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57章 圣陵副本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沈清秋抬头一看, 殿外仿佛点起了两个明黄的灯笼,好一对金刺刺的铜铃大眼, 正对着这边, 中间一条竖直的瞳线,狰狞非凡。

那群盲尸听到这声音,仿佛受到无形的震慑,停止了撕咬扑缠, 低头缩起肩膀, 涌作一团,瑟瑟发抖。

那双灯笼大眼与沈清秋直直对视了一会儿, 忽然消失不见。片刻之后, 从殿外转进一道身形来。沈清秋看清来人,并不意外, 叫了声:“喜之郎。”

竹枝郎脚下一滑。

他摸了摸鼻子, 虽然郁闷, 仍不失礼, 笑道:“沈仙师若愿意这么叫, 也请随意吧。”

沈清秋道:“穹顶殿偷尸的, 果真是你。”

浑身乌青的毒, 多半是碧蛇的毒液。木清芳粗略看时找不到伤口, 是因为蛇牙口细小, 下口难以被发觉。细看时就会在指尖、脚跟等隐蔽处发现牙印。

竹枝郎道:“事发仓促, 只得出此下策,还望沈仙师海涵。”

沈清秋干咳一声。“事发仓促”, 这个“事”怎么想,指的也是他拿整个镇的雄黄酒熏竹枝郎,还把人家打回原形骑了一路的事。他道:“你在圣陵把我召回,也算是解决了我眼下一个……困境。之前你要我到魔界来,现在我来了,究竟是什么目的,可以说了吗?”

竹枝郎道:“缘由之一,早已对沈仙师说明。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至于二,沈仙师并非在下召回的……还是直接询问君上的好。”

沈清秋道:“好。天琅君人呢?”

竹枝郎愣了愣,道:“我以为,沈仙师和君上已经打过照面了。”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打过照面?

沈清秋低头看了看那口石棺。

难道里面那个诈尸的……就是天琅君?

严格地来说,根本就没打“照面”好吧?!

刚才他撬了半天也没撬开的棺盖震颤不止,缓缓自动滑开。从里面慢慢坐起一个人来。

这人一只手肘搭上棺沿,侧首微微一笑,道:“清静峰主,久仰啊。”

沈清秋震惊了。

……这一家人兴趣爱好虽然广泛,但也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一般的画风清奇。儿子喜欢抱尸体,爹喜欢躺棺材。

洛冰河容貌整体来看,肖似其母苏夕颜,可多少还是能在上面找到其父的影子。比如眼睛。

天琅君眼廓深邃,眉峰英挺,瞳孔黑如深潭,这点洛冰河就和他十分相似。原本洛冰河就是个小白脸的模样,若连眼睛都像他娘,那相貌就阴柔过头,反而不好了。

再比如,笑容。这对父子的笑容,都让沈清秋有种难以形容的……大事不妙感。

沈清秋谨慎地说:“我不做峰主很多年。”

天琅君笑眯眯地道:“我对峰主可是神往已久。”

沈清秋深深体会到,气度这种东西,果然还是要靠家世和从小的教养来刷。

不说别的,如果让这对父子坐同一副棺材,摆同样的POSE,天琅君可以一派王者雍容地把棺材坐出龙椅效果,而洛冰河虽然长得帅……呃,大概坐出的还是棺材的效果。难怪向天打飞机感受到了威胁,果断砍大纲。

和两位天魔血系的传承者处在同一个空间,并且这个空间里还有不少魔界贵族的干湿粽子在围观,沈清秋表示压力非常大。

他皮笑肉不笑,道:“不敢当。既然神往已久,为何阁下不出……出来一聚呢?”

再怎么装B,坐棺材里面装,也太不像话了。除非——

他站不起来。

天琅君手指缓慢而规律地敲打着棺沿,瞳孔里倒映出墓室跳动的幽绿火光。他愉悦地说:“好啊。可否请峰主助我一把?”

有诈也要硬着头皮上。沈清秋微微一欠上身,朝他伸出一只手:“请?”

