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特务 · 04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4

崔维兹靠回椅背上,感觉浑身舒畅,好像元气都恢复了。就端点星的标准而言,这家餐厅不算豪奢,但各方面都显得新奇。在餐厅的一角,有个烹饪用的明火炉,整个餐厅都被烤得暖融融的。肉类都切成小块,刚好可以一口一块,并且配有各种辛辣调味酱。肉块包在一片片又湿又凉又光滑、还有淡淡薄荷香的绿叶里,可以直接用手抓着吃,不必担心被烫到,也不会沾得满手油腻。

侍者特别向他们解释,要连肉带叶一口吃下去。那位侍者显然常常招待外星客人,当崔维兹与裴洛拉特拿着汤匙,小心翼翼地盛取冒着热气的肉块时,他在一旁露出慈父般的笑容。而当他们发现绿叶不但可以中和肉块的温度,又能保护手指头的时候,侍者显然觉得十分欣慰。

崔维兹赞叹道:“太可口了!”吃完后决定再叫一客,而裴洛拉特也不例外。

接着他们又吃了一客松软微甜的点心,侍者便端来咖啡。两人发现咖啡竟带有焦糖味,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又不约而同地加了些糖浆,这个举动令一旁的侍者大摇其头。

然后,裴洛拉特问道:“好啦,刚才在旅游中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指康普那件事?”

“难道我们还有别的事该讨论吗?”

崔维兹四下望了望。他们坐在一个深陷的壁凹里,但隐密性仍然有限,好在餐厅高朋满座,鼎沸的喧哗刚好是最佳的掩护。

他压低声音说:“他跟踪我们到赛协尔,这件事难道不奇怪吗?”

“他说他具有跟踪的直觉。”

“没错,他曾在超空间竞逐中拿到大学组冠军,直到今天我才感到这也有问题。我相当清楚,如果一个人训练有素,练成一种直觉反射,就能根据一艘船舰的准备动作,判断它会跃迁到哪里去。可是我无法理解,康普如何能判断一连串的跃迁。我当初只负责首度跃迁的准备工作,后面的都交由电脑处理。康普当然能判断我们的首度跃迁,但是他究竟有什么魔法,能够猜到电脑最里头的数据?”

“可是他做到了,葛兰。”

“他的确做到了。”崔维兹说,“我唯一想象得到的答案,就是他事先知道我们准备去哪里。他是预知结果,而并非靠判断。”

裴洛拉特考虑了一下。“好孩子,这很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在我们登上远星号之前,连我们自己都还没决定要去哪里。”

“这点我知道。沉思日这种说法又如何?”

“康普并没有骗我们。刚才进餐厅的时候,我们问过侍者,他说今天的确是沉思日。”

“没错,他这么说过,但他是在强调餐厅并未休业。事实上,他说的是:‘赛协尔城不是穷乡僻壤,我们今天照常营业。’换句话说,今天的确有人闭门沉思,可是大城市不作兴这一套;城里人多少有些世故,不像乡下人那么虔诚。因此今天的交通繁忙依旧,或许比平常日子好一点,但仍算是够忙的。”

“可是,葛兰,当我们在旅游中心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人走进来。我注意到了,没有一个人进来过。”

“我也注意到了,我甚至走到窗口,向外看了一下。结果我清楚看到,周围街道上有不少行人和车辆,但就是没有人走进来。沉思日是个很好的借口,若非我打定主意,不再相信这个异邦人养的,我们绝不会对这个幸运时机感到怀疑。”

裴洛拉特问道:“那么,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我认为答案很简单,詹诺夫。这个人即使在另一艘太空艇上,仍然能在我们决定目的地之后,立刻知道我们准备去哪里;这个人还能在一个热闹的地区,让一座公共建筑保持无人状态,以便适合我们三人密谈。”

“你是要我相信,他有办法制造奇迹?”

“正是如此。搞不好康普正是第二基地的特工,因而可以控制他人心灵;搞不好他能在另一艘太空艇中,读取你我的心灵内容;搞不好他能迅速闯过太空海关站;搞不好他能用重力推进降落,而使边境巡逻不加理会;搞不好他能运用心灵影响力,使得路人都不想进入旅游中心。”

“众星在上,”崔维兹现出愤慨的神情,继续说,“循着这条线索,我可以一直追溯到刚毕业的时候。我并没有跟他一起旅行,我记得是我自己不想去。这是不是他影响了我呢?一定是他必须单独行动,他真正的目的地又是哪里呢?”

