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49章 性向真相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于女角色们之间的掐架, 沈清秋一向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可他围观至此, 觉得和预期的落差太大, 忙跟了出去,继续围观。

秦婉约忍泣道:“对不起,我失职了,我没拦住小宫主……”纱华铃立即打断她:“本来就是你的错!我听说人界的女子都特别要脸, 可你勾引君上失败多少次了还赖着不走, 也不过如此嘛。不走也罢,看个人都看不好, 她修为又没你这个师姐高, 早不拦晚不拦,让她到君上面前撒泼, 你自己委屈可怜给谁看?”

秦婉约听她当面揭短, 羞愤欲死。原著里纱华铃就极其讨厌秦婉约, 总找她的碴, 看来这边虽然两人没有一同位列后宫, 可关系仍是没有半点改善。纱华铃又一扭头, 换了一副面孔, 笑盈盈地对小宫主道:“小宫主这些年来锦衣玉食一切照旧, 除了偶尔禁足, 似乎也不曾受过什么亏待吧?怎么就如此委屈了?”

小宫主恶狠狠地道:“你是什么东西?妖里妖气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狐媚子, 也敢在幻花宫这样对我说话?!他这样对我,跟养着一头猪有什么区别?!”

纱华铃努嘴道:“那小宫主不如说说, 您除了像您说的那种动物一样吃吃睡睡,还能做别的什么事吗?”

秦婉约哭道:“小宫主,快走吧。一切……早就不一样了……”

小宫主歇斯底里道:“凭什么让我走?!这里是我的幻花宫,是我的!你们滚开!统统都反了!”

场面兵荒马乱人仰马翻。沈清秋发现了一个很令人震惊的实事。掰掰手指,认真算算:

纱华铃:没收做老婆,收作了属下。累死累活加班加点,而且工资待遇什么的,实在不咋样。老板的态度又不像愿意搞办公室恋情×

柳溟烟:连定情之物剑穗都没交换×

宁婴婴:过了青春期之后,就没再表现出年少无知时期对男主的狂热爱恋。恋爱脑似乎被治好了×

小宫主:深闺怨妇。自己都说了洛冰河只把她当猪在养×

秦婉约:深闺怨妇二号。数次献身失败。兼职小宫主的保姆×

秋海棠:说好了拉把沈清秋拉下马后就和洛冰河一起愉快地ntr呢。为何依然在风尘仆仆地流浪×

三个道姑:昙花一现,你好再见×××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

这么看来,洛冰河真的……混的相当之惨啊!

堂堂种马文男主,你究竟还行不行了?

好好的后宫,被他折腾得乌烟瘴气。如果这是一本小说,进行到这一步居然一个老婆都没收那还谈何爽度!沈清秋连忙敲系统去检查各项数值。可他蓦地发现,B格下爽度这一数值,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居然飙到了900多!

因为许多数值都是在休眠和离线状态期间加的,所以没有收到提示音。沈清秋戳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新多出的积分明细窗口,里面排着一堆历史记录。

【宁婴婴:反女性角色无脑倒贴。B格+100】

【明帆:反配角无逻辑智障。B格+50】

【柳溟烟:反女性角色莫名倒贴。B格+150】

……

无处不在的倒贴型女性角色以及智障炮灰,这两点是构成种马文之雷的经典元素。现在女性角色不倒贴男主了,配角双Q貌似也提高了,所以B格自然提升了。这个沈清秋明白。

但是洛冰河一个妞都没泡到,系统居然也没扣他爽度,这点不科学!

难道说现在男主的爽度已经不是绑定在他身上了?或者说,男主的“爽”,已志不在此了?

这……沈清秋忍不住抬眼望向表情阴郁的洛冰河,忽然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罪过啊罪过,难道他把好好一个种马文男主……养成了X冷淡吗?!

