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十七章 穆族遗迹 第6节 穆族遗迹

何马2017年09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穆族遗迹]

果然,他们身后的鲁莫人只是远远地吊着,前面的也没有猛扑过来,正如法师所说,就像是打算把他们赶到那处遗迹去一般。岳阳打趣道:“难道说它们因为不能去那处遗迹,又知道我们和那群人是对头,所以想让我们进遗迹里帮它们清除那伙人?这么说起来挺有头脑的嘛。”

张立道:“看它们那副长相,头脑也不会有这么灵光吧?我说,为什么它们进不了那处遗迹呢?”

“呜……”不知是哪头鲁莫人领头,很快林中就传遍了汽笛之声,伴随着那此起彼伏的吼叫,一只又一只鲁莫人从林中蹿了出来,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枪口火舌喷吐,但那些鲁莫人的冲势很快,就算被枪打中,也会顺着惯性往前冲出好几米。更糟糕的是,鲁莫人似乎吃到了枪弹的苦头,竟然学会了利用树木等掩体来躲避子弹。

八个人围成一个小圈,且战且退。鲁莫人从四面八方围拢来,从林中突然蹿出,充分展示了它们的迅猛。很快就有十来头鲁莫人的尸体堆积成一堵墙,更多的鲁莫人踩着同伴的尸体向前冲,子弹对于它们迟缓的神经效果不是很好,就算击中了致命的伤口,它们还能奔跑一阵才死。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巴桑手握榴弹发射器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他已经将榴弹发射光了。胡杨队长大声道:“这样不是办法,数量太多了,搞不好我们的武器也会被消耗在这里!”

岳阳大声道:“看!快看!遗迹的入口!”大清相国小说

只见前方是红色的裸露的岩石,森林在这里好似秃了一块,形成一个方圆百余米的空坝,空坝的一边与岩壁相连,岩壁下是那道好似通往天际的笔直阶梯。橙红年代小说

张立道:“小心有埋伏!”

卓木强巴道:“顾不得那么多了。那石梯起码有七十五度的陡坡,如果他们从上面探出头来射击我们,我们照样也可以打到他们。”

唐敏道:“就怕他们推石头下来。”

亚拉法师道:“阶梯很宽,有石头可以躲过去。”已经临近阶梯,亚拉法师一纵身,抢先登了上去,返身向阶梯下射击,为身后的队员作掩护。

阶梯实在有些陡峭,大家手足并用,一口气上了二三十米,听到阶梯下的吼声,似乎那些鲁莫人并未追上来。岳阳扭头一望,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双腿强劲有力、能上树的鲁莫人,在这狭窄的阶梯上却无法立足,坚硬的岩面也令它们的爪子打滑,只能爬几步,身形不稳,一个倒栽葱就滚了下去。

岳阳提醒道:“不要担心下面,它们上不来,我们只需要看着上面就好。”其余的人也纷纷扭头,正好看到那些鲁莫人极力想往上爬,却好像攀附在冰面,结果一只只都跌落下去,模样颇为滑稽。

“那,我们是不是想一个什么战术再继续往上呢?至少这里距上面还有一段距离,如果上面的人想开枪射击的话也不是容易的事。”张立看着那千余级台阶,喘息着说道。

卓木强巴看了低着头的巴桑一眼,道:“可是,我依然感觉危险还没有解除啊,既不是来自那遗迹的入口,也不是来自下面。似乎又是那种感觉,太奇怪了。”

岳阳喘着气,拍打着张立的肩膀道:“你一分钟能爬多少层楼?”

张立道:“二十几层吧,怎么了?”

岳阳道:“通常一层楼是九级台阶,就算九级吧,一分钟大约能爬二百级台阶,而且越高越累人。这起码有一千级台阶,估计得花十分钟才能爬上去吧。”

张立道:“是啊,等我们爬上去时已经筋疲力尽了,如果敌人正好守在那里,我们就中招了。”

岳阳摇头道:“不是那个问题。我们得赶快爬,不然会比被下面的鲁莫人吃掉死得更惨。你看看天上。”

张立扭头一看,闪着光芒的天空中有几个不起眼的小黑点在盘旋飞舞,看上去不比一只普通蚊子大多数,可是他很快就明白过来,那是巨鸟啊!安吉姆迪乌所说的共命鸟!

卓木强巴和巴桑也已经看到了危险的来源,不得不催促道:“快一点,趁那鸟还没有发现我们!”

可是没爬两步就发现不行,背着接近四十公斤的背包,哪里能爬上这千余级台阶。好几次,岳阳和唐敏都差点因重心不稳,像那些鲁莫人一样跌下去,幸亏身后的人扶着他们。卓木强巴一看不行,命令道:“将背包放在台阶上,就带着轻武器上去,快!”

