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27章 无间深渊 · 3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而且完成公务,转身就走!

这NPC当得真的彻底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和原著作风完全一致,哪里洛冰河需要,他就会莫名其妙出现在哪里。就是如此牵强、如此特立独行、不需要逻辑!

牵强的,只有沈清秋接下来要面临的,最后一关。

经历一场恶战、半跪在一片残垣中的洛冰河此刻看起来双目茫然,却像随时会撕碎一切。他现在的脑袋就像是一座沉寂多年的死火山,突然裂地喷发,血管里岩浆流动。光是想想,就连沈清秋也似乎跟着烧得骨痛头痛起来。

系统发出前所未有的尖锐提示:

【警告!关键性任务:“无间深渊与无尽仇恨,漫天晶霜与漫天血泪”,正式开启!如无法完成,主角爽度-20000!】

任务项目的名字一次比一次槽多无口是我的错觉吗?

而且貌似前天我跟你确认的时候说的是10000?

这才过了几天就翻了一倍?

沈清秋颤颤巍巍走到仍处于半发狂状态的洛冰河身边,啪啪啪几巴掌打上他后背,把几道残存的灵力拍进他身体里。

你以为这么简单就会起作用?想得美!

洛冰河非但没清醒过来,他体内的魔气反而反弹出来,当场逼得沈清秋忍了良久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直到这时,洛冰河才稍稍清醒了些。

他慢慢从混沌状态中抽离,能勉强拼奏出一些模糊的字句。那张熟悉的脸也逐渐清晰起来。

沈清秋看他终于目光清明了一些,松了口气,抹了抹嘴边的血,语气平和:“醒了?”

顿了顿:“醒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好好谈谈了。”

沈清秋道:“洛冰河,你实话实说,你究竟修习魔族术法多久了?”

这句话一出来,洛冰河仿佛从窒息的高空,猛的坠入彻骨寒潭,想不彻底清醒都没办法了。

他看着沈清秋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一颗心直坠下去。

以往沈清秋总会叫他冰河,而不会直接叫名字。

他低声道:“师尊,弟子可以解释。”

洛冰河虽然还是个少年,可向来都是镇定从容、少年老成的时候多,这时居然能见到他脸上浮现慌乱的神色,像急着解释,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堂堂男主,沦落至此,沈清秋简直看不下去,心中不忍,抢着开口:“住口!“

话音刚落,他自己都觉得没把握好,语气过于严厉了。洛冰河也似乎被他吓到了,像个被打了一巴掌的孩子,懵懵懂懂,漆黑的眼睛就那么愣愣看着他,果然听话地住口了。

沈清秋狠不下心直视他的眼神,干巴巴念着台词:“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两年前。”

沈清秋沉默不语。有问必答,如此诚实,看来他真是被吓坏了。

殊不知,洛冰河自动把他的沉默脑补为“很好。你这孽徒,居然瞒我这么久!”

沈清秋轻声道:“两年,怪不得能突飞猛进到这种程度,洛冰河你,不愧为洛冰河,果然天赋异禀。”

其实,这句真的是纯粹发自内心的感慨。作为男主,洛冰河的确是天赋异禀没错。若硬要沈清秋说有什么意味,那就是羡慕加一丁点点嫉妒的意味。

可在洛冰河听来,意义却截然不同。

他一下子跪倒在沈清秋面前。

沈清秋老命休矣。男儿膝下有黄金,男主一跪没了命。到这节骨眼儿了再受他一跪,日后洛冰河想起来岂非恨上加恨?他当即挥袖:“起来!”

洛冰河被他袖中罡风带得身不由己站了起来,连退数步,越发六神无主。

做错了事,错得没法挽救,连对师尊下跪请求原谅的资格也没有了吗?

他喃喃道,“可是师尊你说过,人分好歹,魔有善恶。世上没有任何人……天地不容。”

我说过吗?时隔多年,沈清秋认真想了想。

好像他真的这么说过!花千骨小说

只是那时有那时日后长远的考虑,眼下却更有眼下刀口悬颈之危急。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o m 💨

虽是万不得已,可现在自扇耳光翻脸不认,会不会有些太不要脸了啊?

