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60章 幻花宫主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啊!说到底, 做师父根本没有义务帮徒弟消火啊、就算火是他蹭出来的也一样!!!

沈清秋把洛冰河猛地推起来,一掌拍在胸口, 送了几波灵力进去。虽然少得寒酸, 可现在他也输出不了更多给别人了,能输多少是多少。其余的东西,一概无视!无视!

出了石棺,一路拖拖拉拉, 拽着洛冰河往梦魔所指的“正东方尽头”走去。走了一阵, 墓道四壁开始变得潮湿,脚底生滑, 青苔重重, 要站稳越发不易。沈清秋放慢了速度,避免滑倒。

继续走, 不止青苔, 杂草花丛也冒了出来, 墓道逐渐开阔, 两侧高矮不一的树木拔地而起, 地面不止湿滑, 还有老树根盘虬纠结, 不时绊一绊腿。飞虫掠过, 鸟语声声。蓝黑的天顶陡然拔高, 镶嵌其上的晶白石粒闪闪烁烁, 乍看好似夜空星幕。

虽然看上去有置身丛林的错觉,可他们并没有走出圣陵, 只是来到了圣陵内部一间特殊的墓室。

圣陵中每间墓室,都是历代魔族贵族在生前为自己设计的。千奇百怪,五花八门。就像一座公寓,住户搬入,人手一套毛坯,剩下的当然就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装修布置房子。擅长机关的,就会偏重奇门遁甲。熟悉魔兽的,就会豢养守陵怪物。擅长药草的,则会种满毒花异草。

这间墓室的主人,显然就是最后一种。这些树花草木看似平凡无奇,沈清秋却绝对不想沾身。他解下外衣,罩在两人头上,紧了紧搂着洛冰河腰部的手,谨慎地迈出步去。

草叶簌簌而动。

突然,尖锐的破空声挟着一道寒白的冷光射来。

沈清秋左手打个响指,腰间修雅剑应声出鞘,铛的一声与飞袭而来的冷剑交成十字,双方劲力居然都不减。

这厢还没解决,第二道白光旋即而至。这次竟是直接朝洛冰河的喉咙刺来。修雅剑正挡着第一把剑,无法召回,更不能扔开洛冰河,万一碰到那些花草就完蛋了!

情急之下,沈清秋微微错身,一抬手臂,赤手抓住了剑锋。

剑刃深深豁开手掌心,可被他牢牢握住,硬是没再前进半寸。鲜血不是滴落,而是泼落,沈清秋半边衣衫和地上碧草瞬间覆上一层艳红色。

他终于发现,像当初洛冰河那样直接用手去抓白刃,是一件多疼的事了。

血光染红了沈清秋的眼,他猛地抬头,瞳孔骤缩。

真是万万没想到,天琅君口里的“小杂鱼”,指的居然是这两个人。

虬结粗壮的老树之后,走出两个人来。

准确的说,只走出了一个人,另外一个,被推在一只类似轮椅的小车上。

站着的是个腰肢纤细、凹凸有致的美貌女子。被推着的虽然坐在椅车上,颈部以下都裹在一条粗毡毛毯里,但露出的那颗头沈清秋却不算陌生。

那柄飞剑还在前进,沈清秋不得不抓紧了它,力道之大,剑刃几乎要切下他半个手掌。

他脸上表情一成不变,假笑道:“秋姑娘,老宫主,别来无恙。”雨季不再来

秋海棠目光怨愤。老宫主的头动了动,声音嘶哑:“沈峰主看我这像是无恙么?”

别来无恙这个词,通常也就是说说走个过场而已。沈清秋干笑一声。

仔细观察,他发现,“无恙”这个词,用在此时的确是个莫大的讽刺。从前的老宫主是得道仙家一般的人物,无论仙盟大会初见,还是金兰城不欢而散,外表仪态,都是丝毫不坠。可现在的老宫主,从来一丝不苟的雪白胡子变得污垢纠结,面容更是苍老得如同入土走了一遭,皱纹堆积比他身后的老树枯皮还密。

老宫主语音森然:“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沈清秋心想我能说不奇怪然后你可以放我过去么?口里却道:“在下听闻老宫主归隐云游去了。”

老宫主嘿嘿道:“归隐云游?你真的信?整个幻花宫,整个修真界,又有多少人信?究竟事实如何,这就要问你的好徒弟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看来是找洛冰河算账的。沈清秋不动声色,把洛冰河往身后掖了掖,尽数挡住。

秋海棠恨恨道:“沈九,我早就说过,你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我早就知道花月城你自爆的事肯定有诈,自裁谢罪?呵呵,你怎么会是那种人?在那魔界妖女的地盘我一眼便瞧了出来,你果然没死!”

