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5章 初级任务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从沈清秋从那场莫名其妙的高热里醒来后,“养病”这些天,岳清源来看望过他好几次。身为天下第一修仙大派的掌门、或说综合性修仙高等学府校长,事务不可说不繁重,却还能对这个师弟如此上心,沈清秋人生地不熟,简直有感激涕零的冲动。

原装货对这样一位上司和同门,居然也能翻脸不认人,说撕就撕,可见有多人渣!

岳清源端着他竹舍里奉上来的雪瓷茶盏,眼里满是殷殷关切:“师弟休养了这些日子,身体可好些了?”

沈清秋折扇轻摇,融入在兄友弟恭的同门友爱气氛中:“清秋早已无事,有劳师兄挂心了。”

岳清源:“那算来,师弟也差不多该下山了吧。有什么需要的吗?”

沈清秋摇扇的手一僵:“下山?”飘邈之旅小说

岳清源奇道:“师弟病了一场,忘记了吗?不是你之前告诉我,双湖城那一桩事交由你来处理,作为弟子们的一个历练机会?”

原来是原装货应承下来的麻烦事。可他目前还不能把这身灵力和武技适应到收发自如,哪能带弟子下山历练。刚想厚着脸皮自打脸,翻悔说自己其实身体还是不适,系统冷酷的环绕声响起:

【初级阶段任务发布。地点:双湖城。任务:完成历练。请点击接受。】

同时,眼前弹出悬浮的任务简介,下方两个选项,左边“接受”,右边“拒绝”。球状闪电小说

原来这就是初级阶段任务。沈清秋的视线在“接受”上停留了一会儿,选项变成绿色,“叮”的一声,系统提示:【任务接收成功,请详细阅读卷宗,做好准备。祝您马到成功。】

沈清秋回过神来,对岳清源笑道:“我自然记得,只是这些日子骨头养得懒了,险些忘了这桩。不日我便动身。”

岳清源点头道:“若是还有不便,不必勉强。历练弟子不急于一时,除害的事其实你也不必亲自为之。”

沈清秋含笑称是,却忍不住多看了岳清源两眼。

掌门师兄,你现在的角色定位,太像一个发布任务的NPC了……

清静峰的大小事务都是交给明帆这个心腹操劳的。沈清秋发现,这孩子凡是不牵涉到主角时,就会效率和智商都奇高,第二天他们就能出发了。

离开清静峰之前,沈清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形象。青衫,缓带,左腰悬剑,右手执扇,优雅,斯文,可靠,飘逸!妥妥的世外高人!

总而言之,绝对不会OOC,完美!

长长的百级石阶下,山门之旁,就是给沈清秋备的马车,还有给数名随行弟子准备的马匹。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小说

沈清秋:“你逗我呢?好歹也是个修□□观设定,出行为什么不御剑飞天?”

系统高冷地回答:【就算是哈利波特式的魔法世界观设定,也不是每个巫师出门都骑扫帚的,太高调。】

沈清秋嘀咕:“你好懂。以前在哈利波特那边混过业务?”

系统打出了一行大大的【……】悬空符号。

投入运行这么多年以来,有这个闲心跟系统扯蛋套近乎的人,沈清秋可能是第一个。

不过,沈清秋再想想,也对,此次下山是为历练,这些弟子多半年轻资历浅,还没找到属于自己的佩剑。依照苍穹山派惯例,弟子们的修为到一个阶段时,才可以到十二峰中的万剑峰挑一把合适的剑。

说是人挑剑,其实也是剑挑人,如果一个人根本没什么好天资,却非要拿一把集天地之灵气凝结的上品好剑,无异于美女配丑汉,鲜花插牛粪。你想,人家剑还不乐意呢。

洛冰河的金手指,就是在他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把奇剑“心魔”时开启的。

沈清秋进了马车。这马车外观不甚华丽,内里却宽敞舒坦的很,一只小小的香炉幽幽燃着。坐定之后,沈清秋觉得刚才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忽地折扇探出一挑,帘子挑起,他往外望去,顿时瞎了狗眼。

怪不得刚才觉得这个围着马车忙前忙后的身影熟悉呢,感情这个被众人呼来喝去使唤的打杂的就是男主大大洛冰河!

