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篇 梅尔波美尼亚 第十五章 苔藓 · 67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7

裴洛拉特自然而然举起戴着手套的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面板,又将那只手伸到眼前。

“这是什么东西?”他的声音充满困惑。然后,他望着崔维兹,大惊小怪地叫道:“你的面板上也有些奇怪的东西,葛兰。”

崔维兹自然而然想找镜子照一照,可是附近根本没有,即使真的有,也还需要一盏灯光。他喃喃说道:“到有阳光的地方去好吗?”

崔维兹半推半拉着裴洛拉特,来到最近的一扇窗户旁,两人置身在一束阳光下。虽然太空衣具有良好的绝热效果,他的背部仍能感到阳光的热度。

他说:“面对着太阳,詹诺夫,把眼睛闭上。”

他立刻看出裴洛拉特的面板出了什么问题。在玻璃面板与金属化太空衣的接合处,正繁殖着茂密的苔藓,以致面板周围多了一圈绿色的绒毛。崔维兹明白,自己的情形也完全一样。

他用藏在手套中的一根手指头,在裴洛拉特的面板四周刮了一下,苔藓随即掉落些许,绿色碎屑沾在他的手套上。崔维兹将它们摊在阳光下,看得出它们虽然闪闪发亮,却似乎很快就变硬变干了。他又试了一次,这回苔藓变得又干又脆,一碰就掉,而且渐渐转为褐色。于是,他开始用力擦拭裴洛拉特的面板周围。

“帮我也这样做,詹诺夫。”一会儿之后,他又问道:“我看起来干净了吗?很好,你也一样。我们走吧,我认为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

此时,在这个没有空气的废城里,太阳的热度已经令人难以忍受。石造建筑物映着亮闪闪的光芒,几乎会刺痛人的眼睛。崔维兹要眯着眼才敢逼视那些建筑,而且他尽可能走在街道有阴影的一侧。不久,他在某座建筑物正面的一道裂缝前停下脚步,那道裂缝相当宽,足以让他藏在手套中的小指伸进去。他也果真这么做了,抽回手来一看,喃喃说道:“苔藓。”然后,他故意走到阴影的尽头,将沾着苔藓的小指伸出来,在阳光下曝晒了一会儿。

他说:“二氧化碳是关键,凡是能得到二氧化碳的地方——腐朽的岩石也好,任何地方都好——它们都有办法生长。我们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你知道吧,也许还是这颗垂死行星上最丰富的二氧化碳源。我想,是从面板边缘漏出去了一点点。”

“所以苔藓会在那里生长。”

“对。”

返回太空艇的路途似乎很长,比黎明时分所走的那段路长得多,当然也炎热得多。然而,当他们接近太空艇时,发现它仍处于阴影之下。这一点,崔维兹的计算至少是正确的。

裴洛拉特说:“你看!”

崔维兹看到了,闸门边缘围着一圈绿色的苔藓。

“那里也在漏?”裴洛拉特问。

“当然啦。我确定只有极少量,但这种苔藓似乎是微量二氧化碳的最佳指标,我从未听过有什么仪器比它们更灵敏。它们的孢子一定无所不在,哪怕只有几个二氧化碳分子的地方,那些孢子也会萌芽。”他将无线电调到太空艇用的波长,又说:“宝绮思,你听得到吗?”

宝绮思的声音在他们两人耳际响起。“听得到。你们准备进来了吗?有什么收获?”

“我们就在外面。”崔维兹说,“可是千万别打开气闸,我们会由外面开启。重复一遍,千万别打开气闸。”

“为什么?”

“宝绮思,你就照我说的做,好不好?等一下我们可以好好讨论。”

崔维兹拔出手铳,谨慎地将强度调到最低,然后瞪着这柄武器,显得犹豫不决,因为他从未用过最低强度。他环顾四周,却找不到较脆弱的物体当试验品。

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将手铳瞄准附近的岩质山丘——远星号便栖息在那座山丘的阴影下——结果目标并未变得红热。他自然而然摸了摸射中的部位,有温热的感觉吗?由于穿着绝热材料的太空衣,他丝毫无法确定。

他又迟疑了一下,然后想到,太空艇外壳的抗热能力,无论如何应该和山丘属于同一数量级。于是他将手铳对准闸门边缘,很快按了一下扳机,同时屏住了气息。

几公分范围内的苔藓类植物,立刻都变成黄褐色。他在变色的苔藓附近挥了挥手,稀薄的空气便产生一丝微风,但即使这样的微风,也足以将这些焦黄的残渣吹得四散纷飞。

“有效吗?”裴洛拉特焦切地问道。

“的确有效。”崔维兹说,“我将手铳调成了低能量的热线。”

他开始沿着闸门周围喷洒热线,那些鲜绿的附着物随即变色,再也不见一丝绿意。然后他敲了敲闸门,试图将残留的附着物震下来,一团褐色的灰尘便飘落地面。由于这团灰尘实在太细,甚至能被微量的气体托起,在稀薄的空气中飘荡许久。