岳阳紧张地看着天空,那些巨鸟还在盘旋,似乎仍没有发现他们。

唐敏道:“可是,背包里还有……”卓木强巴道:“来不及了,先上去再说。”说着帮唐敏放下背包,推着她往上爬。

所有队员都是手足并用,那是名副其实的在爬。岳阳时时扭头观察,爬到距顶峰还剩三分之一的路程时,岳阳敏锐地发现,至少有两只蚊子大小的身影变大了,如今目测估计有苍蝇大小。“它们发现我们了,正在飞来。快点!”岳阳提醒大家道。

所有人使出了吃奶的劲朝那岩穴爬去,都知道,只有上去了才有希望,悬在这半坡上,根本无法与那些巨鸟抗衡。吕竞男带伤,爬这样的阶梯格外费力,卓木强巴只能走在她身后,一路爬来,至少接住了她五六次。

转眼间,天空中的飞影已有麻雀大小,而岳阳抬头向前看,这道笔直的阶梯依然望不到头,身边听到的全是猛烈的呼吸声,他们第一次知道急速爬梯原来也是这么累的。岳阳猛吸一口气,再一鼓作气往上爬,手一滑,手上握着的自动步枪一下子就滚了下去,只听后面强巴少爷的声音:“别管了,快爬快爬!”

岳阳回头又一望,那身影已经有老鹰大小了!胡杨队长在旁边道:“别看了!爬呀!”

身后已经感到呼呼的风声了,可怕的巨鸟就在头顶,那黑色的投影又一次笼罩在众人上空。岳阳甚至感到一丝气馁,因为以他精准的判断力已经断定,在他们抵达遗迹大门之前,铁定被巨鸟赶上。可是又爬了一段,怎么没有被袭击?而且那猛烈的风也从头顶掠过了。难道那些巨鸟的目标原本就不是他们,而是下面的鲁莫人?岳阳忍不住又回头望,奇怪啊,那两只巨鸟既没袭击人,也没对鲁莫人下手,而是在阶梯的半腰位置争夺着什么。是武器装备么?不对,背包在更下面的地方啊。

这时,爬至他身边的巴桑冷静道:“不用看了,是吸引弹。快走吧。”原来,是巴桑扔出了吸引弹,在这种时刻,冷静才是关键。那颗吸引球蹦跳着向台阶下滚去,或许对那巨鸟而言,那种会发光并且嗡嗡叫的东西,就是它们眼中的宝物吧,两头巨鸟为了争夺那颗发光的球,竟然打了起来。

趁巨鸟在半腰争执不下的时候,岳阳又往上冲了百来级。咦?亚拉法师呢?只见亚拉法师从那个天然岩穴中探出头来,对下面的人道:“上面没有埋伏,都上来吧。”岳阳心中一惊,什么时候爬上去的?

当所有人有惊无险地爬上天然洞穴时,那两只鸟已为了那颗宝珠打得头破血流,其中一只狼狈逃窜,另一只衔着已经不再发光的宝珠,昂首顾盼,自命不凡。

洞穴坍塌的门口被一只巨鸟的尸体堵住了,显然是另一伙人打死的。亚拉法师道:“里面没有人,他们似乎往深处撤离了。”

岳阳站在洞穴的入口,侧着身子向外探,顺着岩壁望过去,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孔,就像蜂巢一样。直到张立叫他:“看什么看?还不快进来!”他才最后一个进入洞穴,在心中疑虑道:“这不是天然的岩穴,是被人为破坏的。以前,洞穴的上方,是做成宫殿楼阁的样式吗?”

从巨鸟的尸身上踏过,就进入了洞穴里面。岳阳往左手方看去,这个洞穴一直贴着岩壁往前延伸,那些天窗落下光柱,照在残台和破损的石像上,形成了一道光柱长廊。极目凝望,竟然看不到长廊的尽头,只能看到参差交错的光柱和那些在光柱中游移的尘埃。石像背后的墙上似乎应该还有很多壁画,不过如今都剥落了,唯有墙根处还有一些颜色碎块。

“这些是什么?”张立问道。他惊异地看着,从这些残破的碎石块上,可以想见这些石像当年的巨大。张立正站在一个较为完好的鸟头面前,他的高度也就到鸟喙下缘。

亚拉法师解释道:“这些,应该是古苯人最原始的神灵。别说是你们,就连我也从未见过这些雕塑。不过传统苯教信奉‘天空为神界,中间为赞界,下面为龙界’的所谓三界神灵……这些雕像应该是赞吧。可惜电脑在下面,没法查资料。”

唐敏一进洞穴就忙着给吕竞男检查伤口。吕竞男靠在一尊残像上让唐敏处理,两人小声说着,面带微笑。卓木强巴看在眼里,心中欢喜。

地上有厚厚的尘埃,在那上面留下了无数足印。岳阳侦察道:“应该有五人,三个身高在一米八以上的,从脚印看他们是在我们来这里之前就往遗迹深处去了,只有一个人留守。那人看到我们来了,或是听到枪声,就赶去与他同伴会合了,所以他的脚步显得慌乱一些。那人身高在一米六五至一米七之间,和另一个人差不多。从地上的血迹看,他们中有人受伤,不过受伤人数和伤势不明。”

巴桑也注意到地上的血迹,有几处血淌积成一团,尚未干涸。他走过去,伸出食指,蘸了点血液,横着往舌头上一抹,跟着好似在尝毒品一样,细细品尝,最后才一口将血和唾沫吐出。连续尝了几处,巴桑得出结论道:“有四个人的血,其中两个伤得很重。”

岳阳从未见过巴桑露这手,暗羡不已,询问道:“这个,怎么弄的?巴桑大哥,能教我么?”

