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十二章 希特勒第一次派人进藏之谜 第5节 纳粹第一次入藏

何马2017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新教授道:“没错,我认为这就是当年福马从古格密室里取走的其中一个匣子,后来辗转落到了德军手上。下面注解是德文,我问过专家了,那个三角形是希姆莱黑魔法城堡的标志,说明希姆莱在黑魔法城堡对它做过研究。除此之外,你带回的资料中再没有别的对这张照片的介绍了。”

卓木强巴道:“导师是说,我们得到的资料并不完整?那我们是否再联系普利托夫一次?”

“晚了。”方新教授淡淡道,“他已经死了。”

“什么!”卓木强巴大惊。

方新教授道:“你应该想得到的,他与你们交易被人家盯上了,肯定难逃厄运。倒是不知道他透露出多少交易内容,不过就算透露出去也没关系,说不定那些大一点的组织早就查到这部分消息了,只是我们不知道需要补充这方面的内容而已。这些资料我们一起研究,里面涉及很多二战纳粹掌握的有关帕巴拉――他们称做沙姆巴拉的信息;里面还有许多与帕巴拉无关的信息也要注意,那个西尔・莫金所涉及的内容,就与沙姆巴拉毫无关系。”

卓木强巴点头,方新教授顿了顿又道:“这里面还有个问题,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他倒回拍摄录像,只见录像中教授道:“这里有道门,用塑胶炸药把这里炸开,别,别放太多炸药。”

方新教授指着画面道:“看到没有,我们进入石室时,这道门是堵上的。如果是福马取走了这里的东西,当时的古格就是一个无人的不毛之地,他完全可以大摇大摆地扛着宝物离开,为什么要小心地将这道门封堵起来?”

落。霞。小。说。

卓木强巴想了想,道:“说不定是见到了什么诅咒或是警语,诸如‘如果打开这道门,灵魂就会被诅咒’之类的吧!”

教授赞许地点头道:“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好了,这个等以后资料多了再研究。再来看看这个,这些是我打印出来的照片……”

方新教授扬了扬手中厚厚一摞黑白照片。卓木强巴接过,只见照片上大多以雪山和大草原为背景,照片的主角大多是形形色色的藏民,还有部分照片是在寺院里拍摄的。那些背景和寺院,卓木强巴一看就能分辨出这是在西藏拍摄的,他一张一张地翻阅,道:“这些是……”

方新教授道:“这就是吕竞男反复提到的,塞弗尔探险队拍摄的照片。1938年,这支探险队由希姆莱推荐、希特勒批准,是纳粹第一次入藏探险小分队。”

卓木强巴奇怪道:“怎么大部分都是……”

“藏族同胞,是吧。”方新教授接着道,“你别忘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塞弗尔探险队是为了寻找他们雅利安人的先祖才来到西藏的,他们的主要目的,是研究西藏的人种和他们雅利安人种的区别,所以拍摄了大量的藏族照片。他们还测量藏民的头围、身高、臂长,观察发色、肤色、瞳孔虹膜等实验,但是,这些都只是一些明面上的东西。你仔细看完全部照片就不难发现,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做做样子,走走形式,这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卓木强巴道:“哦?”

方新教授道:“后面还有许多张,是塞弗尔小分队自己拍的或是与当时贵族合影的照片,仔细看那些照片。”方新教授从一侧捋了捋整摞照片,捏住最后几十张对卓木强巴点点头。

卓木强巴跳过前面的照片,看了看塞弗尔小分队成员的照片,很快就发现了问题,道:“这些照片,怎么都像是裁剪过的?有些照片边缘明明还有人,却只拍到一半,还有,这些人的表情……总感觉怪怪的。”

方新教授道:“不错,不是他们表情怪怪的,而是他们的视线聚焦怪怪的。你注意没有,他们拍照片时与我们平常拍照时不同,似乎都没有看摄影师,而是在看别的什么地方,有好几张照片都是如此。这张,与锡金贵族合影的;还有这张,与土司合影的;这张全家福就更不用说了,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没注意到摄影师。至于你说的照片经过裁剪,我认为不像是裁剪,而是拍照的人有意没将边缘的人拍进去。”

卓木强巴疑惑道:“这是为什么?”

