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篇 阿尔法 第十八章 音乐节 · 8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82

举办音乐节的大厅跟餐厅差不多同样宽敞,里面摆着许多张折椅(崔维兹发现坐起来相当不舒服),可供一百五十几人就坐。他们这几位访客是今晚的贵宾,因此被带到最前排,不少阿尔法人都对他们的服装客气地表示赞赏。

两位男士腰部以上完全赤·裸,每当崔维兹想到这一点,便会收紧腹肌,偶尔还会低头看看,对自己长满黑色胸毛的胸膛十分自满。裴洛拉特则忙着观察周遭的一切,对自己的模样毫不在意。宝绮思的上衫吸引了许多疑惑的目光,但大家只是偷偷望,没有当面发表任何评论。

崔维兹注意到大厅差不多只坐了半满,而且绝大多数的观众都是女性,想必是因为许多男人都出海去了。

裴洛拉特用手肘轻轻推了推崔维兹,悄声道:“他们拥有电力。”

崔维兹望向那些挂在墙上的垂直玻璃管,还注意到天花板上也有一些,它们全都发出柔和的光芒。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w w w * l uo x i a * co m

“是萤光。”他说,“相当原始。”

“没错,但同样能照明。我们的房间和户外浴室也有这些东西,我本来以为只是装饰用的。我们若能弄清楚如何操纵,晚上就不必摸黑了。”

宝绮思不悦地说:“他们应该告诉我们。”

裴洛拉特说:“他们以为我们知道,以为任何人都该知道。”

此时四名女子从幕后走出来,在大厅前方的场地彼此紧邻着坐下。每个人都拿着一个上了漆的木制乐器,它们的外形相似,不过那种形状不太容易描述。那些乐器主要差别在于大小不同,其中一个相当小,另外两个大些,最后一个则相当大。除此之外,每个人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根长长的杆子。

当她们进场时,观众发出轻柔的口哨声,她们则向观众鞠躬致意。四个人的乳··房都用薄纱紧紧裹住,仿佛为了避免碰触乐器而影响演出。

崔维兹将口哨声解释为赞许或欣喜的期待,感到自己礼貌上也该这么做。菲龙则发出一个比口哨尖锐许多的颤音,宝绮思马上紧紧抓住她,但在她停止前,已经吸引一些观众的注意。

在四名演出的女子中,有三位未做任何准备动作,便将她们的乐器置于颏下,不过最大的那个乐器仍然放在地上,夹在那位演奏者双腿之间。每个人右手中的长杆开始前后拉动,摩擦着近乎横跨整个乐器的几条细线,而左手的手指则在细线末端来回游移。

崔维兹心想,这大概就是自己想象中的“摩擦”吧,但听来完全不像摩擦所发出的声音。他听到的是一连串轻柔而旋律优美的音符,每个乐器各自演奏不同的部分,而融合在一起就变得分外悦耳。

它缺少电子音乐(“真正的音乐”,崔维兹不由自主这么想)无穷的复杂度,而且有着明显的重复。话说回来,当他慢慢听下去,他的耳朵就渐渐习惯这种奇特的音律,开始领略其中的微妙。这样子很容易使人疲倦,因此他分外怀念电子音乐的纯粹、数学上的精准,以及震耳欲聋的音量。不过他也想到,如果听久了这些简单木制乐器的音乐,他想必也会渐渐喜欢的。

等到广子终于出场的时候,演奏会已进行了约四十五分钟。她立刻注意到崔维兹坐在最前排,于是向他微微一笑,他则诚心诚意地轻吹口哨,跟着其他观众一起为她喝彩。广子打扮得十分美丽,穿着一条精致无比的长裙,头上戴了一大朵花。她的乳··房完全裸露,(显然)因为并不会影响到乐器的演奏。

原来她的乐器竟是一根黑色的木管,长度大约三分之二米,直径将近两公分。她将那个乐器凑到唇边,对着末端附近的开口吹气,便产生了一个纤细甜美的音调。她的十指操纵着遍布管身的金属物件,而随着她手指的动作,音调有了忽高忽低的变化。

刚听到第一个音调,菲龙便立刻抓住宝绮思的手臂说:“宝绮思,那就是XX。”那个名字听来很像“哼嘀”。

宝绮思冲着菲龙坚决地摇了摇头,菲龙却压低声音说:“但的确是啊!”

众人纷纷朝菲龙这边望来,宝绮思将手用力按在菲龙的嘴巴上,然后低下头来,冲着她的耳朵轻声说:“安静!”这句话声音虽小,对下意识而言却强而有力。

菲龙果然开始安静地欣赏广子的演奏,但她的十指不时舞动,好像是在操纵那个乐器上的金属物件。

最后一位演出者是个老头,他的乐器挂在双肩,乐器上有许多皱褶。演奏的时候,他左手将那些皱褶拉来拉去,右手在一侧黑白相间的按键上快速掠过,不时按下一组又一组的键。

崔维兹觉得这个乐器的声音特别无趣,而且相当粗野,不禁令他联想到奥罗拉野狗的吠声——并非由于乐声像狗叫,而是两者所引发的情绪极为类似。宝绮思看来像是想用双手按住耳朵,裴洛拉特的脸孔也皱了起来。只有菲龙似乎很欣赏,因为她正在用脚轻轻打拍子。当崔维兹注意到她的动作时,竟然发现音乐节拍与菲龙的拍子完全吻合,使他感到惊讶不已。

演奏终于结束,众人报以一阵激烈的口哨声,而菲龙的颤音则盖过了所有的声音。

然后观众开始三五成群地闲聊起来,场面变得相当嘈杂,绝不输给阿尔法人其他聚会的喧哗程度。每位演出者都站在观众席前,跟前来道贺的人们亲切交谈。

菲龙突然挣脱宝绮思的掌握,向广子冲过去。

“广子,”她一面喘气,一面喊道,“让我看看那个XX。”

“看什么,小可爱?”广子说。

“你刚才用来制造音乐的东西。”

“喔。”广子哈哈大笑,“那唤作笛子,小家伙。”

“我可以看看吗?”

