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篇 阿尔法 第十八章 音乐节 · 8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83

现在,他们所住的两个房间各亮起一盏萤光灯,而户外浴室也亮起一盏。这些灯光都很微弱,若在灯下阅读会很吃力,但至少不再是一片黑暗。

然而此刻他们仍逗留室外。夜空中满布星辰,这种景象总是令端点星的居民着迷。因为端点星上几乎见不到星星,只有遥远黯淡的银河是唯一显眼的天体。

广子刚才陪同他们一道回来,因为她担心他们会在黑暗中迷路或摔倒。一路上她都牵着菲龙的手,直到帮他们打开萤光灯,跟他们一起待在室外,她的手都仍未放开。

宝绮思心知肚明,了解广子正深陷于情感矛盾中,因此她决定再试一次。“真的,广子,我们不能拿你的笛子。”

“不,菲龙万万要收下。”但她似乎仍然犹豫不决。

崔维兹则一直望着天空。此地的黑夜名符其实地黑,虽然他们的房间透出一点光亮,却几乎没什么影响,而远处建筑物射出的微弱灯火更是微不足道。

他说:“广子,你看到那颗分外明亮的星星吗?它叫什么名字?”

广子随便抬头看了看,并未显出什么兴趣。“那是‘伴星’。”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每八十标准年,它环绕吾人太阳一周。每年此时,它都是颗‘昏星’。若其徘徊于地平线之上,尊驾在白昼亦能得见。”

很好,崔维兹想,她对天文并非一无所知。他又说:“你可知道,阿尔法还有另一颗伴星,它非常小,非常黯淡,比这颗明亮的伴星要遥远许多许多,不用望远镜根本看不见。”(他自己没见过,但他不必花时间搜寻,太空艇电脑的记忆库中有详尽的资料。)

她以冷淡的语气答道:“我们在学校学过。”

“好,那颗又叫什么?那六颗排成锯齿状的星星,你看到了吗?”

广子说:“那是仙后。”

“真的?”崔维兹吃了一惊,“哪一颗?”

“全部,整个锯齿唤作仙后。”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我缺乏这方面的知识,我对天文学一窍不通,尊贵的崔维兹。”

“你有没有看到锯齿最下面的那颗星?就是其中最亮的那颗,它叫什么?”

“它就是颗星,我不知其名。”

“除了那两颗伴星之外,它是最接近阿尔法的恒星,距离大约只有一秒差距。”

广子说:“尊驾如此认为?我可不知晓。”

“它会不会就是地球所环绕的恒星?”

💦 落 | 霞 | 小 | 说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广子盯着那颗星,些微的兴趣一闪即逝。“我不知晓,从未听任何人如是说。”

“你不认为有这个可能吗?”

“叫我如何说?无人知晓地球究竟在何处。我——我如今必须向尊驾告辞。明天上午轮到我在田间工作,直到海滩节开始。午餐后我在海滩跟您们碰面,好吗?好吗?”

“当然好,广子。”

她立刻转身离去,在黑暗中慢慢跑开。崔维兹望了望她的背影,便跟其他人走进了昏暗的小房舍。

他说:“有关地球的事,你能不能判断她是否在说谎,宝绮思?”

宝绮思摇了摇头。“我并不认为她在说谎。她的精神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这点我直到演奏会结束才察觉到。在你向她问及那些星星之前,她就已经那么紧张了。”

“这么说,是因为她舍弃了那支笛子?”

“大概吧,我也不清楚。”她转头对菲龙说,“菲龙,我要你现在回到自己房间。当你准备就寝时,先到浴室去尿尿,然后洗洗你的手,再洗洗脸,刷刷牙。”

“我很想演奏那支笛子,宝绮思。”

“只能玩一会儿,而且要非常小声。懂了吗,菲龙?还有,我叫你停的时候就一定要停。”

“好的,宝绮思。”

于是房间中只剩下三个人,宝绮思坐在一张椅子上,两位男士则坐在各自的简便床。

宝绮思说:“还有必要在这颗行星继续待下去吗?”

