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篇 阿尔法 第十七章 新地球 · 74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74

“四颗行星。”崔维兹喃喃说道,“全都很小,再加上一长串小行星,并没有气态巨星。”

裴洛拉特说:“你认为这令人失望吗?”

“并不尽然,这是预料中的事。互相环绕的双星彼此如果很接近,就不会有行星环绕其中任何一颗,而只能环绕两者的重心。但是那种行星几乎不可能适宜住人,因为太远了。

“反之,如果双星彼此分得够开,各自的稳定轨道上就能有行星存在,前提是那些行星和双星之一足够接近。而这两颗恒星,根据电脑资料库的记录,平均间距为三十五亿公里,甚至在‘近星点’,也就是两者最接近的时候,相隔也有十七亿公里。一颗行星距离双星之一若不超过两亿公里,即可处于稳定轨道,但更大的轨道上则不可能有行星存在。这就表示绝不会有气态巨星,因为那种行星距离恒星必定很远。可是这又有什么差别呢?反正气态巨星都不可住人。”

“但这四颗行星中,也许有一颗适宜人类居住。”

“事实上,只有第二颗真有这个可能。原因之一,是唯有它才大到足以保有大气层。”

他们迅速航向第二颗行星,接下来的两天中,它的影像逐步扩大。起先是庄严而保守地膨胀,等到他们确定没有任何船舰前来拦截,其影像的膨胀便愈来愈快,几乎达到了骇人的速度。

现在,远星号位于云层上方一千公里处,循着一条临时轨道疾速飞行。崔维兹绷着脸说:“电脑记忆库在‘住人’的注记后面加上问号,我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它没有明显的辐射迹象,夜半球没有火光,无线电波则到处都没有。”

“云层似乎挺厚的。”裴洛拉特说。

“不至于将电波辐射隐藏起来。”

他们望着下方不停转动的行星,团团打转的白云色调极为和谐,其间偶尔出现一些隙缝,透出代表海洋的青色图案。

崔维兹说:“就住人世界而言,此地云量算是很重,可能是个相当阴沉的世界。”当他们再度钻入夜面阴影时,他又补充道:“而最令我困扰的一点,是我们没收到任何太空站的呼叫。”

“你的意思是,应该像我们刚到康普隆时那样?”裴洛拉特问。

“任何住人世界都会那样做。我们得停下来接受例行盘查,包括证件、货物、停留时间等等。”

宝绮思说:“或许由于某种原因,我们错过了呼叫讯号。”

“他们可能使用的波长,我们的电脑通通接收得到。而且我们还一直送出自己的讯号,结果却唤不出任何人,也得不到一点回音。如果没跟太空站的人员联络上,就径行俯冲到云层下,是一种违反太空礼仪的行为,但我认为没有其他选择了。”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于是远星号开始减速,同时增强反重力以维持原来的高度。等它再度回到白昼区,速度已经减得很低。崔维兹与电脑合作无间,在云层中找到一个够大的裂缝,太空艇立刻下降,一举穿过那个云隙。他们随即见到波涛汹涌的海洋,那想必是强风造成的结果。海面在他们下方数公里处,好像一块满是皱褶的绒布,还点缀着由泡沫构成的隐约线条。

他们飞出那片晴空,来到云层之下。正下方辽阔的海水变成青灰色,温度也显著降低。

菲龙一面盯着显像屏幕,一面用子音丰富的母语说个不停。一会儿之后,她才改用银河标准语,以颤抖的声音说:“下面我看到的是什么?”

“那是海洋,”宝绮思以安抚的口吻说,“是非常非常多的水。”

“为什么不会干掉呢?”

宝绮思看了看崔维兹,后者答道:“水太多了,所以干不掉。”

菲龙以近乎哽咽的语调说:“我不要那些水,我们离开这里。”此时远星号正通过一团暴风雨,显像屏幕因而变成乳白色,上面还有雨点形成的纹路。菲龙突然开始尖叫,好在声音不太刺耳。

驾驶舱的灯光暗下来,太空艇的动作变得有些不顺畅。

崔维兹惊讶地抬起头来,高声喊道:“宝绮思,你的菲龙已经大到可以转换能量了,她正利用电力试图操纵太空艇,快阻止她!”

