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篇 梅尔波美尼亚 第十四章 死星 · 60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0

崔维兹觉得很沮丧。这趟寻找从开始到现在,他的几个小胜利都没有什么重要性,只算暂时让失败擦身而过。

现在,他延后了跃迁到第三个太空世界的时间,结果令其他人也感染到不安的情绪。当他终于下定决心,必须让电脑将太空艇驶入超空间时,裴洛拉特站在驾驶舱门口,一脸严肃的表情,宝绮思则位于他后侧。就连菲龙也站在那里,紧紧抓住宝绮思的手,面容严肃地盯着崔维兹。

崔维兹抬起头,目光从电脑移开,带着几分火气说:“好一个全家福!”他会这么说,纯粹是由于心神不宁。

他开始指示电脑进行跃迁,故意安排当重返普通空间时,让太空艇与目标恒星的距离超过实际需要。他告诉自己,那是因为在前两个太空世界上发生的事,让他学到了谨慎的重要性,但事实上他并不相信这种解释。他知道,在自己内心深处,其实是希望在重返普通空间时,和那颗恒星还有相当的距离,因而无法确定它究竟有没有可住人行星。这能让他先作几天太空旅行,然后才获悉答案,并且(也许)面对失败的苦果。

因此,这时在“全家福”的观礼下,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憋了一会儿,再像吹口哨似的吐出来。与此同时,他对电脑下达最后一道指令。

群星的图样默默进行着不连续的变化。最后,显像屏幕变得较为空洞,因为他们已经来到一处恒星较疏的区域。在靠近中央的位置,可以见到一颗闪闪发亮的星辰。

崔维兹咧嘴大笑,因为这也算一项胜利。毕竟,第三组坐标可能是错的,可能根本看不到符合条件的G型恒星。他看了其他人一眼,然后说:“就是它,第三号恒星。”

“你确定吗?”宝绮思轻声问。

“注意看!”崔维兹说,“我要把屏幕转成电脑银河地图的同心画面,如果那颗明亮的恒星消失了,就代表地图没有收录,它就一定是我们要找的那颗。”

电脑立即回应他的指令,那颗行星在瞬间消失,连一点过程都没有,仿佛从来不曾存在。其他星像却丝毫未受影响,看来仍是那般庄严壮丽。

“我们找到了。”崔维兹说。

即使如此,他还是让远星号慢速前进,速度仅维持在普通速度的一半。还有一个谜底尚未揭晓,那就是可住人行星是否存在,但他并不急于找出答案。甚至飞行了三天后,这个问题仍然没有任何进展。

不过,或许不能说毫无进展。有一颗距离中心非常遥远的气态巨星,环绕着这颗恒星运转,其白昼区映出黯淡的黄色光芒。从他们目前的位置看来,它就像一弯肥厚的新月。

崔维兹并不喜欢它的模样,但尽量不表现出来。他像个有声旅行指南一样,以平板的语调说:“那里有一颗很大的气态巨星,看起来相当壮观。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它有一对细薄的行星环,还有两颗硕大的卫星。”

宝绮思说:“大多数行星系都具有气态巨星,对不对?”

“没错,可是这颗相当大。根据两颗卫星的距离,以及两者的公转周期判断,这颗气态巨星的质量约为可住人行星的两千倍。”

“那有什么差别?”宝绮思说,“气态巨星就是气态巨星,不论是大是小,对不对?它们距离所环绕的恒星总是极为遥远,而由于过大和过远,所以一律不适宜住人。想要发现可住人行星,我们必须到那颗恒星附近去找。”

崔维兹迟疑了一下,便决定公布实情。“问题是,”他说,“气态巨星会将附近的太空扫干净一大片。没被它们吸收到自身结构中的物质,则会聚结成相当大的天体,形成它们的卫星系。它们阻止了其他的聚结现象,影响力甚至能达到很远的距离。所以气态巨星愈大,就愈有可能是唯一的大型行星;除了那颗气态巨星,行星系中只会有些小行星。”

“你的意思是,这里没有可住人行星?”

“气态巨星愈大,可住人行星存在的机会就愈小。这颗气态巨星如此庞大,简直就是一颗矮恒星。”

裴洛拉特说:“我们可以看看吗?”

于是三人一起盯着屏幕。(菲龙正在宝绮思的舱房看书。)

画面不断放大,直到那个新月形占满整个屏幕。一条细长的黑线跨越新月的上半部,那当然是行星环造成的阴影。行星环本身是一道闪亮的曲线,与行星表面有一小段距离,因此有一小部分延伸到了行星的暗面,然后才被阴影遮蔽。

崔维兹说:“这颗行星的自转轴对公转平面的倾角约为三十五度,而它的行星环当然位于赤道面,所以在目前的轨道位置上,恒星的光线由下方射过来,将行星环投影在赤道上方相当远处。”

裴洛拉特看得出神。“都是些细小的行星环。”

“事实上,已在平均大小之上。”崔维兹答道。

🤡 落`霞-小`说

“根据传说,在地球所属的行星系中,那颗具有行星环的气态巨星,它的环还要更宽、更亮而且更精致得多,甚至那颗气态巨星本身也相形见绌。”

“我一点也不惊讶。”崔维兹说,“一个故事口耳相传上万年,你认为它会被愈说愈小吗?”

