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篇 奥罗拉 第九章 面对野狗群 · 37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7

崔维兹无法有条不紊地思考目前的处境,他的思绪成了许多一闪即逝的片段,顺序古怪而扭曲。如果事后他能厘清思路,大致应该是这个样子——

宝绮思先前曾极力主张,人类将一颗行星改造之后,注定会建立一个非平衡的自然界,唯有借着不断的努力,才有可能勉强维系。比如说,银河殖民者从来不带大型猎食动物随行,小型的则无可避免,例如昆虫或寄生物,甚至小型的鹰隼和尖鼠等等。

至于在传说中,以及含意模糊的文学作品里出现的猛兽,老虎、灰熊、海怪、鳄鱼,谁会将它们从一个世界带到另一个世界——即使那样做真有意义?而又会有什么意义呢?

这意味着人类是唯一的大型猎食动物,可以随心所欲摄取各种动物与植物。若是没有人类介入,那些动植物将会由于繁衍过剩,导致生存受到威胁。

假如人类由于某种原因而消失,其他猎食动物必将取而代之。会是哪种猎食动物呢?人类能够容忍的最大猎食动物是猫和狗,它们早已被人类驯服,生活在人类的荫庇下。

万一不再有人饲养它们呢?那时它们必须自己寻找食物才能活下去,而且事实上,那些猎物也因此得以存活。后者的数量必须维持一个定值,否则过度繁殖所带来的灾害,将百倍于遭到猎捕的损失。

因此狗类会继续增殖,各类品种应有尽有,其中大型狗只会攻击大型的、无人照料的草食动物,小型的则会猎捕鸟类与啮齿类。猫在夜间捕食,狗在白昼行动;前者单打独斗,后者则成群结队。

或许通过演化,最后会产生更多不同的品种,来填补生态席位多余的空缺。会不会有些狗类最后发展出水中活动的本领,而能靠鱼类维生?而有些猫类则发展出滑翔能力,得以攫获空中与地表那些行动笨拙的鸟类?

正当崔维兹绞尽脑汁,想要有条理地考虑一下该如何行动时,这些意识的片段却一股脑涌现出来。

此时野狗的数目不断增加,他数了一下,现在总共有二十三只围绕着这棵树,此外还有好些在渐渐迫近。这群野狗的数量究竟有多少?那又有什么关系?现在已经够多了。

他从皮套中掏出手铳,可是手中握着坚实铳柄的感觉,并未给他带来希望中的安全感。他上次填充能量丸是什么时候?他总共能发射几次?当然不到二十三次。

裴洛拉特与宝绮思又该怎么办呢?如果他们出现,那些野狗会不会转而攻击他们?即使他们不现身,难道就一定安然无事吗?假使狗群嗅到废墟中还有两个人,有什么能阻止它们跑到那里去攻击他们?绝对没有什么门或栏杆可供阻挡一阵。

宝绮思能不能抵御它们的进攻,甚至将它们驱走?她能否将超空间那头的力量集中,提升到需要的强度?她又能维持那些力量多久?

那么,他应不应该呼救?如果他高声喊叫,他们会不会立刻跑过来?而在宝绮思瞪视之下,那些野狗会不会四下逃窜?(真需要瞪视吗?或者只是一种精神活动,不具那种能力的旁观者根本无法侦知?)或者,他们若是出现,会不会在他面前被撕成碎片,而他只能相当安全地高坐树上,眼睁睁看着这幕惨剧,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他一定得使用手铳。只要他能杀死一只,把其他的野狗暂时吓退,他就可以爬下树来,呼叫裴洛拉特与宝绮思。假如那些野狗显出折返的意图,他会再杀一只,然后他们三人便能冲进太空艇中。

他将微波束的强度调到四分之三,那足以令一只野狗毙命,同时带来巨大的响声。巨响可将其他野狗吓跑,这样就能替他节省一些能量。

他仔细瞄准狗群中央的某一只,它似乎(至少,在崔维兹自己的想象中)比其他狗散发出更浓的敌意。或许只是因为它显得特别安静,因而好像对它的猎物有更残酷的企图。现在,那只狗直直盯着他手中的武器,仿佛表示崔维兹的手段再凶,它也不放在眼里。

崔维兹突然想到,自己从未对任何人动用过手铳,也从来没有目睹别人使用过。在受训的时候,他曾经射击过人形靶。那个人形由皮革与塑料制成外皮,内部装满纯水,被射中之后,里面的水几乎瞬间到达沸点,随即猛然爆开,将整个外皮炸得稀烂。