心情复杂地关上窗口,沈清秋忽然发现身处的位置不太对劲。

他刚才明明是在幻花宫里打酱油,为何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片竹林里?而且还是一片怎么看都相当之熟悉的竹林……

竹林飒飒,幽风习习。

沈清秋根本不用怀疑,这地方哪怕只露一个边角给他,也能知道这是哪儿。

苍穹山,清静峰。

这辈子他窝得最久的地方,能不熟悉吗?富士山禁恋

系统:【您目前所在地点:洛冰河的梦境之地。】

在洛冰河意识不稳定、波动极大的时候,往往会有旁人遭受波及,被卷进他庞大如深海漩涡的梦境。或者说,被他巨大无比的脑洞给坑了。具体情况参见当初梦魔副本的起始。

沈清秋跟他走过一回梦魔副本。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跟连了一次WiFi后第二次就不用输密码自动连接了是差不多的道理。

沈清秋连忙摸摸自己的脸,梦境中恢复了原本的容貌,一摸脸上没有胡子,极其没有安全感。他正想找个地方躲躲坐等洛冰河自己醒,迎面沿路走来三三两两的弟子们,沈清秋僵了一僵,甚至忘了往哪儿躲。

这些往往来来的弟子们虽然表情略显木讷,但的的确确都有鼻子有眼,五官齐全,而且为数不少沈清秋都能叫出名字。

💄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连梦魔都无法在支撑庞大结界的同时做到保证里面的生物带有五官,洛冰河居然已经能够做到了,而且精致到如此地步。虽然早知道洛冰河挂能遮天蔽日,沈清秋还是忍不住叹一声了不起。

转出小竹林后,就是清静竹舍。高低错落有致的竹檐之间,泉水飞流,折射出阳光七色,叮叮如律。沈清秋担心洛冰河就在里面,止步不前,这竹林他为打发时间逛过不知多少次,轻车熟路找了个隐蔽之处,歇在阴影里。

忽然,一阵踏碎落叶的轻盈足音响起,掩映的翠竹间,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肤色白皙,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额头起了一层薄汗,脸颊红扑扑的,甚是可爱,眼角眉峰线条明晰而不锐利,青涩之味扑面而来。

沈清秋忍不住感慨:好久没见到这么小清新的阳光少年洛冰河了。

他在清静峰修行期间,喜好穿白衣。而逆反之后的混世魔王洛冰河只穿黑衣,和以往一切几乎彻底颠倒。这种青葱的鲜嫩模样,更是完全看不到了。

他正步走来,神采飞扬地叫道:“师尊!”

沈清秋藏在暗处,这一声自然不是在叫自己。他移转目光,果然见一袭青衫立在石子路的尽头。

由梦境记忆衍生的“沈清秋”这么站在一片青翠欲滴的竹子中,身形清癯,也仿佛一支修竹。神色淡定,仙气泠然,单用眼睛看,还真有几分遗世风姿。现在的沈清秋作为旁观者,让他评头论足一番,也不得不为之心折。

这装B装的,到这个境界,太够味了!

顺便洛冰河能把种种细节完美地还原出来,也真不愧是得了梦魔亲传的男人!

那竹林中似正在出神的沈清秋偏了偏头,道:“跑完了?”

洛冰河点头道:“十圈……跑完了。”

沈清秋终于想起了这是哪一段了。

洛冰河说的“十圈”,指的是绕着清静峰的环篱跑十圈。沈清秋亲自给他布置的任务。

这可不是他恶趣味地对男主大大进行体罚,而是实在忍无可忍。自从他接手洛冰河的教育之后,琢磨着既然为人师表,怎么也得教点实在的东西,日后翻脸,好歹提到“师徒之情、授业之恩”这八个字时,不至于话未出口、老脸先红。按教学大纲,第一步要改正的就是他乱七八糟的走位和身法。

至于成果,很早就说过了。最大的成果就是洛冰河往他怀里撞了半个月。

沈清秋道:“再来。这次再没对,就不只是十圈了。”

洛冰河便听话地再来了。于是,这次洛冰河倒是没撞他,而是脚底一歪,直接抱住了沈清秋的腰。

沈清秋:“……”

洛冰河腼腆道:“师尊,徒儿没用,跑完十圈,脚软了。”

沈清秋叹了口气。

洛冰河自觉道:“弟子知道。二十圈。”饥饿游戏

沈清秋道:“圈什么圈?回房休息去吧。”他没有虐童的爱好。当时真是自暴自弃了。爱咋样咋样吧。

不教了,一点成就感也没有,摔教材!

洛冰河浑然不觉自己被嫌弃了,还兴高采烈道:“谢师尊!二十圈明天弟子一定会补上的。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

沈清秋在一旁抹了一把额头。

当年的洛冰河……真特么的傻白甜啊。

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给骑给踹给做饭……咳咳,当然这些项目大部分沈清秋是没有做过的。

目送这对人造的师徒一高一矮相谈离去,沈清秋转出隐蔽之处,纳闷起来了。

在洛冰河给自己创造的梦境结界中,他当然只会选取自己觉得美好的记忆。如果清静峰的记忆能占一席之地,那也应该是和宁婴婴相关的才对。为什么会有这一段?

