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4章 暗助男主

墨香铜臭2018年12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脑子里在想什么,沈清秋再清楚不过,肯定是听宁婴婴叫洛冰河叫得亲热,觉得这个讨厌的师弟越发刺眼了。

宁婴婴毕竟小女孩儿心性,完全不懂看眼色看气氛,歪头问道:“师兄有什么好玩儿的?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明帆又换上满面笑容,从腰间解下一枚碧青的玉佩,递到她面前:“师妹,这次我家来探亲,给我带了不少成色好又有趣的小玩意儿。这个我看这特别漂亮,送给你!”

宁婴婴接了过来,对着从树叶间隙中射下阳光细细地看。明帆热切地问:“怎么样?你喜欢不喜欢?”

偷窥到这里,沈清秋终于想起来了。这段剧情!

不好,他不应该来这里的,危险啊!

可这不能怪他记得不清楚。你让一个骂傻逼作者傻逼文的人,去记连载了四年、时间线横跨两百年的小说最开头的古早内容?他可是看了二十天才看完的,入门那一段为虐而虐的苦情戏码早忘光了好吗!

宁婴婴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成色好不好,胡乱看了一阵,把玉佩抛了回去。明帆的笑容僵在脸上。宁婴婴皱了皱鼻子,随意地道:“什么呀,这个颜色难看死了,还不如阿洛的那个好看呢。”

这回,不光明帆脸色不好,连一直很有自觉当自己不存在的洛冰河都身体轻微地一震,倏地睁开眼睛。

明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师弟也佩这玩意儿呢?”

洛冰河略一迟疑,还没答话,宁婴婴便抢着道:“他当然有啦。成天贴心戴在脖子上,可宝贝呢,连我要看看都不肯给。”

饶是洛冰河再镇定,这时也脸色一变,下意识握住了脖子上那枚藏在衣服里的观音坠子。

双商啊少女!男主真是无辜躺枪啊!

宁婴婴说这话时根本没考虑到后果会如何,只是她一直见到洛冰河贴身佩戴着一枚玉观音,从来不离。对心上人的心上之物,女孩子总是会特别想弄到手,以此获得自己“地位特别”的满足感,偏偏洛冰河就是不肯给,她不甘心,才在这当口上半是撒娇半是耍赖地提起。

🍄 落·霞^小·说w w w…l u ox i a…c o m …

他当然不肯给好吗!!!那是洛冰河那位洗衣妇娘亲攒了大半辈子的钱,好不容易才给儿子求的一枚开光宝器。那是在洛冰河黑暗世界陪伴他毕生的一点温暖,后期黑化最严重的时候也能让他挽回一点残存的人性,哪会随随便便给人!

明帆又气又妒,迈上前一步,厉声道:“洛师弟真是好大的架子,连宁婴婴师妹要看看你的玉佩都不肯。这样下去,今后面对强敌,你是不是连施以援手都不肯啦!”

少年!你的前一句和后一句之间究竟有个毛线逻辑啊!

宁婴婴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急得跺脚:“他不愿意就算了。师兄你不要欺负他!”

洛冰河现在哪能斗得过明帆?又有一群给明帆当狗腿支使的下级弟子围堵,不一会儿那枚玉观音就从他脖子上落到了明帆手中。他举起来看了一阵,忽然哈哈大笑。

宁婴婴奇怪道:“你……你笑什么?”

明帆把那枚玉佩抛到宁婴婴手中,得意道:“我还以为是个什么稀世宝贝,才这么巴巴地护着。师妹你猜怎么着?是个西贝货,哈哈哈哈……”

宁婴婴迷茫道:“西贝货?那是什么?”

洛冰河的拳头慢慢攥紧,眼底有暗流涌动,一字一句道:“还给我。”

沈清秋的手指也不由自主轻微地屈伸几下。

他自然也清楚那玉观音是假货,而且是洛冰河最高的怒气点之一。

当年的洗衣妇省吃俭用,却因见识短浅,被骗子骗得用高价买下了假货,伤心欲绝,之后身体也每况愈下,无疑是洛冰河一生都解不开的痛。只有这一点,洛冰河从来不能忍!

