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章 抉择 · 07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7

诺微说:“你们都会在心中听见我的声音,也都能随心所欲以思想回应,我会让你们互相之间都听得到。而且,想必你们全都知道,我们彼此都足够接近,精神力场借着普通光速传递,不会造成任何不便的延迟。首先我要声明,我们今天在此相聚,是经过精心的安排。”

“怎样的安排?”这是布拉诺的声音。

“并非以精神干扰的方式。”诺微说,“盖娅从不干预任何人的心灵,那不是我们的作风,我们只会利用他人的企图心。布拉诺市长想要即刻建立第二帝国,坚迪柏发言者想要成为第一发言者。只要充分鼓舞这些欲·望,然后因势利导,再善加选择运用即可。”

“我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坚迪柏以生硬的语调说。他的确知道——现在他终于明白,当初自己为何那么急于奔向太空,那么急于追踪崔维兹,又那么肯定自己能够应付一切。都是因为诺微,喔,诺微!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 xi a*c o m *

“你是一个特例,坚迪柏发言者。虽然你的企图心旺盛,但你也有温柔的一面,为我们提供了捷径。你所受的教育,让你认为某些人各方面都不如你,而你会对他们表现出亲切和同情。我利用这个特点引你上钩,对此我/们感到非常惭愧,唯一的借口是银河的未来岌岌可危。”

诺微停顿了一下。她的声音(虽然她并非使用声带发声)变得愈来愈阴郁,她的表情也愈来愈深沉。

“时间已经很急迫,盖娅不能再等下去。过去这一个多世纪,端点星上的人发展出了精神力场防护罩。如果再给他们一代的时间,防护罩会进步到连盖娅都无法穿越,那时他们便能随心所欲地使用有形武器,整个银河皆无法与之抗衡。一个以端点星为蓝本的第二银河帝国,将不顾川陀、盖娅以及谢顿计划的反对,在极短时间内建立起来。因此,必须设法在防护罩尚未完善之前,便诱使布拉诺市长提前行动。

“接下来再说川陀。谢顿计划能进行得完美无缺,是由于盖娅努力使它保持在正轨上。过去一个多世纪的第一发言者,乃是有史以来最闲散的,川陀因而变得无所事事。然而如今,史陀・坚迪柏迅速崛起,他一定会成为下一代的第一发言者。在他的领导下,川陀将变成积极的行动派,必定会集中力量发展有形武力,也会察觉到端点星的威胁,进而采取实际行动。如果在端点星的防护罩发展完善之前,他就能对端点星采取行动,那么谢顿计划便会有始有终,最后建立起第二银河帝国。不过那会是个以川陀为蓝本的帝国,端点星和盖娅都无法接受。因此,必须设法在坚迪柏当上第一发言者之前,便诱使他提前行动。

“幸好,盖娅经过数十年的精心策划,总算在最适当的时候,将两个基地的代表请到了最适当的地点。我将整个经过重述一遍,主要是想让端点星的葛兰・崔维兹议员能够了解。”

崔维兹突然打岔,但仍然拒绝使用思想沟通。他以坚定的口吻说:“我想不通,这两种模式的第二银河帝国到底有什么不好?”

诺微说:“以端点星为蓝本所建立的第二银河帝国,将是一个军事帝国,依靠武力建立,依靠武力维持,最后终将被武力摧毁。它会是第一银河帝国不折不扣的翻版,这是盖娅的看法。

“以川陀为蓝本所建立的第二银河帝国,将是一个父权式帝国,依靠算计建立,依靠算计维持,在无尽的算计中,它永远是行尸走肉。那会是个死胡同,这是盖娅的看法。”

崔维兹问:“盖娅又能提供什么其他的选择?”

“一个更大的盖娅!将银河系变作盖娅星系!每颗住人行星都像盖娅一样有生气,每颗活生生的行星又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更宏大的超级生命体。每一颗不住人的行星也都参与其中,甚至还包括每一颗恒星、每一小团星际气体,也许连中心黑洞都是其中的一分子。那会是个活生生的银河,能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带给各类生命无尽的福祉。它和过去任何生命形式都截然不同,不会再重蹈那些古老的错误。”

“却会产生新的错误。”坚迪柏以讽刺的口吻喃喃道。

“我们拥有盖娅累积的上万年经验。”

“但未曾在银河尺度上实验过。”

崔维兹懒得听这些琐碎的对话,他的问题直指核心:“我在其中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盖娅的声音——透过诺微的心灵——发出如雷巨响:“选择!到底应该采用哪个蓝本?”

接下来是长久而绝对的静寂。最后,在万籁俱寂中,崔维兹以细弱但仍不服气的声音(这回终于是心灵的声音,因为他惊讶得哑口无言)问道:“为什么是我?”