你认出的只是我的肉体,没有认出我的灵魂,有什么用啊……沈清秋无可奈何。

当日在纱华铃的赤云窟被擒时,沈清秋救各派人士出来,只和她见了短短一面,居然就引起了怀疑,从此留心。恐怕他重回苍穹山派,被洛冰河带走之后,秋海棠也穿越了边境之地,跟着一路来到魔界。洛冰河大量抓捕黑月蟒犀破除圣陵结界,必然焦头烂额,心神紊乱,无暇防备,竟然没注意到有人跟着偷偷混了进来。

总结:女人的仇恨真是不能小觑。只是这两个人的组合,沈清秋还真从没想过,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搭上线的。

想到“什么时候”,沈清秋忽然心中一动:“当初秋姑娘忽然出现在金兰城,这里面也有老宫主的一份功劳吧?”既然竹枝郎已经否认是他所为,那就是别人在推波助澜了。否则凭秋海棠所在的杂门杂派,哪有机会抢到前沿露脸。

落·霞+小·说 - l uox i a - c om

老宫主冷冷一笑,不答话,也没否认。

空气中漂浮着蒲公英种子一般细小的白絮,晃晃悠悠,飞过眼前去。沈清秋道:“沈某自问不曾得罪过老宫主……”

老宫主道:“事到如今,也不必再隐瞒什么。”

他嗓子喑哑,仿佛有一块痰堵在喉咙里:“当初洛冰河入我幻花宫,我悉心栽培,有意扶持,他却执意不肯拜我为师,更不肯娶我女儿,偏偏对你念念不忘。我自然要对沈峰主好好探查一番,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绝世人物。谁知倒让我查出不少陈年旧事。对你的底细,我一清二楚。你师从何人,做过哪些事,究竟如何拜入苍穹山门下,真是精彩得很。即便是没有撒种人这一桩,水牢你也是去定了。谁知另有其变,倒没让我费心。”

这么说,当年幻花宫弟子对他态度奇差,不是洛冰河有意引导,却是老宫主在刻意影响。沈清秋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洛冰河。这孩子若是脑子转一转弯,拜其他人为师,也不会生出这么多事端了。但这份执着和死脑筋,沈清秋却埋怨不起来。

他只好叹气:“小徒承蒙老宫主厚爱。只是宫主刚才那两剑,都摆明冲着他来,未免言行不一。”

老宫主道:“当初是当初,如今却不一样了。沈峰主请让开,你下场如何我不关心,我只要同这小子算清总账。”

沈清秋:“我让开,宫主只杀他,不管我?”

秋海棠冷笑道:“他不管你,我还在这儿呢!”

本来她战斗力太低,可以忽略不计,但眼下这个状况,还真有点麻烦。

老宫主道:“这畜生忘恩负义,把我害到如此地步,我非手刃了他不可。”

沈清秋说:“他要是真忘恩负义,也不会留你女儿和你一条命了。斩草须得除根,这个道理他比你我都明白。”

打死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帮洛冰河说话辩解的一天。闻言,老宫主桀桀怪笑出声。秋海棠猛地掀开盖在他身上的粗毡。沈清秋呼吸滞了几秒。

毛毡之下,只剩一个平整四方的躯体,四肢全都不翼而飞。

老宫主竟然被削成了人棍!一代宗主,就这么人不人、鬼不鬼、脏兮兮地窝在一座小破车上,只剩一颗头能转动。原著沈清秋的下场,居然移花接木到了老宫主身上!

这梁子结大了,绝对不是几句开导灌灌心灵鸡汤叹声我佛慈悲就能解决的问题!