作为一个旁观者,沈清秋真的很想出手,暴揍一顿明帆,把玉佩抢回扔给洛冰河。

而且这样说不定,明帆就不会彻底得罪洛冰河,日后还能捡回一条小命。

系统:【OOC。】

沈清秋:“谢谢。闭嘴。”

明帆从宁婴婴手里又捻起那枚玉佩,状似嫌弃道:“还给你就还给你,指不定是在哪个地摊上买来的便宜货,给师妹还怕弄脏了她的手呢。”嘴上这么说着,却丝毫没有要还的意思。

洛冰河脸部绷紧,突然双拳齐出,打在拉住他的几名低等弟子身上。

被激怒的时候,人的拳脚没有章法,只凭心中一股怒气乱打,一开始还唬住了那几个低等弟子,然而他们很快就被发现这小子弱的一比,空有气势吓人而已,明帆再在上边招呼:“还愣着干什么?敢对师兄拳脚相向,教教他什么叫长幼尊卑!”立刻都重拾勇气,围了上去对着洛冰河痛殴。

宁婴婴惊呆了,她那可怜的脑容量依旧没捋清到底为啥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大叫道:“师兄!你怎么能这样!你快叫他们停下来,要不然……要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明帆一慌:“师妹,你别生气,我叫他们不打这小子就是了……”话还没说完,一不留神,洛冰河挣脱了那些七手八脚,猛扑上来,对着明帆的鼻子就是一拳。

“哎哟”一声大叫,两道鲜血立刻从明帆鼻孔中流了出来。

宁婴婴本来眼泪汪汪的就快夺眶而出,这时一看,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沈清秋:……妹妹你到底是喜欢洛冰河还是要害他啊!飘邈之旅小说

原本明帆还能放过洛冰河的,可这下在心上人面前出了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两人扭打成一团,洛冰河再怎么天赋牛B,毕竟年纪小,又没修习过正百儿八经的典籍,多半在单方面挨揍,却咬牙硬是一声也没叫,沈清秋下意识想出手。系统却爆出夺命追魂般的警报声:【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沈清秋’在此情况下应选择面带微笑!袖手旁观!或者亲自动手!】

要他强势围观虐童也太没人性了……沈清秋不能贸然冒这个风险,正焦急间,忽然有了个折中的法子。

苍穹山派有一种小法术“摘叶飞花”,看似并没什么大用,只是好看有趣。原著曾描写洛冰河用它轻轻松松获取了一位女N号的芳心,沈清秋这段日子狂补各类秘籍,也见到过这个小法术的记载。

他随手摘了一枚叶子,灌入一点灵力,第一次灌得太多,叶片承受不住,顿时四分五裂,第二次才成功,拈在指尖若有若无地一吹,松手,那枚叶片顿时像飞刀一般朝明帆直射了出去!

听到明帆长长一声惨叫,沈清秋甩了甩手,擦去额头一滴汗。

难怪都说若是高手一花一木皆可伤人。他这一下应该不至于把明帆就射死了吧……

洛冰河挨了好几拳好几脚,却忽然感觉明帆踉跄退开了,他抬头一看,额头有鲜血流过眼睛,却不料明帆一伸手,也是一手掌的血。

明帆不可置信:“你敢用刀伤我?!”

宁婴婴刚才见他们打得凶不敢靠近,这时却忙插进两人之间:“没有没有,阿洛才没有用刀。不是他伤的!”

洛冰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紧抿着嘴,拭去脸上鲜血。明帆后背有鲜血透出,像是被剑锋划过。他对着其他弟子质问:“你们刚才看清没有?他拿刀了没有?”

师弟们面面相觑,有的摇头,有的点头,乱七八糟。

明帆娇生惯养的小公子,从没受过这等皮肉之苦,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心里一阵发慌。可纳闷的是,无论地上还是洛冰河单薄的身上都没见到利器。总不至于不翼而飞吧。

沈清秋屏息。视线忽然阵阵发红,眼前弹出一行硕大的悬浮文字,触目惊心的血红色。

【违规:OOC。B格-10。目前B格:90。】

沈清秋一下子松了口气。他原先的估计是会扣除50左右,或者干脆扣光了,只扣了10,不要比他想的太好。现在扣扣今后还有机会把它再刷回来。可他这口气没送多久,明帆指着洛冰河大叫道:“给我打!”

