孩子也没什么区别了,哪像个长辈啊。

他缓了口气:“那你现在是真没事了吧?”

洛冰河立刻点点头:“没事。”荒原狼

刚才烧那么厉害,现在一点儿事都没有了?沈清秋很是怀疑,把手贴上他额头,果然温凉光滑。沈清秋要把手抽回来,洛冰河的手却覆了上去,压住不让他抽开,交叠双手下的眼睛亮晶晶的。

这种神情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当初清静峰上每天咩咩叫跟着他吃草的三好青年小绵羊、阳光少年洛冰河吗。

沈清秋被他盯得老脸要红,却又不好强行抽回手。当别人正兴高采烈的时候这么做,不就等于啪啪扇脸?

他说:“你真一点事都没有?不头晕?灵力和魔气都没有运转不灵?”

洛冰河说:“很灵。非常灵。比以往更灵。”

说话间,已经到了正东方的一间墓室,洛冰河拔剑斜斩,照壁上划出一条黑洞洞的空间裂口。折了的手臂神奇地长好了,腿也不瘸了,一脸的血都擦得干干净净,一直不听话的心魔剑也给收拾的服服帖帖。挂比还是那个挂比,男主还是那个男主,沈清秋什么都不想说了,做了个“走吧走吧”的手势,率先穿过了裂口。

陵外光线充足,洛冰河主动伸手来扶沈清秋。

说起来,他们真是很久没这样正常地相处过了。

沈清秋才心底感慨了一句,忍不住瞥了瞥洛冰河。瞧他神清气爽的,看来是真的“很灵”。亏他还豁了老命来护着,结果人家屁事儿没有,呼呼大睡是在给外挂续费充值[手动拜拜]

洛冰河忽然道:“不过,除了听到师尊在哭……”

沈清秋微微一笑:“嗯?你说谁?”

洛冰河立刻改口:“除了听到有人在哭,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闻言,沈清秋又有点儿担心了。果然还是有后遗症的吧?他沉吟道:“什么感觉?”

洛冰河摇了摇头:“……说不上来。”

沈清秋:“疼不疼?”

洛冰河道:“不疼,很……”

他话没说完,脸现困惑之色,朝身下看去。

沈清秋:“……”

天柱你好天柱再见!

这个话题没能持续下去,就截止了。天琅君的声音阴魂不散追了上来:“沈峰主,为何这么急着要走?你们两位几乎把本族圣地倒翻了过来,就这么走了,不留下点什么,未免说不过去吧?”

他每说一个字,声音就逼近不少。没用多时,就出现在视野中。沈清秋脱力地翻了个白眼。不过,漠北氏那在陵墓中扛了千百年的冰法能把这两人拖到他们出了圣陵,够良心了。

洛冰河方才没能把他们轰成碎渣,原本就心中不快,现在人自己送上来了,反倒合意。他指节喀喀作响,盯着竹枝郎,阴沉道:“你竟敢给我师尊喂血。”

竹枝郎一窥沈清秋,面露惭色。天琅君看了看他,道:“哎,你可不能用这种表情、说这句话。难道你没有给沈峰主喂血吗?否则沈峰主体内另外一道血蛊是谁的?”

闻言,洛冰河一僵,握紧了拳头。沈清秋只是抬了抬握住修雅剑的那只手,洛冰河立刻低声道:“师尊不用出手,我一人足矣。”

说打就打!

三道黑气柱暴风一样冲天翻腾,沈清秋在旁观战,越发深刻地认识到魔和人果然是不同种族的。

破坏力差别太大了!

而且洛冰河果然给外挂续费加升级了,一个时辰多之前还被暴打无力还手,现在看来,男主光环还是牢牢罩在洛冰河头上的!

观战中,空中盘旋着一只赤红色的骨鹰,降下双翼,探寻着突入战局的机会。洛冰河以一挑二,似乎没注意到那只明显不怀好意的骨鹰,沈清秋却看得清楚,正要出声提醒,那只骨鹰忽地一个俯冲,向洛冰河头顶掠去。

偷袭?

