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章 结局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2

史陀・坚迪柏发言者回到了自己的太空船,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该感到志得意满。与第一基地遭遇的时间并不长,但成果极为丰硕。

他已经送出一份报告,其中尽量不流露得意的情绪。目前,只需要让第一发言者知道一切顺利(事实上,由于第二基地的总体力量一直未曾动用,他应该猜到了这一点),细节可以留待日后详加说明。

到时候,他会描述自己如何小心翼翼,将布拉诺市长的心灵作了极微小的调整,就使她的心思从帝国主义的宏图,转变成只想要一纸务实的贸易条约。以及他如何小心翼翼,在相当遥远的距离外,调整了赛协尔联盟领导人的心灵,让他主动向市长发出谈判的邀请。后来,又如何在没有进一步心灵调整的情况下,双方便达成和解,而康普则驾着原来的太空艇返回端点星,以便确保市长会遵守协定。坚迪柏得意地想到,这简直就是故事书中的经典范例,仅仅借着精神力学的一点小技巧,就导致许多重大的成果。

他十分肯定,当他在正式的圆桌会议上,报告完这些细节之后,德拉米发言者很快就会彻底垮台,而他自己则会登上第一发言者的宝座。

他自己绝不否认苏拉・诺微的重要性,但是不需要在其他发言者面前特别强调。她不但对这次的胜利有关键性的贡献,而且现在还给了他一个借口,让他在接受正式褒扬之前,能像孩子般雀跃一番(这是非常合乎人性的,因为发言者在许多方面仍与常人无异)。

他当然明白,她完全不了解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但是她至少看得出来,他将每件事都安排得称心如意,令她因此迸现出骄傲的情绪。他轻抚着她光润的心灵,便能感受到那股骄傲的热度。

他说:“如果没有你,诺微,我根本办不到。由于有你在我身旁,我才能察觉到第一基地——就是大型太空船上的那些人——”

“师傅,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人。”

“由于有你在我身旁,我才能察觉到他们拥有防护罩,以及微弱的精神力量。凭借你的心灵所产生的效应,我得以百分之百确认这两者的特征,进而发现最有效的方法,将前者贯穿并使后者偏向。”

诺微以犹豫的口气说:“我不是很了解你在说什么,师傅,但只要我做得到,我会帮你更多的忙。”

“我知道,诺微,但你已经做得够多了。真没想到他们会那么危险,不过既然被我发觉了,在他们的防护罩或精神力场发展得更强之前,我们就能制止他们。现在那个市长回去了,把有关防护罩和精神力场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跟赛协尔签了一个贸易条约,把赛协尔纳入联邦的势力范围,她正为此感到洋洋得意。我不否认还需要作许多努力,才能毁去他们在精神力学上的一切成就。过去我们一直忽视这件事,可是将来一定要做到。”

他出神沉思了一阵子,接着低声说:“过去,我们实在太过轻视第一基地。从今以后,必须将他们置于更严密的监督之下。我们得设法将银河联系得更紧密,并利用精神力学建立更密切的意识合作。这才符合谢顿计划,我确信这一点,也一定要这样做。”

诺微焦虑地唤了一声:“师傅?”

坚迪柏突然露出微笑。“对不起,我是在自言自语。诺微,你还记得鲁菲南吗?”

“那个攻击你的笨头农夫?我并没有忘记。”

“我现在确定,必定有第一基地的特务,戴着个人防护罩在川陀活动,那次的事件就是他们策划的,其他那些困扰我们的异象也一样。想想看,我们竟然完全蒙在鼓里。不过,当时我心中只有那个神秘世界的神话,也就是赛协尔人有关盖娅的迷信,才会全然忽略第一基地。多亏你的心灵就近发挥作用,帮助我判定精神力场并非来自别处,而正是那艘战舰发出来的。”

他得意地搓了搓手。

诺微怯生生地说:“师傅?”

“怎么样,诺微?”

“你做了这些事,难道不会有奖赏吗?”

“当然会。桑帝斯很快就要退位,我便会成为第一发言者。然后,我们就有机会成为积极的角色,大刀阔斧地改造银河。”

“第一发言者?”

“是的,诺微。我会成为所有的学者中,最重要也是最有权力的一位。”

“最重要?”她露出忧愁的神色。

“你为什么愁眉苦脸,诺微?你不希望我获得奖赏吗?”

“不是的,师傅,我当然希望。可是如果你成为最重要的学者,你就不会要一个阿姆女子在你身边,那样并不相称。”

🍵 落 · 霞 + 小 · 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啊,我不会吗?谁会阻止我?”他突然涌现一股爱意,“诺微,不论我去哪里,不论我变成什么人,你都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圆桌会议上常会出现豺狼虎豹,你以为我愿意独力应付吗?只要有你在我身边,甚至在他们认清自己之前,我就能及早了解他们真正的心思——你那单纯无邪、绝对光滑的心灵。此外,”他似乎有些惊讶,自己竟然会做这番剖白,“即使抛开其他因素,我……我还是喜欢有你陪着我,我希望你能跟我在一起。我是说,只要你愿意。”

“喔,师傅。”诺微轻声答道。当他伸出手臂搂住她的腰际,她顺势把头靠在他肩上。

在诺微的心灵深处,在层层包裹的意识所无法探知的角落,依旧隐藏着盖娅的本质,在指导着每一件事的发展。正是由于这副无法揭穿的心灵面具,才使这项重大工作得以持续。

而这副面具——属于一个阿姆女子的面具——露出了快乐无比的表情。它笑得实在太开心了,使得诺微几乎不在乎她与自己/他们/全体的遥远距离,而在未来无尽的岁月中,她对这个角色将永远感到心满意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