“你不是普通魔族。”沈清秋道:“你额间纹章,是堕天之魔的罪印。这一支族系在人间造过无数杀业,心性更是难以控制,自古以来,祸患辈出。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别的魔族相提并论。我不能等你杀戮成瘾无法自控后,再证明我当初的话是错的。”

亲耳听到沈清秋这么说出来,将希望打碎,洛冰河的眼眶红了。

他颤声道:“……可你说过的。”

我说过的话多着呢。我当初还把说要阉了沈清秋的高亮红字刷了几百层楼呢。

……一点也不好笑。

一向很擅长自我心理调节的沈清秋今天吐槽的频率再创新高,疯狂刷新了记录,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反而有疲倦苍白之感。

他不断给自己洗脑:洛冰河现在所受的苦楚折磨,都是他日后踏于万人之上所必须经历的。不经一番彻骨寒哪得梅花扑鼻香,不下深坑练三年哪来害世大魔王。心魔在手天下我有,后宫三千不用日狗……可是没用。

完全没用。High不起来。

沈清秋猛地抬头,捏了个剑诀,将修雅召回,提在手中。

他握着剑的手微微发颤,细微的筋脉浮现。洛冰河还不敢相信:“师尊,你当真要杀我?”

沈清秋不能看他的表情,目光直勾勾穿过他的身影:“我不想杀你。”

在洛冰河记忆中,从未见沈清秋有如此冷漠地对着自己的时候。哪怕是当初刚入苍穹山派,不受师尊待见,他看自己的眼神也绝不是这么空洞,视若无物。

不带一丝温度。和他以往看着那些十恶不赦即将被斩杀于剑下的魔物时,没有区别。

沈清秋道:“只是,刚才那人说的不错。人界终归并非你所能长留之地。你该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

他走一步,洛冰河退一步,逼着两人退到了无间深渊之前。

一回头,就能看见腾腾的魔气在那道沟壑中翻滚不息,万灵哀嚎,朝上方人界的裂缝伸出千百双畸形的手臂,渴求新鲜的血肉。更深处则隐没在黑雾和猩红的诡光里。

修雅斜指深渊之下,沈清秋道:“你是自己下去,还是要我动手?”

他很自私地希望洛冰河能自己下去。通常选择自己跳下悬崖的人绝对会被挂住,这样他就可以自欺欺人地把这个画面HE化。

总好过从此以后,他日日夜夜都牢牢记着这一幕,记得是自己,亲手把洛冰河打下去。

可洛冰河依旧不死心。

他还不相信,对自己那么好的师尊,真的会把他推下去。不相信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对,换来的只是这样的下场。

就算修雅刺中了他的胸膛,他也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沈清秋没想刺中他的。黄金瞳小说

真的。他只是硬着头皮挥挥剑吓吓他。只要洛冰河为了躲开往后一退,自然就掉下去了。可他没料到洛冰河就那么沉默地站在那里,正面受了这一剑。

吾命休矣。本来只是踹下去,现在又多了一剑之仇!

洛冰河反手握住剑锋,但没用力,只是轻轻握住。即是说,沈清秋如果想用力,修雅就可以继续刺进去,直到穿透他的胸膛。

他喉咙轻轻颤动,一言不发。明明剑尖还没刺中心脏,沈清秋却仿佛感觉到他心脏痛苦的跳动声,从剑身波及至手背,一路蔓延过整条手臂,直到抵达他自己的心脏。

沈清秋猛地拔剑抽回。欢乐颂

因为他的动作,洛冰河身形晃了晃,很快稳住。见沈清秋没有痛下杀手,他原本黯淡下来的眼睛里又有亮光隐隐闪现,就像焚烧过后灰烬中垂死挣扎的星火,嘴角也勉强牵了牵,不知是不是想露出一个微笑。

而沈清秋接下来,就要用最后一击,把他眼里这最后一丝余光生生掐灭。

他知道,自己永远也忘不了洛冰河坠下去那一刻时的眼神了。

等到绝地谷结界内清理完魔物的掌门及修士们赶到现场时,无间深渊撕裂处的空间早已闭合。

除了装死的尚清华,沈清秋已经把晕倒在地所有人的伤口都处理稳妥了,自己一身伤却没怎么理会,衣衫上血迹斑斑,面无表情,脸色苍白,看起来着实狼狈。

岳清源上前探他脉相,蹙眉让专业的木清芳过来察看。各派在地上横七竖八的人里各找自家,认领然后抬走,进一步救治。

柳清歌发觉少了一人,还是时常跟在沈清秋前前后后无法忽视的一人,问道:“你那徒弟呢?”

