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篇 索拉利 第十章 机器人 · 45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45

裴洛拉特的讶异与崔维兹不相上下,但他显然还带着一分惊喜。

“听起来是不是很奇怪?”他说。

崔维兹转头望向他,用相当不客气的口吻说:“不是奇怪,根本就是叽哩呱啦。”

裴洛拉特说:“绝不是叽哩呱啦,这也是银河标准语,只不过非常古老。我能听懂几个字,如果写出来的话,我也许可以轻易看懂,真正难解的是发音。”

“那么,它说些什么?”

“我想它在告诉你,它不了解你说什么。”

宝绮思说:“我听不懂它说什么,但我感知的情绪是迷惑,这点刚好吻合。前提是,我要能信任自己对机器人情绪的分析——或者说,要真有机器人情绪这回事。”

裴洛拉特说了一些话,他说得非常慢,而且相当吃力。三个机器人动作一致地迅速点了点头。

“那是什么意思?”崔维兹问。

裴洛拉特说:“我说我讲得不好,但我愿意尝试,请它们多给我一点时间。天哪,老弟,这真是有趣得吓人。”

“真是失望得吓人。”崔维兹喃喃说道。

“你可知道,”裴洛拉特说,“银河中每一颗住人行星,都会发展出别具一格的语文,所以银河中总共有千万种方言,有时相互之间几乎无法沟通,但它们都统一在银河标准语之下。假定这个世界已经孤立了两万年,它的语言应该和银河其他各处愈离愈远,逐渐演变成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但事实并非如此,或许是因为这是个仰赖机器人的社会,而机器人听得懂的语言,就是设定其程序所用的语言。长久以来,这个世界一直没有重新设定机器人的程序,反倒是中止了语言的演化,所以我们现在听到的,只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银河标准语罢了。”

“这是个很好的例子,”崔维兹道,“说明机器人化社会如何被迫停滞不前,因而开始衰退。”

“可是,我亲爱的伙伴,”裴洛拉特抗议道,“保持一种语言几乎长久不变,并不一定是衰退的征候。这样做其实有不少优点,能让历史文件在数世纪、数千年后仍然保有意义,历史记录的寿命和权威性便会相对增加。在银河其他各处,哈里・谢顿时代的敕令所使用的语文,现在已经显得颇有古风了。”

“你懂这种古银河语吗?”

“谈不上懂,葛兰。只是在研究古代神话传说的过程中,我领略到了一点窍门。字汇并非全然不同,但是词性变化却不一样,而且有些惯用语我们早已不再使用。此外,正如我刚才所说,如今发音已经完全变了。我可以充当翻译,可是无法做得很好。”

崔维兹心虚地吁了一口气。“一点点好运,总算聊胜于无。继续吧,詹诺夫。”

裴洛拉特转向机器人,愣了一会儿,又转过头来望着崔维兹。“我该说些什么?”

“我们单刀直入吧,问它们地球在哪里。”

裴洛拉特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同时夸张地比手画脚。

那些机器人互相望了望,发出一些声音来,然后中间那个对裴洛拉特说了几句话。裴洛拉特一面回答,一面双手向两侧伸展,像是在拉扯一条橡皮筋。那个机器人再度回答,它像裴洛拉特一样谨慎,每个字都说得又慢又仔细。

裴洛拉特对崔维兹说:“我不确定有没有把‘地球’的意思表达清楚。我猜它们认为我指的是这颗行星上的某个地区,它们说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区。”

🤡 落`霞-小`说

“它们有没有提到这颗行星的名字,詹诺夫?”

“它们提到的那个名字,我的最佳猜测是‘索拉利’三个字。”

“在你搜集到的传说中,你听说过吗?”

“没有,就和我从未听过奥罗拉一样。”

“好,问问它们在天上,在群星之间,有没有任何地方叫地球,你向上指一指。”

经过一番交谈之后,裴洛拉特终于转过身来说:“我唯一能从它们口中套出来的,葛兰,就是天上没有任何地方。”

宝绮思说:“问问那些机器人有多大年纪,或者应该说,它们已经运作多久了。”

“我不知道‘运作’该怎么说。”裴洛拉特摇了摇头,“事实上,我也不确定会不会说‘多大年纪’,我不是个很好的翻译。”

“尽力而为吧,亲爱的裴。”宝绮思说。

又经过一番交谈后,裴洛拉特说:“它们已经运作了二十六年。”

“二十六年。”崔维兹不以为然地喃喃说道,“它们比你大不了多少,宝绮思。”

宝绮思突然以高傲的语气说:“事实上……”

“我知道,你是盖娅,已经几千几万岁了。无论如何,这些机器人自身经验中并没有地球,而且在它们的记忆库中,显然没有任何对它们无用的资料,所以它们才会对天文学一无所知。”

裴洛拉特说:“在这颗行星的其他地方,或许还有最早期的机器人。”

“我很怀疑,”崔维兹说,“不过还是问问它们吧,詹诺夫,只要你想得出该怎么问。”

这次的问答是一段相当长的对话,最后裴洛拉特终于打住,他的脸涨得通红,一副明显受挫的神情。

“葛兰,”他说,“它们想表达的,我有一部分听不懂,但是根据我的猜测,较老的机器人都被用来当作劳工,所以什么事也不知道。假使这个机器人是真人,我会说它在提到那些老机器人时,用的是轻蔑的口气。这三个是管家机器人,它们自己这么说的,而且在被其他机器人取代之前,它们是不会变老的。它们才是真正有知识的一群——这是它们的说法,不是我说的。”

“它们知道得也不多,”崔维兹咆哮道,“至少不知道我们想知道的事。”

“我现在后悔了,”裴洛拉特说,“我们不该那么匆忙地离开奥罗拉。我们若能在那里发现一个存活的机器人,它本身记忆中就会含有地球的资料。而我们一定会发现的,因为我遇见的第一个就一息尚存。”

“只要它们的记忆完好无缺,詹诺夫,”崔维兹说,“我们随时可以回到那里。倘若我们必须回去,不论有没有野狗群,我们都一定会那么做。可是,假如这些机器人只有二十几岁,它们的制造者必定在附近,而那些制造者必定是人类,我这么想。”他又转向宝绮思,“你确定感测到……”

她却举起一只手,制止他再说下去,脸上则露出紧张而专注的表情。“来了。”她低声说。

崔维兹转头向小丘望去。从小丘背后出现、大步朝他们走来的,是个如假包换的人类身形。那人肤色苍白,头发很长但颜色不深,头部两侧微微鼓起。他面容严肃,但看来相当年轻,裸露在外的手臂与腿部都没有什么肌肉。

三个机器人让出一条路,他走到它们之间,停下了脚步。

他以清晰而愉悦的声音开始说话,用词虽然古老,仍然算是银河标准语,而且不难听懂。

“欢迎,太空来的浪者。”他说,“你们跟我的机器人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