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章 超空间 · 0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1

崔维兹说:“你准备好了吗,詹诺夫?”

正在读书的裴洛拉特抬起头来。“你是指跃迁吗,老伙伴?”

“对,超空间跃迁。”

裴洛拉特咽了一下口水。“这个,你确定不会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我知道害怕是件蠢事,可是每当想到,自己将被转换成无质无形的‘迅子’,谁也没有见过或侦测过那东西……”

“得了吧,詹诺夫,这是完全成熟的科技,我以名誉担保!你曾经说过,跃迁的应用已经有两万两千年的历史,而我从未听说在超空间里出过人命。当我们脱离超空间时,也许会出现在不妙的地方,但意外仍是发生在普通空间,而不是我们化作迅子的阶段。”

“这似乎不算什么安慰。”

“我们脱离时也不会出任何差错。老实告诉你,我本来打算瞒着你进行,这样你就不会知道已经做过跃迁。不过为了以后着想,我认为应该让你亲身体会一下,让你明白并不会有任何问题,今后你就再也不会担心了。”

“这——”裴洛拉特迟疑道,“我想你说得对,不过说老实话,我并不着急。”

“我向你保证……”

“不,不,老伙伴,我衷心接受你的保证。只不过……你读过《圣特瑞斯提・玛特》这本书吗?”

“当然读过,我又不是文盲。”

“没错,没错,我不该多此一问。你记得它的内容吗?”

“我也没有健忘症。”

“我似乎有得罪人的天分。我要说的是,我一直在想其中一个片段:圣特瑞斯提和他的朋友班恩,从十七号行星出发,然后迷失在太空里。我想到那些具有催眠魔力的场景,身处于群星之间,在深邃幽静、一成不变的太空中缓缓运动……你知道吗,我从不相信那些描述。我很喜欢那个故事,也深深受到感动,但我从来没有当真。可是现在,当我习惯了置身太空这个事实之后,我真的体会到那种感觉——我也知道,这是个傻念头——可是我不想放弃。好像我就是圣特瑞斯提……”

“而我就是班恩。”崔维兹话中带着一丝不耐烦。

“可以这么说。外面那些稀落迷蒙的星辰,全部静止不动,当然我们的太阳例外,虽然我们没看见,但它一定不断缩小。银河也维持着朦胧的雄伟壮丽,仿佛亘古不变。寂静的太空令我没有任何纷扰……”

“除了我。”

“除了你。不过,葛兰,亲爱的兄弟,跟你谈谈地球,试着教你一点史前史,其中自有乐趣。所以,我不希望一切这么快结束。”

“不会的,反正不会立刻结束。你总不至于认为,我们经过一次跃迁,就功德圆满地出现在某颗行星表面吧?跃迁几乎会在瞬间完成,而我们依旧会在太空中。至少要再过一个星期,我们才有可能着陆,所以请你放心吧。”

“你所谓的着陆,当然不是指盖娅。我们结束跃迁后,不太可能就出现在盖娅附近。”

“这点我知道,詹诺夫,但我们会抵达正确的星区,只要你的资料正确。万一资料有误,那就……”

裴洛拉特板着脸猛摇头。“如果我们不知道盖娅的坐标,即使抵达正确的星区,又有什么帮助呢?”

崔维兹答道:“詹诺夫,假设你在端点星上,想要前往阿基若普镇,可是你只知道那个小镇在地峡中。当你抵达地峡之后,你会怎么办?”

裴洛拉特谨慎地思考了半天,仿佛认为正确答案必定微妙无比。最后他却不得不放弃,回答说:“我想我会找个人问问。”

“完全正确!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你是说,现在?”裴洛拉特连忙站起来,原本欠缺表情的脸孔,此时现出几许忧虑的神情。“我该怎么做?坐着?站着?还是做些什么?”

“时空啊,裴洛拉特,你什么也不必做,只要跟我到我的舱房去,好让我能操作电脑。然后你爱坐、爱站、爱翻筋斗都行,反正怎么舒服怎么做。我的建议是,你最好坐到显像屏幕前,仔细盯着看,一定会很有趣。来吧!”

他们沿着短廊走到崔维兹的舱房,崔维兹立刻坐到电脑前面。“要不要由你来操作,詹诺夫?”他突然问道,“我把数据告诉你,你只需要默想一遍,电脑就会处理其他的工作。”

裴洛拉特说:“敬谢不敏,这台电脑似乎跟我不怎么投缘。我知道你会说只需要多加练习,但是我可不相信。你的心灵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葛兰……”

“别傻了。”

“不,真的。电脑好像只跟你合得来,当你搭上线之后,你和电脑好像融为一体。可是我搭上的时候,却还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一个詹诺夫・裴洛拉特和一台电脑,反正不是那么回事。”

“胡说。”崔维兹虽然这么讲,心里却有一种模糊的成就感。他轻抚着电脑感应板,好像抚摸一件心爱的玩具。

“我宁可袖手旁观。”裴洛拉特说,“我的意思是,这一切能免则免,但既然势在必行,我就宁可袖手旁观。”他显得有些焦虑,两眼紧盯着显像屏幕。画面的主体是朦胧的银河,前景则是薄粉状的幽暗星辰。“快开始的时候告诉我一声。”他慢慢退到舱壁旁,绷紧神经做好准备。

崔维兹微微一笑,将双手放到感应板上,随即感到精神与电脑合而为一。这种接触一天比一天容易,感受也日益亲切。不论他对裴洛拉特的说法如何嗤之以鼻,他的确有这种感觉。他发现几乎不再需要刻意想那些坐标;电脑好像知道他要做些什么,他根本不必驱动意识“告诉”电脑,电脑就会自动从他脑中“读取”那些资料。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但崔维兹仍将跃迁指令“告诉”电脑一遍,然后要它在两分钟后开始进行。

