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54章 不欢而聚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沈清秋被他抓得骨头都快断了, 只有腿能动,又不能当众提膝盖踹他关键部位。回想之前的所有细节, 隐隐有怒火翻上来。

他说:“你故意的。”

洛冰河道:“师尊指什么?”

沈清秋道:“你不直接屠山, 而是慢慢地耗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引我出来。”

洛冰河冷笑道:“师尊也有偶尔猜对弟子心思的时候呢。徒弟真是欣喜若狂,恨不能捶胸顿足,一定终生铭记此刻。”

柳清歌撤了剑, 身子晃了晃, 似乎还有些晕头转向,指指洛冰河, 道:“你, 放开他。”

洛冰河把沈清秋往怀里拖了拖,不耐烦道:“你说什么?”

他动作强硬, 沈清秋被压下去的那股郁火又猛地蹿起三尺高。

他无声地深吸一口气, :“你什么时候知道梦里那个真是我的?”

要不是被洛冰河发现了破绽, 又怎么会猜到他没死成, 从而在苍穹山成功守株待兔?

洛冰河道:“师尊未免太看不起我。就算第一次我没怀疑, 第二次还不发觉异常的话, 那就是真的蠢。”

沈清秋顿觉膝盖一痛。心道你不蠢, 我蠢。

也就只有他, 明知洛冰河如何修为了得, 操纵梦境出神入化, 还会相信他当真神智不清,辨不出外来入侵者和幻境产物的差别。

沈清秋道:“既然发现异常, 你为什么不拆穿?”陪着演师慈徒孝戏码很好玩么?

洛冰河看着他,竟然说:“为什么要拆穿?师尊不也被我哄的很开心?”

……开心?

彼时的沈清秋,可是半点开心都没有,只有对洛冰河整个人心理状态的忧心。事实证明,他的忧心也尽在洛冰河掌控之中。毕竟那可是洛冰河,男主角,又怎可能真的仅仅因为他误打误撞的乌龙闹场,就脱胎换骨改邪归正,变成了一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

沈清秋的确吃软不吃硬,可你不能让他吃完之后再啪啪打脸,说:装的。

齐清萋失声道:“慢着,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指向穹顶殿内:“里面那个躺着的……那个难道不是沈清秋么?为什么又多出来一个?”

洛冰河看上去心情不错,道:“不如问问前安定峰峰主?”

沈清秋:……麻痹他就知道肯定少不了尚清华这个没骨气没节操的功劳。

尚清华呵呵哈哈,漠北君横了他一眼,他立刻站了出来,气沉丹田,昂首挺胸,朗声道:“沈师兄他数年前曾偶至一地,得一宝器日月露华芝。此芝性灵,能重塑肉身,沈师兄就是凭着它才在花月城魂魄离窍金蝉脱壳!所以,里面那个是他,不过只剩下个空壳子,外面这个也是他!两个都是他!”

概括精炼,简洁明了。数双眼睛顿时齐刷刷望向沈清秋。柳清歌立刻把乘鸾剑尖比向了他,杀气比刚才对着洛冰河时还重。

岳清源低声道:“既然如此,为何你五年来都杳无音信,和十二峰完全断绝联系?难道在你心中,诸位同门都不值得你信任托付?”

沈清秋心中有愧,底气不足:“那个,师兄,你听我说……”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齐清萋气道:“沈清秋你……你这个人啊!你知不知道师兄他们被你害得多惨!你徒弟们当时都哭成什么样子了?成天哭哭啼啼的好好一个清静峰都乌烟瘴气披麻戴孝了一整年让人都不想上去!峰主之位也空着,你倒在外面是逍遥快活!”

沈清秋最怕泼辣的齐清萋指着他鼻子骂,忙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一点也不逍遥快活,在土里埋了整整五年刚醒来没几天,你逍遥一个给我看看。都是他干的!”

尚清华见矛头又指向了他,更冤枉:“怎么又怪我。不是你说要尽快弄熟的吗?”

柳清歌按着太阳穴:“闭嘴!”