巴桑冷笑道:“尝死人的血尝得多了,自然就能分辨出来。”岳阳打了个寒战,不再问了。

吕竞男也道:“巴桑应该是尝出动静脉血液的不同吧。地上的脚印告诉我们,其中一人是跛的,而另一人的手受到重创,或许是断了,他走过的路上,仍有血滴落,而且是动静脉混合血液。”

亚拉法师补充道:“他的身体重心稍稍偏右,受伤的是左手。”

张立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进去还是守在这里?”

巴桑恶狠狠地道:“当然是进去。他们有两人重伤,武器弹药也几乎消耗光了,这个时候不杀了他们,难道等他们伤养好了咬我们一口么?”他盯着卓木强巴,卓木强巴皱眉。

胡杨队长也表态道:“对,就是要痛打落水狗!”

唐敏道:“可是,他们已经受了重伤,如果换作是我们,他们也应该会放过我们吧?”

巴桑脸上出现了残酷的笑意,凑近唐敏面前不足一尺距离,一字一句告诉唐敏道:“你不要忘了,他们连自己人都不放过,更何况是我们!你认为他们捉住你,会怎么样呢?”看着巴桑那好似狼外婆的笑容,唐敏脸色惨白,低下了头。

卓木强巴出声制止道:“够了,巴桑。”他习惯性地看看吕竞男,可是吕竞男正低头沉思,也不知在想什么。

岳阳盯着洞穴深处道:“里面不知有多深,很容易埋伏啊。”他就站在一根足有两人高,需三人才能合抱的石柱旁,看上去像是某个雕像的一截手臂。

巴桑沙哑道:“我目前担心的也就是这点,他们知道我们来了。哼哼,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做怎样的埋伏。”

看着巴桑和胡杨队长跃跃欲试的样子,又听到台阶下不断传来的阵阵号角,卓木强巴思索了片刻,道:“如果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往里走。分两个小组,间距两百米,大家要小心。”

第一队由亚拉法师、岳阳、张立、胡杨队长四人组成。亚拉法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没有沿着长廊的地表移动,而是在众多倒塌的石像残端间跳跃。卓木强巴很担心,这样极容易成为敌人的靶子,不过吕竞男对此毫不在意。岳阳很快就注意到法师那奇怪的运动方式和轨迹,看上去法师好似从一处跳往另一处,略作停顿,然后继续前进,但其实法师的身体一刻也没停止过运动,真正当你想举枪瞄准他的时候就会发现,根本无法瞄准他的身体。

没走多远,顺着光柱长廊绕了一段弧形,亚拉法师轻轻“咦”了一声,加快了步伐。岳阳张立等赶紧跟上,刚转过弯,就看见前面又有一道石门,如今还剩下方方正正的门框,光线从门外涌了进来。岳阳看了看,脚印出门而去,随后又踩了回来,接着往另一方去,难道此门不通?他跟着亚拉法师走出石门,眼前一亮,这里竟然又是一处好像天然洞穴的半球岩洞,不过比刚才那处还要大上数倍。岳阳来到岩台边缘,脚下还是有陡峭的阶梯,不过只有数级,数级阶梯之下,好像被利斧居中劈开,形成数百米高的断崖。岳阳伸舌,难怪那群狐狼又折了回去。张立跟出来道:“跑掉了?”

胡杨队长道:“这里应该下不去吧?”

岳阳点点头。亚拉法师已经开始往回走,岳阳却伫立在洞穴边缘,看着那排向左延伸的大小不一的天窗。“怎么了?还不走?”张立问。

岳阳缓步跟上,道:“我在想,这些或许不是天然洞穴,它们是被人为破坏掉的。这上面应该有屋檐,有斗角,它们或许就是我们从密光宝鉴上看到的那些宫殿琼楼。”

“啊!”张立停了停,发现法师已经领先很多了,又跟了上去。

岳阳道:“它们修建在半壁上,有这样的高度,如果规模够大,应该能从海面看到。被破坏得可真干净啊!”他想起门外那洞窟没有留下半点人工的痕迹,不由摇头。

这时,亚拉法师停下了,岳阳和张立以及胡杨队长赶紧隐蔽,半晌却没动静,只见法师站在一个好似长了蝙蝠翅膀的狗鼻子上,盯着地面,应该不是遇见了敌人。岳阳从隐蔽处出来,亚拉法师道:“足迹,乱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