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康普隆 第七章 告别康普隆 · 29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9

宝绮思说:“你看这里,裴。”

她刚才以手动方式操纵着太空艇的望远镜,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定目标,只不过想换换脑筋,以免终日沉溺在裴洛拉特的地球传说图书馆中。

裴洛拉特走过来,一只手臂搭在她的肩膀,双眼则向显像屏幕望去。康普隆行星系的气态巨星之一已经出现,经过多次放大后,画面看来就像实物一般庞大。

在彩色的显像中,它的表面呈淡橙色,并带有一些较暗的条纹。由于这颗行星比远星号距离太阳更远,又是从行星轨道面上向它望去,因此看来几乎是个完美的光圈。

“真美丽。”裴洛拉特说。

“中央的条纹延伸到了行星之外,裴。”

裴洛拉特紧皱着眉头说:“你知道吗,宝绮思,我相信真是这样。”

“你想这是一种‘光幻视’吗?”

裴洛拉特说:“我不敢肯定,宝绮思,我跟你一样是太空新兵——葛兰!”

崔维兹对这声叫唤的回应是一句相当微弱的“什么事?”他随着这声回答走进驾驶舱,衣服显得有点皱,好像刚才在床上和衣打过盹——事实也正是如此。

他带着几分不悦说:“拜托!别动那些装置。”

“只不过是望远镜罢了。”裴洛拉特说,“你看那个。”

崔维兹依言看了一眼。“那是一颗气态巨星,根据我获得的资料,他们管它叫葛里亚。”

“只是这样看看,你怎么知道就是那颗?”

“理由之一,”崔维兹说,“根据我们现在和太阳的距离,再考虑各行星的大小以及它们在轨道上的位置——拟定航道时,我已经把这些资料研究得很透彻——此时此刻,它是你唯一能放大到这种程度的行星。另一个理由,是它有个行星环。”

“行星环?”宝绮思困惑不已。

“你们现在能看到的,只是个又细又暗的条纹,因为我们几乎是从正侧面取景。我们可以急速拉升,离开行星轨道面,让你们有个较佳的视野。你们想不想这么做?”

裴洛拉特说:“我不想让你重新计算位置和航道,葛兰。”

“喔,放心,电脑会帮我处理,不怎么麻烦。”他一面说,一面坐到电脑前,将双手放在那两个手掌轮廓上。接下来,与他的心灵精密调谐的电脑,便开始负责所有的操作。

没有燃料问题也毫无惯性效应的远星号立即加速。对于作出如此回应的电脑与太空艇,崔维兹再度感到一股强烈的爱意。仿佛他的思想化成了动力与指令,又仿佛它就是自己意志的延伸,不但强而有力,而且温驯服从。

难怪基地想把它要回去,也难怪康普隆想将它据为己有。唯一令人讶异的事,是迷信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令康普隆自动放弃了这个野心。

若有适当的武装,远星号能追击或打败银河中任何一艘船舰,甚至任何一支舰队,只要别碰到另一艘同型号太空艇就好。

当然,它现在没有任何武装。布拉诺市长将太空艇拨给他的时候,至少还有足够的警觉性,没让它配备任何武器。

裴洛拉特与宝绮思注视着显像屏幕,葛里亚星正缓缓地、缓缓地朝他们倾斜。上方的那一极(姑且不论是南极或北极)已经出现,周围有一大圈湍流,下方那一极则被球体的鼓胀部分所遮掩。

在行星顶端,暗面不断侵入橙色部分,使这个美丽的圆盘变得愈来愈不对称。

但更令人兴奋的,或许是中央那道暗纹不再是直线,而渐渐变成一个弧形,就像其他偏北或偏南的条纹一样,只是弧度更为显著。

现在能够看得非常清楚了,中央暗纹的确延伸出行星的边缘,在两侧形成狭窄的弧形。这绝对不是幻象,其本质十分明显。那是由物质所构成的环状天体,沿着行星周围绕一圈,另一侧则隐藏在行星背后。

“我想,这便足以给你们一个概念。”崔维兹说,“假如我们飞到这颗行星的正上方,你们将会看到一个圆形的环,它和这颗行星是同心圆,不过两者完全没有接触。你们还有可能发现,它其实并非单一的环,而是由数个同心环组成。”

“我认为简直不可能,”裴洛拉特愣愣地说,“是什么让它停留在太空的?”

