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十章 德军进藏秘密史料 第3节 王佑的坚持

何马2017年09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卓木强巴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个王佑是真的仅仅是想跟着他们一起冒险呢,还是另有目的,他试图打消王佑这种荒唐的想法,严肃道:“你可知道,我们是怎么过来的?”

“九死一生嘛。”王佑露出我早就知道你想这样说的表情,道:“我去的那些地方,也是非常险要的,而且,我参加过好几个自发组成的驴友团,每次出发前,我们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写下遗嘱和免责声明,这次同样可以这样做,事后我要是有什么不测,绝不会给你们造成什么影响。为什么用那种表情看我?难道你认为我比你还疯狂吗?卓木强巴先生?你不是已经寻找了两年多了吗?其间经历的生死考验恐怕不只一次吧?你为什么还要继续找下去?”

看着哑口无言的卓木强巴,王佑笑道:“没错,外面有许多人不理解我们,认为我们是疯子,有着大把的钞票不花在奢侈生活上,却到处挑战所谓的生命极限,更有人称,我们是在花钱找死。其实,那是他们无法感受我们的生活,他们每日为了油盐酱醋柴米茶酒,已经忙得不可开交,没有时间去思考人生的意义,而我们和他们不同,我们已经从为五谷而奔波的那个圈子中跳了出来,我们有很多的精力和时间,也有那样的物质基础,去思考人生的问题,到底这一生,要追寻什么。我想,这个问题,你思考的时间,比我还要多吧?老实说,我追寻的并不仅仅是刺激,在无数探险历程中,带给我对生命的思索,让我领悟出许多人生的哲学问题,我反过来,将自己领悟的人生运用在我的企业管理当中,如今我的企业,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发展。你瞧,我早就说过,我们是同一类人,你有你追寻的方向,我也有我的目的,我并非放纵生命,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想做,就去做,不去思考失败的后果,也不去计较得失,只要我做了,就不后悔,这就是我的人生哲理,我想,卓木强巴先生也是这样的吧。”

卓木强巴不得不承认,王佑说的许多东西,自己身上也有,但是,帕巴拉神庙这件事,王佑未免太偏执,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定要参加这个冒险团体,他完全是把冒险当作一种体会人生的乐趣,他的人生享受着冒险的过程,这种纯粹为了冒险而冒险的行为,卓木强巴自认为自己还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可是,自己以前的种种行为,好像和王佑所说的也相差无几,唯一不同的无外乎没写遗嘱。

卓木强巴摇头道:“要是我坚持不呢?”

王佑腻味地看着卓木强巴手中的铜镜道:“那我也坚持不。”

卓木强巴拿起铜镜晃道:“这个?”

王佑嘴角浮出一丝笑容,突然一个前弓步,手掌作刀,最后停在卓木强巴的喉结上,收手整装笑道:“不要小看我哦,我曾经学习过空手道。”

卓木强巴正在想:太慢了,如果不是看出你的手会停下,此刻你的身体,已经飞向十米开外。

卓木强巴给王佑的回答是,手臂一长,将他提了起来,王佑只觉眼前一花,自己双脚就已经离地,卓木强巴放下王佑,松开左手道:“你的那个不,分量并不重。”

王佑拉正衣领道:“我知道,你们身手了得,在那座地宫我就已经知道了,那并不说明什么。如果你想凭武力拿走它,我马上就报警,除非你立刻杀了我。”说着,以任君宰割的态度坐在沙发上,“你好好考虑考虑。”

卓木强巴没想到王佑会这样威胁自己,一时也感到头痛,他道:“你根本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王佑的回答让卓木强巴吃惊。“我知道。”他一字一句道:“传说中一个比伊甸园还要纯洁,一个比西天极·乐世界还要高贵,有无数的信徒在终身寻访的,这世间最后一片净土,香巴拉!”

卓木强巴一下就愣住了,王佑怎么可能知道,他问道:“你还知道多少?”