“好吧。”广子打开一个盒子,掏出那件乐器。它已被拆解成三部分,但广子很快将它拼好,然后递到菲龙面前,吹口对准她的嘴唇。“来,尊驾对着这儿吹气。”

“我知道,我知道。”菲龙一面急切地说,一面伸手要拿笛子。

广子自然而然抽回手去,并将笛子高高举起。“用嘴吹,孩子,然则勿碰。”

菲龙似乎很失望。“那么,我可不可以看看就好?我不碰它。”

“当然行,小可爱。”

她又将笛子递出去,菲龙便一本正经瞪着它看。

室内的萤光灯突然变暗一点,同时笛子发出一个音调,听来有些迟疑不定。

广子吓了一跳,险些令笛子掉到地上,菲龙却高声喊道:“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健比说过总有一天我能做到。”

广子说:“方才是尊驾弄出的声音?”

“对,是我,是我。”

“然则是如何做到的,孩子?”

宝绮思很不好意思,红着脸说:“真抱歉,广子,我现在就带她走。”

“不,”广子说,“我希望她再做一回。”

附近已有几个阿尔法人围过来,菲龙挤眉弄眼,仿佛在努力尝试。萤光灯变得比刚才更黯淡,笛子随即又发出一个音调,这次的声音听来既纯又稳。然后,遍布笛身的金属按键自己动起来,笛子的音调也就有了不规律的变化。

“它和XX有点不一样。”菲龙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吹笛子的是她本人,并非电力所驱动的气流。

裴洛拉特对崔维兹说:“她一定是从萤光灯的电源取得能量。”

“再试一回。”广子以惊愕的声音说。

菲龙闭上了眼睛。笛声现在变得较为柔和,也被控制得更稳定。在没有手指按动的情况下,笛子自己演奏起来;来自远方的能量,经过菲龙大脑中尚未成熟的叶突,转换成了驱动笛子的动能。那些最初几乎是随机出现的音调,现在变成了一连串的旋律,将大厅中每一个人都吸引过来,大家全部围在广子与菲龙周围。广子用双手拇指与食指轻轻抓着笛子两端,菲龙则始终闭着眼睛,指挥着空气的流动与按键的动作。

“这是我方才演奏的曲子。”广子悄声道。

“我都记得。”菲龙轻轻点了点头,尽量不让自己的注意力分散。

“尊驾未曾遗漏任何音符。”一曲结束后,广子这么说。

“可是你不对,广子,你吹得不对。”

宝绮思赶紧说:“菲龙!这样说没礼貌,你不可以……”

“拜托,”广子断然道,“请勿打断她。为何不对,孩子?”

“因为我能吹得不一样。”

“那么表演一下。”

于是笛声再度响起,但曲式较先前复杂,因为驱动按键的力量变化得更快,转换得更迅速,组合也更为精致细腻。于是奏出的音乐比刚才更繁复,而且更感性和动人无数倍。广子不禁僵立在那里,而整个大厅中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甚至当菲龙演奏完毕后,大厅中仍是一片鸦雀无声。最后还是由广子打破沉默,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小家伙,之前如此演奏过吗?”

“没有,”菲龙说,“以前我只能用手指,可是我用手指做不到那样。”接着,她又以干脆而丝毫不像自夸的口气,补充了一句,“没有人办得到。”

“尊驾还会演奏其他曲子吗?”

“我能制作些。”

“尊驾的意思是——即兴演奏?”

菲龙皱起眉头,显然听不懂这个说法,只好朝宝绮思望去。宝绮思对她点了点头,于是菲龙答道:“是的。”

“那么,请示范一番。”广子说。

菲龙默想了一两分钟,笛声便开始奏起,那是一串缓慢而非常简单的音符,整体而言带着如梦似幻的感觉。萤光灯变得时明时暗,由电力被抽取的多寡而定。这点似乎没人注意到,因为光线与音乐的因果关系似乎恰好颠倒,像是有个电力幽灵,听命于声波的指挥一样。

这些音符的组合一再重复,先是音量变得较大,然后是曲调渐趋繁复。接下来则成了变奏,在基本旋律仍旧清晰可闻的情况下,曲调变得更激昂、更有力,直到几乎令人喘不过气来的程度。最后,缓缓升到最高点的旋律急转直下,造成一种俯冲的效果,在听众依然陶醉于置身高空的感觉时,将他们迅速带回地面。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惊天动地的混乱。崔维兹虽然听惯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音乐,也不禁感伤地想道:我再也听不到这么美妙的音乐了。

等到众人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广子将笛子递了出去。“来,菲龙,这是尊驾的!”

菲龙迫不及待要接过来,宝绮思却抓住她伸出去的手臂,同时说:“广子,我们不能拿,这是件珍贵的乐器。”

“我另有一件,宝绮思,虽比不上这个好,然则理应如此。谁将此乐器奏得最美妙,谁便是其主人。我从未听过如此之音乐,亦不知晓如何得以隔空演奏。既然无法完全发挥其潜力,我拥有此乐器即是错误。”

菲龙接过笛子,现出极其满足的表情,将它紧紧抱在胸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