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康普隆 第七章 告别康普隆 · 30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0

他们已经飞越这个行星系各主要世界,此刻正在最远的两颗行星之间继续往外冲,因此在十五亿公里内,并没有任何稍具规模的天体。前方只有一大团彗星云,不会产生多大的重力效应。

远星号已加速到光速的十分之一。崔维兹很清楚,理论上来说,这艘太空艇可加速到接近光速,不过他也明白,实际上,十分之一光速已是合理的极限。

以这个速度飞行,能够避开任何稍具质量的物体,却无法闪避太空中无数的尘埃粒子,而为数更多的原子与分子更不在话下。在极高速航行时,即使那么微小的物体也会磨损或刮伤艇体,造成十分严重的损害。假如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行,每个撞向艇体的原子都具有宇宙线的性质。而曝露在无孔不入的宇宙线辐射下,太空艇中每一个人都无法幸免。

在显像屏幕上,远方的恒星看不出任何动静。虽然太空艇以每秒三万公里的速度运动,各方面看起来,它都显得像是静止在太空中。

电脑正在进行长距离扫描,以侦测任何可能与太空艇相撞的物体,它们即使体积有限,仍会构成严重的威胁。在可能性极低的必要情况下,太空艇会稍微转向闪避。但由于可能来袭的物体都很小,相对速度也不太大,而且太空艇改变航向时又不会产生惯性效应,因此根本无法知道是否出现过堪称“千钧一发”的状况。

因此崔维兹一点都不担心这种事,甚至连想都不想。他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丹尼亚多交给他的三组坐标上,而他特别注意的,则是与目前位置最接近的那组坐标。

“坐标有什么问题吗?”裴洛拉特紧张兮兮地问。

“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崔维兹说,“坐标本身并没有用,你还得知道零点在哪里,以及设定坐标的规约——比如说订定距离所依据的方向,用什么当作本初子午线等等。”

“你怎么找得出这些东西?”裴洛拉特茫然问道。

“我取得了端点星以及其他几个已知点相对于康普隆的坐标,只要我将它们输进电脑,电脑便会算出究竟该用哪种规约,这些坐标才能对应端点星以及其他几个点的正确位置。我只是想将这些事在脑中整理一下,这样我就能对电脑发出适当的指令。一旦确定了规约,我们手中的三组禁忌世界坐标值就可能有意义了。”

“只是可能而已?”宝绮思问。

“恐怕只是可能而已。”崔维兹说,“那些毕竟是相当古老的坐标,想必用的是康普隆规约,但无法绝对肯定。万一它们是根据其他规约呢?”

“万一真是这样呢?”

“万一真是这样,我们得到的就只是一堆毫无意义的数字。可是,我们好歹也要确定一下。”

他双手在微微发亮的按键上轻快滑动,将必要的资料输进电脑,然后将双手放在桌面的手掌轮廓上,静待电脑确定这些已知坐标所用的规约。答案出来之后,他顿了一下,随即命令电脑使用相同的规约,算出最近一个禁忌世界的位置,最后终于在电脑记忆库的银河地图中,找出了这组坐标对应的地点。

屏幕上出现一个星像场,并且自动迅速移动,在达到停滞状态后又开始不断扩大,将周围各个方向的星辰都挤出屏幕,直到几乎所剩无几。肉眼完全跟不上这种迅疾的变化,以致画面看来只是一团模糊的斑点。最后硕果仅存的,只有边长十分之一秒差距的一个正方范围(根据屏幕下方标示的数值)。然后就一直没有进一步的变化,在漆黑的屏幕上,只剩下六个黯淡的光芒点缀其间。

“哪个才是禁忌世界?”裴洛拉特轻声问道。

“全都不是。”崔维兹说,“其中四颗是红矮星,一颗是准红矮星,另一颗是白矮星。在这些恒星的轨道上,都不可能有可住人世界。”

“单凭这样看一眼,你怎么就知道那些是红矮星?”

崔维兹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恒星,而是电脑记忆库中银河地图的一小部分,其中每颗恒星都标有简介,只不过你无法看到,通常我同样也看不到。可是一旦我的双手和电脑进行接触,像现在这样,那么当我注视某颗恒星时,我就能知道不少的相关资料。”

裴洛拉特以悲伤的语调说:“那么,这些坐标毫无用处了。”

崔维兹抬起头望着他。“不,詹诺夫,我的话还没说完。我们还要考虑时间因素,这组坐标是两万年前的,在这段时间中,那个禁忌世界和康普隆都绕着银河中心公转,两者的公转速度、轨道倾角和离心率都很可能并不相同。因此,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两个世界不是渐渐接近,就是愈来愈远。过了两万年之后,那个禁忌世界如今的位置,和坐标值的偏差可能在半个到五个秒差距之间,当然不会在这个边长十分之一秒差距的方格内。”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我们以康普隆为原点,让电脑将银河的时间往前推两万年。”

“它能这样做吗?”宝绮思的声音听来有点肃然起敬。

“嗯,它无法使银河本身回到过去,但能让记忆库中的地图时光倒流。”

宝绮思说:“我们能看到任何变化吗?”

