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康普隆 第五章 太空艇争夺战 · 20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0

崔维兹四下打量这间寓所,显然相当惊讶。

部长绷着脸说:“你对我的住处不以为然吗,议员先生?”

“不,我没理由那么想,部长,我只是感到讶异,实在出乎我意料之外。自从我来到你们的世界,根据眼见耳闻所得到的一点点印象,我以为它是个——是个很有节制的世界,戒除了一切无谓的奢侈。”

“的确如此,议员先生。我们的资源有限,因此生活必定和此地气候一样不理想。”

“部长,可是这些。”崔维兹伸出双手,仿佛要拥抱整个房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现在才真正见到了色彩。这里的长椅铺着厚实的衬垫,墙壁发出柔和的壁光,地板则铺着力场毯,走在上面既有弹性又安静无声。“这些无疑是奢侈的享受。”

“正如你刚才所说,议员先生,我们戒除无谓的奢侈、浮夸的奢侈、过度浪费的奢侈。然而这些,则是私人的奢侈,而且自有用处。我的工作繁忙,责任又重,我需要一个地方,能让我暂时忘掉工作上的烦恼。”

崔维兹说:“在他人背后,是不是所有的康普隆人都过着这样的生活,部长?”

“这取决于工作的性质和责任的轻重。这种生活很少有人过得起,或是有资格享受,但多亏我们的伦理规范,也很少有人会有这种欲·望。”

“可是你,部长,却过得起、有这个资格,而且想要过这种生活。”

部长说:“随着地位而来的,除了责任还有特权。现在请坐下,议员先生,然后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疯狂的想法。”她已经坐在一张长椅上,衬垫承受着她扎实的重量,缓缓沉了下去。她指着不远处一张同样柔软的椅子,示意崔维兹坐在那里,以便他能面对着她。

崔维兹坐了下来。“疯狂,部长?”

部长显然放松许多,将右手肘倚在一个枕头上。“私下谈话时,我们无需太过拘泥正式晤谈的规范。你可以叫我李札乐,而我叫你崔维兹。告诉我,崔维兹,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我们一起来研究一下。”

崔维兹双腿交叉,往椅背上一靠。“听我说,李札乐,你给我两个选择,一是自愿放弃那艘太空艇,二是接受一场正式审判,两者都会使你得到那艘太空艇。但你又想尽办法说服我接受第一种选择,还愿意拿另一艘太空船来交换,让我和朋友们得以继续我们的旅程。如果我们愿意,甚至能留在康普隆,并归化为公民。而在一些小事上,你愿意给我十五分钟的时间,让我和我的朋友商量对策。你甚至愿意把我带到你的私人寓所,而我的朋友,此刻想必正在舒适的套房中休息。总而言之,李札乐,你拼命想收买我,希望我会自动将太空艇交给你,而不必动用审判。”

“得了吧,崔维兹,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我是基于人道?”

“绝不。”

“或是我认为让你主动屈服,会比一场审判更迅速、更方便?”

“不!我认为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

“审判有个很大的缺点,它是个公开事件。你曾经好几次提到,这个世界拥有严格的司法体系,所以我猜想,你很难安排一场不留记录的审判。而只要有记录,基地就会知道这件事,一旦审判结束,你就必须将太空艇交还基地。”

“当然如此,”李札乐面无表情地说,“太空艇是属于基地的。”

“可是,”崔维兹说,“如果和我私下达成协议,就不必在正式记录中提到这件事。你可以从我手中接过那艘太空艇,而由于基地根本不知情——甚至不知道我们在这个世界——康普隆就能将太空艇留下。我很肯定,这才是你们真正的意图。”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难道我们不是基地邦联的一部分?”

“不完全是,你们的身份是联合势力。在银河地图中,基地的成员世界如果以红色表示,康普隆和它的藩属世界则是一片淡粉红色。”

“即使如此,身为联合势力,我们当然会跟基地合作。”

“你们会吗?康普隆难道不曾梦想完全独立的地位,甚至领导权?你们是个古老的世界,几乎所有的世界都故意拉长自己的历史,但康普隆的确是个古老的世界。”

李札乐部长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甚至是最古老的,若是我们相信某些狂热分子的主张。”

“有没有可能曾有一段时期,康普隆的确是一小群世界的领导者?你们难道不会梦想重拾失落的权柄吗?”

“你认为我们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梦想吗?在我知道你的想法之前,我将你的怀疑称为疯狂;现在我知道了,证明我的说法一点都没错。”

“梦想或许不可能实现,却仍然有人怀抱着梦想。端点星坐落于银河极外缘,仅仅拥有五个世纪的历史,比任何世界的历史都要短,如今却统领整个银河。康普隆难道没有这种梦想吗?嗯?”崔维兹露出微笑。

李札乐仍然保持严肃的神情。“据我们了解,端点星能达到今天的地位,是哈里・谢顿的计划付诸实现的结果。”

“那是一种心理支柱,让大家相信端点星是无敌的。它恐怕只存在于人们的信仰中,而康普隆政府可能就不相信。话说回来,端点星还拥有一根科技支柱,它能称霸银河,无疑是靠先进的科技做后盾——你们急于得到的重力太空艇,就是个很好的例子。除了端点星,没有任何世界会制造重力太空艇,康普隆若能得到一艘,并从中学到详尽的运作原理,你们的科技一定会向前跨出一大步。我并不相信这就足以使你们赶上端点星,但你们的政府可能就是这么想。”

李札乐说:“你这话是在说笑。既然基地希望收回那艘太空艇,任何政府若想保有它,都注定会触怒基地。而历史告诉我们,触怒基地绝对不是好玩的事。”

崔维兹说:“除非基地发现了值得发怒的事,否则怎么可能被触怒呢?”

