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53章 师徒再逢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谁写的弹词?春山是什么山?

清静峰吗?

苍穹山吗?

苍穹山派分分钟灭你满门好么?!

究竟是为什么, 不仅八卦流传之广遍及边境之地,连坊间的淫词艳曲都要拿他们来做文章, 好像他跟洛冰河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滚床单被抓奸在床了一样!

竹枝郎噗嗤笑出了声, 转过身来,道:“沈仙师……就是对这个……弹词有兴趣吗?”

沈清秋冷冷看着他。竹枝郎忙正了脸色,却还是憋得辛苦,道:“在下……在下还是回避一下为好……”

然而, 他正要起身之时, 忽然身形一滞,僵在凳子上。

沈清秋窥他颜色, 笑了笑, 问道:“怎么?终于感觉到身体不适了吗?”

他站起身来,抖了抖衣服, 一直赖在他怀里的青蛇噼里啪啦摔了一地, 滚落着露出黄黄的肚皮。厅中女子惊叫一片, 那琵琶女直接把琵琶摔了出去。

竹枝郎扶着额头, 撑着桌子站起身来, 摇摇晃晃, 盯着沈清秋, 举起右手, 抓了一把从袖子里钻出的小蛇, 却都缠在他手指间, 毫无攻击力。竹枝郎摇了摇头,虚声道:“……雄黄。”

整座花楼, 不知不觉间,早已浸在雄黄酒的气味之中。蛮荒记

沈清秋赞许道:“上品雄黄酒。顺便一提,都是用你的钱买的。”沙丘

羊毛出在羊身上。找女人是假,找帮手是真。帮手不一定非要会飞天遁地,咬一咬耳朵,楼里的姑娘接了钱,悄悄买下了整个镇上的雄黄酒,围着暖红阁边煮边扇扇子,煮一晚上,熏不晕就不是蛇族。竹枝郎不是没防,只是防的是沈清秋联系其他修士,却没防这些花楼的姑娘,终归是大意了。

竹枝郎一抬头,眼白已变成金色,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长拉尖,脸部也开始变形。沈清秋迅速打开门,对挤在一旁瑟瑟发抖的花娘们说:“走不走?”

姑娘们立刻争先恐后跑了出去,琵琶女跑在最后,动作娴熟,沈清秋塞了一袋银子在她腰里,算是赔她的琵琶,反手一关门,再回头,竹枝郎原先站的地方,已经盘起了一条三人合抱的碧青色巨蛇。这巨蛇头部巨大,呈三角状,黄色的铜铃大眼,瞳孔是极细的一条线。似乎昏昏沉沉,细细的脖子撑不住沉重的蛇头一般,不时下坠。

雄黄酒效果出乎意料,居然让竹枝郎显出了原形,这下沈清秋有点儿头疼了。他拿起一旁被人遗落的折扇,展开摇了摇。巨蛇朝他游来,绕着转了两圈,似乎要把他缠住,沈清秋轻而易举便跳了出来。

蛇身翻滚纠结,喝醉了一样破楼而出,摔倒街道中央,把过往行人吓得尖叫四下逃窜。沈清秋也跟着跳下楼,喝道:“出来也没用,整个镇上都是雄黄酒的味道!”

巨蛇口中发出尖啸,在路上摇头甩尾,沈清秋决意把它引出人流密集处,飞身跃上蛇头,只要方向不对、或者要撞到行人或者民居,沈清秋就用扇子在它头侧一戳。这蛇鳞片有如铠甲,在地上爬行发出轰隆隆的巨响,沈清秋常常要在扇上灌注大量灵力,才能让他改变方向。就这么勉强驾驶着它朝镇外滚去。

楼里的姑娘收了钱,办事尽心尽力,也不知煮了多少雄黄酒,那气味被风一带,远远飘散。好容易来到一处山脚下,这味道还从上坡源源不断地传下来,巨蛇被这气味熏得难受,又被沈清秋戳戳捅捅骑了一路,筋疲力尽,再也爬不动了。

沈清秋见已远离城镇,这才跳了下来。巨蛇有气无力,耷拉着脑袋,蜷成山路十八弯。沈清秋道:“虽然我对填坑很有兴趣,不过对移民魔界不感兴趣,而且眼下已焦头烂额,既然你也不能解天魔血,报恩甚的也就不必了。喜之郎,再见!”

