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篇 索拉利 第十一章 地底世界 · 48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48

崔维兹不时望着宝绮思,她似乎全神贯注在班德身上。崔维兹愈来愈肯定,自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纵使班德不断讴歌自由,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仍然令他无法抗拒。他不可能和机器人作知性的交谈,更不会去找动物聊天。在他的经验中,跟索拉利同胞讲话并不愉快,即使他们有时必须沟通,也一定是迫不得已,绝非自动自发。

另一方面,对班德而言,崔维兹、宝绮思与裴洛拉特虽然只是半性人,他也许认为他们像机器人或山羊一样,不会侵犯他的自由,但他们在智慧上却和他旗鼓相当(或者几乎差不多)。有机会跟他们交谈,是个太难得的享受,他过去从未体验过。

怪不得,崔维兹想,他会这么乐此不疲。而宝绮思(崔维兹百分之两百肯定)正在鼓励这种倾向,只要极其轻柔地推动班德的心灵,便能怂恿他做出原本就非常想做的事。

宝绮思想必正在根据一项假设行事,那就是班德如果说得够多,或许就会透露些关于地球的有用讯息。崔维兹认为这很有道理,所以即使对目前的话题并非真正好奇,他仍尽力让谈话继续下去。

“这两个大脑叶突有什么功用?”崔维兹问。

班德说:“它是转换器,由热流开启,可将热流转换成机械能。”

“我不相信,热流并没有那么多。”

“小小半性人,你不用大脑。倘若有很多索拉利人挤在一块,个个都想使用热流,那么的确没错,热流的供应绝对不够。然而,我拥有超过四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些土地全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从这么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我可以任意搜集热流,没人跟我抢,所以热量足敷使用。你明白了吗?”

“在如此宽广的区域搜集热流有那么简单吗?光是集中的过程就得耗费极大能量。”

“或许吧,但我没有留意。我的转换叶突不停地集中热流,因此需要做功时,立刻就能做好。当我将你的武器吸到半空的时候,日照区某团大气放出了过剩的热量,流到阴影区另一团大气中,因此我是利用太阳能帮助我达到目的。我使用的并非机械或电子装置,而是使用神经装置完成这项工作。”他轻轻摸了摸一侧的叶突,“它的运作迅速、有效、不间断,而且毫不费力。”

“不可思议。”裴洛拉特喃喃说道。

“没什么不可思议的。”班德说,“想想眼睛和耳朵的精巧,还有它们如何能将少量的光子和空气振荡转化成讯息。假如你向来不晓得这些器官,也会觉得它们不可思议。相较之下,转换叶突不会更不可思议,只是因为你们不熟悉,才会有这种感觉。”

崔维兹说:“这两个不停运作的转换叶突,你们拿它做些什么?”

“用来经营我们的世界。”班德说,“这块广大属地上的每个机器人,都从我身上获取能量,或者应该说,都靠自然的热流提供它们能源。任何机器人旋转一个开关,或是砍倒一棵树木,能量都是通过精神转换供应——我的精神转换。”

“假如你睡着了呢?”

“不论是睡是醒,转换的过程都会持续进行,小小半性人。”班德说,“当你睡觉的时候,你的呼吸会中断吗?你的心跳会停止吗?到了晚上,我的机器人仍然继续工作,代价仅是使索拉利地心冷却一点点。就大尺度而言,这种变化根本难以察觉。而且我们总共只有一千两百个,因此所用的能量全部加起来,也几乎不会使太阳的寿命缩短,或是令这个世界内部的热量枯竭。”

“你们是否想到过,可以拿它当一种武器?”