方新教授微笑道:“如果仅看照片,恐怕很难理解;但是,你看了这则资料,就一目了然了。”他敲击键盘,电脑上显示出一条纳粹密文,翻译的内容大致如下:“另遣恩斯特、塞弗尔等5人前往西藏,以塞弗尔为队长,佯查西藏人与雅利安祖先之类同。”

卓木强巴道:“另遣?佯查?难道说……”

方新教授道:“没错,塞弗尔小分队是一个幌子,他们的任务,就是为了掩盖纳粹前往西藏的真实目的。与这五人一同前往西藏的,另有八名成员,这就是许多照片不能拍全的真正原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另外一同人藏的那八个人,要在任何资料上彻底隐形。而且,除了你这次从俄罗斯带回来的解禁材料,我们从别的渠道再也查不出有关这八个人的任何事情,可见纳粹对这八个人的保密做到何种程度――连组织内部也不做任何备份资料,这就有了八个完全不存在于这世上的人。资料在这里,你看一看。”

方新教授调出另一份文件,破译密文的大意是:派遣了八个符号调查闪电区域,一切行动听为首的符号指挥,并赋予为首的符号一切权力,在闪电区域,为首的符号等同于元首。后面是希特勒的签名。

但是那八个符号被保留着,译者并没能翻译成八个名字。卓木强巴诧异道:“在希特勒亲自签署的文件上也只用代号来表示身份吗?这八个符号代表的人名有没有可能破译?”

方新教授道:“我已经请教过符号学专家了,这个用的是北欧鲁尼文,也是希姆莱崇信的古代神秘力量之一。但是这些符号破译出来我们也无法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因为每个人都只有首字母缩写,好比这个为首的符号。”

卓木强巴顺着方新教授手指看去,那个符号就像一个“米”字,只不过中间那一横多了一上一下两处拐折。只听方新教授道:“这就是H和M两个首字母的缩写。”

“H,M?”卓木强巴猛然道:“西尔・莫金!”

方新教授道:“这个,只能说有这种可能,我们没有佐证,不敢肯定。”

卓木强巴道:“那,那个闪电呢?闪电是代表西藏么?”方新教授道:“闪电是鲁尼文中的S字母。”

卓木强巴道:“S?不是西藏啊?”

方新教授一笑,道:“但是你别忘了,有个地方可是S。”

卓木强巴恍然道:“香巴拉!沙姆巴拉!这么说来,肖恩的猜测是正确的,以前我们搜集到的二战官方资料与真实情况是完全相反的!纳粹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沙姆巴拉才去的西藏,调查西藏人种问题只是一个幌子;而他们对外宣称的却是为了寻找雅利安祖先,找到沙姆巴拉入口只是个意外,整个事件被颠倒了过来。而这一切,都有可能是西尔・莫金策划的,这个家伙!”

方新教授道:“其实,关于二战有太多的未解之谜,像这次纳粹入藏,就有许多学者提出过质疑,诸如对塞弗尔身份的质疑。塞弗尔被称作博物学家,许多学者指出,博物学家,那是指对多种自然科学都有着精深了解的人,这样的人在历史上也只能数出几个,比如达・芬奇、达尔文、牛顿等。他们对医学、物理、化学、天文、地理、动植物学等诸多学科无不精通,并且引领着他们那个时代的科技潮流。但是当年塞弗尔才26岁,他有什么资格成为博物学家?有学者猜测,那个博物学家是另有其人,那才是那次探险小队的真正负责人,塞弗尔只不过挂了个名号。还有,公开身份的五人小分队各自精通的专业也有问题。塞弗尔暂且不谈,我们看看其余四人都是什么专业的:克劳泽,是名动植物学家;卡内勒,研究地球物理学的,同时也精通地质和气象学;贝格尔,资料上显示他是人类学家,这个专业我查了很久,其实人类学家的前身指的是解剖学家,实际上,他是海德堡学院的高才生,后来曾在集中营里进行人体实验;还有埃德蒙・格尔,这个人据说是器材设备的管理员,但是从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他在党卫军特种作战部队,也就是红蝎特攻队训练营待过很长一段时间。”

方新教授笑笑,继续道:“动植物学家、地质专家、医生、特种兵,加上一位博物学家,你想,研究人种需要派出这样一队组合吗?还是说,这样一支队伍,更适合做别的什么事呢?”

卓木强巴道:“和我们一样,这是一支典型的探险小分队,为的是出入少有人迹的荒野。”

方新教授又道:“如果加上隐藏起来的那八个人,我们能看得更明确些,HM先生就不用说了,他极有可能才是那位真正的负责人,又一名博物学家;后面的AFH,同样是一名医生;GK,是机械工程学专家;AL,考古学家;FF,历史学家;另外还有三名红蝎特攻队员。如果说他们是集体行动,那么,这样的人员配备,他们要去哪里,要干什么?”

卓木强巴听得一手心的冷汗,沉声道:“他们需要寻找历史上一个可能存在,并可能有许多机关的地方。”

方新教授继续滚动鼠标,道:“这份物资清单,是他们带入西藏的部分器械。”

卓木强巴仔细阅览,那清单上细分服装、鞋袜、帐篷、背包、水具、炉具、刀具、攀岩套、登雪山套等等,密密麻麻罗列了几大篇。特别是其中的兵器篇,里面的武器足够将这支小分队队员武装到牙齿,甚至还有富裕。而且从拷贝的资料上看,显然他们拿到的仅是不完整的物资清单,后面还有许多没有罗列在上面的东西。卓木强巴愈发坚信这支队伍绝不是去西藏寻找雅利安祖先那么简单,他奇怪道:“就算是找香巴拉,也不用这么多东西呀?”