天琅君欣然扶住,站了起来。原来不是为了隐藏某些弱点。沈清秋略感失望。

然后,拽了个空。

可他手里明明还感觉握着天琅君的小臂。沈清秋目光下转,低头一看。的确还握着,但是也只剩下一条小臂了。

沈清秋面无表情。

天琅君掉了一截手臂,空了半边袖子,仍很有礼貌:“啊。又断了。劳烦峰主把它递给我。”

沈清秋:“……”

沈清秋的手不顾心灵的颤抖,淡然地把那截小臂递给了天琅君。后者和竹枝郎都一脸习以为常,咔擦一声,真的是咔擦一声,就把手臂接回去了。接回去了!

你特么是人偶吗关节可以随意拆卸?!

沈清秋留意到,不止断口之处,那条手臂上不少地方,筋脉血肉都变成了紫黑色,在偏白的皮肤上格外骇人。甚至他领口下方,也延伸出来半片淡淡的乌色。

沈清秋沉吟不语。

他这只蝴蝶扇了一下翅膀,引起的可不只是一场海啸。头先猜测,竹枝郎极可能把露华芝采去替天琅君塑身了,果然没错。只是,这具日月露华芝塑成的身体,天琅君恐怕用的不太顺心。

沈清秋之所以魂魄与露芝契合度不错,第一,露芝是用他血气养出来的;第二,露芝是灵气作物,沈清秋也是以灵气为修炼基础,二者从属性上来说,浑然相合。

然而,天琅君情况却不一样。

他是魔族,修为以魔气为基础,露华芝会有自发的排斥反应,肉身保鲜效果得不到保障。出现这种躯体被侵蚀的状况,也不是不可能。

天琅君活动了一下接回的部分,莞尔道:“见笑了。说起来,我们能离开白露山,其中也有沈峰主的一份功劳。”

沈清秋瞅瞅默然站立一旁的竹枝郎,忆起当初他白露林中的蛇男形态,实在是……非常之惨不忍睹。可即便是这样,天琅君被高山镇压的那些年,他居然一直不曾退出白露山,得了露芝,也没给自己用,而是毫不犹豫帮主子塑了身。

好一曲忠诚的赞歌!山河表里

沈清秋眼角余光却在墓殿中的壁画上扫动,口里敷衍道:“功在喜……竹枝郎。白露山蛰伏数年,终于等到了机会。有此得力下属,天琅君真令人羡艳非常。”

天琅君道:“我这个外甥的座右铭你没听过吗?”

沈清秋道:“听过。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嘛。”

竹枝郎红了脸,在幽绿的烛光下看十分诡异,道:“君上和沈仙师莫要取笑于我。”

沈清秋可没有意取笑他,他正一门心思琢磨壁画。这壁画色泽鲜艳,笔触狂潦,但能看出,正对大殿门口的,是一张巨大的女人脸孔,双眼弯弯,嘴角上扬,正是一幅喜不自胜的模样。这间墓殿,是圣陵“喜怒哀”三座圣殿之中的“喜殿”无疑。

天琅君并未觉察异样,说道:“他就是这样,脑子转不过弯。所以才一直向我恳求要带你来魔界。”

沈清秋一直搞不明白这种逻辑,略略回神,看了竹枝郎一眼:“要我来魔界,和报恩究竟有什么联系?”

天琅君从容道:“当然有联系。因为四大派一个都不能留下,若沈峰主现在还在苍穹山派,便也在这范围之内。他自然不希望你留在那里。”

沈清秋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

刚才还觉得这位看上去是个讲道理的主儿,交谈过后发现,跟所有雄心勃勃把毕生目标都设置为“毁灭世界、杀光正派”的大中小BOSS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血统高贵的大好青年,被异族一帮修真的压在山下这么多年,心生怨恨也是应该的。沈清秋无语片刻,配合地问道:“下一步是把整个人族灭绝么?”

天琅君奇怪道:“为什么这么想?当然不会。我喜欢人。只是不喜欢四大派。”

他笑了笑,补充道:“相反,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人界。”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礼物。绝对不是什么能绑上丝带让人心情愉悦的东西!沈清秋正想顺口吐个有点生疏的槽,突然,墓殿陷入一阵突如其来的震颤之中。

天顶沙石簌簌而落,沈清秋脚底站得稳,却晃得厉害,隐隐还能听到某种生物在远方撼天动地的嘶吼之声。他警惕道:“什么东西?”

天琅君凝神听了片刻,道:“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快。”他转向竹枝郎:“多少?”