宝绮思说:“它实在美丽。如果仔细望着那新月形,它似乎会在你眼前翻滚腾挪。”

“那是大气风暴。”崔维兹说,“如果选取适当波长的光波,一般说来可以看得更清楚些。来,让我试试看。”他将双手放到桌面,命令电脑逐一过滤光谱,然后固定在一个适当的波长。

原本微微发亮的新月形,突然变成一团变幻不定的色彩,由于变幻速度实在太快,几乎令人眼花缭乱。最后,它总算固定成橘红色。而在新月内部,有许多正在漂移的螺旋状物体,它们一面运动,一面不断或收紧或松弛。

“真是难以置信。”裴洛拉特喃喃说道。

“太可爱了。”宝绮思说。

没什么难以置信,也一点都不可爱,崔维兹难过地想。裴洛拉特与宝绮思都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完全没想到他们所赞美的这颗行星,大大减低了崔维兹解开谜团的机会。可是话说回来,他们为何要想到这些呢?他俩深信崔维兹的选择正确,两人只是陪伴他进行求证,本身并没有心理负担,自己根本不该责怪他们。

他说:“暗面看来虽然很黑,但我们若能看到波长比可见光稍长一点的光线,就能看出它其实是阴暗深浓的火红色。这颗行星向太空放出大量的红外辐射,因为它大到了几乎红热的程度。它已经超越气态巨星,简直就是一颗‘次恒星’。”

他停了半晌,又继续说:“现在,我们暂时把它抛在脑后,开始寻找可能存在的可住人行星。”

“也许真的存在。”裴洛拉特带着微笑说,“别放弃,老伙伴。”

“我尚未放弃。”崔维兹虽然这样说,自己却不怎么有信心,“行星形成的过程太复杂,无法建立一套严格规律,我们只能以几率来讨论。有那个庞然大物在太空中,几率便会降低许多,可是并不等于零。”

宝绮思说:“你何不这样想——前面两组坐标,分别提供了一个太空族居住的行星,那么这第三组坐标,既然已经提供一颗符合条件的恒星,也应该能让你找到一颗可住人行星。为什么还要谈几率呢?”

“我当然希望你说得对。”崔维兹说,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安慰,“现在我们要飞出行星轨道面,向中心的恒星前进。”

他说出这个意图后,电脑几乎立刻开始行动。他靠在驾驶座上,再次肯定一件事实:驾驶一艘拥有如此先进电脑的重力太空艇,后遗症之一是再也不能——再也不能驾驶任何其他型号的船舰。

他还能忍受亲自进行那些计算吗?还能忍受必须考虑加速效应,并限定在合理范围之内吗?最可能出现的状况,是他会忘掉那些问题,而让船舰全速前进,直到他与其他乘客都被抛向舱壁,撞得粉身碎骨为止。

嗯,那么,他将永远继续驾驶远星号——或是其他一模一样的太空艇,只要他能忍受那么一点点的不同。

由于他想暂且忘掉有没有可住人行星这个问题(不论答案为何),他开始沉思另一件事:他刚才命令太空艇离开轨道面,是飞到轨道面的上方。如果没有必须飞到轨道面之下的特殊原因,驾驶员几乎总会选择向上飞,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严格说来,何必坚持将某个方向想成上方,而将另一侧想成下方呢?太空是完全对称的空间,“上下”纯粹只是约定俗成。

话说回来,在观测一颗行星时,他总会注意到它的自转与公转方向。如果两者都是反时钟,那么手臂举起的方向就是北方,两脚的方向则是南方。而在银河每个角落,总是将北方想象成上方,南方想成下方。

这纯粹是一种规约,可远溯至迷雾般的太古时代,而人类一直盲目沿用至今。一张原本熟悉的地图,如果南面朝上就一定看不懂,必须转过来才显得有意义。除非有特殊状况,否则任何人都会优先选择北方,也就是“上方”。

崔维兹想到三世纪前的一位帝国大将贝尔・里欧思所领导的一场战役。在某个关键时刻,他命令分遣舰队转向轨道面下方,于是敌军一个中队在毫无警戒的情况下,被里欧思逮个正着。后来有人抱怨,说这是一种投机行动——当然是出自输家之口。

如此影响深远且与人类同样古老的规约,一定是源自地球。想到这里,崔维兹的心思又被拉回可住人行星的问题上。

裴洛拉特与宝绮思仍然盯着那颗气态巨星,看它以非常非常缓慢的动作,在屏幕上倒翻着筋斗。现在日照部分渐渐扩大,崔维兹将光谱固定在橘红色波长上,在行星表面翻腾的风暴就变得更狂乱,而且更具催眠力量。

这时菲龙晃进了驾驶舱,但宝绮思认为他应该小睡一会儿,而她自己同样有这个需要。

崔维兹对留下来的裴洛拉特说:“我必须撤掉气态巨星的画面了,詹诺夫。我要让电脑集中全力,开始寻找大小恰当的重力讯标。”

“当然好,老伙伴。”裴洛拉特说。

不过实际情形要复杂得多。电脑所要寻找的,不只是个大小恰当的讯标而已,它还必须发自一颗距离符合条件的行星。还得等上好几天,他才能得到确定的答案。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