诺微说:“纵使我们体认到,端点星或川陀已经强大到无可遏制——甚至更糟的情况,那就是两者同时壮大,展开致命的拉锯战,连累到整个银河——我们仍旧不能采取行动。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我们需要一个不平凡的人,一个具有正确判断力的人。结果我们找到了你,议员。不,我们不能居功。其实是一个叫康普的人,帮川陀上的人找到了你,不过连他们也不知道你有多么重要。他们寻找你的行动,吸引了我们对你的注意。葛兰・崔维兹,你具有难得的天赋,知道凡事该怎么做才正确。”

“我否认。”崔维兹说。

“你不时会感到信心满满,这一次,我们要你为整个银河,作出最有信心的决定。或许你不想承担这个责任,或许你会尽可能不作选择。然而,你将了解只有那样做才对,你将感到绝对的信心!然后你就会作出抉择。我们一发现你,就知道寻找已告一段落,接下来,我们经过多年的努力,诱发了一连串事件,在避免直接精神干预的情况下,促使你们三位——布拉诺市长、坚迪柏发言者、崔维兹议员——同时来到盖娅附近。如今,我们终于做到了。”

崔维兹说:“此时此地,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盖娅——或许你希望我如此称呼你——难道你不能同时击败市长和发言者吗?即使我什么也不做,难道你就不能自行建立那种活生生的银河吗?可是,你为何不做呢?”

诺微说:“我不知道我的解释能否令你满意。盖娅是在两万多年前,借着机器人之助所建立的世界。曾有一段短暂的时间,机器人是人类的好帮手,但这种情形早已不再。它们曾向我们明白诏示,我们唯有将‘机器人学三大法则’的适用对象扩及所有生命,并且严格奉行不渝,才能永远存活于银河中。因此,我们的第一法则是:‘盖娅不得伤害生命,或袖手旁观坐视生命受到伤害。’在我们的历史上,我们始终遵循这个法则,此外别无选择。

“结果,我们现在因此进退维谷。我们空有活银河的远景,却不能强迫银河中的千兆人类,以及其他无数的生灵接受,因为可能会造成重大伤害。可是我们也不能坐视银河走上毁灭之途,因为我们也许能够阻止这场灾难。我们不知道是否应该行动,才能将牺牲减至最低程度。而如果选择行动,我们也不知道应该支持端点星,还是应该支持川陀,才能将牺牲减至最低程度。这要由崔维兹议员决定,而不论决定为何,盖娅都会遵从。”

崔维兹说:“你指望我如何作出决定?我该怎么做?”

诺微说:“你有一台电脑。端点星上的人制造这台电脑时,并不知道最后的成品会超越原先的设计。你身边的那台电脑,融入了盖娅的一小部分。将你的双手放在感应板上,然后静下心来沉思。你也许会认为,比如说,布拉诺市长的防护罩没有丝毫漏洞。如果你那么想,她可能会立刻开火击伤或击毁另外两艘船舰,然后以武力征服盖娅,随后再攻占川陀。”

“你们不会阻止吗?”崔维兹用惊讶的口吻说。

“绝对不会。倘若你确定相较之下,由端点星统领银河所造成的伤害最小,我们乐意帮助端点星达成目标,即使本身遭到毁灭也在所不惜。

“反之,你也有可能支持坚迪柏发言者的精神力场,而用电脑辅助的攻击力帮助他。这样一来,他必定会挣脱我的束缚,把我推到一旁。然后他会调整市长的心灵,并将她的舰队置于控制之下,利用这支有形武力攻占盖娅,以确保谢顿计划继续唯我独尊。盖娅也不会阻止这种发展。

“或者,你也许会认同我的精神力场,而加入我这一方。那么,活银河的计划可以立即展开。不过,这个目标不会在这一代或下一代完成,而是需要许多世纪的苦心经营,在此期间,谢顿计划将继续进行。选择权完全掌握在你手上。”

布拉诺说:“慢着!别急着作出决定。我能发言吗?”

诺微说:“你可以自由发言,坚迪柏发言者也一样。”

于是布拉诺说:“崔维兹议员,上次我们在端点星分手时,你曾经说:‘总有一天,市长女士,你会求我伸出援手。那时我会依照自己的决定行事,但我不会忘记过去这两天的遭遇。’我不知道当时你是否已经预见今天,或是直觉地感到会发生这种事,还是真如这个大谈活银河的女子所说,你具有正确无比的判断力。无论如何,反正给你说中了。我现在要代表联邦,请求你帮个大忙。

