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52章 春山遗恨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要是在以前, 沈清秋还能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洛冰河记仇,要留下伤口时刻温习对他的仇恨。可现在, 这种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清秋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那么长一本书看完了,孩子也拉扯大了,他可从没发现,洛冰河原来是个纯情少男。深情种马这玩意儿一变基佬, 后面两个字居然立刻去掉, 现在这个被他养得歪到不知哪里去了的洛冰河,心思比小姑娘还细腻, 又抖m又容易受伤。

也可能, 不是他从没发现,而是他从没想过要去发现。归根结底, 沈清秋还是把洛冰河当做一本书中的角色, 采取时时远观、偶尔亵玩的态度。大多数时候都敬而远之。原著中存在感最强的洛冰河, 在他眼里反而脸谱化模式化得最重。

对着这样的洛冰河, 沈清秋纵然觉得麻烦得要命, 却真有点手足无措了。

他兀自烦恼, 从这个角度却看不到, 洛冰河唇边扬起的一抹扭曲微笑。

醒来之后, 沈清秋睁开眼睛, 上方是一片雪白的纱帐。有人推门而入, 轻声慢步关上门,道:“醒了?”

沈清秋转了转脖子, 斜着眼珠去看。

灯下看人,暖过月下看人,那男子果然生得一副好相貌,嘴角噙笑,明俊不可方物,尤其是一双眼睛,显出一种温柔的灵动之气。

他见过这双眼睛。露水湖养出来的眼睛。

沈清秋一轱辘坐起,冰袋从额头上掉落,那男子弯腰捡起,放回桌上,给他换了新的。

见状,沈清秋原本含在口里劈头盖脸一大堆“你是谁”“你意欲何为”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干咳一声,矜持道:“多谢阁下幻花宫中出手相助。”

那年轻男子在桌边站住,笑道:“人有一句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况且沈仙师于我之恩,远远不止滴水。”

第一,此君果真是白露林那蛇男。

🐠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第二,此君知道这壳子底下的人是沈清秋。

沈清秋试探着问道:“……天琅君?”

上古天魔一脉之所以带了一个“天”,是因为传言,这一支血脉,是自仙界堕落入魔。血统要比洛冰河纯,才能压制住沈清秋体内的天魔血。那么,问题就来了。天魔血系中,原著给出过名字的、沈清秋知道的,就两个:洛冰河,还有他爹。他只能猜谁呢。

只是事不过三。沈清秋那到现在为止都无往不利的奇葩猜谜法则,终于在这里碰壁了。

那男子摇了摇头,道:“沈仙师将我认作君上,实在太过抬举。”

听到“君上”二字,沈清秋终于知道这位是什么角色了。

原著一开场,天琅君就已经被镇压在高山之下。对于数年前那一场大战,因为和男主的挂逼与种马之路关系不大,向天打飞机略略带过,只说“不敌人界诸多修真界泰斗合力围攻,被镇压于××山之下,永世不得翻身,心腹大将死伤离散”。

究竟××山是什么山?沈清秋从没好好思索过这个问题。可受刺激之后,他终于突然想起来××是啥了。

白露山!

白露山上白露林!

沈清秋上下打量那男子。这可是洛冰河他爹的“心腹大将”啊!

现在看,他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当初那蛇男的畸形影子了。沈清秋咽了咽喉咙,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那男子客气道:“天琅君座下,竹枝郎。”

他话音刚落,系统传来提示音:【补全剧情完整度以及隐藏人物谱,B格+300。填坑项目启动,B格+100!】

沈清秋陡然涌上一阵无可抑制的兴奋。

“填坑”,指的绝对是原作中那几桩一直没有交代清楚幕后凶手的坑爹无头惨案和设定BUG。这个,就沈垣最唾弃《狂傲仙魔途》的原因(之一)。也是看完文后最让他捶胸顿足咬牙切齿的一大恨事。

现在,他已经引出了没正面出场过的人物,而且系统也开启了填坑项目。难道,接下来,就要揭开那些通天巨坑的真相之谜了吗?!