梦境能最直接地反映人心最真实的一面,不会作虚假伪装。沈清秋油然而生一种他从没动过的念头。

虽然这么想有点显得脸大,不过……大概、也许、说不定,这段师徒之情,在洛冰河心中的地位,比沈清秋想象的要高那么一点?

至少,他还算是给了洛冰河一些可以回忆的瞬间。不至于全程不堪入目一无是处。

不过……洛冰河是不是有点抖m啊。不是沈清秋想黑他,可是一般而言,被罚跑十圈二十圈的这种记忆,怎么想都跟“美好”无关吧?!

忽然,沈清秋脖颈蔓延上丝丝寒气,仿佛有一道又冷又热的视线沿着他的背脊往上爬。

他下意识回头。黑衣的洛冰河抱着手,虚倚着一只青竹,正凝视着他。

两人相对无言。

……本尊?

本尊!

沈清秋的第一反应,不是拔腿就跑,而是原地不动,把脸上表情调节到最自然。

并非是他被吓傻了腿软了跑不动了,而是他早有撞上这种情况的心理准备。“跑”根本不能解决问题。这个结界是洛冰河的主场,跑得再快也没用。

刚才那道又冷又热的视线,不是错觉,也不是他形容有误。洛冰河的眼神,真真是如冰似火,森寒有之,炙热有之,两种温度奇异地混合凝聚在他目光中,牢牢锁在沈清秋身上。

沈清秋硬着头皮与他四目相对。

半晌,还是洛冰河先叹了口气。

他喃喃道:“会做梦,也是好的很。”

听到这一句,沈清秋知道,棋行险招,蒙混过关了。

他大着胆子,居然赌赢了一把。洛冰河此刻神思恍惚之下,把他当成自己梦境中的造物了。

沈清秋见他倚着竹子,怔怔凝视自己,想到他白天在首座上时愣愣发呆的模样,形单影只。再对比原著一呼百应、花团锦簇的风光,忍不住有些心酸。

一个在身边为他疗伤、嘘寒问暖的老婆都没有。教人如何不心酸。堂堂种马文男主,沦落到这个地步。哪个男人都不忍心看啊。

洛冰河道:“师尊,你和我说句话吧。”

沈清秋此刻心中充满了对洛冰河的同情,和颜悦色道:“好啊。你想说什么?”

没想到,他开口说了,洛冰河反倒愣住了,一下子站直,离开了竹子,脸上表情有点不可置信。

糟糕。沈清秋心道:莫不是推测的这个反应不对头?

可既然已经开演了,那就得演到底,万万不可半途而废,尴尬是小事,穿帮是大事。沈清秋微微一笑,道:“不是你让为师和你说话的吗?”

他用的是以往和洛冰河相处时的常用语气。洛冰河的嘴角动了动,慢慢走了上来。沈清秋不动声色,缓缓将折扇在手中轻轻开合,以小动作来缓解紧张。

洛冰河默然片刻,道:“以往师尊都是看也不看我一眼,自顾自走掉,更别提和我说话了。我今天是不是想的有些太美了。”

沈清秋心里一动。

虽然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不过这话听着,还真有点儿可怜。难道以往洛冰河脑补出来的“沈清秋”都是对他爱理不理高贵冷艳的吗?

他的确是有点抖m的倾向吧……

沈清秋这么想着,一分神,手下意识自己动了起来,顺理成章地摸了摸洛冰河的头顶。这个动作他做过无数次,人说男不能摸头女不能摸腰,偏偏越是“不能”越是引得人欲罢不能,沈清秋就特别爱摸人脑袋,可惜身为一个成年人不可常常做这种没礼貌的动作,也没什么人愿意随便他摸。好在从前的洛冰河一点儿也不介意被他把手放在脑袋上,沈清秋没事摸摸就摸成了习惯,眼下便做了出来。

没摸两下,冷不防洛冰河抬起手臂,左手捏住了他的左腕。

沈清秋表情一凝,心想,这是不是有点太近了?

