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篇 索拉利 第十二章 重见天日 · 55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55

“好吧,那么,”崔维兹带着倦意说,“前进!”他继续以沉着的步伐向太空艇走去,其他三人跟在他后面。

裴洛拉特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打算怎么办?”

“它们若是机器人,就必须服从命令。”

那几个机器人正在等候他们四人。走近之后,崔维兹开始仔细打量它们。

没错,它们一定是机器人。它们的脸部看来仿佛有皮有肉,但是毫无表情,显得相当诡异。它们都穿着制服,除了脸部之外,没有暴露一平方厘米的肌肤,连双手都戴着不透明的薄手套。

崔维兹随便做了一个手势,那是个明确而直接的身体语言,意思是要它们让开。

那些机器人并没有动。

崔维兹低声对裴洛拉特说:“讲出我的意思来,詹诺夫,语气要坚决。”

裴洛拉特清了清喉咙,以很不自然的男中音慢慢地说,同时也像崔维兹那样,挥手表示要它们让开。然后,其中一个似乎高一点的机器人,以冰冷而犀利的声音答了几句。

裴洛拉特转头对崔维兹说:“我想,它说我们是外星人士。”

“告诉它说我们是人类,它必须服从我们。”

此时那机器人再度开口,说的是口音奇特但不难懂的银河标准语。“我了解你的话,外星人士。我会说银河标准语,我们是守护机器人。”

“那么,你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我们是人类,你们必须服从我们。”

“外星人士,我们的程序只让我们服从地主的命令,而你们既不是地主又不是索拉利人。班德地主对常规接触未作回应,因此我们前来进行实地调查,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发现了一艘并非索拉利出厂的太空船,还有几个外星人士,而班德的机器人则全部停摆。班德地主在哪里?”

崔维兹摇了摇头,以缓慢而清晰的声音说:“我们完全不明白你说些什么,我们船上的电脑出了点问题,将我们带到这颗陌生的行星附近,这并不是我们的本意。我们登陆此地,是想找出目前的位置,却发现所有的机器人都已停摆,我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解释不可信。如果这块属地上所有的机器人都停摆,所有的电力通通消失,那么班德地主一定死了。他刚好在你们着陆之际死亡,如果说只是巧合,那是不合逻辑的假设,其中一定有某种因果关系。”

崔维兹又说:“可是电力并没有消失啊,你和其他几个机器人都还能活动。”他这样说只是为了混淆视听,以显示他是个局外人,对这里的状况毫不知情,借以洗脱自己的嫌疑。

那机器人说:“我们是守护机器人,我们不属于任何地主,而是属于整个世界。我们以核能为动力,不受任何地主控制。我再问一遍,班德地主在哪里?”

崔维兹四下看了看,裴洛拉特显得忧心忡忡,宝绮思则紧抿嘴唇,但看来还算冷静。菲龙全身发抖,好在宝绮思将手放到他肩上,他才变得坚强一点,脸上的恐惧也消失了。(宝绮思在设法令他镇定吗?)

那机器人说:“再问一次,这是最后一次,班德地主在哪里?”

“我不知道。”崔维兹绷着脸说。

那机器人点了点头,它的两个同伴便迅速离去。然后它说:“我的守护者同僚将搜索这所宅邸,在此期间,你们将被留置此地接受盘问。把你佩挂在腰际两侧的东西交给我。”

崔维兹退了一步。“这些东西不会伤人。”

“别再乱动。我没问它们会不会伤人,我要你把它们交出来。”

“不行。”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

那机器人迅速向前迈出一步,猛然伸出手臂,崔维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机器人一只手已搭上他的肩头。那只手用力收紧,同时向下猛压,令崔维兹跪了下来。

那机器人又说:“交出来。”它伸出另一只手。

“不。”崔维兹喘着气说。

此时宝绮思冲过去,将手铳从皮套中掏出来。崔维兹遭到机器人钳制,根本无法阻止她的行动。宝绮思将手铳递给那机器人。“给你,守护者,”她说,“并请你稍等一下——这是另一件,现在放开我的同伴。”

那机器人握着两件武器向后退去,崔维兹慢慢站起来,猛搓着左肩,脸孔痛苦地扭曲。

(菲龙开始轻声抽噎,心慌意乱的裴洛拉特连忙将他抱起来,紧紧搂着他。)

宝绮思以极其愤怒的语气,对崔维兹悄声道:“你为什么要跟它斗?它用两根指头就能把你捏死。”

崔维兹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说:“你为什么不对付它?”