沈清秋道:“我救过你一次,你也救过我一次了,两清了。”

他说的“救过你一次”,是指那时拦着公仪萧,没让他杀了蛇男。竹枝郎却摇头,道:“不止于此。如果不是沈仙师,在下恐怕再过数年也无法靠近日月露华芝。怎么能说是两清了?”

沈清秋一听,正合他意,说:“那好,打个商量,你不能直接把两道这玩意儿都从我血里抽出来吗?一定要留在里面吗?”

这就像是你身体里长了一条寄生虫,而大夫对付这条虫子的治疗办法居然是放进另一条寄生虫来和它抗衡。怎么想情况都更糟糕了!

竹枝郎道:“嗯……在下这也是头一次动用天魔血,此前还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方法可以消解的。”

虽是扫兴,沈清秋却也表示理解。血液入体,溶于无踪,要再把它分离出来,的确不太实际。竹枝郎道:“虽然不能释解,但只要在下的血也在沈仙师体内,那位的天魔血就无法起作用。去魔界之后,无法起到追踪之效,也绝不能折磨于你。”

打住。

沈清秋道:“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去魔界了?”

竹枝郎道:“很快就会去了。”

沈清秋观察他神色,道:“你说的‘报答’,该不会是要带我去魔界吧?”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 m

去魔界干啥?物质资源匮乏,文化风俗格格不入,还会水土不服。而且目下有一堆更需要担心的事。他之前被洛冰河接近于恋尸癖的行为吓到头脑发热,让柳清歌把自己原先的身体带走了,洛冰河会不会一怒之下,把苍穹山给一锅端了啊?!

他得先回去和诸位同门通个气。沈清秋立刻掀开被子,打算跑路。谁知,刚一动作,就感觉一条又滑又黏的冰凉柔软事物顺着腿爬了上来。

一条碧青色的蛇从被子中缓缓探出头来,正朝沈清秋嘶嘶吐出鲜红的蛇信子。

这蛇三指粗细,乍看形似人界毒蛇竹叶青,眼泡极大,瞳孔极小,对比之下,触目惊心。沈清秋却不怕这类软体生物,冷眼看着,手中悄悄凝力,正想出其不意、捏爆它七寸,碧蛇突然身躯弓形后仰,红口大张。

明明是一条蛇而已,嘴里居然发出人嗓一般刺耳至极的尖叫,同时开花似的在蛇头四周炸出了无数根密密麻麻的绿色倒刺,刺尖泛着鲜红,一看就有剧毒,蛇身更是打了气一样膨胀了几倍。刚才还能算娇小可爱的观赏蛇,现在就他妈是个怪物。

魔界品种果然凶残。沈清秋立刻打消了用手直接接触的念头。

竹枝郎斟满了一杯茶,放到桌上,诚挚地道:“沈仙师为何不听我说完就要走?在下是真心想报答白露林不杀与相助之恩。”

沈清秋扯了扯嘴皮:“要我去魔界,不去就放这种东西到我床上来,算是‘报答’?”

竹枝郎笑了笑,道:“不只是床上。”

又有一条拇指粗细的小蛇从沈清秋衣服里滑出来。

这一条一直盘在他衣服里,被体温温热了,窝得舒舒服服,刚才也一动不动,沈清秋居然一直没觉察到它的存在。“嘶嘶”声不断中,床底下流水一般爬出了无数条大小粗细不一的青蛇,铺满了整间房的地面。

沈清秋沉默半晌,道:“蛇族?”

竹枝郎自若道:“家父来自南疆。”

怪不得他叫这个名字。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 m

魔族对阶级和血统方面非常重视,平民或血统低贱的魔族不允许在名字后称“君”。沈清秋琢磨着,这个字是个代表地位和阶级的后缀,就像帝王名讳不可侵。

洛冰河之所以上位期间略不顺遂,就是因为诸位魔君对他人类混血的那一部分颇有微词。至于“××郎”这种名字的角色,在魔界副本前期被洛冰河打死不少。所以沈清秋断定,后面带这个字的,不说都是贫民窟,至少出身不会很好。

竹枝郎无疑属于天魔血系,却不能称君,问题肯定出在混血的一方身上。

蛇族群居活跃在魔界南疆,严格地来说,还是算魔族,但这一族本体是巨蛇形态,生下来是就是这样,随着年龄增长和修为提高,极少一部分会慢慢化为人形,退去鳞片。但更多的是终生保持蛇形。

沈清秋道:“令堂是?”