紧接着,右腕也被牢牢抓住。愕然地一抬头,沈清秋感觉眼前一花。

脸颊像被羽毛轻柔地擦过。嘴唇上传来温软微凉的陌生触感。

他就这么瞪着眼睛,和洛冰河那双黑沉沉的眸子对视,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了一回。

他想说话,却没法开口。因为嘴被人咬住了。

洛冰河闭上眼睛,黑漆漆的长睫毛在脸颊投下弯弯的阴影,看起来十分之乖巧,可嘴上和手上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沈清秋的嘴唇被他含着气愤愤地咬,带着一点孩子样的恨意。右手松开沈清秋发僵的肢体,改为扶上他的腰心,往自己怀里压过去。明明两个人身影相差不大,沈清秋却能被他用环抱的姿势一手揽住。

沈清秋三观正以光速不断毁灭重塑毁灭重塑循环中。

打破他崩坏状态的,是一条伴着欢庆BGM的系统提示:【爽度+500!恭喜!恭喜!恭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沈清秋:“日了鬼了我——————?!?!”

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洛冰河一个妞都没推倒,后宫三千佳丽连个毛影子都没见到,爽度却一直没被拉下来了。

因为他用自己补足了爽度啊啊啊!!!

 

共 122 条评论

  1. 心疼渡渡说道:

    什么名字????????

    1. emmmmm说道:

      天官 师无渡吧

    2. 匿名说道:

      渡渡是p大的小说《默读》里的男主(受受),因其人经历惨兮兮,所以粉丝们很心疼他

    3. 匿名说道:

      渡渡头没了╮(‵▽′)╭

    4. 此生长顾说道:

      也可能是默读,费渡

    5. 匿名说道:

      应该是《默读》里面的费渡,我超爱的p大写的

    6. 匿名说道:

      我觉得像默读里的费渡

    7. 凌雾说道:

      也可能是费嘟嘟

  2. 心疼渡渡说道:

    啊啊,冰妹终于对师尊表明心意了。老夫的腐女心呐

  3. 心疼渡渡说道:

    啊啊,冰妹终于对师尊表明心意了,老夫的腐女心呐。

    1. 忘羡曲终人不散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冰妹分出来这是梦境还是现实没啊!
      (系统赐名!不过怎么这个给了两次?)

      1. 匿名说道:

        冰妹把他認為是夢境裡的師尊拿來玩了
        (灬ºωº灬)在享受呢

  4. 忘羡天天 冰清探讨说道:

    鸡冻好鸡冻啊哈哈!!!!!

    1. 匿名说道:

      对的,超激动啊啊啊!

  5. 冰妹啥时候扑倒啊说道:

    哎呦呦,老夫的腐女心啊啊啊啊

  6. 花怜说道:

    师尊现在知道冰妹的心思也不太晚(ಡ艸ಡ)(腐女心啊…)

  7. 哭唧唧的冰妹。说道:

    这名字…(ಡωಡ)hiahiahia 正合我意(刚才还是花怜来着…)

  8.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啊,冰冰咬师尊的zui 了!!!!

  9. 匿名说道:

    OMG!!!(凑字凑字)

  10. 追完三部曲说道:

    呃 名字不错.但是我还没有追完呢 天官才,看了一点点

  11. 。。。说道:

    那个叫“心疼渡渡”的,我第一反应渡渡是费渡。。。

    1. 匿名说道:

      一样一样,《默读》看了几遍啊?

  12. 弦响.无归说道:

    就我看到WIFI的第一反应是魏无羡嘛??

    1. 匿名说道:

      不,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

  13. 恨我竟无力回天说道:

    哦哦哦好激动,高潮终于来了

  14. 蓝天天 字思羡 号天羡宝宝『九渊璃鸭』说道:

    没摸两下,冷不防洛冰河抬起手臂,左手捏住了他的左腕。
    沈清秋表情一凝,心想,这是不是有点太近了?
    紧接着,右腕也被牢牢抓住。愕然地一抬头,沈清秋感觉眼前一花。
    脸颊像被羽毛轻柔地擦过。嘴唇上传来温软微凉的陌生触感。
    他就这么瞪着眼睛,和洛冰河那双黑沉沉的眸子对视,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了一回。
    他想说话,却没法开口。因为嘴被人咬住了。
    洛冰河闭上眼睛,黑漆漆的长睫毛在脸颊投下弯弯的阴影,看起来十分之乖巧,可嘴上和手上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沈清秋的嘴唇被他含着气愤愤地咬,带着一点孩子样的恨意。右手松开沈清秋发僵的肢体,改为扶上他的腰心,往自己怀里压过去。明明两个人身影相差不大,沈清秋却能被他用环抱的姿势一手揽住。
    沈清秋三观正以光速不断毁灭重塑毁灭重塑循环中。
    打破他崩坏状态的,是一条伴着欢庆BGM的系统提示:【爽度+500!恭喜!恭喜!恭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沈清秋:“日了鬼了我——————?!?!”
    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洛冰河一个妞都没推倒,后宫三千佳丽连个毛影子都没见到,爽度却一直没被拉下来了。
    因为他用自己补足了爽度啊啊啊!!!
    系统皮了哈哈哈嗝,原来系统也希望冰妹搞基鸭。