“我想现在可以打开闸门了。”崔维兹说完,便用手腕上的控制器拍发出一组无线电波密码,从太空艇内部启动开启机制,闸门随即出现一道隙缝。等到闸门打开一半时,崔维兹说:“别浪费时间,詹诺夫,赶快进去。别等踏板了,爬进去吧。”

崔维兹自己紧跟在后,并且用调低强度的手铳喷着闸门边缘。当踏板放下后,他也照样喷了一遍。然后他才发出关闭闸门的讯号,同时继续喷洒热线,直到闸门完全关闭为止。

崔维兹说:“我们已经进了气闸,宝绮思。我们会在这里待几分钟,你还是什么都别做!”

宝绮思的声音传了过来,她说:“给我一点提示。你们都还好吗?裴怎么样?”

裴洛拉特说:“我在这里,宝绮思,而且好得很,没什么好担心的。”

“你这么说就好,裴。可是待会儿一定要有个解释,我希望你了解这一点。”

“一言为定。”崔维兹一面说,一面打开气闸内的灯光。

穿着太空衣的两人面面相觑。

崔维兹说:“我们要将这颗行星的空气尽量抽出去,所以得耐心等一会儿。”

“太空艇的空气呢?要不要放进来?”

“暂时不要。我跟你一样急着挣脱这套太空衣,詹诺夫。但我先要确定已完全摆脱了跟我们一块进来——或是粘在我们身上的孢子。”

落`霞`小`说l uo x i a . c o m

借着气闸灯光差强人意的照明,崔维兹将手铳对准闸门与艇体的内侧接缝,很有规律地先沿着地板喷洒热线,然后向上走,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地板。

“现在轮到你了,詹诺夫。”

裴洛拉特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崔维兹又说:“你大概会感到有点热,但应该不会有更糟的感觉。如果开始觉得不舒服,你就赶紧说。”

他将不可见的光束对准对方面板喷洒,尤其是边缘部分,然后一步步扩及太空衣其他各处。

“抬起两只手臂,詹诺夫。”他喃喃地发号施令,接着又说:“把双臂搭在我的肩膀上,抬起一条腿来,我必须清理你的鞋底。现在换另一只脚,你觉得太热吗?”

裴洛拉特说:“不怎么像沐浴在凉风中,葛兰。”

“好啦,现在换我尝尝自己的处方是什么滋味,也帮我全身喷一喷。”

“我从来没拿过手铳。”

“你一定要拿着。像这样抓紧,用你的拇指按这个小按钮,同时用力压紧皮套。对,就是这样。现在对着我的面板喷,要不停地慢慢移动,詹诺夫,别在一处停留太久。接着喷头盔其他部分,然后往下走,对准脸颊和颈部。”

崔维兹不断下达指令,直到全身都被喷得热乎乎,出了一身又粘又腻的汗水之后,他才将手铳要回来,检查了一下能量指标。

“已经用掉一大半。”说完,他开始很有规律地喷洒气闸内部,每面舱壁都来回喷了好几遍。直到手铳耗光电力,而且由于持久的高速放电而变得烫手,他才将手铳收回皮套中。

这个时候,他才终于发出进入太空艇的讯号。内门打开时,立刻传来一阵嘶嘶声,空气瞬间涌入气闸,令他觉得精神为之一振。空气的清凉以及对流作用,能将太空衣的热量急速带走,效率要比热辐射高出许多倍。他的确马上感到冷却的效果,那或许只是一种想象,但不论想象与否,他都十分欢迎这种感觉。

“脱掉太空衣,詹诺夫,把它留在气闸里面。”崔维兹说。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裴洛拉特说,“我第一优先想做的事,就是好好冲个澡。”

“那可不是第一优先。事实上,在此之前,甚至在你纾解膀胱压力之前,恐怕你得先跟宝绮思谈一谈。”

宝绮思当然在等他们,脸上流露出关切的神情。菲龙则躲在她后面探头探脑,双手紧紧抓住宝绮思的左臂。

“发生了什么事?”宝绮思以严厉的口吻问道,“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在预防传染病,”崔维兹冷冰冰地说,“所以我要打开紫外辐射灯。取出墨镜戴上,请勿耽搁时间。”

等到紫外线加入壁光之后,崔维兹才将湿透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每件都用力甩了甩,还拿在手中翻来覆去转了半天。

“只是为了预防万一。”他说,“你也这样做,詹诺夫。还有,宝绮思,我得全身剥个精光,如果会令你不自在,请到隔壁舱房去。”

宝绮思说:“我既不会不自在,也不会感到尴尬。你的模样我心里完全有数,我当然不会看到什么新鲜东西。什么样的传染病?”

“只是些小东西,但若任其自由发展,”崔维兹故意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会给人类带来极大的灾害,我这么想。”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