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康普隆 第四章 康普隆 · 16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6

计程车加速到巡航速度之后,车身变得绝对平稳而安静。崔维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全身都僵住了。他虽然没有望着裴洛拉特,也晓得他不时瞥向自己,脸上带着不安的表情,仿佛在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请告诉我。”

至于宝绮思,崔维兹只是很快瞄了一眼,就知道她冷静地端坐着,显然根本不在乎。当然,她本身就是整个世界,虽然与盖娅有着天文数字的距离,整个盖娅仍然裹在她的皮囊中。在真正紧急的情况下,她还有一个稳当的靠山。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显然,入境站的那个海关人员循例将报告送了下来,只不过没提到宝绮思。这份报告引起安全人员的兴趣,甚至连运输部也插上一脚。但是为什么呢?

现在是承平时期,据他所知,康普隆与基地之间并没有特殊的紧张关系。而自己又是基地的重要官员……

慢着,他曾经告诉那个海关人员肯德瑞,自己有重要公事要与康普隆政府交涉。为了顺利通关,他特别强调这一点。肯德瑞的报告中一定也提到这件事,这当然会引起各方面的注意。

他未曾预料到会有这个结果,他早该想到的。

那么,他那所谓正确无比的判断力呢?难道他也开始相信自己是个黑盒子,就像盖娅所认为(或声称所认为)的那样。是否由于建立在迷信上的过度自信不断膨胀,使自己陷入泥沼而无法自拔?

他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蠢?他一生之中难道没犯过错吗?他能预知明日的天气吗?他在赌运气的游戏中大赢过吗?答案都是否定的,否定的,否定的。

那么,是否只有尚在酝酿中的大事,他的想法才会永远正确?他又怎能分辨呢?

算了吧!反正当初他只不过提到,自己身负重要的公务——不,他用的字眼是“基地安全事宜”……

那么,光是他为基地安全事宜而来这一点——而且是秘密行动,事先未曾知会对方——就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是,他们在弄清楚究竟之前,行动一定会万分谨慎,应该对自己相当礼遇,将自己奉为上宾。他们不该使用绑架的手法,也不该对自己威胁恫吓。

但他们正是这样做的,为什么呢?

是什么因素,让他们感到已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胆敢采取这种方式对待端点星的议员?

会不会是地球?会不会是那个将起源世界成功隐藏起来的力量?甚至第二基地那些伟大的精神学家,都不是那个力量的对手。如今,是不是他刚踏上寻找地球的第一站,那个力量就先发制人?地球难道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吗?

崔维兹摇了摇头,这样会导致妄想的。难道要将每件事都记到地球账上?难道他遇到的每一个古怪行动、每一条歧路、每一项情势的逆转,都是地球秘密策划的结果?一旦开始有这样的想法,他就已经不战而败了。

这时,他觉得车子开始减速,思绪一下子被拉回现实。

他突然想到,在通过市区的时候,他连一眼也没有向外望去。现在他才匆匆四下望了望,发现建筑物都相当矮。但这是一颗寒冷的行星,想必建筑结构大部分在地底。

他看不到任何一丝色彩,这似乎跟人类的天性不合。

他偶尔才会看到一个行人,一律全身紧紧裹着。不过,人群或许也跟建筑物一样,大多数都在地底。

计程车在一座低矮、宽阔、位于洼地的建筑物前停下,崔维兹看不到那建筑物的底层。过了一阵子,车子仍旧停在该处,司机自己也纹风不动,他的高筒白帽几乎碰到车顶。

崔维兹突然冒出一个疑问,这司机要怎样进出车子,才不会将帽子碰掉?然后他说:“好啦,司机,现在怎么样?”他压抑着怒气,和任何一位受辱的高傲官员无异。

康普隆人用来隔开司机与乘客的力场隔板绝不落后,声波完全能够通过这个闪烁的无形力场。不过崔维兹相当肯定,有形物质若非带有巨大能量,是绝对不可能穿透的。

司机说:“有人会上来接你们,现在好好坐着,放轻松点。”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三个人头从建筑物所在的洼地缓缓且稳稳地冒出来。接着,三人身体的其他部分才逐一出现,显然他们是乘坐类似自动扶梯的装置上来的。不过从崔维兹现在的位置,还无法看清楚那个装置。

当那三个人走近时,计程车的客用车门打了开,大量的冷空气立刻刮进去。

崔维兹走出来,顺手将大衣一路拉到领口。另外两人也跟着他下了车,宝绮思显得很不情愿。

那三个康普隆人完全看不出身材,因为他们穿的衣服像气球般鼓胀,里面或许还有电暖设备。崔维兹对这种服装很不以为然,它们在端点星几乎派不上用场。有一年冬天,他从邻近的安纳克里昂借来一件电暖大衣,结果发现它会一直慢慢加温,当他觉得太热的时候,已经出了一身大汗,令他浑身不舒服。

三名康普隆人走近时,崔维兹注意到他们都带着武器,心中不禁十分恼怒。他们非但无意掩饰,而且恰恰相反,每个人的外衣都大剌剌挂着一个皮套,里面装着一支惹眼的手铳。

其中一名康普隆人走到崔维兹面前,粗声道:“失礼了,议员先生。”随即以粗鲁的动作拉开他的大衣,双手伸进去,很快将崔维兹的上下左右、前胸后背,以及两条大腿都摸索了一遍。接着,他还将崔维兹的大衣甩了甩、摸了摸。崔维兹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直到一切完毕,才明白已被迅速又有效率地搜了身。

裴洛拉特则扭曲著脸孔,任由另一个康普隆人对他进行类似的羞辱。

第三个康普隆人正走向宝绮思,但她早有心理准备,不等对方伸出手来,便将大衣猛然褪下,身上只剩一层单薄的衣裳,就这样站在呼啸的寒风中。

她说:“你看得出来我没有任何武装。”她冰冷的声音恰似四周的低温。

的确,任何人都看得出来。那个康普隆人抖了抖她的大衣,仿佛从它的重量就能判断是否藏有武器(或许他真有这个本事),然后退了开来。

宝绮思匆匆将大衣裹在身上,一时之间,崔维兹对她的行动不禁肃然起敬。他知道她有多怕冷,但她刚才穿着宽松而单薄的上衣长裤站在那里,却一点也没有发抖或打战。(但他又不禁怀疑,是否在紧急情况下,她能从盖娅的其他部分吸取一些温暖。)

其中一个康普隆人做了个手势,三位外星人士便尾随着他,另外两个康普隆人则走在他们后面。此时街上有一两个行人,根本懒得向这里多望一眼。也许他们对这种事司空见惯,更可能是因为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走到室内某个目的地。

崔维兹现在终于知道,那三个康普隆人刚才是用滑动坡道上来的,此时他们一行六人则顺着坡道下滑。不久,他们通过一道闸门——看来简直跟太空船的闸门一样复杂,不过显然并非为了锁住空气,而是避免热量外逸。

然后,他们立刻置身一座巨大的建筑物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