王佑指了指铜镜道:“我说过,我对它做了许多研究,首先我就知道,这是西藏的东西,里面的纹饰和图像都有藏族特色,而你,卓木强巴先生,你也是藏族人,你的驯獒集团是靠养藏獒发的家。为此,我做过调查研究,你曾经有七次独自外出,深入各种人迹罕至的险地,都是因为寻找世界名犬,我起先也以为,你这次是在寻找一条极品名犬,是最近才知道,原来,你们不仅仅是在找名犬那么简单,你们寻找的是西藏有史以来最神秘、最圣洁的香巴拉。”

卓木强巴几乎再度将王佑拎起来,总算忍住没有出手,只平静道:“你从哪里知道的?”

王佑似笑非笑道:“这个,我自有我的渠道。我一直在想,这面镜子,是怎么从西藏去到玛雅那么偏远的地方?它会不会是你们寻找的一条重要线索?今天,你已经很好地回答了我这个问题。”说着,王佑不看卓木强巴,自顾自地说道:“我这一生中,去过很多地方,爬过大雪山,去过大草原,但是传说中的圣地是个什么样,我还没见过。我去过布达拉宫,那里给我感觉叫做震撼,其后玛雅的城堡,使我知道了人间建筑奇迹的顶峰,但是从你们的行为来看,与香巴拉相比,那些都算不上什么,香巴拉是我无法想象的一种存在。既然我知道了香巴拉的存在,我就一定要去观瞻,不让人生有任何缺憾,也是我做人的信条。”

卓木强巴没想到,王佑竟然也能通过别的途径知道了他们要去的地方可能是传说中的香巴拉,他坚持道:“难道你忘了在玛雅地宫里的遭遇?那段经历还没有给你教训吗?你那身体条件,怎么……”

“请别忘了,那是我独自在漆黑的环境中待了超过四十八小时,任何人面临那样的情况,都会接近崩溃的边缘。”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那是为了你自身着想……”

“不要说得那么绝对,卓木强巴先生,我什么都不要,只是想去看看,而且我知道,你的公司已经破产,你想继续找下去,就必须有资金的支持,我可以提供――”

卓木强巴断然拒绝道:“不……你还是不了解,你完全不明白我们将面临的是什么,你以为就是旅旅游,探探险那么简单?我只能这样告诉你,我们的行程,不同于你参加过的任何一次驴友团。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答应你的。”卓木强巴欺近王佑,与他面对面道:“想送死,找一栋六十层高楼往下跳,这样比较干脆!”

王佑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正准备继续说,卓木强巴的手机响了起来,卓木强巴拿起手机,只听唐敏道:“岳阳他们从俄罗斯回来了,情况不是很好,你什么时候回来?”

卓木强巴看了王佑一眼,道:“我这边也是,我马上就回来,应该还有航班,到时候再说。”

唐敏道:“注意安全,那是红眼航班哦。”

卓木强巴挂断,看了王佑一眼,这个精明的商人,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卓木强巴手中的铜镜,那眼神似乎还在诉说:“想要带走它吗?那么,也带走我吧。”

卓木强巴知道,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王佑不知从哪里得到的信息,现在已经将自己堵得死死的,他准备和大家商量想办法。他将铜镜全方位摄入手机,王佑也不阻止,只是不让他带走那铜镜,临别时,卓木强巴抛下一句惯用的商业术语道:“给我三天时间,我得和其余人商量一下。”走到门口又道:“你这样做,是在玩火!”

🐬 落 = 霞 = 小 = 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王佑笑笑,道:“我从小就喜欢玩火。”他知道,在这轮谈判中,自己取得了绝对优势。

医院内,岳阳愤愤道:“那个家伙真是的,明明都说好了的,突然临时加价,还将价格抬高百分之三十,这不是玩儿我们吗?幸好我们还没付定金给他。”