他生怕酒味过了,竹枝郎变回原形又放出一堆蛇来缠他,跑得飞快。在下一座规模稍大的城中找了间十分可靠的连锁店铺,租了一把飞剑。

是的,没看错,的确是租的,就像出租车一样,仙剑是可以租的。而且价格非常之公道划算!

总而言之,还是用了竹枝郎的钱,沈清秋双手合十感谢这位仁兄一番,御剑向苍穹山派飞驰而去。

不过半天光景,一座十二峰高低错落、延绵起伏的苍翠仙山出现在云海雾浪中。

久违了。苍穹山。

沈清秋默默把刚才脑海里冒出的春山两个字划掉。

苍穹山派外设有空防结界,非本门仙剑不得未通告入境,擅自入境即被打偏轨道,沈清秋便在山脚停下,把飞剑遣回去,顺便换了身衣服,弄了个斗笠来戴戴。

山下小镇常有修士往来,今天却没看到多少,沈清秋正微觉奇怪,有人问道:“这位仙师,您这……可是要上苍穹山派去?”

沈清秋点头。那人又道:“现在去,不大好吧?”

沈清秋心一紧,问道:“怎么个不好法?”

那人与其他几人面面相觑,道:“您还不知道吧?这山上,已经被围两天了。”

过山门,上登天梯,居然连一个守山弟子也没有遇到,沈清秋心中不祥预感越发强烈,一跃数阶,飞奔而上。越往上走,越能看清,穹顶峰上好几处天空都浓烟滚滚,夹杂电闪雷鸣。

穹顶峰之巅,狼藉一片,火烧山林,冰锥满地,檐角塌毁,看来经过了几场恶战。穹顶殿外,阵营分明的双方正对峙着。一方是人界修士,有站有躺,木清芳穿梭其中忙碌。另一方是身披黑铠的魔族士兵,黑压压呈排山倒海之势。虽然似乎暂时停战,可只要有人剑多出鞘一寸,势必重新引爆空气中的火药味。

看来洛冰河已经不屑于掩饰身份了,沈清秋并不惊讶。原著洛冰河暴露自己血统,也差不多是这个阶段。魔族上位之势已成定局,幻花宫也从里到外都被他洗脑,整治得服服帖帖。站稳脚跟,自然不需再遮遮掩掩。只是正式撕破脸皮的前景提要不同罢了。

峰上弟子虽都必须穿校服,但也有不少成名修士不必受此拘束,沈清秋一身格格不入的装束倒也没人太过在意,他挤到殿前,往里张望。

岳清源闭目而坐,柳清歌在他身后,手掌与他背部相接,两人身体四周灵力波动似乎不太稳定,恐怕都情况不好。再见这两位掌门师兄和倒霉师弟,他们貌似是被自己坑成了这样,沈清秋心生内疚,再一转头,呼吸滞了滞。

洛冰河沉沉地站在大殿另一侧。幻夜

他穿玄色,衬得皮肤白得透明,眼睛极黑,却又极亮,表情冷淡,周身气场却给人一种焦躁不安的感觉。漠北君立在他身后,虽然是副手的位置,却微微昂头,宛如一尊理所当然趾高气扬的冰雕。

岳清源忽然睁开双眼,齐清萋急道:“掌门师兄,你……无恙吧?”

岳清源摇了摇头,望着洛冰河,道:“昔年魔族攻上苍穹山派,阁下作为抵御魔族的一份子迎战,你师尊更是以一身护下整个穹顶峰,不想今日,却也是你率领魔族,将苍穹山逼至如此境地。”

洛冰河淡淡地道:“若非贵派逼人太甚,我也不想这样。”

齐清萋气极反笑:“哈,哈!苍穹山逼人太甚,真该让天下人来听听。你这白眼狼叛出师门、忘恩负义倒也罢了,逼自己师尊在面前自爆,之后连死人都不放过,拿他尸体不知道做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现在倒反咬一口,究竟是谁逼人太甚?!”