老宫主冷笑道:“你的好徒弟干的好事。看见了没?他倒还不如斩草除根。”

沈清秋严重赞同。为什么不斩草除根!

这两条小杂鱼,一个想杀洛冰河,一个想杀沈清秋。秋海棠修为不济,需要有人帮助;老宫主虽然落魄,却比她强得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好歹曾经是一派之首,四肢齐断行动不便,可灵力不减。正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瞎子背跛子。

沈清秋赤手折断了剑刃,把它抛到一旁草丛中,死死盯着对面虎视眈眈的两人。

其实他可以赌一把。

虽然面对天琅君这个没有原始数据的人物,洛冰河的挂都不管用,可老宫主却是仍在原著范围内的角色,主角金身不破定律面对他时,应该还没失去作用。他可以试着撒手不管,就像当初双湖城副本坑死剥皮魔蝶儿那样,放手让老宫主去砍洛冰河,看看最后到底是谁坑谁。

老宫主缓缓道:“我再问一次,你让不让?”

沈清秋垂下手臂,掌心的血原本稍稍止住了流势,又开始滴滴答答下坠。

他抬了抬头,不冷不热地说:“老宫主都说过,他是我的好徒弟了。你说我让是不让?”

没办法,现在已经和当初那时候不一样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法说服自己,仗着男主金身不破定律,冷眼旁观,放手让别人砍洛冰河,赌到底谁赢谁输。

到了现在,如果他还能心安理得利用洛冰河去犯险,就真成原著那个人渣反派了!

老宫主突然双眼暴起,爆出数声大喝。百年孤独

他没了四肢,把灵力蕴在喝声里,依此出击。每一声大喝,沈清秋都感觉有一阵强劲的灵流刀削斧砍般铺面袭来,威势不输暴击。草木狂摇,林叶斜飞。沈清秋用尚在流血的右手握住剑鞘挡了几下,震颤之中,掌心伤口传来剧痛,可他不敢换手,不用左手抱住洛冰河他怕会把人摔出去!

即便被削成了人棍,老宫主灵力却分毫不弱。难怪秋海棠要仰仗他。正这么想,老宫主忽然一声长吼,修雅剑剑鞘传来极轻的裂声,终是没挡住。一阵强力袭来,沈清秋向后倾倒。倒地途中他转了个身,以己为肉垫,没让洛冰河摔到地上,又被他沉沉一身压得眼冒金星。

老宫主总算不嚎了,秋海棠推着他慢慢靠近。他平息一阵,俯视搂着洛冰河的沈清秋:“你倒也真是护着他。”

秋海棠咬牙道:“假的。都是假的!他这个人……如今这样,是做给谁看!”

老宫主道:“为何不用灵力还击?”

沈清秋道:“自然是已经油尽灯枯。”霍乱时期的爱情

一缕一缕的细小白絮飞过,即将沾上洛冰河苍白的脸颊,沈清秋轻轻一吹,白絮歪歪扭扭斜飞了出去。老宫主以为他这是认命待死的表现,不再理会,目光一转,凝在洛冰河安静睡着的脸上。

他刚才吼叫不止的狂态忽然从脸上被抹得干干净净,换上了一种痴痴之态。

沈清秋:“……”

这个表情……很不对劲啊。

老宫主痴痴地看了半晌,叹道:“闭着眼睛的时候,是最像的。还有冷着脸的时候。”

他的眼神毛茸茸的,在洛冰河脸庞上下爬动,如果他有手,一定早就摸上去了。沈清秋微觉反胃,不由自主把洛冰河的脑袋抱住,往怀里带了带。

两人现在是洛冰河紧紧依偎在他身上、头也靠在他胸口的姿势。沈清秋沉声道:“你看清楚,这不是苏夕颜。”

这个名字唤醒了老宫主,他恶狠狠地道:“为什么不听我命令?为什么不听话!我对你不好?你不是想要幻花宫、想坐这个位置?我知道你从小就想要!乖乖听我的,我什么不会传给你?偏偏一个两个,都忘恩负义。忘恩负义!”