有关地图的情况,卓木强巴已经从方新教授那里有所了解,自打解开烟盒上的密码文字后,教授他们就通过种种渠道,探寻当年德国在西藏进行的一系列计划,目前摆在明面上的官方文书资料显示1938年,一队特殊的纳粹小分队在希特勒和他首席助理希姆莱授意下,秘密潜入西藏,他们在西藏呆了一年并测绘了大量地图,还拍摄有影像资料,那个计划被称为极北之地,希特勒相信雅利安人的祖先源自那里,失落的大西洲亚特兰蒂斯也在那里,那里有着地球的轴心,改变那个轴心,就能改变地球的运转和所有国家命数。据称,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个叫沙巴拉的入口,并根据1938年测绘的资料于1943年再次前往西藏,但两次行程的人数,地址都不甚详细,根据官方资料,1945年德国战败时,曾拍摄的有关于沙巴拉入口的影像资料被烧毁。

卓木强巴等人心中都明白,所谓香巴拉,沙巴拉,那是英文德文在翻译上的发音不同,他们所指的,应该就是同一个地方,那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引得无数人竞相疯狂。

经过方新教授四处查访和搜集的资料显示,纳粹在西藏行动的资料在战后被苏联和美国一分为二,据说,要到2045年才能被解禁。原本方新教授托了关系,看看能不能打通那些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帮忙查一查那三个基地的有关资料,没想到,与一名在俄罗斯的管理员联络数天后,对方回复说,那些资料有部分已经解禁,目前对俄国内专家开放,如果价格合理,他可以将资料的影印件带出来。方新教授他们自然是大喜过望。本来价格已经谈妥,可是这次岳阳等人前去俄罗斯,那名管理员临时变卦,将价格抬高,已经高至他们不能承受的一个范围,岳阳、巴桑旅行签证到期,只能无果而回。

听完岳阳的陈诉,卓木强巴道:“教授知道了吗?”古董局中局小说

岳阳道:“知道了,但是他让我们听听你的建议。”

卓木强巴道:“我的建议是――不理他,如果他再打电话来,就暗示他,我们已经不需要那份地图了,谢谢他的好意,如果他表示不能接受,就将价格降低一半,如果他还不满意,就继续降低价格,直到他同意为止。”

岳阳道:“哇,不会吧,把价格降低一半,这样他能同意?”

卓木强巴自信地拍拍岳阳肩头,道:“这样照做就行了。休息吧,都快天亮了。”

休息到中午才联系教授,将铜镜的情况诉说一遍,教授看过手机拍摄的图像,皱眉道:“虽然不敢肯定是不是光照下的城堡,但是一定有着极大的联系,它本身的西藏身份就证明了这一点,只是这背面的一圈符号,嗯,类似间于藏文和古藏文之间,但是,我们确实没见过,可能还要请教专家。他真的不松口?”

卓木强巴道:“是的,他一定要我们带上他,这样才肯把铜镜交出来。”

教授道:“有关王佑的资料,我现在给你们传过来……王佑,1962年生,广东梅州人,毕业于复旦大学社会与经济学专业,25岁以前做过各种职业,主要在各大企业任中层干部,87年与合资人创办建兴地产,担任首席执行总裁兼董事,89年更名深圳万兴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并于次年上市,97年收购东莞,城兴,昌隆等几家地产公司,成为深圳地产行业龙头,98年起,他因登珠峰而成为最早征服珠峰的企业领导,此后行程一直较为人关注,但在那之前,他已经攀登过国际上几大名峰,在登山界内小有名气。从他的经历来看,主要精力都放在企业管理和登山运动上面,应该不会对帕巴拉神庙有特殊要求或图谋,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企业领导和冒险爱好者。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卓木强巴道:“比较棘手,他将那面铜镜带回国后,就申请了祖产保护,如今的物权法对公民财产的保护规定得很详细,目前那东西从法律上说,是属于他的,就算国家要征用,也必须经过他的同意。而且,从他言语中不难看出,他是铁了心要跟着我们去。”

唐敏道:“为什么不能让他去呢?”

岳阳也是眼前一亮,道:“对啊,他还答应给我们提供资金帮助呢。”

卓木强巴沉眉看了二人一眼,道:“不行,他没受过正规训练,让他去无异于送死,我们怎么能这样做?”