洛冰河对她的嘲讽充耳不闻,漠然道:“下一个是谁?我要摘这题字了。”

沈清秋一惊,抬头望去。洛冰河说的题字,指的正是穹顶殿中,高悬在上的横幅牌匾。“苍穹”二字是苍穹山派祖师之一亲手所题。年岁久远,意义非凡,相当于苍穹山的一块脸面。谁要摘了这题字,就相当于是扇了苍穹山的脸一巴掌。当年纱华铃贸贸然率一众武将围上穹顶峰,打的就是把这题字摘回魔界耀武扬威的主意。

齐清萋道:“你要战便战,一会儿烧个洞府,一会儿毁一座山门,现在又要来摘这题字,算是什么意思?零碎折磨不肯给个痛快?”

岳清源道:“齐师妹稍安勿躁。”他站起身来,虽处劣势,神色却稳如泰山,不乱军心,道:“清秋师弟的仙身已安置在殿内,他是我苍穹山的人,更是清静峰的人,身陨后必然要下葬清静峰历代峰主墓林中,入土为安。阁下除非把苍穹山尽数抹杀,否则只要本门有人一息尚存,无论耗上多久,清秋师弟的尸身绝不会交予你手。”

在场数人齐声喝道:“正是如此!”

沈清秋就知道他们会是这个态度。正是因为苍穹山一定会尽全力护住他那具躯壳,沈清秋才必须要回来。

洛冰河一扯嘴角,笑得冰凉。他低了低头,慢条斯理道:“我不会亲自对苍穹山动手。也不会杀一名苍穹山的门人。可我有的是时间,慢慢耗。”

“慢慢耗”三个字,一个一个,清晰地砸在沈清秋耳朵里,他忽然整颗心往下沉去。

洛冰河绝不会是这么客客气气和你玩儿文斗的人。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下,他懒得虚与委蛇,想要某派的任何东西,他就会采取最直接有效的方法:血洗,杀光,然后拿走。可洛冰河居然能这样有耐心耗了两天,不像是有了这种闲情逸致,反而更像是在等着什么。

比如,等着沈清秋自己出来。

沈清秋攥紧了拳头。

洛冰河道:“动手。”

漠北君“哦”了一声,上前一步,忽然道:“我已经动手很多次了。”

殿外那一堆爆炸的冰刺和坑坑洼洼的地表墙面,都是他的杰作。洛冰河道:“那就随便找个人,代你动手。”

漠北君点了点头,伸手在后一捞,捞出个畏畏缩缩的人。

他把这人拎小鸡一样拎了出来,扑通一声,扔到双方中间那一大片空地上。尚清华魂飞魄散地爬起来,苍穹山众人一看他,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何止他们,沈清秋也要眼睛嘴巴里狂喷怒火:坑爹的向天打飞机菊苣啊草草草!

齐清萋刷的一下拔出佩剑,喝道:“叛徒!”

尚清华赔笑道:“齐师妹,有话好好说。不要舞刀弄剑的。你长得这么漂亮,只要再温柔一点点就……”齐清萋早就一剑刺过去,怒道:“谁是你师妹!”尚清华连忙避开,往漠北君身后躲。漠北君毫不留情,一脚把他踹回来。尚清华苦着脸道:“我也是逼不得已,你别这样,让别人看咱们同门相残的笑话。”

沈清秋瞠目结舌。尚清华真是比他想象的还没节操,现在还能说出这种话,这个,确实有点不要脸……

齐清萋骂道:“谁跟你是同门?仙盟大会你放魔物进去,想过死伤的苍穹山派弟子是你同门?叛逃沦为魔族走狗,想过我们是你同门?今天跟这混世魔王打上山来,你也有脸自称同门?!”