竹枝郎道:“天琅君之妹。”

天琅君的妹妹好歹也算是魔族公主一样的人物了,是有多想不开,跟谁不好、非要跟一条蛇生孩子,太尼玛重口了!

沈清秋忍受着那两条蛇在他大腿和小腹上慢慢磨蹭,道:“这么说,你算是洛冰河表哥了?……我说,你不能让它们别往我……衣服里面爬了吗?”

竹枝郎道:“若单论辈分,的确是可以这么说。它们似乎十分喜爱沈仙师,在下也没有办法。”

鬼才信你没有办法!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沈清秋忍了,问道:“你为什么会去幻花宫?”

竹枝郎很有耐心,道:“原本是去处理正事,却不想看到了沈仙师。”

沈清秋心中一动:“正事?你说的正事,可是与洛冰河相关?”

联手称霸?魔族反目?还是#感天动地,失散多年魔族一家团聚抱头痛哭#?

这次,竹枝郎却笑而不答。沈清秋道:“恐怕不是认亲这么感人肺腑的正事吧。”

竹枝郎从容道:“在下只是听从君上指令。”

沈清秋问:“你这具身体,是日月露华芝塑造的?”

是他自己用了倒还好说。如果日月露华芝不是他给自己用的,那就可能是拿去给天琅君塑身了。天琅君被山压着,吊了一口气支撑了这么多年,原先的躯壳恐怕早已损毁,一旦金蝉脱壳,还真不知要兴什么风作什么浪。沈清秋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他这只蝴蝶随意扇了下翅膀,似乎放出了了不得东西。没得到回应,他心下难安,继续问:“要我去魔界,也是你家君上的指令?”

只要涉及到天琅君的问题,竹枝郎就闭口不答,只是礼貌地微笑,令人十分窝火。直到沈清秋终于败兴折退,他才开口,还是一般的彬彬有礼:“请沈仙师好好休息,如有需要请提出,在下一定为您办到。最迟明天,我们就可以发出前往边境之地。”

沈清秋口干舌燥,道:“你有钱吗?”

竹枝郎道:“有。”

沈清秋:“我能用吗?”白金数据

竹枝郎:“请随意。”

沈清秋:“我要女人。”

竹枝郎愣住了。

沈清秋重复道:“不是你说如果有需要尽量提、请随意吗?我要女人。把蛇撤了。”

竹枝郎的笑容终于裂开了一条细微的缝隙,半晌,依言而行。沈清秋哼哼一笑,翻身下床,披了外套,整整衣衫。竹枝郎似乎踌躇了片刻,犹豫要不要跟上,沈清秋前脚跨出门,他还是后脚跟了上来。

以往身为清静峰峰主,自持身份,纵使千般好奇抓心挠肝,也坚持过勾栏不得入。现在反而有机会了。沈清秋视身后竹枝郎如无物,在街上逛了一圈,挑了一间看起来有点亲切的“暖红阁”,神色自若迈了进去。

不消片刻,沈清秋身旁已花团锦簇,香粉扑鼻。竹枝郎坐于圆桌旁,不动如泰山。

沈清秋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竹枝郎移开目光,道:“只是……略感惊讶。沈仙师居然也会对这烟花之地有兴趣。”

沈清秋道:“你待会儿就知道,我对什么有兴趣了。”

正说着,一旁款款上来个新的歌姬,年纪稍大,施着脂粉也有几分颜色,怀抱琵琶坐在花凳上,目光与沈清秋相接,愣了一愣。

沈清秋不明所以,冲她点头:“姑娘?”那歌姬回神,释然笑道:“官人莫怪,您生得一副好相貌,教奴家想起了一位旧识,看晃了眼。”言毕低头不再提,铮铮错错三两声,开始咿咿呀呀地唱起来。

沈清秋原本在和身旁的姑娘们窃窃私语咬耳朵,无心听曲,可听了两句,突然觉得听到了两个非常了不得的东西,叫停道:“姑娘,你这唱的是什么?”