方新教授叹息道:“是啊,所以说,如果不了解二战那段历史,很难理解啊。这里面有部分物资,是为他们的盟友准备的。”

“盟友?”

“嗯,英国,很奇怪吧。事实上,在二战开打之前,英国与德国的关系一直不错,德国在一战后能迅速崛起,离不开英美对它的支持。第三帝国的爪牙,是慢慢伸出并逐渐锋利起来的,而在整个过程中,英国采取了默认、容忍、退让的态度,直到最后忍无可忍。这支塞弗尔探险队就是经英方控制区进入西藏的,因为那时他们是合作行动的。这里有一份文档资料,是FF写的行程日志。篇幅不大,我打印出来了,你可以看看。”

卓木强巴接过那几页资料,浏览起FF的日志来――

1939年1月17日星期二

今天,我们抵达索嘎,HM告诉我们,将沿着山脉向西行进,但他暗中给我们下了命令,要小心那批英国佬的“友好合作”,以及各国视线。为此,EF等五人不得不沿途做出调查藏民的样子,拍摄照片。这里的天气异常干燥、寒冷,让我想起了因特拉克。而我们还要往山上走,幸亏有20几个菩提那奴隶跟着我们。

1939年2月23日星期四

完成今天的测绘工作后,天空撒下雪来,初时像盐一样,为细细的颗粒,后来就变成了大片大片的鹅毛。河两岸早都结上了冰,只留下河道正中有一条极细的如同山泉的小溪,流淌在这广袤平坦的荒原上,像一条不断扭动着身躯的蛇,看不见它的头尾。

HM说,“当年FT先生就是在这一带活动并收获了大量线索的,我们应该在这里搭建一个基地,暂时休整下来。但是我很奇怪,一路走来,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类活动过的痕迹。HM说,会有的,就在前面,是一个原始部落。他怎么会知道?或许他来过这里,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来。藏地密码小说

1939年3月10日星期五

大雪下个不停,按理说不应该有持续这样长时间的降雪,在我所了解的西藏历史上,没有。今天我才知道,我们所处的范围,已经是那个古老王朝的领域,只可惜,大雪封住了我们的去路,我连一座废墟也没看到。但HM告诉我们,这片区域内,有许多残存的无人城堡。放眼望去,白色堆积成许多小丘,HM说,那很像中国样式的墓地,我只感到寒风中一阵肃杀。看起来,HM对中国很了解,我一直以为,他仅知道西藏这个神秘的古老民族。甄嬛传小说

1939年3月29日星期三

这是我们勘测的第五座城,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又死了2个菩提那人,加上昨晚想逃走的,我们仅剩下一半奴隶了。库尔德询问我们需不需要再调集一批奴隶,如果那样的话他得带几个人返回印度,HM谢绝了。他们都有各自的心思,我看得出来,谁又没有自己的想法呢,包括那些奴隶。或许现在没有心思的只有GK和AL,他们为发掘到的废墟而发狂,几乎达到了不吃不睡的地步。前天那四个菩提那人惨死的场面我还记忆犹新,GK却说那是机关学的大成就,他很难相信几百年前的古人能有这样的技术。HM说,那就是神秘的远古东方科技,其成熟时期已经在一千年以上,那些藏先民完美地继承了这种东方科技。我不信,如果说东方人在一千年以前就发明并创造了这种机械设备,那么,他们早就该步入工业辉煌的时代,那是任何欧洲国家和民族难以望其项背的技术力量,而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HM还说,早在两千多年前,东方人就用木质材料做出了可以在天空飞行的器械,那一定是神话!

1939年4月7日星期五

第七座废墟发掘结束,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顺利,TXT伤得很重,尽管ES和AFH全力抢救,最终我们还是将他埋在了废墟下面。HM眼中透着深深的失望,他开始抱怨库尔德提供的材料不准确。库尔德则声称资料都是FT先生留下的翔实信息,如果我们双方的资料拼接在一起,就应该是完整的,一定是我们的资料出了问题。他们争吵的声音很大,但从不让我们加入他们的讨论之中,他们说的,是什么资料?离开家已经快五个月了,我开始怀念家里的兔子蛋。

1939年6月5日星期一

库尔德和那几名英国官员全死了,我不相信那是意外。HM似乎发现了什么,我听到他与AL讨论说,还有别的资料没有找到。然后他就告诉我们,他将与EF绕道拉萨,然后沿途拜访当地的贵族和官员,最后返回德国。他让我们留下来,天哪,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临走时,我向HM表达了对英方的担忧,一起出发的队伍,却没有一个英国人活着回去,这是会引起英方抗议的。HM说不用担忧,事情会解决的,他笑得很神秘,不,是很诡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