两人在殿中你追我赶,简直是一场鸡飞狗跳的闹剧。沈清秋在一旁看着,心潮随之起伏:“砍砍砍……我艹就差一点儿!齐清萋砍他胯下!给力!”

柳清歌撤去加在岳清源背后的灵力,平息完毕,站起身来。乘鸾在鞘中战栗不止,嗡鸣不息。杨一玄握拳道:“师尊,你已经和那魔头打过一天了!”

柳清歌沉声道:“退下。”

洛冰河看他一眼,笑了笑,轻声道:“手下败将。”

他说得声音不大,可吐字清越,尾音上扬,整个大殿的人都能听到。柳清歌握剑的手紧了紧,眼中电光流闪。没有什么,比“手下败将”这个词更能让百战峰峰主感到更耻辱的。杨一玄脾气冲,当即反击道:“魔界杂种!”

洛冰河不以为意:“是。我是杂种。整个苍穹山被一个杂种挑了,光彩吗?不止穹顶峰,余下各峰我可以一一挑遍,让世人都知道,修真界泰斗苍穹山被一个杂种杀得无还手之力,如何?”

宁婴婴凄然道:“洛……洛冰河,是不是连清静峰,你也要一把火烧了才高兴?”

洛冰河想也没想,立即道:“当然不。”他皱眉道:“清静峰一草一木,一竹一舍,如任何人敢损毁分毫,决不轻饶。”

柳清歌鼻子里哼一声:“惺惺作态。”

乘鸾暴起,剑气掠过洛冰河脸颊,带得他发丝横乱。洛冰河把手放到腰间所悬的佩剑上,以牙还牙:“不自量力。”

然而,两把剑最终还是没有再次交锋。

沈清秋站在两人中央,双方剑气激荡碰撞,立即把他原本就是戴着做做样子的斗笠切为两半。他左手指尖夹住乘鸾剑锋,不让柳清歌再进攻一寸;右手则把洛冰河已经按在心魔上的手牢牢压住,不让他出鞘。

“尸体而已啊,各位,尸体而已。没有必要这样吧!”

沈清秋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还没说出这句话。洛冰河猛地反手拽住他手腕,仿佛一只冰箍牢牢套了上来。他脸上的笑容几近扭曲,一字一句道:“抓到了。师尊。”

饶是沈清秋早有心理准备,这时近距离看着这张脸,也忍不住毛骨悚然。

片刻的鸦雀无声后,殿中轩然大波顿起。岳清源错愕万分,声音微微发抖:“可是……清秋师弟?

齐清萋连尚清华都忘了去砍,后者连忙趁机滚回漠北君身后。宁婴婴拽拽鼻青脸肿的明帆,喃喃道:“大师兄,你听到没?阿洛和掌门师兄说那人是……师尊?”

明帆道:“我瞅着怎么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杨一玄则格外画风不同,他震惊道:“这身法不是绝世黄……黄前辈吗?!黄……前辈是沈师伯?”

谢谢你没把整个ID说全啊!

柳清歌猝然睁大双眼,素来的无波无澜被搅得裂了一脸。他说:“……你没死?”

沈清秋原本愧疚而感激的心情碎成了渣渣。他不能接受地道:“柳师弟你这是什么表情?师兄没死你不高兴吗?”

柳清歌脸色青了又黑,黑了又白,五颜六色,好不精彩。不少人也跟他差不多。沈清秋还没接下一句,一只手把他的脸掰转了过去。

洛冰河道:“总算舍得出来了?”

——————–

94fdf170gw1elxmxcuu96j21mc2mge81

 

共 102 条评论

  1. 哭唧唧的冰妹。说道:

    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2. 匿名说道:

    “春山恨”好听但是屏幕有点儿…

  3. 春山恨说道:

    居然还有图还有图

    1. 匿名说道:

      噗哈哈哈哈,居然居然!