🤡 落`霞-小`说

恰好洛冰河也把最后一样东西——沈清秋每次出行必备的(通常不会用到的)白玉棋盘搬上马车。抬头见沈清秋神色复杂打量自己,微微一愣,恭敬地叫道:“师尊。”

他之前被沈清秋教训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脸上淤青全消,总算能看清长啥样了。虽然年纪尚小,五官尚显稚嫩,却挡不住眉目之间的清隽俊逸。再加上他行走动作间自有一股朗朗之气,谁人能料这是在清静峰上被雨打风吹多年的惨淡花苞一朵。

虽是在做着搬运杂物的粗活,态度却一丝不苟,那专注认真的模样,让人看了很难不动容。

尤其是沈清秋这种本来就对主角有几分好感的人。

他对于杀伐果断,恩怨分明的主角一向很有好感。定定看了一会儿,沈清秋“唔”了一声,收回折扇,帘子放下。

不得不说,主角就是主角。怪道这小子虽然落魄,先期没背景没前途没爹疼娘爱的,却也有那么多女一女二女三女四前赴后继投奔怀抱。长得好看才是硬道理!

当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总有各路炮灰看他不顺眼,要把他揍成猪头泄愤了。

他一转念,又想起一桩来:不对啊。出行弟子算上洛冰河一共十人的话,却只有九匹马,还差一匹啊?

好吧,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会是谁在捣鬼。

果然,一阵窃笑中,明帆得意洋洋的声音从马车外远远传来:“实在是马匹紧缺,只好委屈师弟你一回了。不过嘛,师弟根基差,刚好也趁此机会锻炼锻炼。”

马匹紧缺个屁,苍穹山派作为近些年修真混点抢业务第一大派,不说富得流油,还会差你一匹马?!

明帆却是深谙炮灰作死之道,顿了顿,又说:“怎么?你那是什么表情?不满吗?”

洛冰河不卑不亢,平稳地说:“不敢。”

这时,响起一阵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宁婴婴到了:“师兄,你们在说什么呀?”

沈清秋扶额。少女你来的真是时候!

宁婴婴,就是明帆与洛冰河交恶的强力催化剂,但凡有她出场,洛冰河总少不了要有苦头吃,明帆总少不了要作死。

沈清秋又矜持地挑起一点车帘,欲语还休,果见宁婴婴兴冲冲地招手:“阿洛,马不够吗?你来和我共乘吧!”

……真是给洛冰河拉得一手好仇恨。

须知这种落魄主角得到美人另眼相看的剧情,虽说是终点文一种常见的爽点套路,却也最容易引人嫉妒打压。洛冰河这时如果接受了宁婴婴的提议,这一路就别想安宁了。

沈清秋看不下去了:“婴婴别胡闹,男女授受不亲,和师弟再亲也要有个限度。明帆,为何磨蹭了这许久,还不出发?”

明帆大喜,心想师尊跟我果然是一条线上的!忙催动队伍出发。宁婴婴撅嘴不提。

小小闹剧暂且搁下,沈清秋收回心思,继续默读小案上摊开的卷宗。

此次出行,不仅仅是值得纪念的第一次下山走剧情,更是事关到能否解冻OOC功能的初级阶段任务,不由他不认真对待。

卷宗内容,地点是离苍穹山派数十里之外的一座小城。近期城中出现了数桩凶案,已经接连死了九人。

每名死者都有一个共同点,被细致地、完整地剥去了身上的皮肤。从头到脚,手法之精细,简直就像那身皮从来都不曾长在死者身上一般,令人发指。因此,凶手被称为“剥皮魔”。

剥皮魔下手挑的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子。所以双湖城中,但凡有女儿、娇妻、美妾的人家,一到夜里都大门紧闭。饶是这样也挡不住剥皮魔来去自如。

接连惨死九人,官府却对此毫无办法,城中百姓人心惶惶,更有人风传是鬼魂作祟——不然怎么来无影去无踪呢?!

几名大户人家聚集起来,最终才决定请人上苍穹山派,向修仙奇人求助。

这些信息他之前已经看过很多遍。但是看再多遍也没有半点儿帮助。

剥皮魔是个什么玩意儿?!听都没听过!这特么是附加剧情还是隐藏剧情啊?!危险不?!武力值高不?!哥能不能对付得了啊?!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他质问这些的时候,系统答道:【有什么不一样?之前贵方的身份是小说看客,小说是一种艺术创作,艺术创作就会有所取舍,该略的略。而现在贵方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自然事无巨细都要亲身经历,被原作省略的剧情也要好好走完。】