“这样的话,崔维兹——让我们假设,你对这个状况的分析并非全然疯狂——如果你将太空艇交给我们,趁机敲我们一笔竹杠,不是对你很有利吗?根据你的论点,若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得到太空艇,我们会愿意付出极高的代价。”

“你们指望我在事后不会向基地报告?”

“当然。假如你要报告,自己也会受牵连。”

“我可以辩称当时受到威胁。”

“是啊,不过你的常识告诉你,你们的市长绝不会相信你的说法。来吧,咱们做个交易。”

崔维兹摇了摇头。“我不要,李札乐部长,那艘太空艇是我的,我绝不会让给别人。我已经跟你讲过,如果你们试图硬闯进去,会引发威力强大的爆炸。我向你保证我说的是实话,别指望这只是虚声恫吓。”

“可以由你将它打开,重新设定电脑。”

“这点毋庸置疑,但我不会那样做。”

李札乐深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的,我们有办法令你改变心意。如果不是直接对付你,也能对你的朋友裴洛拉特博士,或是那个年轻女子下手。”

“严刑拷打吗,部长?这就是你们的法律?”

“不,议员先生。但我们也许不必那么残酷,心灵探测器总是屡试不爽。”

进了部长的寓所之后,崔维兹首度感到一阵心寒。

“你同样不能那么做。将心灵探测器用在非医疗用途上,不论在银河哪个角落,都是一种非法行为。”

“但我们如果逼不得已——”

“我愿意赌一赌,”崔维兹冷静地说,“因为那样做对你们没好处。我的护艇决心如此坚定,在心灵探测器扭转我的意志之前,我的大脑就会受到严重损伤。”这只是在唬人,他想,同时内心的寒意更甚,“即使你们技术高超,能够令我回心转意,而不伤及我的大脑,我又真的打开了太空艇,并解除它的武装,将它双手奉上,你们仍然得不到任何好处。那上面的电脑甚至比太空艇本身更先进,它设计得——我也不知道如何做到的——唯有跟我配合才能充分发挥潜能,它是我所谓的‘私人电脑’。”

“那么,假如让你保有那艘太空艇,由你继续担任驾驶员,你愿考虑为我们驾驶吗?你将成为康普隆的荣誉公民,领取巨额薪资,享受极豪奢的生活,而你的朋友也一样。”

“不行。”

“那么你有什么建议?我们就这样看着你和你的朋友驾驶太空艇升空,飞回银河中?我要警告你,在被迫放弃之前,我们也许会索性通知基地,说你和你的太空艇都在这里,将一切交给他们处理。”

“让你们自己也得不到?”

“如果一定得不到,或许我们宁愿将它交还基地,也不愿让一个傲慢无耻的外星人士捡便宜。”

“那么我来建议一个我自己的折中方案。”

“折中方案?好,我洗耳恭听,说吧。”

于是崔维兹谨慎地说:“我正在执行一项重要任务,这项任务最初由基地资助。如今资助似乎暂时中止,但任务的重要性并未消失。希望康普隆能继续资助我,我若顺利完成任务,康普隆将因此受惠。”

李札乐现出半信半疑的表情。“事后你不打算把太空艇还给基地?”

“我从未计划那样做。假如基地认为我还有可能想到归还这件事,就不会那么拼命寻找这艘太空艇。”

“但这并不表示你会把太空艇交给我们。”

“一旦我完成任务,太空艇可能对我就没用了。在那种情况下,我不会反对由康普隆接收。”

两人默默对望了好一阵子。

然后李札乐说:“你用的是条件句,太空艇‘可能’怎样怎样,这种话对我们没什么意义。”

“我大可信口开河,但那样做对你们又有什么意义?我的承诺既谨慎又有限,至少显示我是诚心诚意的。”

“真聪明,”李札乐点了点头,“我喜欢你这番话。好吧,说说你的任务是什么,又如何能使康普隆受惠?”

崔维兹说:“不,不,该轮到你表态了。我若能证明这项任务对康普隆很重要,你可愿意支持我?”

李札乐部长从长椅中站起来,又变成一个气势迫人的高大身躯。“我饿了,崔维兹议员,空着肚子我没法再谈下去。我要招待你一些吃的喝的,但不会太丰盛。吃完之后,我们再来谈出个结果。”

此时,崔维兹觉得她脸上露出一种饥渴的期待,因此他紧闭嘴巴,心里多少有点不自在。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