沈清秋将修雅剑倒提在手中,眯眼瞄准,朝它猛地投射而出。雪白的剑身犹如一道剑矢,闪电般将那骨鹰穿刺而过。

谁知他还没松一口气,骨鹰的身躯并不下坠,而是溃散成千珠万滴,朝沈清秋飞去。

那边天琅君忽然收手,跳出了战圈,笑出了声音。洛冰河见了空中血珠飞散的景象,脸上则闪过一瞬惊惶。

沈清秋蓦地反应过来,这只骨鹰居然是天琅君用自己的血化形凝聚而成的。他故意让骨鹰偷袭洛冰河,其实是要引得自己出手击落它!

刚发现这件事,他就被瓢泼血雨浇了一头一脸。天琅君微微一笑,举手,在空中虚虚一握。沈清秋顿时感觉心脏一滞,似乎真的被一只手抓在了掌心,恶意揉捏起来。

血量太多,刚才虽然闭紧了嘴巴,可口里还是泛起了淡淡的铁锈味。

有谁像他一样把天魔血当红牛喝的。有谁像他一样喝过三道天魔血的?

洛冰河眼睛都急红了,可天琅君的血在沈清秋体内,又不敢贸然出手,怕他忽然暴催血蛊,只能咬牙道:“停手!”

竹枝郎见沈清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忍不住道:“君上,手下留情……”

天琅君耸肩:“那要看另一位小朋友怎么办了。”

 

共 9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沈清秋一掌挥开。赶紧走走走,盲尸都围了上来,在这里挡道像什么样子。洛冰河被他遣开,又牛皮糖一样缠了上来,掰都掰不下:“要不师尊你打我吧。再打一顿出气可好?”

    快来人这里有个抖m谁快来把他关起来——

    hhhhhhhhhhhhh

  2. g说道:

    冰哥是水做的吧😏

  3. 匿名说道:

    冰哥是水做的吧😏

  4. QWERTYUIOPLKJHGFDSAZXCVBNM,./'[]\1234567890-=说道:

    12345678900000-=\][POIUYTREWQASDFGHJKL;’/.,MNBVCXZ

  5.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6. wtf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7. 血雨探花说道:

    洛冰河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喜欢红色

  8. 不良少年蓝忘机天天上wifi说道:

    酷炫狂霸黑到掉渣的冰哥给师尊养成喜欢跟在他身后哭唧唧的小冰妹了…

  9. 匿名说道:

    “很灵。非常灵。比以往更灵。”

  10. 匿名说道:

    墨香家的三个孩子一个成了醋包,一个成了怂包,一个成了哭包😂

    1. 说道:

      你說得還真好😂😂

    2. 卖包子喽!说道:

      酸菜包,糖包,灌汤包

  11. 匿名说道:

    听说系统会给名字,那我试试

  12. 匿名说道:

    抖m是什么!!!!!!😂

    1. 新晋腐女一枚说道:

      话说我也想知道抖m是什么意思???

      1. 匿名说道:

        受虐者
        ,凑凑凑凑凑字

    2. 匿名说道:

      就是指有受虐倾向的人。。。

  13. 匿名说道:

    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hhhhhhh!!!

  14. 匿名的系统说道:

    就是受虐狂啊
    ……但我莫名赶脚冰妹其实是个哭哭唧唧的抖s🙃

  15. 小二说道:

    墨香的攻君,一个无比爱哭,一个全网最害羞,一个八百年最怂

  16. 汪叽~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冰妹

  17. 匿名说道:

    冰妹好可爱,当然是对着师尊😂

  18. 匿名说道:

    哭唧唧…………

  19. 清净峰峰主说道:

    快来人这里有个抖m谁快来把他关起来!!!!!!!!

  20. 匿名说道:

    系统会给名字吗(眨巴眼)

  21. 小小小花花 ♥王一博说道:

    天柱你好 天柱再见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