  4. 匿名说道:

    我很喜欢后面的图(一脸姨母笑)

    1. 匿名说道:

      我也喜欢〖哈哈哈哈,凑字数〗

  5. 满月の禁林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一张图是什么魔鬼哈哈哈哈哈哈哈

  6. 0.0说道:

    居然有圖(姨母笑)改天來聽聽

  7. 修雅剑说道:

    真的是罔(gàn)顾(dē)人(piào)伦(liàng)

  8. 老子天下第一说道:

    腐……太tm腐了

  9. 烟花烫说道:

    这个图好棒,不过画风不是特别喜欢

  10. 魏某人说道:

    没搞错吧!!居然有图!!!

  11. 此生长顾说道:

    我站杨一玄X柳清歌,攻受没有错

  12. 怀抱长庚看大帅说道:

    为什么还有图?
    春情草草身倾侧,红帘半卷玉帐瑶,苍穹夜冷不羡仙,不如人间红鸳鸳。
    疏影横斜,清风皓月……
    夜深丝竹,春意凤鸣……
    此处和谐1万字。
    哈哈哈嘿嘿嘿😁

  13. 吾是个打酱油的说道:

    有没有搞错!居然还有图!!!!这体位太变态了!!

  14. 金凌大小姐嫁了吗说道:

    前面没事,看到这儿瞬间腐化

    1. 红线一手牵说道:

      嫁了嫁了呵呵呵呵呵……

      1. 蓝思追说道:

        嫁给我了 嘻嘻嘻嘻嘻嘻嘻

  15. 沈清秋的老公说道:

    師尊可喜歡?
    以後我們也天天

    1. 沈清秋说道:

      …………….. 闭嘴

  16. 左手汪叽右手羡靠着大帅看长庚说道:

    我喜欢图(全程姨母笑)

  17. 我啥都不知道说道:

    图片好评(嘴角上扬😏)

  18. 采花大盗说道:

    图~~~~~~~~~~~~~~

  19. 匿名说道:

    这个图,爱了,爱了

  20. 匿名说道:

    居然有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

  21. 匿名说道:

    最后那图是什么鬼!居然还有图!!!!(我喜欢

  22. 匿名说道:

    圖啊~~~(≧∇≦)/
    給101分
    ヽ(`・ω・´)ゝ師尊回歸

  23. 匿名说道:

    喜歡那圖~(•‾⌣‾•)

  24. 师尊要反攻说道:

    不知道冰妹看到了会怎样!

  25. 匿名说道:

    腐了腐了,居然有图

  26. 匿名说道:

    妈耶,突然挂一张图吓我一跳。。。话说上次看怎么莫得

  27. 春山涟漪说道:

    怎么回事?我以前看的时候怎么没图,这突然进来的图是怎么回事⊙∀⊙?

  28. 春山恨 春波绿 春光曦说道:

    看到图,突然兴奋……(图是系统加的吗???)

  29. 花怜说道:

    这个图!!!太tm符合我口味了吧!不要和谐啊啊啊啊啊

  30. 花怜嗑着瓜子看忘羡天天说道:

    惊呆我了,居然还有图!还有图!

  31. 匿名说道:

    我的妈呀!!!仿佛一个百万红包砸中了我。果断收藏嘻嘻

  32. 姑苏一杯倒,夷陵见狗怂说道:

    这个图,,,,,(太和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程姨母笑嘿嘿)

  33. 匿名说道:

    窝艹,竟然有图

  34. 春山恨说道:

    我的妈呀!!!!!!!!!!!!!!!!!!!!!!!!!

  35. 春山恨说道:

    必须保存图片!!!

  36. 匿名说道:

    系统无敌了……果断收藏!

  37. 匿名说道:

    竟然有图??!!

  38. 左手忘羡右手花怜说道:

    竟然有图!果断收藏图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9. 哇⊙∀⊙!说道:

    春山恨是个什么鬼???

  40. 哇⊙∀⊙!说道:

    春山恨是个什么鬼?????

  41. 哇⊙∀⊙!说道:

    春山恨是个什么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