尚清华便闭嘴了。他们这一群人吵吵闹闹,要是换个场景来看,着实滑稽,可因为时机不对,沈清秋觉得搞笑效果并不那么强烈。

穹顶峰上,火光四起,焦石土木,两天的拉锯和围攻过后,不复平日威严端庄。殿内殿外,都有脸带血污、受人搀扶的弟子,年轻一辈更是惶惶四望,疲态尽露,已是强弩之末。而另一方阵中,呈半包围状的黑铠魔族武将和骑兵仍如刚刚磨就的刀锋,锃亮尖锐,虎视眈眈。

沈清秋收回目光,道:“洛冰河,你说你来苍穹山派,是为了抓我。”

洛冰河道:“不错。”

沈清秋道:“你抓住了。”目的达到,该撤兵了。

洛冰河看着他:“不跑了?”

“……”沈清秋缓缓点头:“不跑了。”小王子

洛冰河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这个笑容里,总算是没了方才一直明挂在脸上的讽刺味道。他轻声说:“很多次,我都这么相信师尊了。”

柳清歌忽然道:“沈清秋,你这什么意思?”

他看着沈清秋,像是受了奇耻大辱:“百战峰峰主在此,你当着我的面,向他委身求全?”

师弟,我能理解你身为百战峰峰主觉得尊严受到了侵犯,但是换个词。委身求全是什么鬼,换个词谢谢!

柳清歌道:“你怕拖累苍穹山,可苍穹山未必怕被你拖累。”

洛冰河冷笑:“你没断的肋骨,还剩几根?”拉普拉斯的魔女

岳清源的手甫一按上玄肃剑柄,木清芳便在一旁紧张地道:“掌门师兄,你闭关期间强行破关而出,对上强敌,本来就吃了大亏,现在还勉强拔剑,恐怕真的对你身体……”

岳清源面容涌起一阵翻上来的黑气,又强行压下去,勉声道:“不行也要行。师弟已经死过一次,那时候我们没能护住他,难道如今又要我再眼看着他去送死?”

这一番言辞,听得沈清秋胸中起伏激荡。要说沈清秋在这世上最佩服敬重之人,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岳清源。不单是冲着这份拳拳回护之情,更因为他对整个门派从来都尽心尽力。他实在不好意思再让苍穹山和这位掌门给他擦屁股埋单了,自己作死自己扛。沈清秋道:“我教出的徒弟,一人承担足矣。掌门师兄你身为一派之首,这十二峰所有的弟子安危都系于你肩头,定知应该如何做出取舍。”

殿中死寂一片。岳清源脸面上一僵,握剑的手骨节泛白。沈清秋在提醒他。身为一派之首,在不利的形势之下,该如何抉择,自然不言而喻。

各峰峰主也有一样的考量。倒是宁婴婴奔了出来。她扯住沈清秋手臂,大声道:“我不同意!”

沈清秋道:“明帆,照顾你师妹。”

宁婴婴道:“我又不是小孩儿了,不要人照顾!魔族妖女那时候也好,金兰城和幻花宫对立那时候也罢,总是师尊你自己站出来,这次为什么又要是你?为什么每次都必须是师尊吃亏受难?”

因为是他作死啊。不过好歹还是养出了一个正常又孝顺的女娃。沈清秋犯愁之余,欣慰了一把,道:“这么大人了还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为师又死不了。”心里补充了三个字,大概吧……

下一刻,明帆满脸悲愤:“师尊,为了苍穹山,把自己拱手送给这个魔头,岂非生不如死?从来只听过舍命陪君子,哪有舍身饲魔头的?”

怎么说话的?明帆你这熊孩子能说人话么?!恶意

拖拖拉拉了这许久,洛冰河早已失去了耐心,他攥住沈清秋一手,另一手放在心魔剑鞘上道:“将师尊仙躯一并带走。”

另一位峰主愤愤道:“你别欺人太甚,把人带走了不够,还要那尸体干什么?”

洛冰河不答,只冲漠北君抬了抬手,下达指令。沈清秋见好不容易妥协了下来,一句不对,似乎要再起争端,有心阻止,本想拉他胳膊,却又觉得别扭,改为扯了扯他衣袖,酝酿一番,才硬着头皮说道:“我跟你走便是了,又何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沈清秋说这话的时候,觉得非常耻辱。

他是个男人,却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低声下气地向另一个男人说这种“跟”不“跟”的话。尤其这男人还曾经是他徒弟,这就更加憋屈,可耻。

然而,示弱对任何男人都是有一定效果的。洛冰河的脸色明显晴朗了不少,不仅抓他的力道松了些,连语气也柔和起来。只是,语气柔和,内容还是一样的强硬:“毕竟是师尊原先的身躯,牵涉良多。而且万一师尊要是再来一次金蝉脱壳,弟子就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他一转脸,声音就冷下来:“带走。”

漠北君还没动,那头齐清萋侧头听悄然上殿的柳溟烟一阵低语,先是惊诧,随后转为镇定,喝道:“不用争了!”

