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40章 花月逃杀 · 1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公仪萧刚才也想过要随便抓个弟子来充作秤砣, 但也只是隐约闪过的念头,眼下沈清秋已经自己做了, 不用他出手打晕同门, 不由舒了口气。两人并肩往外走,又见沈清秋拢了拢披在身外的那件黑袍,喉间一阵梗塞。

他不由心中难过。沈清秋尊为一峰之首,被困受辱, 已是无可奈何, 而眼下却还要靠着折辱他之人的衣物才能蔽体遮羞,当真令人痛心叹惋!

沈清秋见他眼神闪动, 似是同情, 又似悲愤,只能以面无表情不变应万变。

忽然, 公仪萧道:“前辈, 请脱掉!”

沈清秋:“……”

啥?!

不等他反应过来, 公仪萧已经开始脱自己的外袍。沈清秋正在考虑要不要朝他扔个暴击看看能否让他清醒过来, 公仪萧已经把自己脱下来的外衣双手呈递了过来, 道:“请穿这件吧!”

沈清秋恍然大悟。

哦, 原来是这个意思。洛冰河的衣服虽然是黑色的, 但是衣如其人, 它就跟男主本身一样低调奢华有内涵, 穿在身上毕竟仍嫌显眼。换一件撞衫率相对更高的白衣, 比较有利于逃跑对吧?想得太周到了。

他果断脱了洛冰河的外衣,换上公仪萧那件。临走前想了想, 还是把洛冰河的衣服给叠好了,这才放到地上……

离开水牢,刚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难走的,可越往外走,就越是觉得着幻花宫迷阵果然可怕得很,一洞接一洞,一道错一道,三步九绕,直绕得人头晕眼花,明明公仪萧背影近在眼前,可好几次都险些跟丢。要不是公仪萧对水牢人手分布和日程安排了如指掌,恐怕早不知撞上几队巡逻的守阵弟子了。

半个时辰后,两人终于绕出了地底水牢。片刻不停地走了好几里,进入白露林,就快离开幻花宫的地界了,水牢的警钟还没被撞响,也就是说,到现在也没人发现犯人跑了。洛冰河命令除他之外不允许其他任何人私探水牢,反而大大为沈清秋的逃跑助力了。

休息片刻,沈清秋道:“公仪公子,到这里就不必再送了。趁现在没被发觉,你快回去吧。”顿了顿,他补充道:“七天之内,你到花月城,定能在那里找到我。”

公仪萧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多送了。虽然前辈打算如何应对今后之事,但此去请千万小心。一月之后的四派联审,前辈请放心,如您所说,清者自清,诸位掌门必会为您洗刷冤屈。”

沈清秋忍不住笑了。第一,黑历史板上钉钉的涮不掉,第二,一个月后的四派联审关他屁事哈哈哈哈……当下逍遥意满一抱手:“后会有期。”

从幻花宫边界出发,到花月城一路,途径了中原人口最密集、经济水平最发达的一片区域。这也就意味着,在此区域集中的俗家修真门派和世家密度非常大。

这个世界的修真人士对空防是很重视的。就如金兰城一样,他们通常都会在自己地盘的上方设立防空结界。如果有仙剑或法器用超过限制的速度飞过,无疑会被发现,并且通告本门上级。

可想而知,简直就像拿着大喇叭在高调宣扬自己的逃窜路线。

沈清秋飞一段走一段,日月不休,终于在次日晚间赶到了花月城。

他来的十分不巧。此时正值花月城建城祭典,彻夜灯火通明,花灯结彩。街头飞龙舞狮,鼓乐震天。人挤着人,摊挨着摊,到处溜着货郎担。几乎所有的人都从家里出来了。

更不巧的是,他赶到时,乌云闭月。

如无日月天光加持,失败几率会大大增加。沈清秋觉得够呛,决定还是暂且等上一等。最多一天。如果一天之内,云雾还不散去,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失败几率大点就大点,总比抱着熟过头的日月露华芝哭要强,到时候拿它炒菜下酒都嫌有农药味。

沈清秋慢慢走着,不时就能撞上谁家嬉闹的顽童,和笑作一团的少女们擦肩而过,略感可惜。要不是正亡命奔逃,也能在这城里好好游玩一番。

忽然,迎面走来几名背负长剑,身着统一服色的男子,个个昂首挺胸,一看就是趾高气扬的杂派弟子。

说起来也奇怪,越是那些杂门小派的弟子,越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修真之人,恨不得在衣服上绣出个斗大的字样来才好。沈清秋自然地转了个身,顺手从旁边抄了个鬼面,罩在脸上,大大方方迎着他们走过去。祭典中十个有六个游人都是戴着面具的,混在其中,倒也不怕显眼。

只听其中一男子道:“师兄,那修雅剑真的会在这城里干等着别人来抓?”

为首那人呵斥道:“四派联合发出的追缉令,还能有假?没见多少门派都派人过来围堵了吗?盯紧了,幻花宫的悬赏你们也看到了,不想要?”

