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篇 索拉利 第十二章 重见天日 · 5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53

崔维兹愁眉苦脸地四下张望。他虽然知道刚才是从哪里进来的,但他不会因此产生幻想,认为他们有可能原路折回。毕竟,他对那些拐弯抹角的道路未曾留心。谁会想到他们竟然落到这个地步,不得不自行折返,只有明灭不定的幽暗光芒为他们指路。

他说:“你认为自己有办法启动那辆车吗,宝绮思?”

宝绮思说:“我确定自己做得到,崔维兹,但那并不表示我会驾驶。”

裴洛拉特说:“我想班德是靠精神力量驾驶的。车子在行驶的时候,我没看到他碰过任何东西。”

宝绮思温柔地说:“没错,裴,他用的是精神力量,可是该如何使用精神力量呢?你当然会说是借着操纵装置,这点绝对没错,但我若不熟悉操纵装置的使用方法,就根本毫无帮助,对不对?”

“你好歹试一试。”崔维兹说。

“如果要去试,我必须将全副心神放在它上面,这样一来,我怀疑自己是否还能维持照明的灯光。即使我学会了如何操纵,在黑暗中这辆车子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想,看来我们必须徒步游荡了?”

“恐怕只好这样了。”

崔维兹凝视着前方,除了他们近旁笼罩着幽暗的光芒,此外尽皆是厚实沉重的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

他说:“宝绮思,你还能感受到那个受惊的心灵吗?”

“还可以。”

“你能不能分辨它在哪里?能不能带领我们到那里去?”

“精神感应是直线行进的,几乎不会被普通物质折射,所以我能判断它是来自那个方向。”

她直指着黑漆漆的墙壁,继续说:“但我们不能穿墙而过,最好的办法就是沿着回廊走,一路选择感应变得愈来愈强的方向。简单地说,我们得玩一玩‘跟着感觉走’的游戏。”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裴洛拉特却踌躇不前。“慢着,葛兰,不论那是什么东西,我们真想找到它吗?如果它感到恐惧,或许我们同样会有恐惧的理由。”

崔维兹不耐烦地摇了摇头。“我们毫无选择余地,詹诺夫。不论它是否感到恐惧,总是一个心灵,它可能会愿意指点我们——或者我们能设法叫它指点回到地面的途径。”

“而我们就让班德躺在这里?”裴洛拉特语带不安地说。

崔维兹抓住他的手肘。“来吧,詹诺夫,这点我们也没有选择。终究会有某个索拉利人重新启动这个地方,然后某个机器人就会发现班德,会为他料理后事——我希望是在我们安然离去之后。”

他让宝绮思在前面带路,不论走到哪里,她身边的灯光总是最亮。在每一个门口,以及回廊的每个岔路,她都会停下脚步,试图感知那股恐惧来自何方。有时她会在走进一扇门或绕过某个弯路后,又重新折返,尝试另一条路径。崔维兹只能袖手旁观,一点也帮不上忙。

每当宝绮思下定决心,坚决地朝某个方向前进时,她前方的灯光便会亮起来。崔维兹注意到,现在这些灯光似乎较为明亮——可能是由于他的眼睛适应了昏暗的环境,也可能是宝绮思学会了如何更有效地转换能量。有一次,遇到一根那种插入地底的金属棒,她便将手放在上面,灯光的亮度立时显著增强。她点了点头,好像感到十分满意。

沿途未见任何熟悉的事物,因此几乎可以肯定,他们现在走过的地方,是这座曲折迂回的地底宅邸另外一部分,他们进来的时候并未经过这里。

崔维兹一路注意观察,想要寻找陡然上升的回廊,有时又将注意力转向天花板,试图找出活门的痕迹。结果他一直没有任何发现,那受惊的心灵仍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他们走在寂静中,唯一的声音是自己的脚步声;走在黑暗里,唯一的光芒紧紧包围他们身边;走在死亡的幽谷内,唯一的活物就是他们自己。他们偶尔会发现一两个朦胧的机器人身躯,在昏暗中或立或坐,个个一动不动。有一次,他们看到一个侧卧的机器人,四肢摆出一种古怪的僵凝姿势。崔维兹想,当电力消失时,它一定处于某种不平衡状态,于是立刻倒了下来。不论班德是死是活,都无法影响重力的作用。也许在班德的广大属地各个角落,所有的机器人皆已停摆,或立或卧僵在原地,而在属地的边界,这种情形一定很快会被发现。

但也或许不会,他突然又这么想。当索拉利的一分子即将由于衰老而死亡时,索拉利人应该通通知道,整个世界都会有所警觉,并且预先作好准备。然而,班德正处于盛年,他现在突然暴毙,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预兆。谁会知道?谁会预期这种结果?谁又会期待整个属地停摆呢?

不对(崔维兹将乐观与自我安慰抛在脑后,那会引诱自己变得太过自信,实在太危险了),班德属地所有的活动皆已停止,索拉利人一定会注意到,然后就会立即采取行动。他们都对继承属地有极大的兴趣,不会对他人的死亡置之不理。

裴洛拉特闷闷不乐地喃喃说道:“通风系统停止了。像这种位于地底的场所,一定得保持通风良好。原本有班德供应电力,但现在它已不再运转。”

“没关系,詹诺夫。”崔维兹说,“在这个空旷的地底世界中,还有足够的空气让我们活好几年。”

“我仍然闷得发慌,是心理上的难过。”

“拜托,詹诺夫,别染上了幽闭恐惧症。宝绮思,我们接近些了吗?”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

“近多了,崔维兹。”她答道,“感觉变强许多,我对它的位置也更清楚了。”

她迈出的脚步更为坚定,在需要选择方向时也不再那么犹豫。

“那里!那里!”她说,“我强烈感觉到了。”

崔维兹不以为然地说:“现在就连我也听得到了。”

三个人停下脚步,自然而然屏住了气息。他们可以听到一阵轻柔的呜咽,还夹杂着气喘吁吁的啜泣。

他们循声走进一个大房间,灯光亮起后,他们看到里面满是色彩缤纷的陈设,跟原先所见的房间都完全不同。

房间正中央有个机器人,它微弯着腰,伸出双臂,像是正准备做个亲昵的动作。不过,当然,它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机器人身后传来一阵衣衫拍动的声音。一只睁得圆圆的眼睛畏畏缩缩地从后面探出来,那种令人心碎的啜泣声则一直不断。

崔维兹冲到机器人后面。只听得一声尖叫,一个矮小身形从另一侧冒出来,随即摔倒在地,躺在那里用手蒙住眼睛,两腿胡乱猛踢,仿佛要逐退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同时继续不断尖叫,尖叫——

宝绮思说:“是个孩子!”这句话根本是多余的。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