她昂首道:“洛冰河,现在谁都不用争了。就算我们肯让你带走,你也别想如愿啦。”

沈清秋知道她性子烈,说不准做了什么极端的事情要来激怒洛冰河,正感不妙,谁知,她示意柳溟烟站出来:“溟烟,你说吧。”

柳溟烟道:“沈师叔的仙身不见了。”

她说完便让开了身子,后殿被抬出几名弟子。这些都是在后留守坐化台、看护尸身的人手,此刻却都昏迷不醒,从脸到指尖都是诡异的乌青色。

殿中哗然一片。岳清源颜色立变,洛冰河也抬了抬眉。齐清萋坦然道:“洛冰河,你也不用看我。我的确是想过要藏起来,可惜刚刚我让溟烟去后殿转移,坐化台上已经空了。放在上面由我们妥善保存的尸身已经不翼而飞。”

她心里痛快,说话也痛快,竟是宁可尸身不翼而飞也不想让洛冰河带走。木清芳附身察看,道:“意识全无,但性命无忧。中毒。”

岳清源道:“什么毒?”

木清芳道:“现在判断不出来。身上也没有伤口。待我取血一试。”

齐清萋道:“若是人界的毒,木师弟一眼就能做出判断,既然他看不出来,我还想问问,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洛冰河淡淡地道:“我不喜欢用毒。”

属实,洛冰河杀人很少用毒。况且,在现在这种占有压倒性优势的局面下,洛冰河没必要撒谎。

即是说,居然有不知名者,趁双方在殿前争执,神不知鬼不觉混上山来,隔着几道墙,在魔族和修真界两方头头的眼皮子底下,把沈清秋的尸体给盗走了。不可叫人不心惊!

沈清秋就纳闷了:偷他尸体干什么?怎么他活着没人要,死了倒成了个香饽饽???

洛冰河见继续留在这里多说无益,皱起了眉,道:“也罢。不管是谁拿走了,总会找到的。”

心魔出鞘,黑气蒸腾,剑锋划过之处,劈开了一道破口般的轨迹。沈清秋提醒道:“撤围。”

洛冰河看了看他,生硬地道:“如师尊所愿。”

乘鸾的剑尖,斜指垂地。视线往上走,柳清歌的手在袖下握紧,爆裂的虎口鲜血横流,顺着剑身往下滑落,滴落。

他定了半晌,才吐出两个字:“等着!”

这两个字犹如两道冰锥掷出,却挟着沉积的怒火和滔天的战意。

洛冰河心魔回鞘,冷笑:“尽管来!”

 

共 147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师尊.真.团宠:)

  2. 夷陵老祖深不可测说道: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站七九嘛(岳清源X沈清秋)

  3. ALL沈说道:

    你们都喜欢沈柳,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写文???

  4. 被思追种过的萝北说道:

    心疼冰妹,抱着师尊尸体五年~
    心疼蓝湛,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心疼花城,八百年,三千明灯,花开满城~
    果然,受都是被攻掰弯的

  5. 高举柳沈邪教大旗说道:

    柳清歌忽然道:“沈清秋,你这什么意思?”

    他看着沈清秋,像是受了奇耻大辱:“百战峰峰主在此,你当着我的面,向他委身求全?”

    师弟,我能理解你身为百战峰峰主觉得尊严受到了侵犯,但是换个词。委身求全是什么鬼,换个词谢谢!

    柳清歌道:“你怕拖累苍穹山,可苍穹山未必怕被你拖累。”

    洛冰河冷笑:“你没断的肋骨,还剩几根?”

    乘鸾的剑尖,斜指垂地。视线往上走,柳清歌的手在袖下握紧,爆裂的虎口鲜血横流,顺着剑身往下滑落,滴落。

    他定了半晌,才吐出两个字:“等着!”

