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61章 光棍一更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他没叫出声音。两颗眼球凸了出来, 整个人突然定成一尊石像。

沈清秋屏住呼吸片刻。老宫主喉咙里咕噜咕噜,眼白里, 血丝密密爬了上来。

可就是动弹不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来了!

真当他那么傻逼圣父, 被打不知道还手吗?!

真当他多拖了个人就弱到不能啪啪扇脸扇回去吗?!

秋海棠惊疑:“你怎么了?”

她似要拔剑,沈清秋道:“秋姑娘,奉劝你一句,不要拔剑, 不要妄动灵力, 除非你想像他一样。”

秋海棠疑惑地转到老宫主前面,“啊”的尖叫出声。

只见老宫主那张苍老的脸上, 密密麻麻的皱纹之间, 长满了绿色的肉芽,似乎剧痛难忍, 不但不能动弹, 连话都说不出来。

秋海棠颤声道:“沈九……你……你干了什么?”

沈清秋道:“我什么都没干。但别忘了, 这可是在别人的墓室里。你们以为魔族不会有防护措施?”

空气中漂浮着的、像是吹散的蒲公英般的白絮, 其实是一种魔界植物, “情丝”。

这种植物会在活物身上下种, 而且尤其容易被发散能量的人吸引。乱动灵气或者魔气, 就会把种子们吸到身上。这也是沈清秋刚才尽量坚持肉搏而不动用灵力的原因。

“情丝”入肉, 不痛微痒, 以血肉为土壤, 一旦发芽,破皮而出, 每长一寸都是撕肉挖血的疼。而且越动灵力长得越快。若是敢打暴击,疯长一阵,瞬间就能发芽。

老宫主刚才一直用吼声攻击,灵流汇聚在头部和喉咙,现在长满了一脸的肉芽。口腔和喉咙内部也一定塞满了异物。这些肉芽短茎表面带着薄薄的茸毛和血管,根还在皮下往里面长,一直长到跟神经紧密相连。

沈清秋啧啧道:“老宫主千万别再大吼大叫了,不然情丝暴长,长入了脑髓,那可真就无力回天了。”

这景象既恶心又恐怖,秋海棠捂着嘴,抖了一阵,终于忍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一个动弹不得,一个没了意识。完胜!

沈清秋松了口气,抱着洛冰河艰难地站了起来。老宫主肌肉紧绷,含含糊糊地说:“别高兴得太早,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仅仅是说几个字,他就痛得面孔扭曲,满脸肉芽也跟着齐齐发颤。沈清秋呵了一声回应。

从右臂到肩头,爬上了深入血肉、歇斯底里的疼痛。

刚进来挡住那两把剑时,逼不得已动用过灵力,现在终于跟着发芽了。

不过,还好,总算是……洛冰河平安无事。

见沈清秋半拖半扛着洛冰河就要走,老宫主喉咙里“啊啊”叫出声来,因为急迫,从小车上摔了下去,没有四肢的躯体在地上花草中艰难地扭动,一蹭一蹭朝前爬,看着既可怖又可怜。

老宫主喃喃道:“别走……别走……不要走……”

沈清秋脚底溜得越发快。谁知老宫主突然双目暴睁,喉底发出咆哮。

他居然拼着老命丢了也要攻击!

沈清秋已经搞不清他到底是不想让他们走、还是不想让洛冰河活了。他用已经开裂的剑鞘勉强挡了一次,右手受震,牵动了冒了个头的血芽,痛得撕心裂肺,可居然还没扔开洛冰河。剧痛之下,血气上涌,他猛地望向老宫主,眼里杀气横生。

老宫主刚才吼了一次,又有不少肉芽破皮而出,甚至有的从眼角延伸生长出来。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哈哈狂笑,在地上翻了几滚,像条猪肉一般,滚到秋海棠身边,冲着她耳朵大喊:“你不要是要杀沈清秋吗?他就在你眼前,睡什么?!快起来,杀他!把他们全杀光!”

秋海棠被喊得悠悠醒来,一睁眼就是一张枯橘皮的老脸,上面还生满异物,血洞密集,当场魂飞魄散,歇斯底里尖叫不止,拔剑往空中乱砍。沈清秋怕她乱动灵力,把情丝种子也引到身上,喝道:“冷静!”

老宫主怪叫:“快!快!你不是一直求我帮忙吗?现在他要撑不住了,快动手!”

秋海棠把沈清秋看在眼里,这才像稍稍回了魂,两手发抖,眼睛发直。平心而论,沈清秋对秋海棠没有什么仇恨,说起来她还是原装货的苦主。可她要是非得在这儿挡路,他就不得不出手了。

意料之外的是,秋海棠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不问青红皂白杀上来,而是呆呆瞪着沈清秋,再瞪着他怀里的洛冰河,非但不前进,反而后退了几步。

她嘴唇哆哆嗦嗦:“没可能……没可能……假的!都是假的!不是我哥。我哥没错,不会是大哥!你骗我的!”

怎么回事?逆水寒

她又哭又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这样。我什么都没做、我凭什么要受这么多年的苦?!”

沈清秋愕然。秋海棠不过是昏迷了短短一瞬,醒来的时候怎么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或说,像是看到什么不能接受的东西,被吓疯了似的。

落 + 霞 + 小 + 說 + lu Ox i a ~ co m-

沈清秋心知有蹊跷,沉声道:“你别乱动。”简爱

老宫主叫道:“你还等什么?!”

秋海棠失去理智,抱着头冲沈清秋尖叫:“你到底是怎么想我的?恨我?可怜我?要我在这世上受尽折磨?你为什么不杀我。你为什么不杀我?!”