宝绮思伸出双臂抱住菲龙,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没事,菲龙,没事,没什么好怕的。这只不过是另一个世界,像这样的世界还多着呢。”

菲龙情绪放松了些,不过仍在继续发抖。

宝绮思对崔维兹说:“这孩子从来没有见过海洋,据我所知,也可能从未经验过雨和雾。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

“如果她动太空艇的脑筋,我就绝不同情,她那样做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危险。把她带到你们的舱房去,让她冷静下来。”

宝绮思勉强点了点头。

裴洛拉特说:“我跟你一道去,宝绮思。”

“不,不要,裴,”她答道,“你留在这里。我来安抚菲龙,你来安抚崔维兹。”说完便转身离去。

“我不需要安抚。”崔维兹对裴洛拉特吼道,然后又说,“很抱歉,或许我的情绪忽然失控,但我们不能让一个小孩玩弄操纵装置,你说对不对?”

“当然不能。”裴洛拉特说,“可是事出突然,宝绮思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否则她一定能制止菲龙。菲龙实在算是很乖了,想想她的处境,被迫远离家乡,还有她的——她的机器人,而且被迫过着她所不了解的生活,毫无选择余地。”

“我知道。当初可不是我要带她同行的,记得吧,那是宝绮思的主意。”

“没错,但我们如果不带她走,这孩子准死无疑。”

“好吧,待会儿我会向宝绮思道歉,也会向那孩子道歉。”

但他仍旧眉头深锁,裴洛拉特柔声问道:“葛兰,老弟,还有什么事困扰着你?”

“这海洋。”崔维兹说。他们早已钻出暴风雨,但云层浓密依旧。

“海洋有什么不对劲?”裴洛拉特问。

“太多了就是问题。”

裴洛拉特一脸茫然,崔维兹突然又说:“没有陆地,我们没看到任何陆地。大气绝对正常,氧和氮的比例恰到好处,因此这颗行星一定经过精密改造,也一定拥有维持氧气含量的植物。在自然状况下,不会出现这样的大气——想必只有地球例外,这种大气原本就是地球上形成的,天晓得是怎么回事。不过,话说回来,经过精密改造的行星总有足够的干燥陆地,最多可占总表面积的三分之一,而绝不会少于五分之一。所以说,这颗行星既然经过精密改造,怎么又会缺乏陆地呢?”

裴洛拉特说:“或许,因为这颗行星是双星系的一部分,所以和一般的情形完全不同。也许它并未接受过精密改造,而是以特殊方式演化出大气的,但在环绕单星的行星上,这种方式却少之又少。这里有可能独立发展出生命,就像地球一样,只不过都是水中生物。”

“就算我们接受这点,”崔维兹说,“对我们也没有任何益处。水中生物绝不可能发展出科技,因为科技总是建立在火的发明上,而水火是不相容的。一颗拥有生命却没有科技的行星,并不是我们找寻的目标。”

“这点我了解,但我只是在作理论上的考量。毕竟,据我们所知,科技仅仅完整发展过一次——就是在地球上。在银河其他角落,科技都是由银河殖民者播种的。如果只有一个研究案例,你就不能说科技‘总是’如何如何。”

“在水中行动得具备流线型的形体,因此水中生物不能有不规则的外形,或是像人手那样的附肢。”

“乌贼就有触手。”

崔维兹说:“我承认我们可以作各种臆测,但你若是幻想在银河某个角落,会独立演化出一种类似乌贼的智慧生物,而且发展出一种无火的科技,你就是在想象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这是我的看法。”

“这只是你的看法。”裴洛拉特柔声说。

崔维兹突然哈哈大笑。“很好,詹诺夫,我看得出你是在强词夺理,来报复我刚才对宝绮思大吼大叫,而你的确很成功。我答应你,如果找不到陆地,我们会尽可能搜寻海洋,看看能否找到你所说的文明乌贼。”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太空艇再度进入夜面阴影,显像屏幕也变得一片漆黑。

裴洛拉特心中一凛。“我一直在想个问题,”他说,“这样到底安不安全?”

“什么到底安不安全,詹诺夫?”

“在黑暗中像这样高速飞行。我们也许会愈飞愈低,最后一头栽进海里,然后立刻报销。”

“相当不可能,詹诺夫,真的!电脑让我们始终沿着一条重力线飞行,换句话说,它一直让行星重力场保持固定强度,这就表示它使我们和海平面几乎维持固定距离。”

“可是有多高呢?”