“我想,你也许会觉得应该趁机报复我,因为我曾经逮捕并放逐你。但是请你记住一件事,我之所以那么做,是为了基地联邦着想。即使我做错了,即使我是出于自私自利才那么做,请别忘记那是我的个人行为,和联邦毫无关系。不要为了报复我个人对你的迫害,而毁掉整个联邦。请记住你是基地人,而且是个堂堂的人类。你不希望在川陀那些冷酷数学家所制定的计划中,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符号;或是在生物和无生物混为一谈的银河里,做个连符号都不如的小分子。你希望你自己、你的后代以及你的同胞,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体,人人拥有自由意志。再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别人或许会告诉你,我们的帝国将导致血腥和惨祸,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有自由意志,可以选择要不要那样做,而且还能有其他的选择。无论如何,带着自由意志被击败,总胜过像个齿轮那样无意义地活着。请注意,盖娅是将你视为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类,请你替它作出抉择。盖娅的组成分子都无法作决定,因为他们的结构使他们失去这种能力,所以他们必须向你求助。如果你命令他们,他们还会心甘情愿地自我毁灭。你希望整个银河都变成这样子吗?”

崔维兹说:“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自由意志,市长。我的心灵也许被巧妙地动过手脚,好让我作出某一方所乐见的选择。”

诺微说:“你的心灵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我们若能调整你的思想,让你作出有利于我们的决定,这次聚会就彻头彻尾多此一举。假使我们真的那么毫无原则,大可径自展开我们认为于己最有利的行动,而不用考虑人类全体的需求和福祉。”

坚迪柏说:“我相信现在该轮到我发言了。崔维兹议员,不要囿于偏狭的地域观念。即使你出生在端点星,也不该把端点星置于银河之上。过去五个世纪以来,银河一直依循谢顿计划发展。不论基地联邦之内之外,谢顿计划始终顺利进行。

“你一直是谢顿计划的一部分,相较之下,你的基地人角色根本不算什么。可别为了偏狭的爱国情操,或是由于对实验性的新方案抱持浪漫的憧憬,而做出任何破坏谢顿计划的举动。第二基地分子绝不会阻碍人类的自由意志,我们是导师,不是独裁者。

“我们所打造的第二银河帝国,和第一帝国有根本的不同。回顾人类的历史,在超空间旅行出现后的数万年间,银河从未有过连续十年的太平岁月,总是不时有人惨死于流血事件,即使基地的和平时期也不例外。如果选择布拉诺市长,这种情况将永无止境,可怕的惨剧会一再循环。谢顿计划终能解救人类脱离苦海,代价却不是在充满粒子的银河中加入更多粒子,也就是不必将人类贬抑到和青草、细菌、灰尘同等的地位。”

诺微说:“坚迪柏发言者对‘第一基地帝国’所作的批评,我完全同意,可是他所阐述的‘第二基地帝国’,我却无法苟同。位于川陀的那些发言者,他们总该是具有独立自由意志的人类,而且始终都是如此。可是,他们能够避免恶性竞争、政治倾轧、不计代价向上爬的行为吗?在圆桌会议上,难道没有龃龉甚至仇恨吗?你敢追随这样的导师吗?你问问坚迪柏发言者,要他以人格担保据实回答。”

“不必要求我以人格担保。”坚迪柏说,“我愿意承认在圆桌会议上,我们的确有仇恨、斗争、出卖和背叛的行为。可是一旦作成决定,我们就会全体服从,不曾有过例外。”

崔维兹道:“假如我不作选择呢?”

“你必须选择。”诺微说,“你会晓得只有那样做才对,然后你就会作出选择。”

“假如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呢?”

“你必须选择。”

崔维兹又问:“我有多少时间?”

诺微答道:“直到你肯定为止,花多长时间都没有关系。”

崔维兹坐在原处一言不发。

其他的人也都很安静,崔维兹似乎可以听见自己的脉搏。

他也能听见布拉诺市长坚定的声音:“自由意志!”

还有坚迪柏发言者断然的声音:“指导与和平!”

诺微则以充满期盼的声音说:“生命。”

崔维兹转过头来,发现裴洛拉特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于是说:“詹诺夫,这些话你都听见了吗?”

“我都听见了,葛兰。”

“你有什么看法?”

“决定权并不在我。”

“我知道,可是你有什么看法?”

“我不知道,三种选择都令我胆战心惊。但我忽然冒出一个很特别的念头……”

“什么念头?”

“我们刚进太空的时候,你让我看过银河的显像。你还记得吗?”

“当然。”

“你把时间加快,让我看得出银河的旋转。我仿佛料到会有今天这一刻,脱口而出:‘银河看来像个生物,正在太空中爬行。’就某个层面而言,你说银河是不是早就活了?”

崔维兹回想起那一幕,突然感到万分肯定。与此同时,他还记起自己曾经觉得,裴洛拉特也会扮演一个重要角色。于是他猛然转身,不让自己再有任何空当来思考、怀疑或犹豫。

他将双手放到感应板上,聚精会神地驱动意念,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意念有那么强。

他作出了抉择,一个攸关银河命运的抉择。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