沈清秋头绪万千。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也是被通缉过的人了。

“也难怪幻花宫下这么大血本,要说他们也真是够惨哪……”旋风少女小说

沈清秋心道我顶多就是打晕了幻花宫一个小小弟子,又没干别的什么,怎么幻花宫就成这么苦情的受害者了?他有心继续再听,那几人却越走越远,被人流冲隔,只得放弃。正琢磨着找个废宅歇歇脚,忽然腿上一重,低头,只见一名小童抱住了他的大腿。

这孩子慢慢仰起脸来,脸色苍白,像是营养不良,眼睛却又大又亮,就这么直直看着他,抱着他大腿不肯撒手。

沈清秋摸了摸他的头:“你是谁家的?走散了?”

小孩儿点了点头,一开口,声音软软糯糯的:“走散了。”

沈清秋见他生得可爱,还似乎有点眼熟,便弯腰,一把将他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手臂上:“是谁带你出来的?”

小朋友搂住他的脖子,抿了抿嘴:“和师尊……”

莫非是哪门哪派的小弟子?万一大人找来了,可真成烫手山芋了。但不知为何,这孩子叫师尊的委屈模样特别招沈清秋的怜,狠不下心把他扔到路边继续可怜巴巴的蹲着。他拍了拍软绵绵的小屁股,道:“师尊没看好你,良心大大的坏。你们在哪儿走散的,记得吗?”

小童在他耳边嘻嘻笑道:“记得。师尊亲自把我一掌打下去的,怎么不记得?”

沈清秋登时半边身子都凉了。

他觉得手中抱着的,不是一具幼童身体,而是一条毒蛇,一条盘在他脖子上亮起獠牙,随时都会咬他一口、注入毒液的巨蛇!

他猛地把手中之人抛了出去,带着一背的鸡皮疙瘩转身,刹那间,浑身的寒毛都直刺刺倒立起来。

整条街的人都在看着他。

戴着面具的,没戴面具的,都仿佛在瞬间静止了,屏住呼吸看着他。

戴着面具的,脸上鬼面狰狞可怖;而没戴面具的,则更让人瘆的慌——他们没有脸!

沈清秋刹那间第一反应就是把手按到修雅剑上,可立即反应过来,不能攻击!

这还是他当初教过洛冰河的,在梦魔结界范围之内,攻击梦境中的“人”,实际上是在攻击自身元神。

沈清秋额头沁出冷汗。他居然完全没发现是从什么时候进入结界范围内的。虽说,人本来就不会记得,“梦”是从什么时候、如何开始的。可他正逃跑呢,总不至于神经粗到跑着跑着在路边睡着了吧?

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师尊。”

这声音刚才在耳边分明无比软糯可爱,可现在听来,居然有一股说不出的森然之意。

幼年的洛冰河在他身后,幽幽地道:“为什么不要我了。”

沈清秋果断不回头,拔腿就走!

这些无面之人虽说都在看着他,不对,不能说是看,因为它们根本没有眼睛,可脸都对着沈清秋的方向,他的的确确能感受到无数视线投射过来。

沈清秋通通假装看不到,径自猛冲,有挡道的就一巴掌扇开。忽然,一只手截住了他的掌风。转头一看,这只手虽然纤细,力量却大的可怕,简直像一只铁箍。

十四岁的洛冰河牢牢把他的手腕攥住,脸上除了常年不散的瘀伤,都是满溢的忧郁。那双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看着他,近在咫尺。

你还来!夏至未至小说

沈清秋甩了三次才甩脱,拨开人群继续往前跑。第一次是幼年,第二次是少年,再来个成年版的,他就真扛不住了!

可这条长街仿佛没有尽头,总也走不完。在道路两旁的小摊、嬉戏的无脸顽童与鬼面少女们出现了第二次后,沈清秋终于确定了,梦境里的这条街,是循环的。往前根本走不通!镇魂小说

既然前后不通,那就另辟蹊径。沈清秋左右望望,闪到一间酒肆之前。

酒肆门前大红灯笼高挂,红光幽艳,木门却紧紧闭着。沈清秋拉开大门,才刚迈进去,身后两扇木门立即猛地自动摔上。

屋子里黑黝黝的,还有飕飕冷风流过,不像是置身一间酒肆,倒像是摸进了一个山洞。

沈清秋倒不意外,梦境不能以常理揣度,每一扇门后面,通往什么地方都是有可能。

这时,耳边浮起一阵怪异的响动。

那声音仿佛垂死之人,被扎穿了肺部,艰难无比地喘息不止,痛苦万状。

而且,似乎不止一个人!魔道祖师小说

沈清秋打个响指,指尖飞弹出去一枚火光,射向异动传来的地方。

火光将那地方的景象映照得无一余漏,他瞳孔顿时收缩成细小的一线。

柳清歌正手持乘鸾剑,倒转剑柄,往自己胸口刺入。

 

共 6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赐名赐名赐名赐名赐名赐名赐名赐名

  2. 111说道:

    赐名赐名赐名赐名赐名赐名赐名赐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