班德瞪着崔维兹,仿佛他是个特别难以理解的怪物。“我想你这句话,”他说,“意思是指索拉利或许能根据转换原理制成能量武器,用来对付其他世界?我们为何要那么做?即使我们能击败根据别的原理所制成的能量武器——这根本无法肯定——我们又能得到些什么?控制其他的世界吗?我们已经拥有一个理想的世界,为什么还要其他世界呢?我们想要支配半性人,把他们当奴工吗?我们已有机器人,就这项功能而言,它们比半性人好得多。我们已经有了一切,除了希望不受干扰,我们不再需要什么。听我说,我再给你们讲个故事。”

“讲吧。”崔维兹说。

“两万年前,当地球上的半性动物开始成群飞向太空时,我们撤迁到了地底。其他太空世界则决心和来自地球的新殖民者对抗,因此他们对地球发动了攻击。”

“攻击地球?”崔维兹很高兴终于谈到正题,他尽力掩饰得意之色。

“是的,攻击敌人的核心。就某方面而言,这是个聪明的举动。如果你想杀死一个人,不会攻击手指或脚后跟,你会直指心脏要害。而我们的太空族同胞,未能完全戒除人类的脾气,竟然造成地球表面的强烈放射性,使得这个世界大部分地区再也无法住人。”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裴洛拉特捏紧拳头迅速挥动,像是想要拍板定案,“我就知道不可能是自然现象,那是怎样造成的?”

“我不知道是怎样造成的,”班德显得毫不关心,“总之,这对太空族也没什么好处,那才是故事的重点。后来银河殖民者继续蜂拥而出,而太空族——则逐渐灭绝。他们也曾力图一争长短,最后仍消失无踪。我们索拉利人则隐居起来,拒绝参加这场竞争,所以我们方能绵延至今。”

“银河殖民者也是。”崔维兹绷着脸说。

“没错,但不会永远如此。群居动物一定会内斗,一定会你争我夺,而最后终将灭亡。那或许需要好几万年的时间,但我们可以等。一旦此事成真,我们索拉利人,全性、独居、解放的索拉利人,便能将银河据为己有。那时,除了我们自己的世界,我们还能随意利用或放弃任何一个世界。”

“可是有关地球的事迹,”裴洛拉特一面说,一面不耐烦地弹响手指,“你告诉我们的是传说还是史实?”

“如何分辨两者的差异呢,半性人裴洛拉特?”班德说,“所有的历史多少都能算是传说。”

“但你们的记录是怎么说的?我能看看这方面的记录吗,班德?请你了解一件事,神话、传说和太古历史都是我的研究领域,我是钻研这些题目的学者,尤其是和地球有关的题目。”

“我只是转述听来的故事。”班德说,“其实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记录。我们的记录所记载的,全部是索拉利本身的事务,即使提到其他的世界,也都是有关他们侵犯我们的史实。”

“地球当然侵犯过你们。”裴洛拉特说。

“有此可能,但即便如此,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而在所有的世界中,我们最厌恶的就是地球。即使我们有过地球的任何记录,由于极度的反感,我也肯定那些记录早就被销毁了。”

崔维兹咬牙切齿,显得极为懊恼。“被你们销毁的?”他问。

🐆 落l霞x小x说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班德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崔维兹身上。“这里没有别人。”

裴洛拉特不肯轻易放弃,继续追问:“你还听说过哪些有关地球的事?”

班德想了一下,然后说:“我年幼的时候,曾经听机器人讲过一则故事,内容是说一个地球男子来到索拉利,以及有个索拉利女子跟他离去,后来她成了银河中的重要人物。然而,依我看,那只是个杜撰的故事。”

裴洛拉特咬了一下嘴唇。“你确定吗?”

“这种事我又如何确定?”班德道,“话说回来,一个地球人竟敢前来索拉利,而索拉利又竟然容许如此的入侵,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更不可能的是,一个索拉利女子居然自愿离开这个世界——我们那时还是半性人,但仍然不可思议。不过别谈这些了,我带你们去参观我的家。”

“你的家?”宝绮思四处张望了一下,“我们不是已经在你家了吗?”

“根本还没有。”班德说,“这是一间会客室,一间影像室。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在此处会见我的索拉利同胞,他们的影像会出现在墙壁上,或者以三维像出现在墙壁前。因此,这个房间是集会的场所,不是我家的一部分。跟我来吧。”

他向前走去,并未回头看看他们是否跟来,但是站在角落的四个机器人也开始移动。崔维兹明白,倘若他和两位同伴不自动跟上去,那些机器人就会委婉地押着他们走。

此时那两位同伴站了起来,崔维兹对宝绮思耳语道:“你是不是一直让他说个不停?”

宝绮思按了按他的手,又点了点头。“然而,我还是希望能知道他的意图。”她补充道,声音中透着不安的情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