沈清秋低头不答,捡起地上断为数截的一把长剑碎片。清静峰的弟子们匆匆赶到,为首的明帆眼尖,看了把那剑,支支吾吾道:“师尊,那把剑不是……”

当初,他对这把万剑峰上的正阳剑可是心心念念,想了多少年,被洛冰河拔出后嫉妒得烧心烧肝,诅咒了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自然不会认错。

宁婴婴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师尊你你别吓我。这是不是……是不是阿洛的正阳啊?不是吧?不是吧?”

四下阵阵私语:“正阳剑?”“说的是沈峰主爱徒洛冰河?”“剑在人在,这剑都断了,人呢?”“不会也……咳咳。”

有人叹道:“果真如此,那也太可惜了,这一路下来,洛冰河都已经是仙盟金榜上的头位了。”

“天妒英才,天妒英才!”

叹惋有之,惊诧有之,悲从中来有之,幸灾乐祸有之。

宁婴婴当场原地大哭起来。

明帆虽然讨厌洛冰河,总是明里暗里骂他去死,但也从没想过真的要他去死,况且想到师尊后来那么疼他,现在这臭小子却死得尸骨无存,师尊一定很难过,心情也好不起来。整个清静峰一片愁云惨淡。仙姝峰都是女儿家,以齐清萋为首,也为之动容。

柳清歌不善言辞,拍了拍沈清秋的肩,道:“徒弟没了,还能再收。”

虽然知道他是想安慰自己,可沈清秋还是想送他个有气无力的白眼。

没把自己关门弟子兼男主踹下无间深渊的人,统统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算了算了。已成定局。

沈清秋缓缓道:“清静峰座下弟子洛冰河,为魔族所害,身陨。”

 

共 101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我爱墨家三对“夫夫”🌝🌝🌝

    1. 匿名说道:

      老三最甜,老二香炉篇最甜,老大呢?What

      1. 雅正说道:

        老三最甜,是的是的,吃的我满嘴鲜血

        1. 墨香粉说道:

          都是玻璃渣 233333333333333~

  2. 匿名说道:

    看看系统能给我什么名字。

  3. 匿名说道:

    渣反二刷,想看系统赐名

  4. 匿名说道:

    说实话,如果不虐,剧情一帆风顺,真的就没看点了…(别打我|˄·͈༝·͈˄₎.。oO)

  5. 匿名说道:

    哭不哭要个人的泪点,但秀秀是一个极其会使刀子的好手

  6. 匿名说道:

    好心疼他们俩啊,彼此心里都不好受吧

  7. 雅正说道:

    ,,,,,,,,,,,,,,,,,,,,,

  8. 匿名说道:

    哎,洛冰河委屈啊,师尊那么好,却要杀了自己。二刷日常感叹

  9. 从隔壁魔道来的说道:

    看人渣会有三种死亡方式,
    Fir. 哭死
    Sec .虐死
    Thi.甜死
    而我现在已经终合以上二种方式身亡

  10. 大爱权卷卷说道:

    。。。看到“支支吾吾”时,我把“吾吾”看成了君吾。。

    1. 為愛成絕说道:

      支支君吾是什麼play 😂

  11. 匿名说道:

    不管前面有多虐,只有后面糖够甜。

  12. 匿名说道:

    看到天官,魔道这么虐的,泪点也高了,就是觉得心疼,心塞

  13. 无名无姓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心痛却哭不出来 心里好难受

  14. 仙乐太子说道:

    难受😖,心塞,自我认为好虐,想哭

  15. 言墨竹说道:

    虐了虐了,唉……

  16. 婷婷她飘了说道:

    我太伤心了 都是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17. 终得一人心说道:

    看了忘羡,花怜,真不觉得虐;问灵十三载,只等一人归,哪怕是一辈子;八百年苦苦守护终得一人心;
    这段其实对师尊而言只能算是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虽揪心,但更多的应该是期待吧,因为他本身就知道洛洛是会回来的,而且归来便是王者!

  18. 匿名说道:

    系統會賜我名字嗎 想要呀

  19. 匿名说道:

    冰妹真的很小受呀!

  20. 竹竿说道:

    沈清秋是赶鸭子 【洛冰河】下水啊

  21. 左手忘羡右手花怜说道:

    哭辽。。。。。。。。好他妈的虐啊!

  22. 柳宿花眠说道:

    这是三兄弟最甜的呀。

  23. 匿名说道:

    求賜名。(‘-‘ )_

  24. 厌别离说道:

    唉,很伤心,如果一开始师尊让他下去历练想必他也是毫不犹豫跳下去的。因为他想保护师尊,只会不舍,不会不愿。可惜,没有如果。所幸,终成眷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