那女子娇声道:“奴家唱的是新近流行的弹词《春山恨》。”

沈清秋黑线道:“不对,我刚才好像听见你唱了两个名字?能重复一下么?”

琵琶女举袖掩口而笑,道:“有什么不对的?先生莫非从没听过?《春山恨》的主角,本来就是这沈清秋和洛冰河呀。”

……

……

……

这他妈啥时候都被人编成流行的弹词了?!沉睡的人鱼之家

竹枝郎原本拒绝一切服务,安静地坐在一旁充当空气,可惜肩膀微微耸动暴露了他。沈清秋道:“呃……我能问一下,这个……什么山恨,它讲的是个什么故事吗?”

身旁数女叽叽喳喳讲道:“先生这个都不知道么?这春山恨,讲的是沈清秋与其爱徒洛冰河之间缠绵悱恻、禁断不可言说的……”

沈清秋呈石化状态从头坚持听到尾。

整理了一下情节,总而言之,就是一对没羞没躁的师徒,整天在某座不知名的山上不务正业啪啪啪、下山打怪也啪啪啪,生出误会用啪啪啪解决,死前还要来一发啪啪啪、死后继续啪啪啪、复活了依然啪啪啪的……故事。

琵琶女幽幽一叹,指尖在琴弦上一拨,道:“生前不解对方心中情意,死后与尸同寝,此等深情,当世无双。”众女也跟着唏嘘不止,更有甚者,已感动落泪。

沈清秋把头深深埋入掌中。

日了鬼了,这他妈不就是个小黄曲吗——

 

共 114 条评论

  1. 白蔚说道:

    多年后,沈清秋对白衣洛冰河语重心长:“魏婴此人,深不可测”
    洛冰河不服,找羡羡切磋,白衣忘叽把扶额系好,从床上下来,两人对击一掌后,各自不爽,不愿在某人面前丢脸,于是,打了很久很久,沈清秋和羡羡齐道:可惜没有瓜子!
    然后一个白衣美男送来瓜子,“谢怜见过大嫂二嫂,弟媳有礼。”然后花城也跟过来,谢怜感慨:“这两人打了三天了,我看也厉害。”花城脸一黑,心道:哥哥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厉害?不行,怂八百年了,得硬气一回,以振夫纲!然后,加入了战斗,再然后三受愉快的看起了武打戏,三兄弟无奈:媳妇儿想看,那就演吧!

    1. 四夕北冥说道:

      一楼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2. 匿名说道:

      能编就继续编下去,人才啊,鼓掌鼓掌

    3. 白綾纏身说道:

      樓主大大您的文ˋㄤ真是太棒了,請您繼續不要停

    4. 匿名说道:

      姐妹,会说您就多说点儿

    5. 黑化说道:

      一楼真是好样的,继续,别停

    6. wxlshl说道:

      姐妹会说话就出本书

    7. 谢怜怜 花城城说道:

      优秀 你是魔鬼吗 😂😂

    8. 不要匿名说道:

      人才啊,笔给你你来写。

    9. 不要匿名说道:

      人才啊,笔给你你来写,记得多多更新【坏笑】

  2. 说道:

    我正在听《春山恨》(「・ω・)「嘿

    1. ???说道:

      我已经无法直视原曲了

  3. 匿名说道:

    我要女人???冰妹快来师尊……

    1. 匿名说道:

      喔喔~( ˘•ω•˘ )
      冰妹不知情又要吃醋了
      (•‾⌣‾•)

  4. 哭唧唧的冰妹。说道:

    一楼你好,我在上一章见过你…

  5. 匿名说道:

    春山好风景,美不过清秋君

  6. 遙雙说道:

    琵琶女幽幽一嘆,指尖在琴弦上一撥,道:“生前不解對方心中情意,死後與屍同寢,此等深情,當世無雙。”眾女也跟著唏噓不止,更有甚者,已感動落淚。
    嘻嘻~一堆腐女

  7. 修雅剑说道:

    那位道友一边听春山恨,一边看渣反的。

  8. 春山好风景,美不过清秋君『九渊璃鸭』说道:

    整理了一下情节,总而言之,就是一对没羞没躁的师徒,整天在某座不知名的山上不务正业啪啪啪、下山打怪也啪啪啪,生出误会用啪啪啪解决,死前还要来一发啪啪啪、死后继续啪啪啪、复活了依然啪啪啪的……故事。
    哈哈哈哈,柳宿眠花,做得好鸭。

    1. 匿名说道:

      柳宿眠花是柳溟烟的笔名

  9. 匿名说道:

    边听春山恨,边看春山恨,春山,我跟你有仇吗,你怎么那么恨我

  10. 跳起(ノ=Д=)ノ┻━┻说道:

    冰秋和忘羡去花怜的鬼市种地,美名其曰退隐。花怜二人去探望大哥大嫂和二哥二嫂,只见羡兄和汪叽天天,大哥大嫂在屋顶热火朝天的看着,沈某还不停的和冰妹咬耳朵:你看你看,要这样,明白不?花怜狂晕

    1. 匿名说道: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11. 美不过清秋君说道:

    哈哈哈哈哈……

  12. 三千明灯 花开满城说道:

    看着题目就忍不住来一发姨母笑
    小黄曲hhhhhhhhhhhhhhh
    柳宿眠花大大做的好,建议你去跟天琅君讨论讨论(诸如清秋大大每次都要三个人之类的2333333333)

  13. 匿名说道:

    正说着,一旁款款上来个新的歌姬,年纪稍大,施着脂粉也有几分颜色,怀抱琵琶坐在花凳上,目光与沈清秋相接,愣了一愣。
    问一下,歌姬不会是柳宿眠花吧,若是,那这个旧识……

    1. 青虫夜蠕说道:

      不是,柳宿眠花是柳溟烟

  14. 匿名说道:

    竹枝郎这个名字改一个字不就是喜之郎了吗😂

  15. 匿名说道:

    喜之郎是怎么认出师尊的?冰妹为啥没第一时间认出呢?

    1. 匿名说道:

      想想他去白露林目的是啥?

  16. 匿名说道:

    師尊老臉掛不住咯
    ( ^ω^)( ^ω^)

  17. 师尊要反攻说道:

    柳宿眠花,师尊现在拿着100米的修雅剑,允许你跑99米。

  18. 绿色公子说道:

    柳宿眠花就是柳溟烟啊,各位

  19. 匿名说道:

    沈清秋呈石化状态从头坚持听到尾。

    整理了一下情节,总而言之,就是一对没羞没躁的师徒,整天在某座不知名的山上不务正业啪啪啪、下山打怪也啪啪啪,生出误会用啪啪啪解决,死前还要来一发啪啪啪、死后继续啪啪啪、复活了依然啪啪啪的……故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晕了

  20. 匿名说道:

    师尊难道是被大家掰弯的………

  21. 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2. 不良少年蓝忘机天天上wifi说道:

    请用一边……一边……造句
    我:师尊和冰妹一边探究,一边看春山恨……

  23. 匿名说道:

    沈清秋却不怕这类软体生物
    蛇不是爬行动物吗~

  24. 师尊嘤嘤嘤说道:

    日了鬼了,这他妈不就是个小黄曲吗——
    我jio得春山恨很好听哈哈哈

  25. 匿名说道:

    hhhhh春山恨,柳宿溟花大大好样的!

  26. 匿名说道:

    春山好風景,美不過清秋君

  27. 匿名说道:

    xswl,要女人,哈哈哈哈哈

  28. 匿名说道:

    天哪,春山恨这个,哈哈哈哈哈

  29. 1551说道:

    不(yu)可(qiu)侵(bu)犯(man)

  30. 遙雙说道:

    琵琶女幽幽一叹,指尖在琴弦上一拨,道:“生前不解对方心中情意,死后与尸同寝,此等深情,当世无双。”众女也跟着唏嘘不止,更有甚者,已感动落泪。
    沈清秋:腐女們!夠了!

  31. 评论说道:

    哪里有说春山恨是柳溟烟写的?哪位道友提点一下

回复???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