“跟卫星能停留在太空的道理相同。”崔维兹说,“行星环由许多细微的粒子组成,每个粒子都环绕着行星运转。由于这些环距离行星太近,‘潮汐效应’使它们无法聚结成一个球体。”

裴洛拉特摇了摇头。“想想实在太令人难过了,老友。我当了一辈子学者,怎么可能对天文学知道得那么少?”

“而我则对人类的传奇一无所知,没有人能够拥抱所有的知识。事实上,这些行星环没什么稀奇,几乎每颗气态巨星都有,即使有时只是一圈稀薄的尘埃。端点星的太阳所领导的行星家族,碰巧没有真正的气态巨星,因此端点星上的居民,除非是个星际旅行者,或者在大学里修过天文学课程,否则很可能不知道行星环是什么。如果行星环十分宽广,因而明亮且显眼,像现在这个这样,那才是不寻常的现象。它实在壮丽,一定至少有几百公里宽。”

此时,裴洛拉特突然弹响一下手指。“正是这个意思。”

宝绮思吓了一跳。“什么意思,裴?”

裴洛拉特说:“我曾经读过某一首诗的片段,那是一首非常古老的诗,用一种古体的银河标准语写成,很不容易读懂,正好证明它的年代十分久远。不过,我不该抱怨古文体难懂,老弟。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精通好几种古银河语文,即使在工作领域之外对我没什么用处,仍然让我很有成就感——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宝绮思说:“一首古诗的片段,亲爱的裴。”

“谢谢你,宝绮思。”然后,裴洛拉特又对崔维兹说,“她总是很注意我在说什么,以便我一旦离题——这是常有的事——她随时能把我拉回来。”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x i a…c O m …

“这是你的魅力之一,裴。”宝绮思微笑着说。

“总之,那个片段主要是在描述地球所在的行星系,至于为何要做这个描述,我并不清楚,因为完整的诗句已经散佚,至少我从来没办法找到。流传下来的只有这一部分,或许是由于其中的天文学内容。总之,它提到第六颗行星拥有光辉灿烂的三重行星环。‘既宽且大,与之相较,世界相形见绌。’你看,我现在还能吟诵呢。以前我不明了行星环是什么东西,我记得曾经设想,也许该行星的一侧有三个圆圈排成一列,但这似乎十分无稽,所以我懒得收在我的图书馆中。我当初没有追根究底,现在想来十分遗憾。”他摇了摇头,又说,“在今日银河中,神话学家是个很孤独的行业,使人忘了追根究底的好处。”

崔维兹安慰他说:“你当初没理会它,也许是正确的态度,詹诺夫,对诗意的文字不可过分认真。”

“但那正是它的意思,”裴洛拉特指着显像屏幕说,“那首诗所提到的景象,正是三个宽阔的同心环,宽度超过了行星本身。”

崔维兹说:“我从来没听过这种事,我认为行星环不可能那么宽,相较于它们所环绕的行星,行星环总是非常狭长。”

裴洛拉特说:“我们也从未听说哪个可住人行星拥有一颗巨大的卫星,或是它的地壳具有放射性,现在这个则是它的第三项唯一性。我们若能找到一颗除了放射性之外,具有一切适宜住人条件的行星,它拥有一颗巨大的卫星,而且在那个行星系中,另一颗行星拥有宽阔的行星环,那就毫无疑问,代表我们发现地球了。”

崔维兹微微一笑。“我同意,詹诺夫,假如我们找到这三项特征,我们就一定找到了地球。”

“假如!”宝绮思叹了一口气。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