沈清秋无奈,所以才勤修苦炼数日,只求早日收发自如,免得没死在男主脚下,却挂在一些从没听过的妖魔鬼怪手里,出师未捷身先卒。

洛冰河还在外面,他一直不敢放松警惕,留神着动静。同时在车厢里到处乱翻。一切事物应有尽有,沈清秋还翻出了五六套不同的茶具,一阵无语。上辈子他好歹也算个富二代,也没这么穷讲究富贵病好吧。

这时,马车外传来一阵哄笑。他往外扫了一眼。

洛冰河一个人孤独地走在队伍最后,走一阵,跑一阵。时不时有马匹绕着他,故意激起一阵尘土,弄得他灰头土脸。

沈清秋忍不住抓紧了扇柄,指关节隐隐发痒。

这只是一本书,所有的人都是构造出来的虚幻角色,理智上沈清秋很清楚这个事实……可是,当这个角色活生生地在他面前被这样嘲弄欺负时,要他毫不动容,也太不实际。

几次劝阻无果,宁婴婴总算明白了她的介入只会起到反作用,急忙策马靠近马车,对车里叫道:“师尊!您看看师兄他们!”

沈清秋心下一动,却不表露出来,不咸不淡地道:“他们怎么了?”

她声音里带有浓浓的委屈意味,不依道:“他们这样欺负人,您也不说说他们。再这样下去……师尊您教的徒弟,都成什么啦!”

这算是当面告状了,可明帆等人压根没压力。因为这些行为都是往日的沈清秋默许惯了的,他们只当欺负洛冰河欺负的越狠,师尊越高兴,哪里会有收敛?

明帆最是高兴。那天在后山果然是洛冰河用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妖法在作祟。今天师尊在这里,他就被镇住了!

沈清秋“哦”了一声,说了一句:“洛冰河,你过来。”

洛冰河面色平淡,习以为常,应了声“是”,便走近前去。

众人先还幸灾乐祸,以为这是要把洛冰河逮近了提起耳朵教训。然而,下一刻,三观尽碎!

沈清秋折扇挑起了帘子,朝洛冰河高傲地抬了抬下巴,瞥向马车厢内。虽没说话,这个动作的意味却再明显不过。

宁婴婴高兴道:“阿洛,快上车呀,师尊让你和他同乘呢!”

晴!天!霹!雳!

要不是深知师尊得道多年,明帆等人都要怀疑沈清秋被邪魔附体了!

洛冰河也是整个人愣住了。可他反应极快,没迟疑多久,便答道:“多谢师尊。”登上了马车,老老实实,正襟危坐在马车的角落。坐定后,手脚都规规矩矩,像是怕自己还打着补丁的衣服把车厢弄脏了。

系统:【警告……】

沈清秋:“拒绝警告。本人并未OOC。”

系统:【“沈清秋”不可能做出这种为洛冰河解困的举动。判定:OOC等级100%。】

沈清秋道:“你有没有好好研究过这个角色复杂的内心世界?要是单纯是为了洛冰河解困,那当然不可能。可现在我的目的是为了不让宁婴婴对我这个师尊失望。婴婴可是我最疼爱的小徒弟,她求我了,我怎么能让她白求?”

系统:【……】

沈清秋:“所以我的行为,完全符合‘沈清秋’这个角色的逻辑。警告无效!”

通过这些天的交流,他已经渐渐摸清了一些门路。系统虽有规则,却并非死规则。既然规则是活的,那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果然,系统暂时没想到扣分说辞。沈清秋初战告捷爽翻天,不禁笑了出来。

他原本静坐在车厢内,闭眼打坐,似乎已经陷入冥想,这时忽然听他笑出声,洛冰河忍不住偷瞄了一眼。

老实说,说洛冰河不惊讶,那是假的。虽说一直对沈清秋尊敬有加,但师尊待他如何、看他如何,他一向心里还是有数的。

他先前以为叫自己上车,必然是有更厉害的在等着,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却没想到沈清秋理都懒得理他,自顾自打坐起来。

洛冰河想了想,自己似乎从没这么近、这样仔细打量过沈清秋。

论皮相,沈清秋真是长得没话说。也许不算一等一的美男子,但就是好看,且耐看。半侧颜的轮廓像是被溪中山泉打磨出来的,若不作横眉冷对之态,便温柔又明净。

沈清秋一睁眼,就见洛冰河在注视自己。日后男主角专属的那种“目如两点寒星,露齿莞尔,言笑晏晏”的风采,此刻就可窥见一斑。

洛冰河被他逮个正着,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沈清秋已经对他笑了笑。

这一笑纯粹是下意识的。洛冰河却像被一根细微的小刺刺了一下,忙撤开目光,越发别扭,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很快,沈清秋就笑不出来了。

系统提示:【违规:OOC。B格-5。目前B格:165.】

沈清秋:“……笑一下也要扣分啊?”