“将近五公里。”

“这样还是不能真正让我心安,葛兰。难道我们不可能遇到陆地,而撞上我们看不见的山峰吗?”

“我们看不见,可是太空艇的雷达会看见,而电脑会引导太空艇绕过或飞越山峰。”

“那么,万一经过的是平地呢?我们会在黑暗中失之交臂。”

“不,詹诺夫,我们不会错过的。水面反射的雷达波和陆地反射的完全不同,水面基本上是平坦的,陆地则崎岖不平。因此相较之下,陆地反射的雷达波显得极为紊乱。电脑能分辨其中的差别,如果眼前出现陆地,它随时会告诉我们。就算是大白天,而且整个行星阳光普照,电脑也一定会比我更早发现陆地。”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几小时后,他们又回到白昼区,下面仍是起起伏伏的空旷海洋。每当他们偶尔穿越暴风雨,海洋就会暂时在眼前消失。暴风雨多得数也数不清,有一次,强风甚至将远星号吹离原来的路径。根据崔维兹的解释,电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能源浪费,并减少太空艇受损的机会,所以才没有强行对抗。通过那团乱流之后,电脑果然将太空艇的航道缓缓矫正回来。

“可能是个飓风的外缘。”崔维兹说。

裴洛拉特道:“听我说,老弟,我们只顾着由西往东飞——或说由东往西飞,观察到的只有赤道而已。”

崔维兹说:“这样做实在很傻,是不是?其实,我们的飞行路径是个西北/东南方向的大圆,它会带着我们穿过热带和南北两个温带。我们每次重复这条路径,它便会自动偏西一点,因为行星一直在自转。所以说,我们是在很有规律地逐渐扫过整个世界。不过,由于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遇上陆地,根据电脑的计算,大型陆块存在的几率已小于十分之一,大型岛屿的几率则小于四分之一。我们每多绕一圈,这些几率就会再降一点。”

“你可知道换成我会怎么做吗?”裴洛拉特慢条斯理地说,此时他们又被夜半球吞噬。“我会跟这颗行星保持足够的距离,利用雷达扫描正面的整个半球。云层不会是什么问题,对不对?”

崔维兹说:“然后急速拉升,来到另一侧,再进行同样的工作,或者干脆等待行星自转过来——那是后见之明,詹诺夫。通常来到一颗可住人行星,都得先停靠在某座太空站,取得一条降落路径,或是被赶走,谁会料到根本找不到太空站?即使没在任何太空站停靠,直接来到云层底下,谁又会料到无法很快找到陆地?可住人行星就是——陆地!”

“当然并非全是陆地。”裴洛拉特说。

“我不是在说那个。”崔维兹突然变得很兴奋,“我是说我们找到陆地了!安静!”

崔维兹虽然努力克制,仍旧难掩兴奋之情。他将双手放到桌面上,整个人又变成电脑的一部分。“是一座岛屿,大约二百五十公里长,六十五公里宽,不会差多少。面积大概有一万五千平方公里左右,不算大,但也不小,在地图上不只一个点。等一等——”

驾驶舱的灯光转暗,终至完全熄灭。

“我们在做什么?”裴洛拉特自然而然将声音压得很低,仿佛黑暗是个脆弱的东西,大声一点就会震碎。

“让我们的眼睛适应黑暗。现在太空艇正在这座岛屿上空盘旋,仔细看看,你能看到什么东西吗?”

“没有——可能有些小光点,但我不确定。”

“我也看到了,现在我要插入望远镜片。”

果然有灯光!能看得很清楚,一团团的灯光零星散布各处。

“上面有人居住。”崔维兹说,“可能是这颗行星上唯一住人之处。”

“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等到白天再说,这就给了我们几小时的休息时间。”

“他们不会攻击我们吗?”

“用什么攻击?除了可见光和红外线,我没有侦测到其他的辐射。这是一座住人的岛屿,而且显然民智已开。他们也拥有科技,但无疑是前电子时代的科技,所以我认为没什么好担心的。万一我猜错了,电脑也会及早警告我们。”

“一旦白昼降临了呢?”

“我们当然马上着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