指天骂地、极尽恶毒之能事地狂咒一通天琅君和沈清秋,一连咆哮了几十次忘恩负义,他忽然又神情一转,柔和起来,慈祥地道:“夕颜……过来……师尊给你个好东西,喝了它……”

老宫主陷入了迷离之中,口水顺着嘴角滑下,秋海棠悄悄后退,面露嫌恶之色。沈清秋心下雪亮,反胃感愈发强烈。

沈清秋一手覆上洛冰河后脑,把他的脸压在自己胸口旁,不让老宫主继续对着他意淫,忍无可忍道:“你够了!”

一看不到那张脸,老宫主面部肌登时下垮,痉挛般抽搐一阵,目光满溢怨恨,猛地张开嘴。

 

共 10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湊字數字數字數~
    冰妹快醒啊~~~

  2. 薛洋说道:

    道长你在哪,洋洋想吃糖

    1. 清风明月晓星尘说道:

      洋洋,我们别玩了,我带你回家吃糖好不好

      1. 阿菁说道:

        道长,你不能为了那个臭小子就不管我了,我也要吃糖。

      2. 十恶不赦薛成美说道:

        道长~你最好了 你走的这些天里 可欠了洋洋不少糖呢

      3. 宋岚说道:

        ………………星尘 好久不见

        1. 晓星尘说道:

          …好久不见,子琛,宋道长

          1. 天天看花怜那啥的若邪说道:

            这是义城组相认现场吗…

          2. 匿名说道:

            嗯……这是义城组相认没错了

  3. 匿名说道:

    暖评论(我也想要名字)

  4. 柳巨巨说道:

    有人在湊字湊字湊字

  5. 匿名说道:

    这老宫主真恶。。。

  6. 匿名说道:

    这老宫主真恶。。

  7. 忘羡一曲终说道:

    我有名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8. 匿名说道:

    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

  9. 不给说道:

    昂昂昂,奈斯,凑字数哈哈哈

  10. 匿名说道:

    沈清秋趕快閹了這老宮主!!!

  11. 匿名说道:

    听说系统会给名字,那我试试

  12. 匿名说道:

    这两条小杂鱼,一个想杀洛冰河,一个想杀沈清秋。秋海棠修为不济,需要有人帮助;老宫主虽然落魄,却比她强得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好歹曾经是一派之首,四肢齐断行动不便,可灵力不减。正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瞎子背跛子。
    瞎子背跛子……
    义。。。

    1. 天天看花怜那啥的若邪说道:

      男(fu)男(fu)搭配干活不累?

  13. 花城说道:

    好棒好棒好棒好棒好棒

  14. 明月繁星说道:

    冰河醒醒啊!!!!!!!!!!!!你师尊有多护你你知道吗?!!!!!!!!!!!

  15. 洋洋说道:

    😂😂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

  16. 上善若水晓星尘说道:

    凑字凑字凑字凑字凑字

  17. 匿名说道:

    踟呢呢吗你在呢好吧

  18. 藍哥哥说道:

    羨羨我想天天了❤️

    1. 魏无羡说道:

      二哥哥饶了我吧,我今天真的什么话都没说,什么事都没做啊!

  19. 匿名说道:

    额……这个老宫主……有点…那啥…

  20. 追凌说道:

    。。。。。。。。。。。。。

  21. 匿名说道:

    。。。。。。。。。。。

  22. 匿名说道:

    看看会不会给我名字呀

  23. 林鹿说道:

    我有名字吗?
    大爱冰妹!大爱师尊

  24. 夷陵见狗怂说道:

    。。。。。。。。。。。。。。。。。。。。。。。。。。。。。

  25. 匿名说道:

    。。。。。。。。。。凑字

  26. *****说道:

    做师父根本没有义务帮徒弟消火啊、就算火是他蹭出来的也一样!!!
    痾…師尊~這是你這輩子得做的事~

  27. 匿名说道:

    我要名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

  28. 往事风烟说道:

    海棠也很可怜(ಥ_ಥ),恨了这么多年,才发现恨错了人。

  29. 海棠说道:

    海棠也很可怜(ಥ_ಥ),恨了这么多年,才发现恨错了人。

  30. 小小小花花 ♥王一博说道:

    我感觉是不是师尊么么哒一下冰哥就可以苏醒哈哈

回复忘羡一曲终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