    这两个字犹如两道冰锥掷出,却挟着沉积的怒火和滔天的战意。

    洛冰河心魔回鞘,冷笑:“尽管来!”

    吃醋日常。。。。。。(✿◡‿◡)

  6. 匿名说道:

    沈柳,岳柳,冰柳都好喜欢

  7. 匿名说道:

    现为穿书后的沈清秋所救,对其态度缓和了不少,后多次助其脱险,与其拥有了深厚的同门情谊@百度

  8. 匿名说道:

    我觉得吧,官配虽然好,但冰哥伤害师尊是不争的事实(没错我站柳沈)

  9. 小花花说道:

    本人大举柳沈大旗,邪教万岁!!!

  10. 明帆说道:

    古有舍命陪君子,今有舍身饲魔头

    师尊,抱抱

  11. 如此如此说道:

    柳哥哥也暗恋秋爷。。。。。。哈哈哈

  12. 鸭精嘎说道:

    偷尸体的那位会不会图谋不轨呵呵嘎

  13. 高举柳沈大旗说道:

    跟我一起大喊柳沈!柳沈!!柳沈!!!

  14. 邪教教主说道:

    “柳师弟,师兄我告诉你,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说出口”
    “喜欢一个人,怎么能说出口?”
    时过境迁,柳清歌这才明白:有的人,是你错过一时,那便是一辈子的。那时的犹豫,在如今的悔中,多么微不足道。“师弟。”
    “嗯?”柳清歌抬眼望了眼沈清秋。心中热烈的心意宛若海浪奔涌,马上就要说出口了。
    “掌门师兄生辰到了,我特地回来了一趟。柳师弟,想我了吗?”明明只是一句玩笑话,却给了柳清歌一份勇气。
    “想你了,好想好想。”
    “咦?柳师弟?”沈清秋疑惑的望着一脸认真的柳清歌,很是疑惑“你怎么了?”
    柳清歌双眼清澈“沈清秋,我喜欢你。”哪怕你已有了洛冰河,我还是喜欢你,哪怕知道这份喜欢没有结果,你不在乎,我还是喜欢你。
    如果不能被你喜欢,那么至少有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如果我早点说,那么,结局还会不会是这样?
    清静峰上,一片寂静。

  15. 邪教教主说道:

    柳师弟,师兄我告诉你,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说出口”
    “喜欢一个人,怎么能说出口?”
    时过境迁,柳清歌终于明白“有的人,失去了一时,那便是一辈子。”
    如果那时说出来了,还会是这样吗?至少……比现在好吧。
    看着自已喜欢的人,至今不知自己的心意,柳清歌觉得自己输了。
    输得一塌糊涂。
    “师父,沈师伯来了。”杨一玄在身后禀报到。
    “嗯。”柳清歌淡淡道。
    也许,是该放下了。
    “嘿,柳师弟。”当那道身影真的在眼前时,柳清歌猛的发现,放不下,真的放不下。
    春山好风景,美不过清秋君。一袭白衣,一柄长剑,神情如以前一般淡漠。
    “柳师弟,师兄我听说掌门师兄生辰到了,特地回来。”顺便和柳巨巨拉一下同门情意。
    “哦,好。”柳清歌近乎魔怔的看着那道身影,有些气恼。
    气恼自己的无能为力。
    “沈清秋。”突然想告诉他,我喜欢你。
    喜欢你,哪怕你已有了洛冰河,不再需要我。
    喜欢你,哪怕你不在乎你不稀罕。
    我……依旧喜欢你,放不下你。
    没有期望你能喜欢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便好。
    “沈清秋”柳清歌注视着沈清秋的双眼,一字一句,无比珍重的说道“我喜欢你。”多么希望当时自己可以勇敢的告诉你,多么希望你……还在我身边。
    沈清秋猛的睁大眼睛,表情无比错愕。
    风静静的吹着,无比寂静。
    多么后悔……失去了你。

    1. HHH说道:

      两个都不错,可是,两个都不可能,因为,柳清歌说不出,死傲娇、一根筋,宁可憋死、宁可气死、宁可为他战死,也说不出这些话…… 真是可惜了

  16. 匿名说道:

    哪个更好?求答案!!!