系统义正言辞:【OOC就是OOC。】

 

共 130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有一种天天就是天天的感觉

    1. A说道:

      有一种天天就是天天的感觉。

  2. 摩托车姐姐说道:

    啊啊啊啊啊,秀秀居然还看过哈利波特。

    1. 拉文克劳说道:

      HP老粉表示很激动,不过哈利这人不就是出门骑扫帚嘛/望天
      我还挺希望系统是协助少爷追破特的/滑稽

      1. 一个喜欢听春山恨的德哈党说道:

        集美挺有想法啊!【凑字数的】

  3. 匿名说道:

    之前的B格还有剩,在加上后来系统加的就有170了

  4. 梦里狂奔说道:

    系统不识数啊😱还是被删减了?

  5. 爱系统说道:

    我突然觉得系统很可爱捏······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系统也能算个主角被追捧吗

  6. 系统真可爱说道:

    我突然觉得系统很可爱捏······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系统也能算个主角被追捧吗

  7. 匿名说道:

    尼玛,太狠了,笑都不行啊,吓得我都不敢笑了

  8. 匿名说道:

    ooc就是ooc
    天天就是天天

  9. 老爱墨香了~~Σ>―(灬⁺д⁺灬)♡―――>说道:

    OOC就是OOC
    天天就是天天

    挺好……
    🌚🌚🌚🌝🌝🌝

  10. 我想天天看忘羨天天说道:

    ooc就是ooc
    天天就是天天
    哎呀媽呀 💓

  11. 名字已笑死说道:

    沈清秋看不下去了:“婴婴别胡闹,男女授受不亲,和师弟再亲也要有个限度。明帆,为何磨蹭了这许久,还不出发?”

    男女授受不亲?好,那么这意思就是:男男授受亲!

  12. 匿名说道:

    自动加的,不要那么较真嘛

  13. 首刷的我飞快跳过评论哈哈哈说道:

    系统提示:【违规:OOC。B格-5。目前B格:165.】

    沈清秋:“……笑一下也要扣分啊?”

    系统义正言辞:【OOC就是OOC。】

    死傲娇系统要找回场子吧哈哈哈,想看系统和师尊谈恋爱怎么办?

  14. 汪叽女朋友说道:

    渣反是不是也可以称为老‘攻’养成记

  15. 汪叽女盆友说道:

    渣反是不是也可以称为老“攻”养成记

  16. 才不是大小姐说道:

    只有我注意到哈利波特了吗

  17. 捡破烂的白衣哥哥说道:

    不好意思,我为什么觉得这好甜啊…我最近都在看虐文,哭死我了。是因为看不到糖这里看到了一丢丢觉得甜吗?(系统和我过不去)

  18. 晴空飘雪说道:

    ooc就是ooc 天天就是天天

  19. 匿名说道:

    这个小说网站删减了吗?

  20. 清华和怜怜总要上一个说道:

    惊现哈利波特(疯狂凑字凑字凑字)

  21. 俺从天官过来的说道:

    我第一次看,有谁能告诉我,冰秋在一起后系统还在吗?要是系统还在,得多尴尬啊!

  22. 忘羡陈情……说道:

    还可以讨价还价😂😂😂

  23. 冰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嗝~说道:

    ooc就是ooc 香炉。我看到了什么【滑稽】

  24. 说道:

    这一章莫名戳中笑点?(额我可能笑点太低)

  25. 贺朝家的小朋友说道:

    系统好阔耐啊啊啊
    秀秀好阔耐啊啊啊
    (感jio我看啥都好阔耐。。。

  26. 匿名说道:

    系统:【警告……】

    沈清秋:“拒绝警告。本人并未OOC。”

    系统:【“沈清秋”不可能做出这种为洛冰河解困的举动。判定:OOC等级100%。】

    沈清秋道:“你有没有好好研究过这个角色复杂的内心世界?要是单纯是为了洛冰河解困,那当然不可能。可现在我的目的是为了不让宁婴婴对我这个师尊失望。婴婴可是我最疼爱的小徒弟,她求我了,我怎么能让她白求?”