“好啦,詹诺夫。我们还有两分钟:120……115……110……注意看显像屏幕。”

裴洛拉特依言行事,他的嘴角绷紧了些,还不知不觉屏住呼吸。

崔维兹轻声倒数:“15……10……5、4、3、2、1、0。”

他们没有察觉丝毫的运动,也没有丝毫其他感觉,显像屏幕的画面却陡然起了变化。星像场明显地变得稠密,银河则消失无踪。

裴洛拉特吓了一跳,问道:“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穷紧张,但那是你自己吓自己。你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承认吧。”

“我承认。”

“这就对了。在遥远的过去,当超空间旅行相当新颖的时候——总之是根据书上的记载——在跃迁过程中,乘客体内会出现一种古怪的感觉,有些人还会感到头晕或想吐。这也许是心理作用,但也可能不是。不管怎么说,随着超空间经验持续累积,以及设备不断改良,那种效应就逐渐降低了。借着像我们这台电脑的帮助,任何效应都会远低于感觉的阈值。至少,我自己这么认为。”

“我必须承认,我也一样。现在我们在哪里,葛兰?”

“只不过才跨出一步,来到卡尔根星域而已,前面还有一段漫长的路程。在我们进行另一次跃迁之前,得先检查一下这次跃迁的准确性。”

“我担心的是,银河到哪里去了?”

“在我们四面八方,詹诺夫,如今我们已经身在其中。我们只要调整显像屏幕的焦距,就能看到银河更遥远的部分,它看来好像一条横跨天空的亮带。”

“所谓的‘星桥’!”裴洛拉特兴高采烈地叫道,“几乎在每个住人世界上,都有人如此描述夜空的银河,但在端点星上就是见不到。让我看看吧,老伙伴!”

显像屏幕突然向一方倾斜,星像场随之倾泻而下,不久之后,一个发出珍珠般光芒的天体几乎占满整个画面。那个天体逐渐变得狭窄,接着再度膨胀,画面则始终锁定它。

崔维兹说:“靠近银河中心的星像场较密。然而,如果旋臂中没有那些暗云,它看起来还会更稠密、更明亮。在大多数的住人世界上,都能看到类似的夜空景象。”

“在地球上也是一样。”

“没有什么特别,不能用来作为辨识地球的一种特征。”

“当然不能。但你可知道——你没研究过科学史吧?”

“没有真正研究过,不过自然还略知一二。话说回来,如果你真想问任何问题,可别指望我是专家。”

“由于进行这次跃迁,使我又想到那个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宇宙模型,在这个宇宙中不可能有超空间旅行,而真空中的光速就是速度的绝对极限。”

“的确如此。”

“这种宇宙的几何结构,使得任何物体的速度都小于光速,也就是说,我们刚才那个位移所需要的时间,不可能比光线行进相同距离的时间更短。假如我们真是以光速运动,我们所体验到的时间,将和宇宙中一般的时间不同。比方说,假设此地距离端点星四十秒差距,那么我们若以光速飞来这里,就完全不会感到时光的流逝,但是在端点星以及银河其他各处,已经过了大约一百三十年。而我们刚才完成的跃迁,速度还不只是光速,实际上等于光速的千倍万倍,但其他各处的时间几乎没有变化,至少我希望没有。”

崔维兹说:“别期望我能告诉你‘欧朗京超空间理论’的数学架构。我只能这么说,如果你在普通空间中以光速运动,那么每走一秒差距,外界的时间就会流逝3.26年,正如你刚才所说的。这就是所谓的‘相对论性宇宙’,人类很早就有所了解,甚至能回溯到史前史的时代——我想,那是你的学术领域——这些物理定律至今未被推翻。然而,当我们进行超空间跃迁时,并未受到那些条件的限制,也就是说狭义相对论并不适用,物理法则也因此有所不同。就超空间的观点而言,银河只是一个微小的物体——理想状况是一个零维度的点——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相对论性效应。

“事实上,在宇宙学的数学表述中,有两种不同的银河符号:Gr代表‘相对论性银河’,其中光速是速度的极限;而Gh代表‘超空间银河’,其中速度并没有真正的意义。就超空间的观点而言,所有的速度都等同于零,因此我们并未运动;而相对于普通空间,运动速度则是无限大。除了这些,我无法再作更多的解释。

“喔,我还可以告诉你一点,在理论物理学中,有个捉弄人的精彩把戏,就是把只有在Gr才有意义的符号或数值,代进处理Gh的方程式中——反过来也行——然后叫学生去解出答案。学生极有可能坠入陷阱,而且通常无法察觉,因此算得汗流浃背,气喘如牛,就是算不出结果,直到哪位好心的学长一语道破,他才能脱离苦海。我就曾经着实被这样捉弄了一番。”

裴洛拉特严肃地考虑了一阵子,然后一头雾水地问道:“可是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银河?”

“都是,端视你的行为而定。假设你想从端点星的甲地到乙地,你可以坐车走陆路,也可以坐船走海路。不同的路途有不同的情况,那么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端点星,陆地还是海洋?”

裴洛拉特点了点头。“类比总是有危险的,”他说,“但我宁可接受这个类比,也不要再去钻研超空间的意义,否则会有精神错乱的危险。从现在起,我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目前的工作上。”

“我们刚才的跃迁,”崔维兹说,“可以视为前往地球的第一步。”

但他暗自想道:我怀疑,终点可能并不是地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