  17. 匿名说道:

    哪个??????????更好

  18. 匿名说道:

    为什么叫柳巨巨

    1. 吹爆沈老师说道:

      大大的意思叭,跟菊苣差不多

  19. 我爱柳沈说道:

    我咋感觉柳巨巨吃醋了勒?⊙∀⊙?

    1. HHH说道:

      可不就是吃醋么

    2. 羡羡说道:

      柳巨巨某些地方像蓝湛呀

  20. 匿名说道:

    我怎么觉得柳巨巨吃醋了呢?!?!柳巨巨该不会喜欢师尊吧……

    1. 让你作,老婆没了,没事,【好人有好报】嘛说道:

      恭喜,回答正确【十个字凑够了咩】

      1.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说道:

        柳巨巨喜欢师尊?!N刷表示完全不晓得
        不会吧?!
        一直以为柳巨巨和师尊是绝世好兄弟🌚
        全完不要毁我书观啊🙃

    2. 无一小可说道:

      大事不妙哇!!!!!!

    3. 匿名说道:

      不咯能,他对师尊应该就是岳清源这种关心叭(忘了岳)

      1. 芳心说道:

        柳巨巨就是喜欢沈清秋哇,看了番外你们就明白啦

  21. 太子殿下的三郎说道:

    几年后的某一天,沈清秋突然想到这一幕,“洛冰河,今晚你睡沙发”

    1. 紫柠说道:

      师尊不要我了吗qaq。好吧师尊既然如此讨厌冰河那冰河就不扰师尊清静了唔嘤嘤嘤

  22. 江亦欢说道:

    前几楼说柳柳喜欢师尊的没看见前几张有人发的一位太太写的同人文吗?突然想骂人。小柳只是想跟师尊回到原来的生活鸭,而且就算是在耽美文里面也不一定吃醋就是喜欢吧,为了友情吃醋也是吃醋啊。

    1. 匿名说道:

      是的!(凑凑)

    2. 匿名说道:

      是的,而且柳巨巨性格坚韧不服输,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23. 匿名说道:

    别啊,我宁愿柳亲哥是不喜欢清秋的,不然这对他得多虐啊,他这么固执痴情的一个人,爱而不得还得看着他离开

  24. 匿名说道:

    …那些乱组cp的行为让cp洁癖的我有点反感,以及秀秀也说其他可以yy但主cp不能乱拆。柳巨巨根本不喜欢沈清秋(还是秀秀说过)

  25. 匿名说道:

    那些乱组cp的行为让cp洁癖的我有点反感,以及秀秀也说其他可以yy但主cp不能乱拆。柳巨巨根本不喜欢沈清秋(还是秀秀说过)

  26. 匿名说道:

    有可能喔…………

  27. 养猪的洛冰河说道:

    自信一点,把该不会去掉。秀秀也没说明白柳清歌到底喜不喜欢沈清秋,我觉得应该是喜欢的吧,不然后面也不会把冰妹在地下练级的时候沈老师跟柳大大去打魅妖的片段单独拿出来写吧。不用谢我,我是传说中的语文课代表,我想开学,谢谢

    1. 洛洛说道:

      你这个打魅妖的片段是有其他剧情么?

  28. 打不过吹笛的说道:

    师尊真是幸福得很,整个苍穹派的实宠,再加掌门师兄和柳巨巨,实在让人羡慕得紧。苍穹山的护亲之心让人动容。

  29. 无名说道:

    墨香在微博下说过的,渣反里除了主cp冰秋和副cp漠尚以外,都!是!直!的!

  30. 流水无心恋落花说道:

    那些乱组cp的行为让cp洁癖的我有点反感,以及秀秀也说其他可以yy但主cp不能乱拆。柳巨巨根本不喜欢沈清秋(还是秀秀说过)

  31. 修雅说道:

    岳清源面容涌起一阵翻上来的黑气,又强行压下去,勉声道:“不行也要行。师弟已经死过一次,那时候我们没能护住他,难道如今又要我再眼看着他去送死?”
    岳清源其实还是很愧对沈清秋的吧,毕竟他觉得自己害了沈九好几次

  32. 爱站邪教的风师娘娘说道:

    冰河啊,你现在这样的表现可是往火葬场直奔啊!
    ╮(︶﹏︶)╭

  33. 爱站邪教的风师娘娘说道:

    冰哥啊,我劝你善良。。
    你这完全是往火葬场狂奔你造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