    系统:【……】

    🐮🍺🐮🍺

  27. 艹!这个尺寸! 沈清秋果断道:“不行!” 洛冰河如遭雷击,颤声道:“师尊,说好的……” “不行”的意思是,不能这样直接上,要出人命的! 他上次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被这种东西插到身体里居然还没死!没死! 沈清秋纠结了一下,说:“为师……我先帮你用手解决一次吧。” 多少给他先撸消下去一点儿! 沈清秋的五指姑娘可从没服务过别人,这还是破天荒地头一遭。他碰了碰那根几乎是紫红色,青筋交错凸起,造型夸张至极的肉柱前端,狠了狠心,一把抓住。 洛冰河叫了一声痛,看他的目光带了一点委屈。 沈清秋不断自我催眠,手上不松不紧握着,开始慢慢捋动。 越撸越是心惊。 无论从粗度,硬度,还是温度来讨论,这根本不是任何生物该有的器官吧? 说是凶器也没关系吧?! 除了刚开始沈清秋没把握好轻重,抓的一下有点疼,洛冰河显然迅速就被套弄得进入了状态,盯着沈清秋的眼睛微微眯起,水光荡漾,喘息也微微不稳。 沈清秋面无表情,可动作极为卖力。越撸手越酸,但是这根造孽的东西,除了前端的伞状头分泌出了一点点白浊,根本没有发泄的意思。不肯消,不肯射,反而越涨越硬,沈清秋再镇定自若,表情也无法控制的扭曲起来。 洛冰河一直偷偷留意他神情,这时候,忽然小心翼翼地说:“师尊,不然……你来?” 啥?沈清秋怀疑自己听错了。 洛冰河肯让他上? 洛冰河道:“我怕又弄疼师尊,倒不如让师尊来。” 他说的认真,神色诚恳,马上就要躺下了,沈清秋忙道:“不。还是你来吧。” 让他来——他也没这种经验好吗。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洛冰河搞到鲜血横流,即便知道这样洛冰河仍会兴高采烈,他晚上也会睡不着觉的! 反正今后有的是机会上回来,不妨再哄他一哄,先让他尝点甜头。 总之,绝对不是因为稍微有点感动才放弃主动权的[手动拜拜] 像是鼓励他一样,沈清秋拍了拍他的脑袋,自己转过身,趴在枕头上。 他手肘撑在床上,肩胛骨高高耸起,腰线下塌成一道惊心动魄的柔软弧度,臀部几乎是送到了洛冰河身前。 沈清秋正老脸臊得发烧,冷不防被洛冰河擒着腰部,翻回了正面。 他无奈道:“你又怎么样了?” 洛冰河说:“师尊,要前面……” 想正面上我?! 沈清秋黑线:“别得寸进尺。”说着又要趴回去,心里碎碎念: 这孩子真是屁事多啊! 肯给他干就不错了! 谁知,洛冰河又翻煎饼一样,把他翻了回来,哭丧着脸,道:“师尊,你就这么不愿意看着我的脸……吗?” 他额头都是憋出来的细密汗珠,鼻尖微红,眼眶里仿佛有泪花在打转转。 沈清秋绝对不怀疑,拒绝他的话,说道:

    。。。。。。。。。。。。。。。。

  28. 艹!这个尺寸! 沈清秋果断道:“不行!” 洛冰河如遭雷击,颤声道:“师尊,说好的……” “不行”的意思是,不能这样直接上,要出人命的! 他上次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被这种东西插到身体里居然还没死!没死! 沈清秋纠结了一下,说:“为师……我先帮你用手解决一次吧。” 多少给他先撸消下去一点儿! 沈清秋的五指姑娘可从没服务过别人,这还是破天荒地头一遭。他碰了碰那根几乎是紫红色,青筋交错凸起,造型夸张至极的肉柱前端,狠了狠心,一把抓住。 洛冰河叫了一声痛,看他的目光带了一点委屈。 沈清秋不断自我催眠,手上不松不紧握着,开始慢慢捋动。 越撸越是心惊。 无论从粗度,硬度,还是温度来讨论,这根本不是任何生物该有的器官吧? 说是凶器也没关系吧?! 除了刚开始沈清秋没把握好轻重,抓的一下有点疼,洛冰河显然迅速就被套弄得进入了状态,盯着沈清秋的眼睛微微眯起,水光荡漾,喘息也微微不稳。 沈清秋面无表情,可动作极为卖力。越撸手越酸,但是这根造孽的东西,除了前端的伞状头分泌出了一点点白浊,根本没有发泄的意思。不肯消,不肯射,反而越涨越硬,沈清秋再镇定自若,表情也无法控制的扭曲起来。 洛冰河一直偷偷留意他神情,这时候,忽然小心翼翼地说:“师尊,不然……你来?” 啥?沈清秋怀疑自己听错了。 洛冰河肯让他上? 洛冰河道:“我怕又弄疼师尊,倒不如让师尊来。” 他说的认真,神色诚恳,马上就要躺下了,沈清秋忙道:“不。还是你来吧。” 让他来——他也没这种经验好吗。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洛冰河搞到鲜血横流,即便知道这样洛冰河仍会兴高采烈,他晚上也会睡不着觉的! 反正今后有的是机会上回来,不妨再哄他一哄,先让他尝点甜头。 总之,绝对不是因为稍微有点感动才放弃主动权的[手动拜拜] 像是鼓励他一样,沈清秋拍了拍他的脑袋,自己转过身,趴在枕头上。 他手肘撑在床上,肩胛骨高高耸起,腰线下塌成一道惊心动魄的柔软弧度,臀部几乎是送到了洛冰河身前。 沈清秋正老脸臊得发烧,冷不防被洛冰河擒着腰部,翻回了正面。 他无奈道:“你又怎么样了?” 洛冰河说:“师尊,要前面……” 想正面上我?! 沈清秋黑线:“别得寸进尺。”说着又要趴回去,心里碎碎念: 这孩子真是屁事多啊! 肯给他干就不错了! 谁知,洛冰河又翻煎饼一样,把他翻了回来,哭丧着脸,道:“师尊,你就这么不愿意看着我的脸……吗?” 他额头都是憋出来的细密汗珠,鼻尖微红,眼眶里仿佛有泪花在打转转。 沈清秋绝对不怀疑,拒绝他的话,洛冰河当场就能嚎啕大哭! 想到这样的画面,沈清秋又囧又心软,嘴里不由自主道:“不是的。” 洛冰河泫然欲泣,伤心欲绝道:“那为什么每次都要用后背对着我?” 你真的想太多了……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多小心思小情绪啊! ……算了!老脸不要就不要,免得洛冰河东想西想。沈清秋胡乱道:“好好,前面就前面!把眼泪收回去,像什么样子。” 事实证明,洛冰河的眼泪根本不值钱,“哦”了一声,说流就流,说收就收,腆着脸挨过脑袋来,手摸上了沈清秋的皮肤。 沈清秋腰肢纤细,光溜溜的两条大长腿,笔直修长。因为两人是面对面的姿势,不得不交叠折起,朝下走,双腿之间,风光一览无遗,两团浑圆的臀瓣中间一道幽深的沟壑。 洛冰河的手微微发抖,顺着细腻光滑的大腿内侧一路往上摩挲。沈清秋忍不住缩了缩,洛冰河像是生怕他反悔,压住他一条大腿,另一只手就送了一指进去。 手指上似乎已经涂满脂膏,滑腻腻的,进去并不困难,迅速被滚烫柔软的内壁包裹接纳。 一根灵活的手指,在紧致的体内挤压弯曲的感觉,十分诡异,沈清秋只觉得一阵战栗顺着尾椎上爬,头皮发麻,也顾不得思考洛冰河哪来这么充分的准备工具了。 洛冰河屏住呼吸,全神贯注,送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沈清秋有了轻微的撕裂感,喘了口气,搭住他的小臂,咬牙道:“……慢点。” 