竹枝郎道:“最少两百只。”

天琅君笑道:“捕获十只都算了不得了,也真难为他。”

沈清秋听不懂,看来他们也不打算跟他交流一下让他听懂。天琅君拨了拨肩头落下的一缕沙灰,道:“沈峰主,我这外甥可是从五年前就拼了命的要帮你和苍穹山派一刀两断,不知你意下如何?愿意跟他走吗?”

这都直接把人掳祖坟里来了还问个屁啊问——打住,五年前,一刀两断?

沈清秋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金兰城,撒种人。就是让我和苍穹山派一刀两断的契机?”

想来想去,现在他有山不得归,一切的源头都是从金兰城开始的。沈清秋质问:“当时那个突然指向我的撒种人,是你们指使的?”

竹枝郎低了低头。天琅君拍拍他肩膀,似在鼓励:“那原本只是为了解决南疆魔族食物紧缺的一个小试验,不想沈峰主刚好在场,竹枝郎也只是想让沈峰主彻底断绝回归人界的心思罢了。”

沈清秋立刻对竹枝郎怒目而视。说好的报恩就是这个,找撒种人黑他,坑爹呢?!蛇的报恩果然不靠谱!

竹枝郎低声道:“沈仙师,君上说要抹消四大派,就绝不会留一人存活……在下真心不希望到那时候……”

沈清秋压着怒气,说:“秋海棠也是你找来的?”呼啸山庄

天琅君道:“不认识。”他看了看竹枝郎,后者立刻看向沈清秋:“那女子并非在下寻来的。”

那突然出现的秋海棠和撒种人左右夹击沈清秋,逼得他不得不主动投降被幻花宫押进水牢,难道只是巧合?也罢,事到如今,是不是都无所谓了。

沈清秋道:“除此之外的原因?”

天琅君慢悠悠地道:“召沈峰主前来,的确也有我自己的私心。”

他叹息了一声:“我那个儿子,这么多年来真是劳烦沈峰主照顾有加了。”

虽然早有预感,和洛冰河脱不了关系。沈清秋还是心中一紧。他勉强打起精神,道:“洛冰河?又关他什么事。”

天琅君噗嗤笑了一声,低头道:“怎么说呢?我发现他对沈峰主,非常之……”

他话说的暧昧不清,甚至答非所问,沈清秋却不难做出一大串联想推测。

随着天琅君使用这具身体的时间越长,魔气越盛,修为恢复得越多,肉身就会愈加残破,到处打满补丁。他迟早需要一个新的身体。这身体最好是有血缘关系,同为天魔血系传承人。如果因为混血关系,自带两套修炼系统的话,那就更妙了。

有谁的身体比洛冰河的更合适?

沈清秋眯了眯眼:“召我回魂,目的是引他前来圣陵?”

天琅君道:“沈峰主真是明白人。”

沈清秋提醒他:“洛冰河现在还没坐上你原先的位置,不能进入圣陵,就算他想来,也来不了。”

天琅君却像对他很有信心,道:“只要他想,就一定能够来。”

沈清秋缓缓地说:“不管你想做什么,那可是你儿子。”

天琅君道:“的确。”有匪

“你和苏夕颜的亲生儿子。”

天琅君道:“所以?”

听到这里,沈清秋终于确信了。

天琅君谈及洛冰河的寥寥几句中,虽然微笑不减,可言辞神情之中,透出一种冷酷无情。

正版的天琅君以往在沈清秋脑子里那种热爱和平、深情似海的形象出入太大了。他提到苏夕颜的时候,语气都不带个颤。喜欢称洛冰河为“我这儿子”,可分毫不觉得他有任何父子亲情的概念。

他不光不是一个和平爱好者、连爱情至上主义者也不是。完全颠覆了沈清秋长久以来(一厢情愿)的认知。

其实这也正常,对于情感,魔族本来就疏离冷淡,他们更注重口腹之欲,崇尚权势和力量。只是,怎么也不至于是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沈清秋多少有些不舒服。

洛冰河真的是……一个真正爹不疼娘不爱的人。

金兰城这个黑锅,沈清秋一直都扣在洛冰河头上,这孩子委委屈屈被糊了一脸那么久,申辩了几次,尽皆无果。不久之前他们刚分开时,沈清秋还用话狠狠刺过他。

他心中对天琅君颇有不满,可细细思来,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伤洛冰河之深,更甚其父天琅君,才是致命。