    1. 匿名说道:

      (o o)名字好长(只有我注意到名字· ·")

    2. 师尊,你是不是和柳......师叔有一腿说道:

      沈大大心里奔过一群草泥马

  15. 匿名说道:

    爽度*无限大,嘤嘤嘤嘤

  16. 匿名说道:

    进度好慢 师尊你的反射弧太长了

  17. 匿名说道:

    (*☻-☻*)(*☻-☻*)(*☻-☻*)

  18. 匿名说道:

    啊啊啊!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的腐心抖一抖

  19. 匿名说道:

    甚好甚好 怎么觉得比天官要虐

  20.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快笑死

    1. 不忍直视的章名。。。说道:

      也是,突然不去幼儿园了,,,差点摔手机。。。

    2. 不忍直视的章名说道:

      也是,突然不去幼儿园了,,,差点摔手机。。。。。。

  21. 匿名说道:

    让我看看 有没有分配名字

  22. 冰妹说道:

    用最差的技术上最美的师尊

  23.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兴奋(p≧w≦q)

  24. 一世敛芳.说道:

    甜度爆表啊啊啊!!!

  25. 一目连说道:

    从现在起,正文开始\(☆o☆)/

  26. 让我睡了清秋吧说道:

    嘤嘤嘤!!!!!!亲亲了!!!!!

  27. 匿名说道:

    哦吼吼冰妹表白了,好激动⊙∀⊙!*^O^*吃糖不吃苦

  28. 匿名说道:

    哦吼吼冰妹表白了*^O^*好激动⊙∀⊙!吃糖不吃苦。

  29. 匿名说道:

    哈哈哈,突然甜到我忘记了之前的虐。

  30. 匿名说道:

    昙花一现,你好再见
    好押韵,哈哈哈哈

  31. 匿名说道:

    啊啊(=^・・^=)(=^・・^=)
    冰妹~好可愛~~~~~啊啊
    師尊要開始了喔喔(=´ᴥ`)

  32. 匿名说道:

    啊啊啊,夫的少女心啊啊啊

  33. 匿名说道:

    我想问一下,那个写冰秋吟的…三圣母…是不是就是那三个道姑?

    1. 匿名说道:

      就是她們寫的 😄😄

  34. 匿名说道:

    敲鸡冻啊啊啊ヾ(◍ ° ㉨ ° ◍)ノ゙

  35. 路人甲说道:

    为什么我在看的时候,看着看着笑了
    可脸上却湿了呢?

  36. 匿名说道:

    内心终于有了一丝波澜[姨母笑(^﹃^)]

  37. 匿名说道:

    洛冰河以为是梦里的沈清秋,所以才,,,会到现实不一定还会怎么样,,,

  38.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终于有进展了!🌝🌚

  39. 匿名说道:

    哇!终于等到这一步了!

  40. 爱怜之心说道:

    迷之姨母笑(^ω^)

  41. 冰嘤嘤说道:

    看着还是香菇……

  42. 洛冰河说道:

    哎呦妈呀,师尊可终于明白过来了,急死我了

  43. 匿名说道:

    喔喔喔喔喔喔激動!!!!

  44. 谢三郎说道:

    沈清秋:“日了鬼了我—————?!?!”
    花城:“……”
    鬼市居民:“……”
    黑水∶“……”
    戚容∶“(脏话)”
    错错∶“……”
    错错的娘亲:“呃……听说有鬼被……”

    1. 为你明燈三千 ,为你花开滿城说道:

      謝怜:「……这鬼应该不是三郎鬼市里的吧……」

  45. 匿名说道:

    本来我本冰妹的一句:会不会是我想的太美了?虐得死去活来,结果接着一大批的狗粮就砸到了我的面前……

  46. 左手忘羡右手花怜说道:

    哎呦呦!老夫的腐女心呦!!!

回复不忍直视的章名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