“我在试啊,但这需要时间。它的心灵没有空隙,程序设计得精密无比,我根本找不到漏洞可钻。我必须好好研究一下,你得设法拖延时间。”

“别研究它的心灵,把它摧毁就行了。”崔维兹说这句话时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宝绮思向那个机器人瞥了一眼,看到它正专注地研究那两件武器,而留在它身边的另一个机器人,则负责看守他们这些外星人士。对于崔维兹与宝绮思之间的耳语,它们两个似乎都没兴趣。

宝绮思说:“不行,不能摧毁它。在先前那个世界,我们杀害过一只狗,又伤了另一只,而在这个世界,你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又很快瞥了一下那两个守护机器人,“盖娅从不无故屠杀生灵,我需要时间来和平解决。”

她后退了几步,双眼紧盯着那个机器人。

那机器人说:“这两件是武器。”

“不是。”崔维兹说。

“是的,”宝绮思说,“不过它们现在失效了,它们的能量已经被抽光。”

“真是这样吗?你们为何要携带能量被抽光的武器?也许它们还有些能量。”那机器人抓起其中一件,将拇指放在正确的位置上,“是这样启动的吗?”

“没错。”宝绮思说,“假如它还存着能量,你用力一压,它就会被启动——但是它没有能量。”

“确定吗?”那机器人将武器对准崔维兹,“你还敢说如果我启动,它不会生效?”

“它不会生效。”宝绮思说。

崔维兹僵在那里,连话都讲不清楚。在班德将手铳中的能量抽光后,他曾试过一次,证实它已经完全失效。可是那机器人拿的是神经鞭,崔维兹并未测试过。

即使神经鞭残存一点点能量,也足以刺激痛觉神经,而崔维兹将产生的感觉,会让刚才那一抓好像亲昵的爱抚。

在“舰队学院”受训时,崔维兹跟每个学员一样,曾被迫接受神经鞭的轻微一击。那只是要让他们尝尝滋味,崔维兹觉得一次就绰绰有余。

那机器人启动了武器,一时之间,崔维兹吃力地咬紧牙关,然后又慢慢放松——神经鞭的能量也全被抽光了。

那机器人瞪了崔维兹一眼,再将两件武器丢到一旁。“这些武器怎么会被抽光能量?”它质问道,“如果它们失效了,你为什么还要带在身上?”

崔维兹说:“我习惯了这个重量,即使能量没了,我仍然会随身携带。”

那机器人说:“这样讲根本没道理,你们都被捕了。你们将接受进一步的盘问,而如果地主们作出决定,你们就会被停摆。怎样打开这艘太空船?我们必须进去搜查。”

“那样做没什么用的。”崔维兹说,“你不了解它的构造。”

“即使我不懂,地主们也会懂得。”

“他们也不会了解。”

“那么你就得解释清楚,让他们能够了解。”

“我不会那样做。”

“那么你就会被停摆。”

“我停摆了,你就得不到任何解释。不过我想,即使作出解释,我一样会被停摆。”

宝绮思喃喃地说:“继续下去,我逐渐解开它脑部的运作奥秘了。”

那机器人并未理会宝绮思。(是她造成的结果吗?崔维兹这么想,而且极度希望真是这样。)

那机器人将注意力牢牢罩在崔维兹身上。“如果你制造麻烦,我们将令你部分停摆。我们会损坏你,然后你就会把我们想知道的告诉我们。”

裴洛拉特突然喊道:“慢着,你不能这么做。守护者,你不能这么做。”声音听来好像他被掐住了脖子。

“我接受了详尽的指令,”那机器人以平静的语气说,“我可以这样做。我会尽量减少损坏的程度,只要能问出答案就好。”

“可是你不能这么做,绝对不能。我是外星人士,我的两个同伴也一样。可是这孩子,”裴洛拉特看了看仍抱在手中的菲龙,“是个索拉利人。他会告诉你该做些什么,你必须服从他。”