岳阳马上浮想联翩道:“可以让他接受特训啊!反正我们不是……”

“咳!”方新教授在电脑里咳嗽一声,岳阳才突然住口,方新教授道:“这样好了,这件事,由我们来处理,你暂时不用担心。”

卓木强巴疑惑地看着身边的人,从敏敏和岳阳的异常举止中看出,他们似乎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

这时,巴桑冷冷道:“如果不行,就直接干掉他。”

“不行!”卓木强巴赶紧制止了巴桑这一危险的冲动,道:“虽然在美洲丛林和那倒悬空寺,我们使用了武器与敌人进行对峙,但那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的自卫,我们又不是恐怖分子,怎么能做违法的事情。我们不是在打仗,巴桑,你不能时时抱有战争的想法啊。”

巴桑两手一摊,表示那就没辙了。

卓木强巴道:“现在最让人担忧的还不是铜镜,而是那消息到底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连王佑这样的人都知道我们在找帕巴拉神庙,再这样下去,我们的麻烦恐怕会越来越多。”

岳阳道:“强巴少爷,你说俄罗斯那人会不会也是知道了我们要依据线索找帕巴拉神庙,所以才坐地起价?”

唐敏惊呼道:“不会传这么远吧!”

卓木强巴摇头道:“是不是知道了消息,等他的电话就知道了。”

第二天,俄罗斯那边传来了消息,询问他们准备得怎么样了,岳阳按照卓木强巴交待的委婉拒绝了对方,巴桑做了翻译,暗示他们已经不需要那份地图了,结果对方一听就急了,质问他们怎么能出尔反尔,岳阳很礼貌地回答对方,是你出尔反尔在先,大家不过是礼尚往来。对方不甘心继续询问他们能不能出价将那份资料买下来,岳阳借机压价,经过一轮协商,最后敲定,以他们曾经商量的价格的百分之六十成交。

当巴桑挂断电话,岳阳喜不胜收地询问道:“强巴少爷,你真神了,你怎么知道他会低价卖出?”

卓木强巴道:“动动你的脑子,侦查兵,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在火车上,是怎样运用缜密的思维和过人的观察力抓住那名小偷的吗?其实这件事说穿了很简单,你们第一次去俄罗斯的时候比较急,而那名档案管理员尚且在怀疑你们的诚信,他根本还没有将资料影印件拿到手,直到与你们见面并看到了资金,才肯定你们是需要的。在你们见面后,他才正式开始想办法去取得资料的影印件,可是,虽说那批资料已经部分解禁,但是要取得影印件并将它带出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他向你们提高了价格,他这样做有两个目的,其一,缓解交付时期,在你们考虑价格的时候他才有充裕的时间去拿资料;其二,试探这份资料对你们的重要性,如果你们很在意,他就还会适当地调整价格。而当今天他打电话来时,说明他已经将资料拿到手了,你们表现出来的满不在乎,让他非常着急,那批资料如果你们不要,说穿了就是一堆废纸,一分钱都不值,所以,不管我们开出什么价格,只要比卖废纸的价格高,他就很满足了。”

岳阳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么深。”

卓木强巴道:“看事情,不能只看事情的表面,要看到表面背后的东西,知道吗?”在岳阳崇拜的眼神注视下,卓木强巴看了看没开机的电脑,吐露真相道:“导师说的。”

岳阳道:“看来,我们还要再去一趟……”

卓木强巴道:“不,这次你不用去,我和巴桑去。”他活动着筋骨,感觉身体比任何时候都带劲儿,“我的伤已经好了,我要亲自去把那份地图和其余资料取回来。”

岳阳道:“那我干什么?”

卓木强巴转身道:“我去办理出境手续,你想办法,把王佑搞定!”

岳阳吃惊道:“怎么搞定啊?他的男的啊!强巴少爷,我搞不定啊!等等啊――”

唐敏看到卓木强巴的决心,知道无法阻止,低声道:“那我和岳阳先回拉萨等你们,你要小心啊,注意安全。”

卓木强巴道:“嗯,我去几天就回来,自己照顾好自己,乖乖的别乱跑,知道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