墓殿刚陷入一阵死寂,第二阵百兽咆哮和地动山摇降临,打破了一池死水。这次来势愈加凶猛,几乎逼近天崩地裂之势。沈清秋下盘再稳也站不住了,他单手扶着棺材:“有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还没说完,墓殿上方嵌满宝石的天顶突然大片大片倾塌下来,殿中三人都反应极快,远远让开。一声巨响,有个沉重的东西砸了下来,落在墓殿正中央,烟尘滚滚和晶光乱闪里,现出一团庞然黑影。

洛冰河踩在一头通体漆黑的巨兽上,黑衣共白尘乱飞,心魔剑在背后凛然出鞘,一双眼睛赤光流转,正杀气腾腾俯视下方。

 

共 166 条评论

  1. 喜之郎说道:

    喜之郎到此一游✧*。٩(ˊᗜˋ*)و✧*。

    1. 花有谢怜说道:

      喜之郎??哈哈,真有意思!!

  2. 曲终人不散说道:

    這系統分配的名字…我喜歡~~~

    1. 匿名说道:

      嗯。。。。。。。。。。。。。。。。。

  3. 匿名说道:

    嘤嘤嘤!冰哥好帅哭了!!

    1. 道友仙友渣友说道:

      是帅吖(哼哼哼哼凑个字数,什么叫提交评论太快)

    2. 匿名说道:

      冰妹对外人帅 对师尊哭唧唧哈哈哈

  4. 花三怂说道:

    哈哈哈大哥好秀

    1. 墓雨说道:

      你这原先是系统赐给我的名

  5. 老祖的腰出走记(拾柒不是十七、)说道:

    见岳父大人
    系统天天吃我评论

    1. 匿名说道:

      找天官粉,有木有大爱花怜双玄权引的啊

      1. 贺朝夫斯基说道:

        这里这里!!!(挥手

  6. 仙子说道:

    我去,这什么什么名字?系统你咋能这样呢?

  7.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这名字是冰妹的梦想吗

  8.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系统发的名字,有必要发一下。

  9.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这昵称……⊙▽⊙

  10. 沈巍说道:

    ?………..系统?

  11. 匿名说道:

    喜,喜之郎。。。噗

  12.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系统给我的名字 emm

  13.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这名字多么美好啊哈哈哈哈哈

  14.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5.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我去哈哈哈这名字哈哈哈哈哈哈哈

  16.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不评论一下都对不起系统给我的这个名字

  17.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昵称真好

  18.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系统给的名字……这……唉,算了

  19.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发个评论都对不起我系统给的这名字

  20. 捆仙索捆师尊说道:

    那个……这个……名字……什么鬼

  21. 百年好合羹说道:

    都忘了我吗。。。

  22. 匿名说道:

    为什么不给我名字!!!我不服!?求名字!?

  23. 匿名说道:

    今天还是没有名字吗?不开心

  24. 匿名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第几次刷这本书了

  25. 匿名说道:

    这章为什么没有漫画?想看!

  26.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

  27. 阿彧说道:

    我就只是想笑笑,关键时刻掉链子气死了

  28. 哈哈哈哈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29. 没名字呀说道:

    (⁎⁍̴̛ᴗ⁍̴̛⁎)

  30. 匿名说道:

    其实洛冰河他爹还是很关心他的,我想在圣殿应该是在给他输送魔力之类的,没准还是他本身大部分的魔力呢

  31. 系统很荣幸地通知您说道:

    冰妹来了哈,请踊跃出击

  32. 洛神说道:

    喜之郎冲你竖起了友好的中指>人<

  33. 匿名说道:

    唉,心疼喜之郎

  34. 匿名说道:

    天狼君好坏坏(凑字凑字)

  35. 捆仙索说道:

    啊,我又把沈峰主捆起来了

  36. 天天说道:

    就冲这个名字,我要评论一下

  37. 2333说道:

    系统系统我名字呢

  38. 匿名说道:

    系统给分配名字?我怎么不知道??

  39. 修雅剑说道:

    修雅剑到此一游。。。才怪

  40. 匿名说道:

    我会有名字吗????

  41. 匿名说道:

    没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2. 匿名说道:

    系统赐名一个不( ̀⌄ ́)

  43. 匿名说道:

    冰哥驾到 拯救老婆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