洛冰河立即点头,仿佛一个蹒跚学步的的稚儿,果然慢了下来,照着沈清秋教导的,一步一步来,试探着按揉,当他触到某一片柔嫩的肉壁时,沈清秋抖了一下,觉得不那么难受,便忍着羞耻说:“……嗯,那里……可以……” 为什么还要他亲自教别人怎么搞自己。 当师父当到这个份上,沈清秋好想给自己点满整一座苍穹山的蜡烛。 洛冰河一边细细为他扩张,一边观察沈清秋的表情。泛起艳红色的眼睑眼角,强行抿住不让声音泄露的嘴唇,时蹙时舒的眉心,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洛冰河的眼睛。这种无所遁形之感,让沈清秋越发羞耻难忍,窘迫地刚想把脸转向侧方,忽然眼角余光扫到一片异样之处。 在洛冰河身上临近心脏的地方,有一道狰狞的伤口横于胸前。 那是当初推洛冰河下无间深渊时,刺在他心口的一剑。 他真的从来没有要故意伤到洛冰河的意思,可总是一次一次地让他受伤,这也是实话。 沈清秋眼前恍惚了一瞬间,下意识伸手去碰那道疤痕。就在这一瞬间,洛冰河完成了初步的准备工作。 手指一抽出去,穴口立即紧密闭合,洛冰河滚烫的胸膛贴了上来。 火热粗大的伞状头顶住柔软湿润的入口,沈清秋抱紧洛冰河脖子,赴死般的深吸一口气,感觉身体正在一点一点被那根东西劈开。 还是疼。入口太小,胀得疼。 虽然有不知道哪里来的脂膏润滑,摩擦不大,可入侵物直径却太大。随着下体疼痛的加剧,沈清秋不由自主把洛冰河越搂越紧,双腿不自觉在他腰侧挨挨蹭蹭。洛冰河一说话,他耳膜就嗡嗡作响。 “师尊……这样行吗?” 洛冰河声音里,尽是克制之意,明显是在尽最大努力,不一冲到底。 沈清秋违心地说:“……可以。” 得到他的肯定,洛冰河托着他腰的手微微收紧,往里插得更欢了。 肠道被塞满,穴口撑成了一圈紧绷的圆形,下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了。洛冰河退出一点点,再顶进大半,如此进进退退,咕唧水声不断,折磨得沈清秋又疼又痒,恨不得拿头撞墙,不知不觉间,泪水横流。刚好洛冰河错开脸,准备去亲一亲他,忽然看到沈清秋这幅痛不欲生的模样,愣了半晌,大受打击,眼泪也哗啦啦的跟着出来了。 泪珠啪嗒啪嗒砸在沈清秋脸颊上,砸得他也无语了。 你哭个什么劲儿啊!? 洛冰河道:“对不起……还是弄疼师尊了……” “……” 洛冰河道:“是弟子太蠢了……” 两个人对着掉眼泪,这算什么见鬼的情况! 沈清秋忍着下体不适,亲了亲他脸颊和眼睛,吻去他的泪水,道:“没事。也不是很疼。谁都有不擅长的时候。你继续吧。” 洛冰河沮丧道:“我还是出来吧。” 擦!开玩笑,真就这么不了了之,今后两个人都要有心理阴影了,不怕X萎?! 长痛不如短痛,事到如今,起码要让一个人爽到吧?! 沈清秋打定主意,猛地翻身坐起,把洛冰河压在身下。 蓄了半天的力,在这里一次用尽,沈清秋再没力气撑住两条腿,臀部重重坐下,把洛冰河的东西吃到最深。前端仿佛顶到了胃部,涌上一阵突如其来的干呕冲动,被他吞了下去。 上次洛冰河没射,大概还不算彻底破处,这次起码要帮他把处给破了! 这么想着,他扶着洛冰河的腹部,勉强坐起一点,忽然体内含着的那颗粗硬覃头擦过某一点,一阵突如其来的麻痒席卷而来,从小腹爆炸,蔓延全身。沈清秋猝不及防,后腰一软,往前趴下。刚好洛冰河向上坐起,把他抱了个满怀。 洛冰河敏锐至极,追问道:“师尊,是不是碰到那里就不痛?” 岂止是不痛,有点……爽! 现在的姿势,沈清秋正双腿大张,坐在洛冰河身上,面对着面,下体紧密相嵌。 为保持平衡,沈清秋不得不伸出酸软的手臂,环住他脖颈。洛冰河轻微的动作,牵动连接的下半身,逼得沈清秋从鼻子里逸出几丝变了味的哼声。洛冰河抖数精神,托起他饱满的臀瓣,抬起一点,再对准刚才那一点放下来。 这次,沈清秋终于咬不住牙,呜的一声,双腿不听使唤,哆哆嗦嗦夹紧了洛冰河。后穴也绞得死紧。抓到窍门后,洛冰河开始发动强攻。毫无章法,只知道一味猛干,可偏偏就是这样,才能逼得人丢盔弃甲。沈清秋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若有若无的呻吟和凌乱的喘息都被顶得断断续续,黏腻的水声和密集的啪啪之响从下身传来。前端渗出乳白的液体,渐渐的越流越多,顺着往下滴落。越是抽插,体内的燥热和麻痒越是难以纾解。 忽然,竹舍外飘来零散杂乱的脚步声。 “累死啦……” “师兄等等我们……跑……跑不动了……” 若说沈清秋刚才还沉溺在情欲中昏昏沉沉,这下子就魂飞天外了。 