裴洛拉特把面前的杯盘推开,好像是想腾出一点地方,以便有足够的思考空间。没想到这个动作却召来了机械茶房——一个自动的小餐车,于是两人便将杯盘与餐具移到餐车上。

等到餐车离去后,裴洛拉特才说:“这可是疯狂的想法,别忘了,任何事都有可能自然发生。一旦你开始怀疑有人在控制一切,你就会顺着这个思路解释每一件事,从此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或任何事。别这样,老伙伴,这些都是偶发事件,端看你如何解释,可别陷入妄想而不能自拔。”

“我也不愿过度乐观而无法自拔。”

“好吧,那就让我们用逻辑来推理一番。假设他是第二基地的特务,他为何要冒着让我们起疑的危险,而把旅游中心腾空呢?他究竟说了什么重要的事,即使附近有几个人——而且大家一定各忙各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相当简单,詹诺夫。他得将我们的心灵置于严密观察之下,不希望有其他的心灵造成干扰。也就是说不要有杂讯,不要有造成紊乱的机会。”

“这又是你自己的解释。他跟我们的那番对话,到底又有什么重要性?我们大可认为,正如他自己坚称的那样,他来找我们,只是为了解释他的作为,并且向你道歉,同时警告我们可能出现的麻烦。除此之外,他还可能有什么其他目的?”

此时,位于餐桌一侧的小型刷卡机发出柔和的闪光,并显示出这一餐的费用。崔维兹伸手从宽腰带中摸出信用卡,这种具有基地印记的信用卡全银河通用,基地公民不论走到哪里,只要一卡在手便能通行无阻。他顺手将信用卡插入槽孔,不一会儿就结清了账。崔维兹(出于天生的谨慎作风)检查了一下余额,才将信用卡放回口袋。

他又转头四处看了看,确定了其他客人都没有露出可疑的神色,这才继续说:“还可能有什么其他目的?还有什么目的?他跟我们谈的可不只这些,他还谈到了地球。他告诉我们地球已经死了,并且极力怂恿我们去康普隆。你说我们该不该去?”

“我也正在想这件事,葛兰。”裴洛拉特坦然承认。

“就这样子走掉?”

落*霞*小*说l uo x ia_c o m _

“等我们把天狼星区调查完毕,还可以再回来。”

“难道你没有想到,他来找我们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转移我们对赛协尔的注意,让我们自动离开此地?不论我们去哪里都好?”

“为什么?”

“我不知道。听我说,他们原本希望我们去川陀,那是你原先的目的地,也许他们的确指望我们这样做。我却从中搅局,坚持我们应该来赛协尔,这一定是他们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所以必须设法使我们离去。”

裴洛拉特显得十分不悦。“可是,葛兰,你是在妄下断语。他们为何不希望我们留在赛协尔?”

“我不知道,詹诺夫,但我知道他们想让我们走就够了。我偏要留下来,我绝不打算离开。”

“可是……可是……你听我说,葛兰,第二基地若想要我们离开,何不直接影响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自动上路呢?何必花这么大的工夫,派人来跟我们讲道理?”

“既然你提到这一点,教授,他们难道没有对你动手脚吗?”崔维兹眯起双眼,露出狐疑的神色。“难道你不想离开这里吗?”

裴洛拉特吃惊地望着崔维兹。“我只是认为这样做颇为合理。”

“倘若你受到影响,当然会这么认为。”

“可是我并没有……”

“如果你真的受到影响,当然会发誓绝对没这回事。”

裴洛拉特说:“如果你用这种方式把我套牢,我根本无法反驳你的武断指控。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留在赛协尔,而你也得留下来。你自己无法驾驶太空艇,所以如果康普影响了你,他就是选错了对象。”

“好吧,葛兰,我们就留在赛协尔。等到发现其他该走的理由,那时再走不迟。毕竟,我们无论如何不该吵架,或去或留都比起内讧来得好。好啦,老弟,如果我真的受到影响,难道会这么轻易改变心意,像我现在打算做的这样,高高兴兴依着你吗?”

崔维兹考虑了一会儿,突然仿佛福至心灵,不但露出笑容,并且伸出手来。“我同意,詹诺夫。我们回太空艇去吧,明天再从另一个管道着手——希望我们想得到其他管道。”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