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篇 婉达・谢顿 · 3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2

“谢顿教授,进来吧。”垂玛・阿卡尼欧馆长以冰冷的口气说。于是哈里・谢顿,以及同行的婉达与帕佛,走进了堂皇的馆长办公室。

“谢谢您,馆长。”谢顿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正好隔着宽大的办公桌面对阿卡尼欧,“请容我介绍我的孙女婉达,还有我的朋友史铁亭・帕佛。婉达是心理史学计划中最有价值的成员之一,她的专长领域是数学。至于史铁亭嘛,史铁亭即将成为一流的普通心理史学家——我的意思是,在他担任我的保镖工作之余。”谢顿亲切地咯咯笑了几声。

“是的,很好,一切都很好,教授。”阿卡尼欧随口应道,谢顿的好心情令他困惑不已。他原本预料这位教授是来摇尾乞怜,乞求图书馆再赏他一次特权。

“但我不了解你想见我是为了什么。我假定你明白我们的坚定立场:一个在众人眼中极不受欢迎的人物,我们不能准许本馆与他合作。毕竟,我们是一个公众图书馆,我们必须将公众的好恶放在心上。”阿卡尼欧上身靠向椅背——现在,或许摇尾乞怜会开始了。

“我明白自己始终无法动摇您。然而,我想,如果您听听谢顿计划的两位年轻成员——两位明日的心理史学家怎么说,或许您将对谢顿计划——尤其是那套百科全书——在我们的未来将扮演多重要的角色,会有比较深入的印象。请务必听完婉达和史铁亭的一番话。”

阿卡尼欧以冷漠的目光望了望谢顿身边的两个年轻人。“很好。”说完,他刻意瞄了一眼墙上的计时片,“五分钟,不能再多,我有个图书馆要照顾。”

“馆长,”婉达开始说,“想必我祖父一定对您解释过,想要保存我们的文化,心理史学是最重要的一项工具。没错,是保存!”看到阿卡尼欧听到那两个字便张大眼睛,她特别重复了一遍,“人们过分强调帝国的毁灭,这样一来,便忽略了心理史学的真正价值。因为,既然借着心理史学,我们得以预测文明必将没落,同理就能设法保存这个文明。那正是《银河百科全书》的目的,那也正是我们需要您,以及您这座伟大的图书馆襄助的原因。”

阿卡尼欧忍不住露出笑容。这位小姐拥有无可否认的魅力,她是那么认真,那么能言善道。他凝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她,她的金发向后扎成相当雅致的学者发型,却无法隐藏她迷人的容貌,反倒更加衬托她的美丽。而且,她说的话越听越有道理。也许婉达・谢顿是对的,也许他一直从错误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假如重点真是‘保存’,而不是‘毁灭’……

“馆长,”史铁亭・帕佛开口道,“这座伟大的图书馆屹立了数千年,或许甚至比皇宫更能代表帝国庞大的实力。因为,皇宫中仅仅住着帝国的领导者,这座图书馆则典藏了帝国所累积的一切知识、文化与历史,它的价值难以计数。

“难道不该为这个伟大的知识宝库准备一篇赞辞吗?《银河百科全书》就是这样的一篇赞辞,它是此间所有知识的浩大摘要。想想看!”

突然间,阿卡尼欧似乎彻底想通了。他怎能让评议会(尤其是那个不安好心的吉纳洛・麻莫瑞)说服他取消谢顿的特权?拉斯・齐诺过去一直全心全意支持谢顿的百科全书,而自己一向多么尊重他的判断。

他再瞥了一眼面前这三个人,他们正在等待他的决定。倘若面前的两位青年,就是谢顿手下那些人的代表,那么评议会将发现,谢顿计划的成员实在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阿卡尼欧站了起来,走到办公室另一头,他的眉头深锁,仿佛锁住他的思绪。他从一张桌子上抓起一个乳白色水晶球,拿在手中掂了又掂。

“川陀,”阿卡尼欧意味深长地说,“帝国的中枢,整个银河的核心。当你想到这一点,总会觉得相当不可思议。或许,我们对谢顿教授太快妄下断语。现在,既然您的计划,这个《银河百科全书》,以这种方式呈现在我眼前,”他对婉达与帕佛很快点了点头,“使我了解到,准许您继续在这里工作,当然还有批准您的一批同事加入,会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谢顿露出感激的笑容,紧紧捏住婉达的手。