菲龙张大眼睛望着裴洛拉特,但是眼神似乎很空洞。

宝绮思拼命摇头,可是裴洛拉特望着她,现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那机器人的目光在菲龙身上停了一下,然后它说:“这个儿童一点都不重要,他没有转换叶突。”

“他尚未拥有发育完成的转换叶突,”裴洛拉特喘着气说,“但他将来总会有的,他是个索拉利儿童。”

“他是个儿童,但他没有发育完成的转换叶突,所以不能算是索拉利人。我没有必要听从他的命令,也没有必要保护他。”

“但他是班德地主唯一的子嗣。”

“是吗?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就像过度兴奋时一样,裴洛拉特又结巴了。“怎……怎么会有其他小孩在这块属地上?”

“你怎么知道不会另有十几个?”

“你看到其他小孩了吗?”

“现在是我在发问。”

此时,另一个机器人拍拍那机器人的手臂,转移了它的注意力。刚才被派去搜索宅邸的两个机器人,现在正快步跑回来,然而脚步有些踉跄。

突然间一片鸦雀无声,直到它们来到近前,其中一个才以索拉利语开始说话。它一番话讲完之后,四个机器人似乎都失去了弹性。一时之间,它们显得萎靡不振,像是泄了气一样。

裴洛拉特说:“它们找到班德了。”崔维兹根本来不及挥手阻止他。

那机器人慢慢转过身来,以含糊不清的声音说:“班德地主死了。可是你们刚才那句话告诉我们,你们已经知晓这件事实。怎么会这样呢?”

“我怎么知道?”崔维兹凶巴巴地说。

“你们知道他死了,你们知道在里面能找到他的尸体。除非你们曾经到过那里,除非就是你们结束了他的生命,否则你们怎能知道?”那机器人的发音渐渐恢复正常,表示它已经消化了这个震撼,变得比较可以承受了。

此时崔维兹说:“我们怎能杀死班德?他拥有转换叶突,能在瞬间将我们摧毁。”

“你怎知道转换叶突能做和不能做些什么?”

“你刚才提到了转换叶突。”

“我只不过提到而已,并没有描述它的特性或功能。”

“我们从一场梦中得知的。”

“这个答案并不可信。”

崔维兹说:“你假设我们导致班德死亡,这同样不可信。”

裴洛拉特补充道:“而且无论如何,班德地主若是死了,这块属地现在就由菲龙地主控制。地主在这里,你们必须服从他。”

“我解释过了,”那机器人说,“转换叶突尚未发育完成的儿童,不能算是索拉利人,因此他不能成为继承人。我们报告了这个坏消息之后,另一个年龄适当的继承人会尽快飞来。”

“菲龙地主又怎么办?”

“根本没有所谓的菲龙地主。他只是个儿童,而我们的儿童过剩,他会被销毁。”

宝绮思激动地说:“你不敢。他好歹是个孩子!”

“并不一定由我执行这个行动,”那机器人说,“而且绝非由我作成决定,这要由所有的地主达成共识。然而,在儿童过剩时期,我很清楚他们的决定会是什么。”

“不行,我说不行。”

“不会有任何痛苦的。但另一艘航具就快到了,当务之急是进入原先的班德宅邸,召开一次全息审议会,以便产生继承人,并决定怎样处置你们。把那个儿童交给我。”

宝绮思从裴洛拉特怀中,将陷入半昏迷的菲龙一把抢过来。她紧紧抱着他,试图用肩膀支撑他的重量,并且说:“不准碰这孩子。”

那机器人再度猛然伸出手臂,同时迈出脚步,想要抓走菲龙。但在它展开行动之前,宝绮思早已迅速闪到一侧。然而机器人却继续前进,仿佛宝绮思仍站在原地。接着,它全身僵硬地向前栽倒,以双脚脚尖为枢轴,直挺挺扑向地面。其他三个机器人则站在原处静止不动,眼神一律涣散无光。

宝绮思开始哭泣,还带着几分愤怒。“我几乎找到了适当的控制法,它却不给我最后一点时间。我没有选择余地,只好先下手为强,现在这四个都停摆了。趁着援军尚未降落,我们赶紧上太空艇吧。我现在身心俱疲,再也无法对付其他机器人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