“看!”崔维兹说。

屏幕上原有的六颗恒星开始缓缓挪动,此外另有一颗恒星出现在屏幕左侧,并且渐渐向中央漂移。裴洛拉特兴奋地指着它说:“来了!来了!”

崔维兹说:“抱歉,又是一颗红矮星。它们非常普遍,银河中的恒星至少有四分之三是红矮星。”

屏幕上的画面停下来,不再继续移动。

“然后呢?”宝绮思说。

崔维兹答道:“这就是了,这就是银河那一小部分在两万年前的样子。如果那个禁忌世界以平均速度进行星移,就应该出现在屏幕正中央。”

“应该出现,可是没有啊。”宝绮思尖声道。

“的确没有。”崔维兹表示同意,声音几乎不带任何情绪。

裴洛拉特长长叹了一口气。“啊,太糟了,葛兰。”

崔维兹说:“且慢,不要绝望,我原本就并未指望看到那颗恒星。”

“并未指望?”裴洛拉特显得极为讶异。

“是的。我跟你说过,这并不是真实的银河,而是电脑中的银河地图。某颗恒星若没收录在地图中,我们就看不到。如果一颗行星被称为‘禁忌’,而且这个名称沿用了两万年,它就八成不会被收在地图里。事实上果真如此,因为我们看不到它。”

宝绮思说:“或许因为它不存在,所以我们才看不到。康普隆的传说可能是杜撰的,也可能这些坐标并不正确。”

“说得很对。不过,电脑既然找出了那个世界在两万年前的可能位置,就能估计出它如今的坐标。根据做过时间修正的坐标——唯有利用星图我才能作出这个修正——现在我们可以切换到真实的银河星像场。”

宝绮思说:“但你只是假设禁忌世界一直以平均速度进行星移,万一它的速度有异于平均速度呢?这样的话,你得到的坐标就不正确了。”

“说得没错,但是相较于未作时间修正的结果,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根据平均速度的假设作了修正之后,得到的结果将更接近真实的位置。”

“你想得真美!”宝绮思以怀疑的口吻说。

“我正是这么想。”崔维兹说,“但愿不出我所料,现在就让我们看看真实的银河。”

两位旁观者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崔维兹则以轻松的语调慢慢解释(或许是为了缓和自己的紧张情绪,并且延后揭晓谜底的时刻),好像在发表一场演讲。

“观测真实的银河比较困难。”他说,“电脑中的地图是人工产物,不相干的东西都能除去。比如说,如果有个星云遮蔽视线,我可以将它消除;如果视角和我的预期不合,我可以调整到更方便的角度。然而观测真实银河的时候,我必须照单全收,毫无选择的余地。假使我想有所改变,必须在太空中实际变换位置,花的时间会比调整地图多得多。”

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一团恒星云,里面挤满一颗又一颗的星辰,看来像是一堆散乱的粉末。

崔维兹说:“那是银河某个区段的大角度画面,当然,我想要的是前景。如果我把前景扩大,相较之下背景就会变得朦胧。这个坐标点和康普隆足够接近,所以我应该能将它扩大到和地图中的画面一致。我只消输入必要的指令,但愿我的清醒能撑得足够久。开始!”

星像场陡然扩大,成千上万的恒星被急速推出屏幕。三个人突然觉得向屏幕冲过去,由于感觉过于逼真,他们都不由自主向后一仰,仿佛是对一股推力所产生的自然反应。

先前的画面又出现了,虽然不似地图那般暗,但是六颗恒星都在原先的位置上。此外,在接近中央的部分,还出现了另一颗恒星,它的光芒比其他恒星都明亮许多。

“它在那里。”裴洛拉特悄声道,声音中充满了敬畏。

“可能就是它,我会让电脑摄取它的光谱,然后详加分析。”沉默相当一段时间之后,崔维兹又说:“光谱型为G4,因此它比端点星的太阳小一点并且暗一点,不过要比康普隆的太阳明亮些。电脑的银河地图不该漏掉任何G型恒星,既然这颗遭到遗漏,很可能表示它就是那个禁忌世界所环绕的太阳。”

宝绮思说:“有没有可能到头来却发现,这颗恒星周围根本没有可住人行星?”

“我想,有这个可能。倘若真是那样,我们再设法寻找另外两个禁忌世界。”

宝绮思固执地说:“万一另外两个世界也是空欢喜一场呢?”

“那我们再尝试别的办法。”

“比如说?”

“但愿我知道。”崔维兹绷着脸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