“我支持这件事,不只是为了给帝国的光荣锦上添花。”阿卡尼欧继续说,显然对这个构想(以及他自己的声音)越来越感兴趣,“您大有名气,谢顿教授。不论人们认为您是个狂人或天才,反正人人似乎都有自己的看法。能有一位像您这么有地位的学者与帝国图书馆合作,唯一的结果就是增加我们的声望,让大家都知道我们是进行最高学术研究的城堡。啊,我们可以借您的光,来筹募亟需的经费,以更新我们的搜藏,增添我们的人手,好让我们的大门能对公众开放得更久……

“至于《银河百科全书》本身的展望——多么不朽的一个计划!这样一个大工程,目的是要将我们的文明光辉聚焦——凸显我们光荣的历史、我们灿烂的成就、我们辉煌的文化——试想当公众获悉帝国图书馆有幸参与,将会出现什么反应。再想想我自己,垂玛・阿卡尼欧馆长,负责一手推动这个伟大的计划……”阿卡尼欧专心凝视着那个水晶球,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中。

“好的,谢顿教授。”阿卡尼欧将心神拉回此时此地,“您和您的同事将获准拥有自己人的完全特权,以及一大间办公室供你们使用。”他将水晶球放回桌上,在长袍带起的一阵沙沙声中走回办公桌。

“当然,可能需要花点工夫说服评议会。但我有信心能应付他们,一切交给我就行了。”

谢顿、婉达与帕佛欢欣鼓舞地相互对望,嘴角都挂着浅浅的笑容。垂玛・阿卡尼欧作势表示他们可以走了,三人便随即告辞,留下馆长坐在座椅中,梦想着在他的主持下,这座图书馆将获得的光荣与声誉。

“不可思议。”他们三人躲进地面车后,谢顿这样说,“你们该看看他上次见我的那副嘴脸,他说我‘正在威胁帝国的根本’或诸如此类的鬼话。而今天,仅仅和你们两个谈了几分钟……”

“这并不太难,爷爷。”婉达按下一个开关,将地面车开到路上。等到自动推进系统接管后,她便仰靠在椅背上。至于目的地的坐标,婉达早已预先键入控制盘。“他是个自负感极强的人,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只是夸大百科全书的正面影响,接下来他的自我便自行运作。”

“婉达和我一走进去,他就成了囊中物。”坐在后座的帕佛说,“我们两人一起推他,简直就像探囊取物。”帕佛将手向前伸,深情地捏着婉达的肩膀。她则微微一笑,抬手轻拍他的手背。

“我必须尽快知会百科全书编者。”谢顿说,“虽然只剩三十二位,但他们都是优秀且敬业的工作人员。我要赶紧把他们安置在帝国图书馆,然后还要处理另一个难题——信用点。说不定和帝国图书馆的这项合作,正好足以说服众人捐献经费。让我想想,我要再去拜访泰瑞普・宾缀斯,而且会带你俩一起去。他当初对我颇有好感,至少最初如此。可是现在,他有办法拒绝我们吗?”

地面车终于在位于斯璀璘的心理史学大楼外停下来。车厢侧板随即滑开,但谢顿并没有立刻下车。他转过头来,面对着婉达。

“婉达,看看你和史铁亭在阿卡尼欧身上做到了什么。我确信你们两人联手,也能从几位慈善家身上挤出些信用点。

“我知道你多么不情愿离开你心爱的元光体,但这些造访能给你俩一个练习的机会,能磨炼你们的技巧,能让你们知道自己做得到什么。”

“好吧,爷爷,不过我很确定,既然你已获得帝国图书馆的批准,你将发觉你的要求不会再有多大阻力。”

“还有另一个原因,使我认为你们两人一起出去转转非常重要。史铁亭,我相信你说过,之前有几次,你曾经‘察觉’另一个像你这样的心灵,却没办法辨认出来。”

“是的,”帕佛答道,“我曾经感到灵光,但每次我都在人群中。而且,二十四年来,我记得这种灵光只出现过四五次。”

“可是,史铁亭,”谢顿的声音低沉而炽烈,“理论上来说,每个灵光都代表另一个像你和婉达这样的人——另一个精神异人。婉达从未感到这种灵光,因为坦白讲,她这一生都关在象牙塔里。而她置身人群那少数几次,附近一定没有其他的精神异人。

“这也是你们两人该走出去的原因,或许还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有没有我跟着都一样。我们必须找到其他的精神异人。光是你们两个,就强大到足以推动一个人;你们一大群人联手,大家一起推,将有摇撼一个帝国的力量!”

说到这里,哈里・谢顿将双腿旋转半圈,吃力地将自己推出地面车。当婉达与帕佛望着他跛着脚走向通往心理史学大楼的小径时,他们仅仅模糊地察觉到,谢顿刚在他们年轻的肩头搁下了千斤重担。

 

发表评论