可是,在没有任何战事的年代,谁会射击一个活生生的人呢?又有什么人敢在手铳之下反抗,令自己死在铳下?只有在这里,在这个由于人类消失而变得病态的世界……

人脑有一种奇特的能力,会注意到一些全然无关紧要的事物。崔维兹现在就是这样,他突然发觉有一团云遮住阳光,与此同时,他按下了扳机。

从铳口延伸到那只狗的直线上,凭空出现一道奇异的闪光,若非云团刚好遮住太阳,那道模糊的光芒可能根本看不到。

那只狗一定突然感到全身发热,身子稍微动了一下,好像准备跳起来。而在下一刹那,它的身体就爆炸了,部分的血液与细胞组织也随即气化。

不过爆炸声却小得令人失望,这是因为狗皮不如人形靶的外皮那般坚韧。然而那只野狗的肌肉、毛皮、鲜血与骨胳仍是四散纷飞,令崔维兹胃部一阵翻腾。

其他的野狗马上后退,有些被高温的碎肉打到,滋味想必不好受。不过,它们只迟疑了片刻,突然又挤成一团,争相吞食那些血肉,使崔维兹感到更加恶心。他没有把它们吓跑,反而为它们提供了食物,它们无论如何是不会离开了。事实上,鲜血与熟肉的气味将引来更多野狗,或许,还会有其他小型猎食动物闻风而至。

此时,突然响起一声叫喊:“崔维兹,怎么……”

崔维兹向远处望去,宝绮思与裴洛拉特正从废墟中走出来。宝绮思陡然停下脚步,伸出双臂将裴洛拉特挡在后面,双眼则紧盯着那些野狗。情势既清楚又明显,她根本不需要再问什么。

崔维兹高声喊道:“我试图把它们赶走,不想惊动你和詹诺夫。你能制住它们吗?”

“很困难。”宝绮思答道。虽然狗群的嗥叫静了下来,像是被一大张吸音毯罩住一样,不过她并未用力喊叫,因此崔维兹听得不太清楚。

宝绮思又说:“它们数量太多了,我又不熟悉它们的神经活动模式,盖娅上没有这种凶残的东西。”

“端点星也没有,任何一个文明世界都没有。”崔维兹吼道,“我尽可能杀多少算多少,你试着对付其他的,数量少了你比较好办。”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不行,崔维兹,射杀它们只会引来其他野狗——待在我后面,裴,你根本无法保护我——崔维兹,你另外那件武器。”

“神经鞭?”

“对,它能激发痛觉。低功率,低功率!”

“你担心它们受伤吗?”崔维兹气冲冲地叫道,“现在是顾虑生命神圣的时候吗?”

“我顾虑的是裴的生命,还有我的生命。低功率,并且对准一只发射,我无法再压制它们多久。”

那些野狗早已离开树下,将宝绮思与裴洛拉特团团围住,他们两人则紧靠着一堵断垣残壁。几只最接近他们的野狗,迟疑地试图更为凑近,同时发出几下哼声,仿佛想弄懂是什么阻挡了它们,因为它们感觉不到任何障碍。另外还有几只想爬上那堵危墙,改从后方进攻,但显然是白费力气。

崔维兹用颤抖的手将神经鞭调到低功率。神经鞭使用的能量比手铳少得多,一个电源匣能产生好几百下无形的鞭击。可是现在想想,他也不记得上次充电是什么时候。

发射神经鞭不需要怎么瞄准,因为不必太过顾虑能量的消耗,他可以一下子扫过一大群野狗。那是使用神经鞭的传统方式,专门用来对付现出危险征兆的群众。

不过,他还是照宝绮思的建议去做,瞄准某只野狗射出一鞭。那只狗立刻倒在地上,四肢不停抽搐,同时发出响亮而尖锐的悲鸣。

其他的野狗纷纷向后退去,离那只受伤的狗愈来愈远,每一只的耳朵都向下压。然后,那些野狗也都发出悲鸣,一个个转身离去,起初是慢慢走,然后速度开始加快,最后变成全速飞奔。那只被神经鞭击中的野狗,此时痛苦万分地爬起来,一面发出哀嚎,一面一跛一跛地走开,脚步落后其他野狗甚多。

狗吠声终于在远方消失,宝绮思这才说:“我们最好赶快进太空艇去,它们还会再回来,其他狗群也可能会来。”

崔维兹不记得曾如此迅速地操作过闸门机制,以后也可能永远破不了这个纪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