崔维兹耸了耸肩。“我们一直没机会讨论地球和那些古老乐器之间的关系,或许我们可以从那里发现些线索。而且,渔船队可能也值得我们等一等,那些男人可能知道些家庭主妇不知道的事。”

“我想,可能性非常小。”宝绮思说,“你确定不是广子的黑眼珠吸引你留下来?”

崔维兹以不耐烦的语气说:“我不了解,宝绮思,我选择该怎么做跟你有何相干?为什么你好像总要显得高高在上,板起脸孔来对我作道德判断?”

“我并不关心你的道德,但这件事会影响到我们的探索。你想要找到地球,好对你自己的选择作最后的验证,看看你否定孤立体世界,选择盖娅星系的抉择是否正确。我希望你能得到这个结果。你说你需要造访地球,然后才能作出决定,而你似乎坚信地球确实环绕着天空中那颗亮星,那就让我们到那里去吧。我承认,我们在出发前若能找到一些资料,的确会有帮助,可是我相当清楚,这里不会有我们需要的资料。我可不希望由于你喜欢广子,就让大家留在这里陪你。”

“我们或许会离开这里,”崔维兹说,“让我考虑一下。广子这个因素并不会左右我的决定,我向你保证。”

裴洛拉特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向地球前进,即使只是为了看看它到底有没有放射性。我看不出待下去有什么意义。”

“你确定不是宝绮思的黑眼珠迷惑了你?”崔维兹带着点报复的口吻这样讲。然后,他几乎立刻又说:“不,我收回这句话,詹诺夫,我只是孩子气一时发作。话说回来,这是个迷人的世界,即使完全不考虑广子,我也不得不承认,要不是如今这种情况,我会忍不住永远留下来。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宝绮思,阿尔法使得你对孤立体的理论不攻自破?”

“怎么说?”宝绮思问。

“你一直坚持一种理论,任何真正孤立的世界都会变得危险而充满敌意。”

“就连康普隆也不例外。”宝绮思以平静的口吻说,“它可算是脱离了银河的主流,虽然在理论上,它是基地邦联的一个联合势力。”

“但阿尔法可不是。这个世界完全孤立,可是你能抱怨他们的友善和殷勤吗?他们提供我们食物、衣物、住宿场所,还为我们举行各种庆祝活动,盛情地邀请我们留下来。你对他们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表面上没什么,广子甚至对你献身。”

崔维兹怒冲冲地说:“宝绮思,这件事哪里又妨碍到你了?不是她对我献身,而是我们互相奉献,全然是两情相悦。在适当情况下,你也一定会毫不迟疑地献身。”

“拜托,宝绮思。”裴洛拉特说,“葛兰完全正确,我们没有理由反对他的私人享乐。”

“只要不影响到我们的行动。”宝绮思执拗地说。

“不会影响到的。”崔维兹说,“我们即将离开这里,我向你保证。耽搁一下是为了搜集更多的资料,要不了太久的。”

“但我还是不信任孤立体,”宝绮思说,“即使他们捧着礼物前来。”

崔维兹举起双手。“先下结论,然后再扭曲证据来迁就,简直就是……”

“别说出来。”宝绮思以警告的口吻说,“我可不是女人,我是盖娅。感到不安的是盖娅,不是我。”

“没有理由……”此时,门帘突然发出一下搔抓声。

崔维兹愣住了。“那是什么?”他低声道。

宝绮思轻轻耸了耸肩。“拉开门看看。你说这是个亲善的世界,不会发生任何危险的。”

尽管如此,崔维兹仍踌躇不前。不久门外便传来轻声的叫喊:“拜托,是我!”

那是广子的声音,崔维兹立刻将门掀开。

广子快步走进来,两颊沾满泪水。

“将门拉上。”她气喘吁吁地说。

“怎么回事?”宝绮思问。

广子紧紧抓住崔维兹。“我无法置身事外,我尝试过,然则我无法承受。尊驾快走,您们全部走,带着那孩儿一道离去。趁天色仍暗……驾着那艘太空航具驶离……驶离阿尔法。”

“可是为什么呢?”崔维兹问。

“否则尊驾将丧命,您们全部将丧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