是他刚才派下去跑圈的清静峰弟子们! 沈清秋猛地扶住洛冰河肩膀,要从他身上起来。谁知,洛冰河钳住他的腰,狠狠往下按。 这一下进的太深,撑得太满,刺激过于强烈,沈清秋刚张开了嘴,立刻被洛冰河堵住,唔唔发不出声,只能咽下满腹哽咽,闭着眼睛,生理性的泪水不住下滑。 洛冰河尝到了甜头,哪这么容易放开他,唇齿温柔缠绵,身下大力捣干。只听明帆在外面道:“咦,我怎么觉得竹舍上面像少了点什么。是不是破了个洞?” “是啊大师兄,好像真的有个洞。” “啥时候有的?要不现在去跟安定峰的说一声,让赶紧上来修吧。” 沈清秋生怕他们真的进来,或者叫人进来,十指一用力,陷进洛冰河背后,后穴收缩,吞吐得愈发艰难。 宁婴婴似乎跺了跺脚,发作道:“修什么修?跑了这么久,累也累死了,要修什么明天再修去!” 众弟子忙道:“好好。听师妹的。” “师妹说明天修就明天修。” 宁婴婴又道:“再说啦,师尊连阿洛住的偏室都不喜欢随便让外人打扫和进入,肯定不高兴我们再擅自动任何东西的,还不长记性吗!” 听了这句,洛冰河目光闪动,猛地把沈清秋压倒在床上, 众弟子边碎碎念边朝着膳堂的方向走远,洛冰河终于不再压着沈清秋的嘴唇,而是把头凑到他胸前,啃咬乳尖,下身抽送越发凶猛。沈清秋就是不用看,也能感觉出来,内壁娇嫩的肉被带得翻进翻出,一会儿凉丝丝,一会儿火辣辣。插了这么久,肠道已经习惯洛冰河的阳物尺寸,吞吞吐吐,配合至极。 洛冰河喃喃道:“师尊。” 沈清秋忍不住道:“别……叫了!” 这种时候还一本正经按师徒辈分称呼,耻度成倍地往上翻,沈清秋脸皮再厚也扛不住。可洛冰河忽然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尊,我在那边找不到你。” 他的声音在发抖,沈清秋清醒了些。 洛冰河道:“那边的‘我’,身边有很多人,可是没有你。师尊,我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你。” “是不是因为没有你,‘我’才会变成那样。” 他说:“我……我不想变成那样。” 沈清秋深吸一口气,把他的脑袋抱在胸口前,拍了拍,道:“没事,你不会变成他那样的。” “师尊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魔族很持久。沈清秋知道。 男主很持久。沈清秋也知道。 但是魔族血统+男主设定,究竟能有多持久,沈清秋显然没做好心理准备。 等到洛冰河终于射出来时,沈清秋人已经稀里糊涂,还是在肚子被灌入一股滚烫的热液时烫醒的。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再纠结套套不套套,中出不中出的问题了。他只想睡觉! 内壁肿了,光是慢吞吞的摩擦,都火辣辣的疼。洛冰河恋恋不舍退出来,尽心尽力帮他纾解前面的欲望。撸了两发,沈清秋还是那句话:只想睡觉! 洛冰河道:“师尊……” 沈清秋知道他要说什么,毫不留情道:“差。” 洛冰河这回被他批评也不沮丧了,反而兴高采烈承认道:“是差。太差了。” “……你干什么。” “就是因为太差了,所以还求师尊能多陪弟子探讨……” “……说道:

    。。。。。。。。。。。。。。。。。。。。。。。。。

    1. 小逗号说道:

      集美,干得漂亮!!
      😂😂

  29. 修雅说道:

    “原装货对这样一位上司和同门,居然也能翻脸不认人,说撕就撕,可见有多人渣!”
    划重点!要考的!相信三刷的我!

  30. 000000说道:

    系统高冷地回答:【就算是哈利波特式的魔法世界观设定,也不是每个巫师出门都骑扫帚的,太高调。】

    沈清秋嘀咕:“你好懂。以前在哈利波特那边混过业务?”

    系统打出了一行大大的【……】悬空符号。可以可以笑死我了。

  31. 匿名说道:

    这是什么小说?看到现在还不懂,难道是一个师父一个徒弟谈恋爱????

  32. 三郎说道:

    原来笑也是有罪的吗?

  33. 傅辞安说道:

    那是,哈利波特出门都是幻影移形的哦,本座是哈迷,
    n刷墨家三部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