沈清秋险些一口老血当胸呕出。

数名弟子听从指挥扑了上去,沈清秋下意识一把扯了数片叶子,嗖嗖地全飞了出去。

刚出手他就后悔了。

我这是图啥啊?洛冰河好歹堂堂男主,以前被围殴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还能被打死不成?!

要你操个屁的心?!

刚才那一下还能蒙混过去,这下可真好,谁都不可能注意不到不对劲了!

数名弟子人人挂了彩,不敢再围住洛冰河,惊疑不定围向了明帆。“师兄!怎么回事啊?”“师兄我也好像被刀子割了一下!”

明帆脸色青青白白,半晌才扔出一句:“走!”便带着一堆捂屁股、抱胳膊的跟班浩浩荡荡地撤了。真是来也如风,去也如风。剩下宁婴婴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喊道:“阿洛,刚才是你把他们打跑的吗?”

洛冰河面色阴郁地摇了摇头。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他勉强站直身体,却又透出紧张的神色,低头弯腰,在地上查找着什么,落叶枯枝春泥都被他翻来覆去了个遍。

沈清秋知道他在找什么,自然是那枚在混战中遗失的玉佩。

他看得清楚,明帆开打之前随手一甩胳膊,红绳挂到了他们头顶一只高高的树梢上,可他又不能提点。而且,刚才那一把叶子飞出去后,他就听到了系统那令人心碎的声音:【违规:OOC。B格-10×6。目前B格:30。】

瞬间跌破及格线!如懿传小说

感情一片叶子算10分?不带这样简单粗暴地加减乘除啊!

宁婴婴不敢说话。毕竟是她惹出这么一桩事来的。如果不是她多嘴,也不至于害洛冰河平白丢了玉佩又挨了一顿打。当下也帮洛冰河寻找起来。

可是直到天色渐黑,他们当然也一无所获。

洛冰河呆呆地立在原地,看着满地狼藉。一大片土地都被他们翻遍了,可还是找不到。

宁婴婴见他失魂落魄的,心里有点害怕,拉住他的手:“阿洛,找不到就不要算了。对不起,我以后赔你一个,好不好?”

洛冰河没有理她,慢慢把手抽回,低着头朝树林外走去。宁婴婴连忙跟上。

沈清秋也实在佩服自己。这两个小孩儿找了一下午,他居然也就这么看了一下午……除了闲的蛋疼,还有什么别的解释吗?

等到他们走远之后,他才从隐匿之处转出来,抬头看了看,脚在地上一点,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身轻如燕”,轻而易举地把挂在树梢的那枚玉佩摘了下来。

沈清秋倒是想把它偷偷还给洛冰河,可他也熟悉这个系统的尿性了,这肯定也算违规行为。他可没有多余的B格来挥霍了。

想了想,沈清秋打算且先收着。

也许今后这枚玉佩会大有用处。比如在千钧一发时拿出来作为交换性命的筹码?沈清秋认真思考了下这个可能。

这时,一行立体感极强的绿色大字跃然眼前。

“恭喜!获得关键道具:假玉观音×1。改变剧情,‘沈清秋’智商+100.目前B格:130。请再接再励!”

刚刚扣掉的分数,不但补回来,还涨了!

而且这个玉观音,以它对洛冰河的影响,绝对是高级道具,保命用的!

真是意外之喜!

沈清秋通体一阵舒爽,在阴暗的地方蹲了一下午的郁闷也一扫而光,连系统那与谷歌翻译如出一辙的欠抽声音也变得无比悦耳!

而树林之外,已经走出后山的洛冰河慢慢松开拳头。

手心躺着几片完整的绿叶。叶片的边缘锋利,沾染着血迹。

搜索关注 印象周刊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170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渣反我的第一篇耽美穿书文,穿书白月光,而且我也好爱墨香,墨香嫁我,娶我也可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