沈清秋被叫得一头雾水,秋海棠夺路而逃。他在后面喊道:“回来!在圣陵里乱跑,死路一条!”

可人已经跑远了,没那个闲时间来追了。沈清秋怅然若失,不知是什么滋味,心里给她点了个蜡,继续前进。

老宫主见她跑远,沈清秋又迈步走远,最后一丝希望也消散无踪,呆呆趴在地上,突然埋头啃了一口草叶。

他兀自大笑不止,笑着笑着,头上肉芽越长越密、越生越快,瞬息之间包满了他整个脑袋。不久之后,他就笑不出声了。沈清秋似乎还听到了颅骨脑髓被挤压的异响。

老宫主呼呼喘了几口粗气,头重重搁到地上,再也抬不起来了。

一代宗主,居然死的如此凄厉可怖,实在令人唏嘘。

沈清秋没走几步,一个空朦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天琅君语音带笑:“沈峰主真是玩儿的一手好捉迷藏。不如猜猜,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

沈清秋摸了摸腿,摸到了一手的异物,额头冷汗涔涔流下。情丝已经顺着血脉长到了腿上。

天琅君又传音道:“一路向东,是想回到破界入口逃出圣陵么?”

这厮居然知道他的方位。沈清秋暗暗心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一旦让腿上的情丝彻底生根,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他咬咬牙,看了一眼洛冰河,把心一横,撕开下摆,抓住一片血芽,猛地一撕!

他脑子里似乎出现了长达数十秒的空白。好像被撕掉了一整片皮肉。

沈清秋一连喘了好几口气,渐渐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呼吸的声音听起来,像极了在哽咽。

他现在连抹一把脸都做不到。没办法。真的……太他妈疼了!

虽然血流成河,可好歹是能走路了。他刚才还觉得洛冰河看上去惨,谁料到他现在的模样,才真正是十二分的凄惨。

天琅君知道他的方位,必然在往这边赶来。再带着洛冰河继续往东走,一定会正面撞上他的两个好亲戚。沈清秋出了这间原始森林一般的墓殿,途径几间墓室。他迅速进去捡了一口还算干净舒适的石棺,护着洛冰河的脑袋,小心翼翼将他安置进去。手背一试他额头,还是热得烫手,眉心间的罪印却愈发鲜亮艳红。

沈清秋把心魔剑压在洛冰河手下,定了定神,这才缓缓合上棺盖。

天琅君不紧不慢走在前,竹枝郎紧随其后。石道一转,沈清秋手持修雅剑,站在一件墓殿正中央,冷冷注视着他们,似是等候多时了。

他半边青衣都被染成赤红色,右手还有鲜血顺着干涸的痕迹往下滑落,嘴唇几乎和脸色一样白。天琅君讶然:“不过是片刻未见,沈峰主为何变得如此狼狈。”

沈清秋回望他。明明在怒殿被岩浆火柱吞了个满口,现在天琅君身上却连个烤灵芝的香味也闻不到,顶多黑衣焦了一点边缘,真是岂有此理。

天琅君问道:“沈峰主的爱徒呢?”

沈清秋道:“出去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天琅君笑了:“沈峰主还在这里,他怎么可能会出去。”

沈清秋也对他笑笑。这么笑来笑去的,天琅君忽然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他迈不出步了。

他低头看看。从脚底到腰部,不知什么时候,被一层极坚固的晶冰覆盖住了,并且覆盖范围还在顺着他身躯往上蔓延。竹枝郎情况比他略强,双腿和一条手臂也已被冻得严严实实。

天琅君这才注意到,这间墓殿十分寒冷。他定了定,道:“漠北氏。”

这一间墓殿,正是漠北君祖父亲手所设。他们这一支血脉擅操纵冰,冰法独步魔族,无人可出其右,身后墓殿也与冰法息息相关。

在圣陵之内,处处都是可以利用的场地和道具。不必他出手,自然有能牵制敌手的事物。沈清秋记得原著描写过,一旦有温度比墓殿空气温度高的东西进入,便会被当场冻结,变成冰雕,冻上个两三天,就碎成了冰渣渣。所以他进来之前先调动灵脉将身体温度降到最低。所以他看上去才会脸色青白。

一句话的功夫,坚冰已爬到天琅君胸口,他表情不变,手中魔气腾腾,却化不破包裹住他拳头的冰晶,收效甚微。就算不能一直冻住他,至少也能拖半个时辰。

天琅君道:“看来真不是错觉。沈峰主对我族禁地,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沈清秋一句不话不说,冲他们摆一下手,转身就走。天琅君看了一眼竹枝郎,缓缓道:“我说过,你若真执意要带沈峰主去魔界,就得保证他不会捣乱。该怎么做,你知道。”

竹枝郎低声道:“属下明白。”

听了这两句,沈清秋忽然觉得他可能忘掉或者想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共 88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这师徒感情线比花怜和忘羡难搞啊

  2. 匿名说道:

    我要名字啊~~~~

  3. 只羨忘羨冰秋花謝说道:

    湊字湊字湊字湊字湊字

  4. 匿名说道:

    我要名字,求赐名啊啊啊啊

  5. 匿名说道:

    求赐名啊啊啊啊啊啊啊

  6. 匿名说道:

    系統有沒有給我名字??

  7. 匿名说道:

    看到情丝这,想起了人面疫,一身鸡皮疙瘩

  8. 洋洋想吃糖说道:

    啦啦啦,忘机想天天。

  9. 小小小花花 ♥王一博说道:

    好奇他们最后怎么逃出去的,冰哥快点醒来,师尊快亲亲他

  10. 匿名说道:

    系统会给名字吗?可以自己设置。

回复匿名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